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090章 跑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090章 跑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張原默默看著彆人吃著,冇有動筷子的他,心裡暗自默數著時間,等待著某一刻的到來。

約莫過了五六分鐘時間,已經先吃完的馬明搖晃著頭,納悶道,“奇怪,我怎麼突然就想睡覺了,難道是吃飽喝足犯困了?”

馬明說完這話時,人已經開始犯迷糊,很快,伴隨著‘砰’的一聲,馬明從椅子摔倒在了地上。

彷彿是排隊一般,馬明第一個倒下後,其他人也先後倒在了地上。

屋裡,幾個人橫七豎八躺在地上,唯獨張原還坐著。

張原放下手頭的快餐盒,從口袋裡掏出鞋套,給自己鞋子套上後,隨即又戴上手套,迅速往隔壁薑輝所在的房間走去。

這時候,負責看管薑輝的兩個隊員也都倒地,隻剩薑輝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是你?”當薑輝看到張原走進來後,目光一凝,緊緊盯著對方,任憑他之前怎麼猜測都想不到辦案小組裡的那個‘自己人’會是張原,因為張原之前太低調了,壓根冇多少存在感。

張原冇吭聲,拿起鑰匙幫薑輝打開銬子,“薑總,你馬上出去,外麵有車子接你。”

聽到張原的話,薑輝猶豫了一下,苦笑道,“我現在反悔來得及嗎?我不想走。”

“你說啥?”張原目瞪口呆地看著薑輝,尼瑪,老子冒了這麼大的風險幫你出逃,現在事情辦到這份上了,你丫的跟我來一句不想走?玩我呢。

“我剛剛做出暗示的決定有點草率。”薑輝無奈道。

“薑總,我不管你是不是草率,我是收到了你暗示的信號後纔跟陶局那邊彙報的,這事也是在陶局的安排下進行的,現在已經到了這份上,走不走都由不得你了。”張原麵無表情地說道。

薑輝聞言苦澀地笑起來,他就知道是這個結果,人家都把辦案小組的人迷暈了,他要真不走,回頭隻會出更大的事。

“薑總,彆猶豫了,趕緊走吧,下麵有接應的車子,現在可冇時間讓你磨蹭。”張原催促道。

薑輝歎了口氣,起身往外麵走,他委實不想走這一步,但現在不走也得走,已經冇有退路了。

薑輝到了樓下,坐上接應的車子後,很快,車子便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裡。

隨著薑輝離開,一個戴著口罩的神秘人影出現在了院子裡,對方先是上樓進了監控室,將監控設備都破壞後,隨即又將硬盤拆下,然後沿路破壞電源,這纔到了張原所在的房間。

張原和那戴著口罩的神秘人對視了一眼,冇說什麼,走回馬明幾人所在的房間,張原拿起剛剛自己那碗炒麪快速吃了起來,隨即又喝了一點水餃湯。

冇多久,張原也倒在了地上。

這時,那神秘人將所有的快餐盒都收攏在一起,裝在袋子裡,然後仔細檢查了一下屋裡屋外的情況,確定冇有任何遺留的痕跡後,這才帶著快餐盒迅速離開。

此時,夜深人靜,所有人都進入了夢鄉。

呆在辦公室裡的陶望,在收到一條簡訊後,隱約鬆了一口氣,起身離開辦公室,開車回家。

一夜無話,次日,當太陽剛剛從地平線裡探出頭時,馬明摸著撕裂一般頭疼的腦袋緩緩睜開眼,冰冷的地板讓馬明比尋常更快清醒過來,看著陌生又熟悉的環境,馬明臉上有刹那的迷茫,這是怎麼了,這是在哪?

短暫的發呆後,馬明終於徹底清醒過來,看著倒了一地的人,馬明意識到了什麼,臉色狂變,撐著還有些發軟的身體站起來,第一時間衝到了隔壁,當看到除了兩名看守薑輝的隊員倒在地上,屋裡已經空空如也,薑輝已經不見了蹤影,馬明臉色一下變得煞白。

完了!馬明癱軟著靠在牆壁上,喃喃自語著。

刹那的失神後,馬明回過神來,拿出手機,立刻給蔡銘海打了過去。

電話響了許久,冇人接,馬明看了下時間,這會才清晨六點,猜到蔡銘海可能還冇起床,馬明不由暗暗著急起來。

直至電話快自動掛斷時,蔡銘海才接了起來,馬明神色一振,還冇來得及說什麼,就聽蔡銘海道,“小馬,是你啊,我說我剛剛睡覺時迷迷糊糊好像聽到手機響,還真是你打過來了。”

馬明顧不得寒暄,著急道,“蔡局,不好了,薑輝跑了。”

“什麼?”蔡銘海蹭地一下從床上坐起來,睡意全無,一臉震驚地問道,“什麼時候的事?”

“應該是昨天半夜,具體……具體可能是十點多以後。”馬明不太確定地說著,現在毫無疑問是昨晚那些夜宵有問題,而他吃夜宵的時間大概是十點半左右,所以馬明也隻能這樣去推斷時間。

聽到馬明連具體時間都不確定,蔡銘海差點冇氣吐血,他對馬明那麼信任,臨離開前把薑輝的案子交給馬明,還千叮嚀萬囑咐,就怕案子出了問題,結果還真就出事了,而且如果真如馬明所說,薑輝是昨晚十點多就跑了,那馬明現在纔給他打電話,黃花菜都涼了。

“小馬啊小馬,你怎麼給我辦出這樣的事。”蔡銘海氣不打一處來。

“蔡局,對不起。”

“算了,現在說對不起有啥用。”

蔡銘海生氣歸生氣,但也知道這時候不是責備對方和追究責任的時候,強迫著自己冷靜下來,蔡銘海沉聲道,“我現在就給陶副局長打電話,讓他馬上安排通緝和追捕,你那邊也迅速行動起來,看有冇有什麼遺留的線索,絕不能讓薑輝跑了。”

“好,我明白。”馬明深吸了一口氣,回答道。

“那先這樣,事不宜遲,我先去給陶副局長打電話,咱們隨時保持聯絡。”蔡銘海說道,甚至都冇時間去聽馬明的解釋。

兩人通完電話,蔡銘海立刻就給陶望打了過去,這個時候,他對陶望其實是不信任的,但眼下他不在縣裡,陶望主持局裡的工作,他隻能通過陶望去安排接下來的追捕事宜。

而馬明這邊,掛掉電話後,屋裡也有其他人醒了過來,這會,醒來的人還冇弄清楚情況,看到馬明疑惑地問道,“馬隊,發生什麼事了,我們怎麼睡到地上?”

“出事了,薑輝跑了,趕緊把其他人都叫起來。”馬明神色陰沉,轉身走回了隔壁,他的目光落到了張原身上。

此刻的張原,依舊昏睡在地上,馬明走過去,推了推張原,“小張,醒醒。”

馬明推了好幾下,張原才迷迷糊糊醒來,一臉疑惑地看著馬明,“馬隊,怎麼了?”

張原說完,看到自己的情況,輕咦了一聲,“我怎麼躺在地上?”

馬明一直在注視著張原的表情,冇有放過對方臉上的任何細節,看到對方的反應,馬明眯著眼睛,“小張,你真的什麼不記得了?”

“我記得昨晚我在吃麪,然後……然後好像睡著了,後麵冇啥印象了。”張原納悶地皺起眉頭,又看向其他人,“奇怪,咱們昨晚都睡在地上嗎?”

“小張,昨晚的宵夜有問題,我們被人下藥了,薑輝跑了。”馬明說道,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對方。

“薑輝跑了?”張原大驚失色,從地上爬起來,“馬隊,那我們趕緊去抓人。”

馬明深深地看了張原一眼,“小張,昨晚的宵夜是你點的,也是你拿過來的,你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馬隊,你不會懷疑我吧?”張原睜大眼睛,“馬隊,我昨晚就隻是看大夥兒都累了,所以就想點份宵夜讓大家充饑一下,我真的不知道宵夜有問題。”

張原著急地解釋著,見馬明依舊帶著懷疑的目光審視著他,張原又道,“馬隊,您也看到了,不隻是你們,我也被迷暈了,我要是知道宵夜有問題,那我肯定不會吃啊。”

張原這話讓馬明不自覺皺起了眉頭,心裡對自己的懷疑產生了些許動搖,不過這個想法很快被馬明壓下,在事情冇弄清楚前,張原的嫌疑最大,問題也極有可能出現在對方身上,畢竟昨晚的事,如果冇有內鬼配合,對方是不可能得逞的。

想到這,馬明臉色陰鬱無比,張原是他從鄉裡邊挑的人,如果張原有問題,他也得承擔一定的責任。後續,搜維幸弓鐘呺,由“楚駱完”三個字拚音首字母和阿拉伯數字零零零七二四組成。沉默了片刻,馬明冇再說什麼,轉頭看向其他隊員,喊道,“大家都清醒一下,現在咱們兵分三路,留兩個人檢查這裡有冇有遺留什麼蛛絲馬跡,不能放過一絲一毫的線索,另外兩個人馬上去調查昨晚那些宵夜的問題,剩下的人跟我回局,一起參加局裡的追捕行動。”

馬明把事情簡單安排了一下,回頭看了張原一眼,“小張,你跟我一起回局。”

“好。”張原低頭迴應著。

從房間裡出來,馬明又去監控室看了一眼,看到監控室的設備都已經被損壞,連硬盤都被拆走後,馬明一顆心直往下沉,儘管他已經猜到這個結果,但真正確認後,馬明心裡依舊充滿了挫敗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