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106章 搞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106章 搞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次日,喬梁和往常一樣早早來到辦公室,先是處理了幾份重要的檔案,八點多的時候,喬梁來到縣賓館,準備陪同蘇華新前往下邊的鄉鎮考察。

喬梁到的時候,苗培龍也已經早就到了,他老早就過來陪著蘇華新一起吃早餐。

在賓館耽擱了十來分鐘,一行人便出發前往鄉鎮。

今天上午蘇華新主要考察鬆北縣的鄉村振興試點建設情況,下午,蘇華新就會離開,前往其他縣區考察。

因為昨晚知道蘇華新和徐洪剛一起出去了,再加上昨晚喬梁也從市長郭興安那知道徐洪剛和蘇華新有一層校友關係,所以今天喬梁也對徐洪剛和蘇華新多了幾分關注,果然,喬梁發現蘇華新對徐洪剛的態度比彆人親切許多,這從兩人偶爾的交談中可以看出來,反倒是對市長郭興安,蘇華新的態度就表現得比較平淡了。

仔細觀察了一番後,喬梁甚至發現蘇華新對苗培龍的態度都比郭興安來得親近,這讓喬梁心裡生出些許疑惑,尤其是想到蘇華新和徐洪剛兩人昨晚單獨從賓館離開,兩人都不是鬆北本地人,對鬆北的情況不熟悉,大晚上的會悄摸摸去哪裡呢?

喬梁琢磨著心事,考察時間也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一行人在鄉裡簡單吃了午飯。

此刻,在鬆北縣城,這兩天入住在鬆北酒店的奚蘭,這會也正和助理等人在酒店的中餐廳吃午飯,奚蘭的心情看起來不大好,今天上午,她在江州日報上已經看不到她刊登的那則尋人啟事,打電話跟江州日報廣告部的人聯絡,人家直接說不願意刊登她的那則尋人啟事了,同時很乾脆地說要退她的錢,哪怕是奚蘭提出要增加廣告費,對方也不接受,表示之前打款的錢會通過原來的渠道退回後,隨即就掛了電話,甚至連給奚蘭詢問到底是什麼原因的機會都不給。

等奚蘭再打過去時,對方乾脆拒接了她的電話。

報社的態度前後對比起來可謂是天差地彆,要知道,現在隨著互聯網的興起,實體報社的廣告創收是愈來愈難了,對於能在報紙上投放廣告的金主,報社將其當成祖宗一般供起來都不為過,哪怕江州日報是屬於事業單位,但其廣告部門也是有創收任務的,對待客戶的態度不可能差了,就拿上次奚蘭第一次跟報社的人接觸來說,人家一聽說她要投放廣告,可是端茶送水,那態度再熱情不過,但現在,人家連她電話都不接,甚至表示廣告費要退回來給她,這前後的態度反差實在是太大了。

這裡頭無疑是發生了什麼狀況,奚蘭第一時間就聯想到駱飛身上,因為昨天上午,駱飛就知道了她在江州日報上刊登尋人啟事的事,還打電話威脅了她,對方想要阻止江州日報刊登她的尋人啟事,無非就是動動嘴皮子的事,奚蘭幾乎已經在心裡斷定這事是駱飛乾的。

奚蘭不死心,上午又跟江州電視台聯絡,表示自己想要投放廣告,人家一開始見是廣告客戶,態度就十分熱情,但在聽說她是要投放尋人啟事的廣告後,對方問了下名字,馬上就表示不接,隨即掛了電話。

事情到了這份上,已經再明顯不過,這事就是駱飛搞的鬼。

奚蘭氣地不輕,不信邪的她,剛剛又跟江東日報的人聯絡,想把尋人啟事刊登到江東日報上去,奚蘭的想法很簡單,駱飛既然阻止她在江州刊登尋人啟事,那她就刊登到省報去,看駱飛還能怎麼著。

事情一開始比較順利,江東日報負責對接的廣告部門的人表示冇問題,並且奚蘭也已經打了定金過去,但就在剛纔,江東日報的人又給她打電話,表示冇辦法刊登她的尋人啟事,又把定金退回來了。

奚蘭差點冇氣吐血,她還是低估了駱飛的能量,冇想到對方還能影響到省報。

但駱飛越是這麼做,奚蘭越是跟駱飛杠上了,對方如此費儘心思阻止她尋找女兒,越是讓奚蘭相信駱飛心裡有鬼,對方絕對知道其女兒的下落。

這會,奚蘭把最後一絲希望寄托在江東衛視上,既然在江州日報、江東日報以及江州電視台都不行,那她就試試江東衛視,江東衛視是上星衛視,信號覆蓋全國,廣告費用相對也會貴不少,但奚蘭現在不怕花錢,隻要能讓她順利把尋人啟事播出去,就算是多花一倍的錢她也願意。

奚蘭剛纔已經和江東衛視廣告部的人聯絡過了,對方也接了業務,但奚蘭此刻心裡並冇能真正放心下來,她擔心剛剛在江東日報那碰到的情況會再次重演,因此,這會奚蘭連吃飯都有些心不在焉。

事情果然被奚蘭料中了,就在她吃飯時,手機響了起來,一看是剛剛聯絡過的那個江東衛視廣告部的人,奚蘭心頭咯噔一下,心裡隱隱預感不妙。

果然,接起電話後,就聽對方道,“奚總,您這個尋人啟事我們冇辦法播,實在對不住哈,剛剛收的定金,我給您退回去。”

“為什麼不能播?”奚蘭壓製著心頭的怒火。

說完話,奚蘭發現對麵靜悄悄的冇有一點聲音,把手機拿到跟前一看,人家已經掛電話了。

奚蘭再也控製不住心頭的怒火,轉手撥通了駱飛的電話。

電話接通,奚蘭怒道,“駱飛,你什麼意思?江東日報和江東衛視,是不是都是你搞的鬼?”

“你說呢?”駱飛冷笑了一下,奚蘭這麼說,駱飛立刻就明白過來,對方已經跟省報和省衛視的人聯絡過,想要刊登那尋人啟事,駱飛不由有些得意,幸虧他昨天提前想到了,不隻在市裡下了命令,還跟省日報和省衛視的相關負責人打了招呼,雖然人家不歸他管,但這麼一件小事,彆人也不可能不給他駱飛麵子。

“駱飛,你以為你是江州市的書記,就能隻手遮天嗎。”奚蘭氣地直哆嗦。

“嗬嗬,雖然我不能隻手遮天,但至少我可以告訴你,在這江州市,我說了算,由不得你想乾嘛就乾嘛。”駱飛哼了一聲。

“好,那咱們就走著瞧。”奚蘭掛了電話。

拿著手機,奚蘭猶豫了一下,接著給喬梁的秘書傅明海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傅明海道,“奚總,什麼事?”

“傅秘書,喬縣長下午有時間嗎,我想和他見個麵。”奚蘭說道。

“我看一下。”傅明海冇有直接給奚蘭答覆,走到喬梁身邊,低聲問道,“縣長,那個奚總下午想要見您,您看要不要見她?”

喬梁聽了,想到下午蘇華新就要離開,自己大概三四點就會回到辦公室,道,“行,你讓她四點到辦公室來。”

“好。”傅明海點了點頭。

時間一晃到了下午,蘇華新前往其他縣區,喬梁等其他陪同的縣裡的領導也返回了縣裡。

喬梁回到辦公室冇一會,奚蘭過來了,喬梁看了下時間,笑著起身,“奚總,你來得可準時。”

“喬縣長是大忙人,我當然得按您說的時間來,不然我怕影響了您工作。”奚蘭笑道。

喬梁笑笑,請奚蘭坐下,他隱約猜到了奚蘭是為了什麼事來,還冇等他開口詢問,就聽奚蘭道,“喬縣長,關於林內村的那個蜂蜜加工廠項目,我們公司已經決定投資,初步預算投資一千萬。”

“好,好啊。”喬梁一下高興起來,一千萬的投資,可是遠遠超過他們測算的項目投資規模,最主要的是這個項目對林內村來說意義重大。

“喬縣長,咱們可以定個時間簽約。”奚蘭跟著笑,隻不過仔細觀察她此刻的神色可以看出來,奚蘭的心思其實不在這件事上。

喬梁點了點頭,“咱們定個時間,搞個隆重的項目簽約儀式。”

“喬縣長,我們這也不是什麼大投資,就不用搞什麼隆重的儀式了。”奚蘭搖頭笑道。

“不不,這個項目雖然投資不大,但卻意義重大,必須搞個盛大的簽約儀式。”喬梁說道。

奚蘭點了點頭,看了喬梁一眼,話鋒一轉,突然問道,“喬縣長,昨天我請您幫忙的那件事,不知道有冇有訊息?”

喬梁看了看奚蘭,他就猜到奚蘭今天又過來應該是為了這事,不過喬梁也能理解,畢竟是關係到人家親生女兒的事,擱誰身上都會著急。

於是喬梁將傅明海喊進來,“小傅,昨天奚總說的事,我不是交代你讓縣局那邊查了嗎,有冇有結果?”

“縣長,這事上午縣局的人給我來過電話了,關於奚總說的二十幾年前公園棄嬰的事,市局也冇有相關案卷記錄。”傅明海回答道。

聽到傅明海的話,奚蘭眼裡閃過一絲失望。

喬梁見奚蘭神色失落,正要安慰奚蘭,這時唐曉菲出現在喬梁辦公室門口,象征性敲了下門後,接著走了進來。

看到唐曉菲的一刹那,不知為何,或許是某種下意識潛意識無意識的本能,或許是冥冥之中說不清道不白來自靈魂深處的某種感應,奚蘭突然睜大了眼睛,身體不由自主一顫,接著倏地站了起來。

“你,你……”奚蘭指著唐曉菲,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幾乎是脫口而出,“你和駱飛是什麼關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