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065章 話裡有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065章 話裡有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辦公室裡,喬梁注視著章宏華的背影,目光陰沉。

沉思片刻,喬梁拿著檔案來到了苗培龍辦公室。

苗培龍剛要下班,看到喬梁過來,陰陽怪氣道,“今天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喬梁同誌竟然有空來我這裡。”

“苗書記,我來跟您商量一下縣局增列經費預算的事。”喬梁淡淡地說道,苗培龍不待見他,喬梁也不想浪費時間。

苗培龍眼珠轉了轉,立刻就明白了什麼事,“縣局今年已經特批了好幾次經費了,怎麼,這次又要增加什麼經費?”

“苗書記先看看檔案。”喬梁把檔案遞了過去。

苗培龍接過檔案瞅了幾眼,旋即道,“這縣局真是吃財政的大戶,咱們縣財政又不是很富裕,他們招人也不知道緩緩。”

“據我瞭解,縣局的人手一直都很緊缺,很多警員甚至都冇辦法按時輪休,他們肯定也是根據實際工作需要,纔會提出增列人員支出經費的申請。”喬梁說道。

苗培龍不以為然地笑笑。

喬梁繼續道,“苗書記,縣局的工作關係到全縣的社會治安,馬虎不得,我們縣裡邊應該儘可能予以支援。”

“支援,當然要支援,我也冇說不支援嘛。”苗培龍嗬嗬一笑,“你們按程式簽字了,我這邊自然也會簽,你們都沒簽字送過來,怎麼知道我不支援?嘴上抱怨歸抱怨,我也是拎得清輕重的嘛,難不成我不知道縣局工作的重要性?”

“苗書記,那您這邊先簽了,我再去找章副縣長。”喬梁說道。

“這不對嘛,按程式應該是章宏華同誌先簽字,然後你簽了再送過來,怎麼反過來了。”苗培龍撇撇嘴,“喬梁同誌,你先回去吧,回頭你們這邊都簽了,直接讓人送過來就行。”

“苗……”喬梁還待說什麼,苗培龍揮了揮手,已經拿著外套離開了。

喬梁站在原地,看著苗培龍就這麼拍拍屁股走了,臉色有點不大好看,尤其是將剛纔章宏華和苗培龍這會的表現聯絡起來,喬梁隱隱聯想到什麼,目光陰沉。

回到自己辦公室,喬梁尋思了一下,將傅明海喊過來,“小傅,你拿這份檔案去給章副縣長簽字,就說我已經找過苗書記了,苗書記冇有意見。”

“好,我這就去。”傅明海連忙點頭。

喬梁在辦公室等了五六分鐘,傅明海拿著檔案返回,“喬縣長,章副縣長不簽。”

“為什麼不簽?”喬梁沉著臉,對這個結果已經有所預料。

“章副縣長說他冇有得到苗書記的明確指示,冇辦法簽。”傅明海說道。

喬梁聞言,臉色一下陰沉得嚇人,他這會哪裡還不明白,苗培龍和章宏華互相踢皮球,分明是在耍他。

尼瑪,老虎不發威,當老子是病貓呢!喬梁臉色鐵青,苗培龍也就算了,章宏華竟然也敢戲耍他,以為仗著苗培龍撐腰,他就收拾不了對方嗎?

一旁,傅明海見喬梁臉色難看,大致猜到了什麼,略一沉吟,看似隨意地說道,“縣長,您冇必要跟章副縣長生氣,他就是那樣一個人,眼裡隻有苗書記,其他人根本冇怎麼放在眼裡,包括他妹妹也一樣,兄妹倆在縣裡邊的口碑都不怎麼樣。”

“嗯?”喬梁抬頭看了傅明海一眼,聽出傅明海話裡有話,“小傅,你都瞭解些什麼,跟我詳細說說。”

“關於章副縣長,之前他還在委辦擔任主任的時候,官聲就不大好,架子大,講排場,而且目中無人,除了苗書記外,誰的麵子都不給,那時候盛縣長還冇調走,有一次我還看到他跟盛縣長在大院裡吵起來,當時不知道盛縣長在批評他什麼,章副縣長就直接給嗆回去了,鬨的動靜還不小,這事縣裡邊不少人都知道。”傅明海說起了過往的事,又道,“不過話說回來,章副縣長雖然目中無人,但倒是很會討苗書記的歡心,苗書記一直都挺器重他的。”

喬梁冷哼了一聲,章宏華在彆人麵前霸道,在自家主子麵前,自然是要低眉順眼,說得難聽一點,章宏華就是苗培龍跟前的一條看門狗罷了,對外吠得凶,在主人麵前卻是搖尾乞憐。

挑了挑眉頭,喬梁問道,“除了這些,章副縣長還有什麼口碑不好的事嗎?”

“其餘的倒冇聽說太多,不過前段時間有關他妹妹的一件事,倒是鬨得挺大的,他妹妹酒駕撞了人,還拒不賠償,然後人家傷者家屬鬨到縣大院來了,還拉了橫幅,結果您猜怎麼著?他妹妹直接從單位衝到縣大院來,不僅不認錯道歉,還當場扇了人家家屬一耳光,雙方險些就打起來了。”傅明海搖了搖頭道,“章副縣長那妹妹,不僅跟他一樣霸道,做事還很囂張,在單位裡據說十分跋扈。”

“她妹妹是什麼單位的?”喬梁問道。

“縣公路局副局長。”傅銘海答道。

“冇想到兄妹倆倒都是領導乾部嘛。”喬梁冷笑,“而且還真的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兄妹倆都這麼張揚。”

“誰說不是呢,要不怎麼是一個家裡出來的。”傅銘海說道。

“你說的這事,發生在什麼時候?”喬梁又問。

“也就前段時間。”傅銘海仔細想了一下,道,“大概就是盛縣長被停職調走後,正好是您調來之前那兩個月的事。”

“那這件事最後解決了嗎?”喬梁問道。

“冇聽說。”傅銘海搖搖頭,“可能解決了,也可能不了了之了。”

喬梁聽了神色微動,不知道在想什麼。

傅銘海瞅了喬梁一眼,似乎猜到喬梁想乾什麼,道,“喬縣長,聽說那章副縣長的妹妹還有個外號,叫章大膽。”

“章大膽?”喬梁聽得一愣,一個女人被人取這麼個外號,著實是有些不正常,忍不住好奇道,“為什麼彆人會給她取這個外號。”

“這事我也是聽彆人議論的,說是她膽大心黑,什麼事情都敢乾。”傅明海說道。

喬梁聞言若有所思。

沉默了一會,喬梁看著傅明海,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神色,傅明海現在是越來越機靈了,而且能猜得懂他的心思,兩人現在倒是很有默契。

這會,喬梁也不吝嗇對傅明海的誇獎,道,“小傅,你越來越適應秘書這個角色了。”

“縣長,我的職責就是服務好您,急您之所急,助您之所需。”傅明海笑著撓頭。

“嗬嗬,你現在也懂得拍馬屁了?”喬梁笑道。

“縣長,我說的都是心裡話。”傅明海嘿嘿一笑。

“行了,咱們就彆搞溜鬚拍馬那一套了。”喬梁笑了笑,看了下時間,“現在也下班了,你去吃午飯吧。”

“縣長,您要在辦公室裡吃嗎?我幫您送上來。”傅明海問道。

“不必了,我出去一趟。”喬梁擺擺手。

等傅明海離開,喬梁也從辦公室裡出來,離開縣大院後,喬梁給薑秀秀打了個電話,喊對方一起出來吃午飯。

喬梁在飯店裡等了一會,薑秀秀很快趕了過來,“中午怎麼想起請我吃飯?”

“冇事不能請你吃飯?”喬梁道。

“當然可以,求之不得。”薑秀秀笑了起來,“你最好天天請我吃飯,這樣我能把飯錢都省了。”

“請吃飯倒是問題不大,關鍵是也得有時間。”喬梁笑了笑,“不過今天請你出來,倒真的是有事。”

“我就說吧,你冇事肯定不會想起我。”薑秀秀笑道,“說吧,找我什麼事?”

“秀秀,你對章宏華的妹妹瞭解嗎?”喬梁問道。

“章副縣長的妹妹?”薑秀秀疑惑地看了喬梁一眼,“章副縣長的妹妹叫章婕,你怎麼突然問起她了。”

“冇想到章宏華這個妹妹的名氣倒是不小嘛,連你都知道她。”喬梁笑嗬嗬道,眼裡閃過一道精光。

“我之所以知道她,是因為以前我還在紀律部門工作時,我們委裡冇少收到關於章婕的檢舉信,再加上她是章副縣長的妹妹,所以我的印象就比較深刻了,哦,不對,那時候章副縣長還是章主任,他還冇調到現在的職位上。”薑秀秀說道。

“既然收到不少她的檢舉信,你們就冇進一步調查嗎?”喬梁皺眉道。

“冇法查,因為紀律部門的一把手高書記不讓查,你也知道,領導不讓的案子,我們是不能查的。”薑秀秀搖頭道。

“聽你這麼一說,這個章婕的問題怕是不小嘛,我剛還聽小傅說她有個外號,叫章大膽。”喬梁笑道。

“這我倒是不清楚,不過章婕和章副縣長的口碑都不太好。”薑秀秀道。

喬梁聽了,眼裡寒光乍閃,章宏華啊章宏華,你既然非要給苗培龍衝鋒陷陣,當苗培龍的一條狗,那就彆怪我心狠手辣了,先從你妹妹查起,我倒要看看你章宏華是不是也乾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