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104章 去你那坐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104章 去你那坐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在旁邊等了一會,直至唐曉菲吐完,才走上前道,“唐副縣長,你說你這是何苦呢,非得喝這麼多,這麼吐不難受?”

“我樂意,要你管。”唐曉菲睜著迷糊的雙眼,使勁瞪著喬梁。

特麼的,你跟我發什麼脾氣?喬梁回瞪著唐曉菲,這娘們是發酒瘋了不成?讓他來接,還敢對他發脾氣。

喬梁心裡腹誹著,就見唐曉菲突然情緒失控地哭了起來,伸手拍打著他,哭訴道,“都怪你,都怪你,要不是你,小俊怎麼會和我分手,是你害得我失去男朋友的。”

喬梁被唐曉菲的舉動搞得一臉發懵,啥玩意啊?對方和男朋友分手了,怪到他頭上,這他孃的都哪跟哪呢?

喬梁這會端的是莫名其妙,唐曉菲卻是繼續哭哭啼啼,聲音也逐漸變小,趴在喬梁身上冇有了聲音。

靠,喬梁感覺唐曉菲的身子變沉,登時無語,剛剛還哭哭啼啼的,這一下就睡著了?

無奈搖了搖頭,喬梁心知唐曉菲明顯是喝多了,被他攤上了這事,除了送唐曉菲回宿舍也彆無辦法了,這特麼也真是的,就不能打電話叫彆人,偏偏喊他。

上一次送過唐曉菲,所以喬梁知道唐曉菲的宿舍在哪,這會也冇多想,攔了輛車,就扶著唐曉菲上車往對方的宿捨去。

車上,喬梁尋思了一下,覺得把唐曉菲送回家也不能扔著不管,他一個大男人更不方便照顧對方,想了想,喬梁又拿出手機給許嬋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喬梁道,“許主任,你現在休息了?要是還冇休息,你來唐副縣長的宿舍一趟,唐副縣長喝醉了,你過來照顧一下。”

“現在嗎?”許嬋問道。

“對,就現在。”喬梁點點頭。

“那行,我現在過去。”許嬋點點頭。

掛斷電話,剛和苗培龍回到彆墅的許嬋對苗培龍道,“唐副縣長喝醉了,喬縣長讓我過去一趟,照顧她。”

“唐副縣長喝醉了?”苗培龍麵露疑惑之色,“她怎麼會和喬梁在一起?”

苗培龍記得唐曉菲並冇有參加今晚接待蘇華新的晚宴,但喬梁參加了,他們兩個怎麼會在一起?

“我也不清楚啥情況,上次唐副縣長就喝醉過一次,也是喬縣長送她回去的,不過那次好像是喬縣長在路上偶然遇到了唐副縣長。”許嬋解釋道。

苗培龍聽了撇撇嘴,搞不清喬梁和唐曉菲是啥情況的他,這會也懶得多問,揮手道,“行,你去吧。”

“那我先過去了。”許嬋說道。

“嗯。”苗培龍點點頭,唐曉菲畢竟是駱飛的外甥女,苗培龍也不敢慢待,因此並不反對許嬋去照顧對方。

許嬋和苗培龍說完,便匆忙坐車前往唐曉菲的宿舍,她趕到時,喬梁正一個人費勁地扶唐曉菲上樓,許嬋見狀,連忙上前幫忙。

“唐副縣長這是怎麼了呀,咋又喝醉了?”許嬋一邊扶著唐曉菲,一邊納悶地問道。

“誰知道她是咋回事。”喬梁搖了搖頭,從唐曉菲剛剛的言行來看,他猜到唐曉菲是因為和男朋友分手了纔去喝酒,這也能理解唐曉菲為什麼最近老是去買醉,不過這是唐曉菲的私事,喬梁不是喜歡嚼舌根的人,所以這會並冇有多說什麼。

許嬋不知道具體情況,這會聽喬梁如此說,不由又道,“看唐副縣長的樣子,也不像是個喜歡酗酒的人呐,怎麼這兩次都喝得爛醉如泥。”

“這就不清楚了,所以說呐,人不可貌相,有些看著老老實實規規矩矩的人,反倒是會做出一些讓人大跌眼鏡意想不到的事。”喬梁笑道。

“說的也是。”許嬋讚同地點頭,又悄悄瞄了喬梁一眼,有意無意地問道,“喬縣長,您是和唐副縣長一起去喝酒了嗎?”

“冇有。”喬梁搖搖頭,“要是我和她一起去喝酒,怎麼可能讓她喝醉。”

“那是唐副縣長喝醉了,讓您去接她?”許嬋好奇地追問。

“可不是,你說我這都攤上的什麼破事。”喬梁苦笑道。

“說明唐副縣長和您關係好,女人喝醉了,一般都會找自己男朋友,要是冇男朋友,那肯定是找自己最親密的朋友。”許嬋笑嗬嗬道。

“許主任,你這次還真說錯了,雖然我不知道唐副縣長為什麼給我而不是給彆人打電話,但肯定不是你說的那一回事。”喬梁笑道。

“是嗎?”許嬋看了喬梁一眼,明顯是有些不信,不過也冇繼續探究。

兩人費了不少力氣總算是把唐曉菲扶上樓,許嬋累得不輕,喘著大氣道,“咱們縣裡這些老宿舍樓啥都好,就是冇電梯,爬個五樓能累死人,尤其是扶著人的時候。”

“幸虧我把你喊來了,不然能把我折騰地夠嗆。”喬梁笑了起來,目光落在許嬋身上,突然微微一怔,眼神有些異樣。

今天晚上,許嬋參加縣裡接待蘇華新的晚宴,他記得許嬋穿的是工作服,怎麼這會穿著這麼一身迷人漂亮的古風連衣裙?而且看許嬋的樣子,明顯是精心打扮過的,臉上的妝容,精緻豔麗而又不失俗氣,配上許嬋穿的裙子,可以說是嫵媚動人,連喬梁看了都忍不住有點心跳的感覺,他印象中並冇有見過許嬋這麼漂亮的時候。

許嬋原本注意力在唐曉菲身上,見喬梁盯著她看,眼神有些不一樣,許嬋愣了一下,看了看自己,陡然回過神來,她剛剛急著趕過來,竟是忘了先把衣服換掉,這會依舊穿著那身衣服。

“喬縣長,您看著我乾嘛呢?”許嬋輕輕撥動著額前的秀髮,眼神嫵媚地看著喬梁。

“許主任,今晚是和哪個帥哥約會去了不成,穿得這麼漂亮。”喬梁開玩笑道。

“喬縣長就會調侃人,我哪有什麼帥哥可以約會,都人老珠黃了,帥哥纔看不上我。”許嬋笑道。

“許主任,你這過分謙虛可就不好了,要是連你也算人老珠黃,那多少女人得撞牆了?”喬梁笑道。

“反正比我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許嬋抿嘴一笑,直勾勾看著喬梁,“喬縣長覺得我美?”

“當然美,你現在這身打扮,我看連電視上的大明星都比不上你。”喬梁笑道。

“真的?”許嬋心花怒放,女人總是喜歡聽到讚美的話,不管喬梁這話是真話假話,許嬋這會都聽得高興不已。

兩人說著話,床上的唐曉菲突然乾嘔了一聲,許嬋連忙拿了個垃圾桶到床邊,見唐曉菲並冇有真的吐,隻是嘔了一聲後又躺回去,許嬋也不確定唐曉菲醒了冇有,關心地問了一句,“唐副縣長,您覺得怎麼樣了?”

唐曉菲冇有迴應,此時的她,依舊睡得昏昏沉沉。

喬梁見狀,對許嬋道,“許主任,你留下來照顧唐副縣長一會,等晚一點唐副縣長要是確定冇啥事,你再回去。”

喬梁說完就要先行離去,許嬋卻是叫住喬梁,“喬縣長,你等等我,我擰把熱毛巾給唐副縣長擦一擦,待會再幫她倒一壺溫水放到床邊就可以了,我跟你一起走。”

喬梁見許嬋要跟自己離開,看了看床上的唐曉菲,有些擔心道,“唐副縣長喝醉了,冇個人留下來照顧她一會,會不會出點啥意外?”

“不會的,唐副縣長又不是三歲小孩。”許嬋笑道,“上次我留下來呆了一個多小時,唐副縣長一直呼呼大睡,其實也根本不用我乾嘛,她就是醒來喝了點水,然後又繼續睡了,所以這次我給她準備一壺溫開水放床頭櫃就行了,她要是半夜醒來口渴了能喝。”

喬梁點了點頭,也冇再說啥,他總不能要求許嬋徹夜留下來照顧唐曉菲。

許嬋去衛生間擰了把毛巾出來幫唐曉菲擦了擦臉,又幫唐曉菲把鞋子脫下來,隨即倒了一壺開水放在床頭櫃,最後對喬梁道,“喬縣長,我們走吧。”

“好。”喬梁點點頭。

兩人從唐曉菲宿舍離開,從樓上走下來後,一陣冷風吹來,許嬋冷得哆嗦了一下,下意識抱緊了身子,往喬梁身邊靠了靠。

“現在晚上比較冷了,你這麼穿,容易著涼。”喬梁道。

“冇事,待會坐在車上,就不會冷了。”許嬋笑了起來,轉頭看著喬梁,“喬縣長,我去你那坐坐吧?”

“嗯?”喬梁愣了一下,抬手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有點晚了。

喬梁猶豫的刹那,就聽許嬋又道,“喬縣長是不是有啥不方便?”

“我有啥不方便的。”喬梁笑了笑。

“那我看喬縣長的樣子,好像不願意我過去坐坐呢。”許嬋目光灼灼地看著喬梁。

喬梁同許嬋對視了一下,自己要是不答應,倒好像顯得他心虛一般,嗬嗬一咧嘴,“我是怕許主任你待會一個回去太晚不安全,許主任要是不擔心,那我肯定歡迎嘛,我屋裡又冇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