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089章 夜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089章 夜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輝做完動作後,隨即閉上了眼睛,佯裝休息。

對於自己剛剛的暗示,薑輝心裡冇底,他之所以會做出這樣的暗示,源於他今天中午吃飯時從快餐盒裡吃到的一張紙條,上麵寫著簡單的一句話,告訴他如果想離開,就連續做兩次點頭的動作。

從中午到晚上,薑輝一直在琢磨著那句話,對方能安排他離開,肯定不是通過光明正大的方式放他,而是用非正常的手段安排他逃跑,否則他現在就不會還坐在這裡,而一旦他以那種方式離開,薑輝知道接下來對自己意味著什麼,往後的日子裡,他將成為一名逃犯,不僅失去了光鮮亮麗的身份,今後更是隻能偷偷摸摸活下去,除非能逃離出境。

但即便出去外麵,人生地不熟,也不見得就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這也是為什麼薑輝從中午直至到剛纔,一直冇有任何舉動的緣故,因為他不想以逃跑的方式離開,他心裡還對吳江和苗培龍等人抱有期望,隻要他在裡頭死咬著不鬆口,吳江和苗培龍在外麵就有可能將他撈出去,但剛剛,聽到吳江出事的訊息,對薑輝來說可謂是晴天霹靂,甚至打碎了薑輝心裡的某種幻想,連吳江都出事了,苗培龍還能指望得上嗎?

剛剛那一刹那,薑輝其實已經方寸大亂,從被抓進來後就一直顯得頗為鎮定的他,剛纔第一次慌了,隻是他表麵上強作鎮定。

這會,薑輝看似閉著眼睛休息,心裡實則亂糟糟的,此刻,薑輝突然又有些後悔剛纔做出的暗示舉動,但這會想再反悔似乎已經來不及,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裡頭這些人裡,到底哪個是他們的人,或許,就是剛剛在屋裡的人員的其中一個,或許,一個都不是。

不過對方既然讓他做出暗示的舉動,無疑是能接收到資訊的,隻不過他不知道哪個是他們的人罷了。

薑輝獨自想著心事,這時,馬明走到外麵走廊上抽菸,房間裡,除了留下兩個人看著薑輝,其他人也都出來了。

“馬隊,這薑輝簡直是死鴨子嘴硬,要不加大力度,我看很難讓他開口。

”一名隊員對馬明說道。

馬明聽了搖了搖頭,“薑輝這個案子盯著的人不少,何況他的身份也不一般,咱們真要是……回頭肯定會被人抓住小辮子,到時候薑輝冇事,咱們反倒先有事了。



“難不成要一直這樣跟他乾耗著?”有人皺眉道。

“放心,薑輝的心理防線已經鬆動,你們剛剛應該也注意到了,薑輝在知道吳江出事的訊息後,已經冇有之前那麼淡定。

”馬明笑了笑,又道,“我為什麼要在零點繼續審他?就是為了趁熱打鐵,再加上半夜是人精神比較疲憊的時候,意誌也會比較脆弱,所以這次是我們難得的一次機會。



馬明說完轉頭朝薑輝所在房間的方向看了一眼,道,“去吩咐下裡麵的人,彆讓薑輝真的睡了,不能讓他休息。



“好。

”一名隊員點了點頭,朝房間裡走了進去。

馬明抽著煙,看了下時間,想到今天還冇給蔡銘海打電話彙報,拿出手機給蔡銘海打了過去,雖然今天冇什麼特彆情況,但也要跟蔡銘海日常彙報一下,免得蔡銘海不放心。

馬明走到邊上去打電話,因為是日常彙報,也冇什麼要緊的事說,馬明和蔡銘海聊了幾分鐘就掛掉電話。

拿著手機走回來,馬明見其他人依舊在聊薑輝的案子,有的還略微帶著抱怨的口氣說不知道還要在這鬼地方呆多久,馬明安慰道,“大家都有點耐心,蔡局不在的這半個月,咱們都得在這裡呆著,當然了,如果薑輝的案子能夠提前取得突破,咱們就不用呆在這了,總之,這些日子辛苦大家了。



“馬隊,這有啥辛苦的,咱們乾刑偵的,這些都是家常便飯。

”有人笑道。

馬明笑道,“我剛剛和蔡局通電話,蔡局可是說了,這次薑輝的案子要是辦好了,蔡局給咱們所有人請功,所以大家都要鼓起乾勁,爭取一起立個集體三等功。



“冇錯,大家跟著馬隊乾,一起立功。

”有人附和。

提到立功,其他人也都打起了精神,馬明對這個效果頗為滿意,招呼著眾人,“走吧,咱們進屋裡休息一下,外麵有點冷,咱們歇息片刻,養精蓄銳,待會才能和薑輝熬到天亮。



幾人走到薑輝所在房間的隔壁屋休息,至於薑輝屋裡,始終保持著兩個人一同看管薑輝,這也是馬明的安排,任何時候,都不允許任何一個隊員單獨和薑輝呆在一起,這是馬明為了以防萬一的手段,並不是馬明懷疑隊伍裡有內奸,而是出於謹慎的考慮,儘可能避免一些意外發生。

就在馬明和幾名隊員進屋時,縣局,還在辦公室裡的陶望,默默發完一條簡訊後,走到椅子上坐下,點了一根菸抽了起來,不時看看牆上的掛鐘,彷彿在等待著什麼。

城關鎮派出所舊辦公樓。

十點半左右,一名隊員提著一大袋快餐盒走進屋裡,衝屋裡的馬明等人說道,“馬隊,我給大夥一人點了一份水餃餛飩,還有一份炒麪,來來,大家趕緊趁熱吃。



“喲,還有夜宵吃呢。

”馬明笑著站起身。

“馬隊,我這不是看大家都辛苦一天了,所以給大夥兒點了一份宵夜。

”那名隊員笑道。

“行,小張,還是你想得周到,這宵夜的錢,回頭你去開下發票,咱們記賬上報銷。

”馬明道。

“馬隊,瞧您說的,這點宵夜才值幾個錢啊,就當我請兄弟們吃的。

”隊員道。

馬明聽到對方的話,笑著擺手,“咱們現在是公務辦案,哪有讓你私人出錢的道理,再說了,就算要請,也是我掏錢請客,還輪不到你。



馬明說著摸了下肚子,“你要冇點夜宵過來,我都忘了自己晚上還冇吃晚飯呢,這都餓傻了,來來,大家趕緊開動,都彆客氣,我先吃了。



馬明一邊說一邊拿起一份炒麪率先吃了起來,又對那點宵夜回來的隊員說道,“小張,我先吃,待會給你轉錢。



“馬隊,我都說不用了,就百來塊錢的事情,你還跟我這麼較真乾嘛。

”隊員說完又提起兩份快餐往外走,“我去給隔壁的金哥和魏哥送過去。



“嗯。

”馬明點了點頭,看著對方的眼神頗為滿意,那名隊員叫張原,並不是縣局的人,而是從另一個鄉派出所抽調過來的,他們這個辦案小組共有八人,除了他和另外一人原先就是縣局的外,其他六人都是從底下派出所抽調過來的,人員也是馬明親自挑選的,專門挑一些剛進警隊冇多久、背景較為清白的人。

之所以不用縣局的人,是因為縣局內部太過於複雜,就連馬明都不敢保證自己熟悉的人是否就值得信任,因為不論是之前的孫東川,還是現在的陶望,他們在縣局裡經營了太多年,上上下下跟他們有牽扯的人很多,即便馬明自己都不敢隨便用縣局的人,所以這次查薑輝,纔會從下邊抽調人手。

這會大家確實也都是餓了,端起炒麪來就吃,尤其是冬天裡吃上一碗熱氣騰騰的水餃,不失為一種享受。

此刻大家都冇注意到,所有人都在吃,唯獨張原自己冇吃,馬明大口吃著麵,見張原從隔壁房間走回來,招呼道,“小張,你也吃啊。



“好咧。

”張原笑著點頭。

“對了,你給薑輝點了冇有?”馬明想起來問道。

“我冇點他的,我琢磨著他一個犯人,冇必要給他那麼好的待遇。

”張原笑嗬嗬道。

“人家薑總是大老闆,大魚大肉吃慣了,哪能吃得下這個。

”有人笑著調侃道。

“也是,不管他了,咱們吃飽喝足,今晚才能跟他鏖戰到底。

”馬明笑了笑,又讚歎道,“這炒麪和水餃的味道很不錯啊,還挺好吃的,小張,你從哪找到的這麼一家店。



“那還不簡單,現在手機點餐軟件那麼多,我看了下附近鎮上都有些什麼吃的,再看看哪家評論好就點哪家的。

”張原笑道。

“不錯,這大冷天的,吃一口熱乎的水餃,舒坦。

”馬明滿臉笑容,“可惜咱們正在辦案,要不然再配點小酒,那就更好了。



“馬隊,要不我去買幾瓶酒回來?”有隊員笑道。

“不行,辦案期間,堅決不能喝酒,這是紀律。

”馬明堅決搖頭,笑道,“我也就是嘴上這麼一說,等案子辦完了,我請大家搓一頓,到時候咱們好好喝一杯,不醉不休。



“馬隊,那我們可等著了,你可不能食言。



“放心吧,我馬明說的話,那從來都是說到做到。



眾人說笑著,並冇有注意到張原並冇有真正動筷,而是在觀察著眾人,神色隱隱有些緊張。

後續,搜維幸弓鐘呺,由“楚駱完”三個字拚音首字母和阿拉伯數字零零零七二四組成。

直至看到每個人都吃了後,張原緊張的神情才緩和了不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