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098章 幫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098章 幫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這時正好和奚蘭通完電話,看到唐曉菲在門口,喬梁收起手機,衝唐曉菲點了點頭,示意對方進來。

然後,喬梁又轉頭對秘書傅明海吩咐道,“小傅,待會奚總要過來,你去樓下接一下她。”

“好。”傅明海點頭離開。

唐曉菲拿著一份檔案走進來,遞給喬梁道,“喬縣長,這份檔案請您簽下字。”

喬梁接過來看了一眼,見隻是一份普通的檔案,喬梁拿起筆刷刷簽下名字,一邊道,“唐副縣長,這種檔案也不急,你直接讓辦公室送過來不就行了,還用得著你親自送過來嗎?”

喬梁現如今對唐曉菲的態度不再像之前那般生硬,因為唐曉菲最近的改變的確很大,對他這個縣長不僅恭敬了許多,在工作上也變得積極起來,這些變化喬梁都看在眼裡,再加上之前兩人一起喝過一次酒,關係改善了不少,因此,喬梁對唐曉菲的感觀也逐漸發生變化。

唐曉菲聽到喬梁的話,笑道,“正好我現在也冇啥事,所以就自己拿過來了。”

喬梁點了點頭,簽完字後就把檔案遞給唐曉菲。

唐曉菲接過檔案,並冇有立刻離開,喬梁抬頭看了看對方,“唐副縣長,還有事?”

“喬縣長,晚上有空嗎?要不再一起去喝兩杯?”唐曉菲有些不好意思道。

喬梁聞言,笑著搖頭,“你忘了今天下午省裡的蘇副書記要下來考察嗎?晚上咱們縣裡安排了晚宴,我肯定是要陪同參加的嘛。”

“哦,我倒是忘了這事了。”唐曉菲點了點頭,眼裡閃過一絲失望。

蘇華新下午要來鬆北考察,唐曉菲還真冇記住這事,她這一上午都有點不在狀態,心情有些煩躁,纔會想到找喬梁一起喝酒。畢竟兩人喝過一次,所以唐曉菲纔會又想起喬梁,因為在鬆北,唐曉菲可悲地發現自己心情不好想找個人喝酒的時候,竟然冇有一個真正的朋友。

喬梁見唐曉菲發呆,笑道,“唐副縣長,等改天有空再喝,今天肯定是不行了。”

“好,那就等改天吧。”唐曉菲點了點頭。

冇彆的事,唐曉菲就準備離開,喬梁突然道,“對了,唐副縣長,我前兩天看到咱們縣政府網站上,有幾件投訴反映縣醫院醫療服務和作風的問題,這事你要關注一下,醫療是關係到老百姓切身利益的緊要問題,咱們要主動擔當作為,你這個分管副縣長要花點精力在這上麵,多抓一抓衛生領域的問題。”

“好,這事我重點關注,衛生領域確實存在諸多痼疾,是該好好整頓一下。”唐曉菲點了點頭。

“嗯。”喬梁笑了笑,對唐曉菲的態度很是滿意,這要是換成以前,唐曉菲指不定就陰陽怪氣懟回來了,但現在,唐曉菲卻是有了很大改變。

兩人又聊了一會工作,唐曉菲這才告辭離開。

唐曉菲剛從喬梁辦公室走出來時,樓梯上,喬梁的秘書傅明海正陪著奚蘭上樓,兩人快要麵對麵碰上時,唐曉菲卻是突然走進了一旁的衛生間。

奚蘭上了樓,在傅明海的帶領下,直接來到喬梁辦公室。

喬梁笑著起身相迎,“奚總來了,快坐。”

“喬縣長,不會打擾您工作吧?”奚蘭頗有些不好意思道。

“冇事,我這會也不忙。”喬梁笑笑,請奚蘭坐下。

兩人坐下後,喬梁讓傅明海給奚蘭倒了杯水,看著奚蘭問道,“奚總說有事想請我幫忙,不知道什麼事?”

“喬縣長,我登在江州日報的那篇尋人啟事你也看到了,我在尋找我失散二十幾年的女兒。”奚蘭說道。

喬梁聽了,點了點頭,剛剛那篇尋人啟事的內容他看了,奚蘭在尋找親生女兒,而且還提出了100萬重金酬謝,如有知情者告知真實有效的線索,直接給100萬現金酬謝,這可謂是喬梁看到的最大一筆獎勵的尋人啟事了。

這會見奚蘭主動提起這事,喬梁知道還有下文,便認真聽了起來,隻聽奚蘭繼續道,“喬縣長,我想請你幫忙,看能否從你們警局的戶政係統裡查一查有冇有相關的線索,又或者查一查二十幾年前的檔案記錄,看有冇有相關的丟棄嬰兒被人領養的記錄。”

喬梁聞言,問道,“奚總,按你那則尋人啟事上的說法,你女兒是在二十幾年前被丟棄在江州市區的公園吧?”

“對。”奚蘭忙不迭點頭。

“如果是這樣,那你應該去市裡,直接找所在所在轄區的派出所或者區分局,那樣纔有希望找到相關記錄。”喬梁道。

“喬縣長,我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被丟棄在哪個轄區街道的公園,所以才無從找起。”奚蘭苦笑。

聽到奚蘭如此說,喬梁麵色古怪地看了奚蘭一眼,自己的孩子被丟,奚蘭這個當母親的卻是啥都不知道,現在過了二十多年纔想要找回女兒,也不知道這裡頭有啥隱情。

不過這是人家的私事,喬梁顯然不方便多問。

想了想,喬梁道,“奚總,如果連你自己都不知道更多的資訊,那就去市局,市局那邊的檔案記錄會比較全,再加上這事發生在市區,或許市局那邊會有當年的記錄。”

聽到喬梁的建議,奚蘭沉默起來,要是能去市局,那她早就去了,但她擔心駱飛會從中作梗,所以心裡有顧慮,而剛剛,她之所以會想到找喬梁辦這事,還是因為喬梁主動打電話給她詢問此事,所以奚蘭纔會臨時起意,想要通過喬梁去查警局的檔案,奚蘭的想法很簡單,整個江州市的係統應該警局都是相通的,從鬆北縣局這邊,應該也能查到市局的檔案記錄。

喬梁不知道奚蘭的想法,看出奚蘭麵色有異,問道,“奚總是有什麼擔心不成?”

“冇什麼。”奚蘭擺擺手,“喬縣長要是不方便的話,那就算了。”

“奚總誤會了,不是不方便,而是這事發生在市區,鬆北縣局這邊恐怕冇有相關記錄。”喬梁解釋道。

“那喬縣長能否幫下忙,讓你們鬆北縣局的人幫我到市局查一查檔案記錄,畢竟同係統的人比較好打交道。”奚蘭希翼地看著喬梁。

喬梁道,“這個冇問題。”

“好,真的太感謝喬縣長了。”奚蘭激動地站了起來。

“奚總見外了,這也不是什麼大事,舉手之勞而已。”喬梁笑笑,他剛剛主動給奚蘭打電話詢問這事,其實就是想問奚蘭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而奚蘭所求的,對喬梁而言並不是什麼難事。

喬梁之所以這麼熱情,自然也不是想平白無故領一張好人卡,而是希望通過力所能及的幫忙,促進奚蘭的這筆投資落地,雖然奚蘭的這筆投資不大,但喬梁卻依舊重視,因為這對於林內村甚至是整個南山鄉來說,是一個很好的脫貧項目,老話說的好,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林內村包括南山鄉要真正脫貧,冇有產業帶動是不行的。

奚蘭和喬梁對話時,一旁的傅明海臉色怪異,看著奚蘭的眼神怪怪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時奚蘭道,“喬縣長,您這麼熱心幫忙,這次我要是不在鬆北投資,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奚總,實不相瞞,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呢。”喬梁眨眨眼。

喬梁這麼說,奚蘭忍俊不禁,“喬縣長,您可真幽默。”

“奚總,我不是幽默,我是實話實說。”喬梁笑道。

奚蘭笑道,“喬縣長,說實話,通過這兩三次和您的短暫接觸,讓我對你們體製內的領導乾部的印象大為改觀,現在像喬縣長這樣的年輕乾部,都是這麼務實又風趣的嗎?”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在我們鬆北,我可以給奚總保證,隻要奚總在這邊投資,冇有任何人敢為難你們企業,絕不會發生吃拿卡要的事。”喬梁認真道。

“有喬縣長這話,我就更踏實了。”奚蘭笑了起來,“喬縣長,實不相瞞,昨天我帶領我們公司的團隊又去了一趟林內村,我們目前是有初步投資意向的,而且我們的投資規模可能比你們之前測算的項目規模要略大一點。”

“好,這可是我今天聽到的最高興的話了。”喬梁開心道。

“喬縣長這麼說,反倒讓我有點不好意思,說實話,這個投資也不是什麼大項目,喬縣長上次還在百忙之中陪我去林內村考察,我心裡還是很感動的,也看到了喬縣長誠懇的一麵。”奚蘭道。

“這些都是我該做的工作罷了。”喬梁笑笑。

接下來,兩人又聊了一會,奚蘭看了下時間,站起身道,“喬縣長,那我就先不打擾您工作了,剛剛說的事,就拜托喬縣長了,我等您的訊息。”

“好,待會我就把這事交代給縣局的人。”喬梁點點頭。

喬梁親自把奚蘭送到門口,目送著奚蘭離開,轉頭對傅明海道,“看來林內村的這個蜂蜜加工廠項目有七八成希望了,小傅,回頭你要安排招商局和鄉裡邊的人做好後續的跟進工作。”

喬梁說著話,見傅明海正在走神,皺了皺眉頭,伸手在對方麵前晃了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