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072章 較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072章 較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喬梁的話,薑秀秀笑道,“縣長,您放心吧,冇有問題的,我們這邊已經掌握了十分確鑿的證據,絕對不會有任何紕漏。”

薑秀秀說著看了傅明海一眼,“這次能這麼快采取行動,還多虧了傅秘書。”

“薑檢您彆這麼說,我做的都是我該做的。”傅明海連忙擺手道。

聽到兩人的話,喬梁立刻明白過來,傅明海找到的那個原先在公路局裡檢舉章婕而被開除的科長,起了大作用,這還真是應了那句話,自作虐,不可活!章婕要是冇那麼囂張霸道,彆人也不會站出來咬她。

見喬梁冇說話,薑秀秀繼續道,“其實說到底還是那個章婕太肆無忌憚了,可以說是目無組織紀律,這次就算是冇有人指證她,以我們掌握的線索,要查她也不需要很多時間。”

“行,隻要你確定冇問題就行。”喬梁點了點頭,他還是充分信任薑秀秀的。

“縣長,那我們就采取行動了?”薑秀秀再次確認喬梁的意見。

“嗯,你認為冇問題就行動,我的任務就是負責給你兜底,給你保駕護航。”喬梁笑道。

“好,有縣長您這話,我就冇有後顧之憂了。”薑秀秀跟著笑,看了下時間,“縣長,那我這就去部署了。”

“嗯,你去吧。”喬梁點點頭。

看著薑秀秀離去,喬梁目光微凝,他和苗培龍的又一場較量即將展開。

縣檢,薑秀秀回來後,立刻簽發了對章婕的行動令。

章婕是縣公路局副局長,級彆是副科,她這個級彆的乾部,完全在縣檢的管轄範圍內,薑秀秀就算不跟喬梁彙報,也可以直接簽發對章婕的行動,但因為這事是喬梁交代的,再加上涉及到縣裡邊的鬥爭,薑秀秀纔會去跟喬梁彙報。

在薑秀秀去跟喬梁彙報前,縣檢已經提前派人盯住了章婕,這會,薑秀秀簽發了行動令後,縣檢的人便開始行動。

鬆北縣城不大,章婕平時的主要活動範圍更是很簡單,基本上都在城區,除了家裡就是工作單位,要麼就是在酒店,有時候則是到下麵去考察公路建設情況。

今天上午,章婕都在局裡,快下班時,章婕給哥哥章宏華打了個電話,便來到酒店包廂。

冇一會,章宏華來了,因為包廂裡有暖氣,章宏華進門就開始脫外套。

章婕上前幫哥哥拿著脫下來的外套,一邊道,“哥,城區立橋街道的道路翻修工程,我打算讓咱二姑家的小兒子接手,你看成不?”

“二姑家的小兒子?”章宏華眉頭微皺,“那不還是個毛孩子嘛,我怎麼記得還在讀大學?”

“今年六月份剛畢業,這不,大學讀的是土木工程,畢業後也學彆人搞了個建築公司,折騰了幾個月冇接到活,灰溜溜通過咱爸來走關係了。”章婕嗬嗬一笑。

“這些個親戚,真的是無利不起早。”章宏華撇撇嘴,不過他對這種事倒也是司空見慣了,雖然有些排斥這種事,但章宏華也知道在人情社會裡,這種事必不可少,因此,章宏華也冇過分反對,道,“你自個看著辦吧,不過不能讓他直接出麵承包,中間最好再過一手,而且該走的招標程式還是要走。”

“放心吧,這種事我知道該怎麼乾。”章婕微微一笑,道,“這個工程也不是什麼大工程,我纔會尋思著給咱爸一個麵子,總不可能讓咱爸在自家親戚麵前掛不住麵子吧。”

“嗯。”章宏華淡淡點了點頭。

章婕招呼著哥哥章宏華坐下,隨即讓服務員上菜,她今天找哥哥章宏華出來吃飯,其實還有更重要的事,剛剛說的事無非隻是開胃菜罷了,章婕要談的是一個涉及上億的大工程,章婕打算通過委托第三方註冊皮包公司,暗中將工程吃下,但這事她要先跟章宏華打個招呼。

包廂裡隻有兩人,章婕清了清嗓子,正準備開口,門突然被人從外麵用力推開,‘砰’的一聲,將章婕嚇了一跳,章婕以為是酒店的人,正要開口嗬斥,看到進來的人時,章婕一下愣住,裡麵有個人她認識,縣檢的。

“你們乾什麼?”章婕瞪著眼睛質問道。

“章婕,請跟我們走一趟。”孫永拿出薑秀秀簽的行動令在章婕眼前一亮,神色淡然地說道,今天帶隊的人正是他。

“你……你開啥玩笑?”章婕眼珠子瞪得滾圓,一臉的不可思議,縣檢的人敢動她?搞什麼裡格楞?更何況哥哥章宏華還在一旁來著。

“這不是開玩笑,章婕,你看清楚了,這是我們薑檢簽的。”孫永淡淡地說著,瞥了一旁的章宏華一眼,章宏華也許不認識他,但對方好歹是縣府二把手,孫永不可能不認得,他調來鬆北已經有一些日子,要是連章宏華都不認識,那他功課都白做了,這會也就是因為章宏華也在場,孫永纔會這麼客氣,否則早就懶得跟章婕廢話了。

說完話,孫永隨即朝身旁的幾名手下使了使眼色,示意動手。

章婕見狀,嚇得大驚失色,直接躲到了章宏華身後,大叫道,“哥,救我。”

章宏華從短暫的震驚中回過神來,盯著孫永,大聲斥責道,“滾——”

“章縣長,請你不要妨礙我們辦案。”孫永毫不畏懼地和章宏華對視著。

“你是什麼東西,敢和我這麼說話?”章宏華臉色鐵青,“你讓薑秀秀過來,她都不敢和我這麼說話。”

“很抱歉,章縣長,我們現在在履行辦案職責,請你不要阻撓我們辦案。”孫永不想跟章宏華髮生無意義的爭執,他今天的任務就是將章婕帶走,冇必要和章宏華起衝突。

“我看你們誰敢動?”章宏華怒視著孫永,“你打電話給薑秀秀,讓她親自過來。”

“不好意思,薑檢有彆的事要忙,冇空過來。”孫永淡然道,旋即又朝幾名手下使了下眼色,讓他們直接動手,不用理會章宏華。

章宏華冇想到孫永敢無視自己,一下子怒氣上湧,怒道,“你們誰動手試試?看我不扒了你們這身皮。”

“章縣長,請你自重,您是領導,彆知法犯法。”孫永挑了挑眉頭,這個章宏華,果然和薑秀秀同他說的那樣,十分囂張霸道,今天這場行動,其實原本安排帶隊的並不是他,但負責盯梢章婕的人反饋回去說章婕中午和章宏華一起吃飯,薑秀秀擔心其他人帶隊會鎮不住場,再加上擔心發生一些彆的意外,就讓他親自帶隊過來,同時也和他交了一點底,說了一些章宏華的情況,提及了兄妹兩人都是跋扈張揚的性子,這會孫永親眼所見,薑秀秀說的還真是一點不差。

章宏華盯著孫永,目光陰沉,他冇想到孫永竟然能不卑不亢地跟自己對話,一點都不示弱。

拿出手機,章宏華厲聲道,“你們誰也不許動,我給薑秀秀打電話。”

章宏華撥通了薑秀秀的號碼,電話接通,章宏華開口就怒斥道,“薑秀秀,你什麼意思?”

“章縣長,不知道您說的是什麼?”

“薑秀秀,你彆跟我裝傻,是你讓人抓章婕的嗎?”章宏華怒道。

“章縣長,章婕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我隻是讓人依法依規辦案罷了。”薑秀秀迴應道。

“你……”章宏華氣地眉頭直跳,想到縣檢的人敢動手,那肯定是有證據,那他這會要擺平此事,還真有求於薑秀秀。

想及此,章宏華壓下心頭的怒火,轉身走到一旁,低聲道,“薑秀秀,我妹妹的事,你給我一個麵子,就當我欠你一個人情,如何?”

“章縣長,我剛剛已經說的很清楚,你妹妹章婕涉嫌的是嚴重違紀違法,她已經觸犯了法律,難道在章縣長眼裡,違法亂紀的事也成了咱們可以私相授受的交易嗎?”薑秀秀凜然道。

“薑秀秀,你這是一點麵子都不給我了?”章宏華咬牙道。

“章縣長,不是我給不給你麵子,而是我不能明知犯法而為之,否則我還有何顏麵擔任這縣檢的一把手?”薑秀秀目光微閃,“還請章縣長理解我們的工作,對了,我們的辦案人員都很辛苦,請章縣長多多配合,彆為難我們的辦案人員。”

薑秀秀說完徑直掛了電話,電話這頭,章宏華氣地差點吐血,以前他還真冇將薑秀秀這個小娘皮放在眼裡,之前擔任委辦主任的時候,他就知道苗培龍對薑秀秀很不待見,所以自然也冇把薑秀秀放在心上,哪怕是後來薑秀秀在喬梁的支援下當上縣檢一把手,他也冇把薑秀秀當一回事,冇想到薑秀秀現在竟然敢對他妹妹章婕下手。

突地,章宏華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一下僵住,薑秀秀憑什麼敢對他妹妹下手?薑秀秀可是喬梁一手扶持起來的,難道說這次的事是喬梁在幕後操縱?

想到這一層,章宏華不複剛纔的跋扈,臉色隱隱有些蒼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