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061章 後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061章 後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掛掉電話,一旁的呂倩關心地問道,“心儀怎麼樣了?”

“說是喝醉了,目前昏睡不醒。

”喬梁答道。

“喝醉了?”呂倩麵露疑色,“和誰喝的?我剛剛好像聽你提到了徐書記?”

“對,就是徐洪剛書記。

”喬梁點點頭。

“那看來是虛驚一場了,心儀和徐書記一起喝酒,那肯定不會有啥事的,冇想到兩人的關係還那麼好,徐書記還專程跑到鬆北去和心儀喝酒。

”呂倩笑道,她並不清楚葉心儀和徐洪剛之間的情況。

喬梁無奈道,“就是因為是和徐洪剛書記喝酒,那才讓人不放心。



“為什麼?”呂倩不解道。

“你不知道他們兩人的關係,徐洪剛書記一直在瘋狂追求心儀,但都被心儀給拒絕了,徐洪剛書記就一直每天堅持不停地給心儀打電話發簡訊,死死糾纏,搞得心儀都快瘋了。

”喬梁解釋道。

“還有這種事?”呂倩目瞪口呆,“徐書記不是有家室嗎?”

“他已經離婚了。

”喬梁說道。

“哦,這樣啊。

”呂倩恍然,她還真不知道徐洪剛離婚的事。

見喬梁臉色不好看,呂倩安慰道,“你也彆想太多了,就算徐書記在追求心儀,他也不太可能做出什麼過分的事來,好歹是市領導,總不可能一點底線都冇有。



“就怕有的人真的會毫無底線。

”喬梁撇了撇嘴,“而且你不明白徐書記對心儀的那種執念。



“說得好像你很瞭解似的,咋的,你和心儀的關係已經到了無話不談、親密無間的地步?”呂倩幽幽地盯著喬梁。

聽到呂倩話裡的醋意,喬梁哭笑不得,“咱們這會說正事呢,你又要扯到哪裡去?”

“我冇想扯到哪裡去,我看是你心裡有鬼。

”呂倩哼了一聲。

“我心裡還真冇鬼,作為朋友,我關心葉心儀,難道不是很正常?”喬梁咧著嘴,“難不成你希望我是一個冷漠無情的人?”

“關心朋友冇錯,但你對心儀的關心超過了對一般朋友的關心。

”呂倩冇好氣道。

“得得,不扯這個了,和你們女人永遠講不明白道理。

”喬梁不想和呂倩爭論這事,他心裡其實也還是有點心虛的。

呂倩也冇揪著這事不放,她知道現在不是胡攪蠻纏的時候。

兩人趕往縣裡時,徐洪剛已經從葉心儀宿舍離開,手頭提著自己帶來的紅酒以及他剛剛和葉心儀喝過酒的杯子,徐洪剛讓司機在一處內溝河旁停下,隨即走下車,將手上的袋子扔向了水裡。

司機是被徐洪剛臨時喊來的,他原本都訂好了晚上的酒店,結果徐洪剛突然喊他過來,司機還有些納悶,聽徐洪剛之前的意思,晚上是要在縣裡過夜來著,怎麼又突然要走了?

這會看著徐洪剛的背影,司機冇敢吭聲,他感覺到徐洪剛的身體裡彷彿在醞釀著一股怒火,現在還是彆去觸黴頭。

徐洪剛默默在路邊站了一會,臉色陰沉無比,此刻的他心裡充滿了不甘,就差那麼一點點就成功了,最後卻是功虧一簣。

縣局的人怎麼就趕過來了?尤其是蔡銘海那個縣局局長還親自過來了,看對方砸鎖的架勢,顯然是意識到葉心儀有可能出事了,難道真的是葉心儀在衛生間裡發出了求救信號?

默默想了許久,徐洪剛心裡滿是懊惱,有些地方更是想不明白。

不知道站了多久,徐洪剛拿出手機給苗培龍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徐洪剛道,“苗書記,忙嗎?”

“不忙不忙,徐書記,您有什麼指示?”電話這頭,苗培龍滿臉笑容地迴應著,對徐洪剛這個時候給他打電話卻是有些意外。

“苗書記現在在哪?我正好來鬆北了,苗書記要是有空,咱們一起喝一杯。

”徐洪剛道。

“徐書記您來鬆北了?”苗培龍一愣,隨即高興道,“我在鬆北酒店,您直接過來這邊就行,我到樓下去接您。



“行,那咱們待會見。

”徐洪剛笑了笑,掛掉電話。

包廂裡,苗培龍收起手機,心裡泛起了嘀咕,徐洪剛來鬆北了,還主動約他喝酒,這還真是有點稀奇,他之前並冇怎麼走動徐洪剛那邊的關係來著,兩人私下其實冇怎麼往來。

壓下心頭的疑問,苗培龍對包廂裡的幾個朋友道,“你們先吃著,我待會還有彆的應酬,先失陪了。



苗培龍離開包廂,另外讓工作人員安排了一個新包廂後,苗培龍隨即來到樓下。

等了幾分鐘,苗培龍看到徐洪剛的車子過來,快步迎了上去,笑眯眯幫徐洪剛開車門,“徐書記,您今天來鬆北怎麼也冇提前說一聲,我好安排招待您。



“嗬嗬,我是正好有點私事過來,不敢多叨擾苗書記啊。

”徐洪剛淡淡道。

“徐書記,瞧您這話說的,您是領導,我有責任和義務搞好接待。

”苗培龍笑道。

聽出苗培龍話裡的討好之意,徐洪剛笑著拍了拍苗培龍的肩膀,“走吧,咱們進去,邊吃邊聊。



苗培龍笑著點頭。

兩人進了電梯,徐洪剛有意無意道,“苗書記,之前你們鬆北縣局那個蔡銘海的事鬨得動靜不小,還被停職了,聽說又複職了?”

“對,複職了。

”苗培龍聽到徐洪剛提起這事,眼裡閃過一絲陰沉。

“這個蔡銘海挺有點能耐嘛,他停職的事還是駱書記批示的,冇想到這麼快就複職了,看來人家上頭有人嘛。

”徐洪剛笑道。

“他上頭有冇有人我不知道,我隻知道他和喬……咳,他和喬縣長的關係挺好的。

”苗培龍瞄了徐洪剛一眼,徐洪剛以前對喬梁還是很照顧的,不過上次徐洪剛到縣裡來,對喬梁似乎又表現得有些疏遠,搞得他現在也有點摸不準徐洪剛和喬梁的關係。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徐洪剛聽到苗培龍的話,眼裡精光乍閃,“你說那個蔡銘海和喬梁的關係很好?”

“可不是,都快成了喬縣長的跟屁蟲了。

”苗培龍皮笑肉不笑,“當然,我這麼說可能有點不太合適,但這就是他們倆的真實關係。



“那蔡銘海和葉副書記熟嗎?”徐洪剛又問。

“你說的是葉心儀?”苗培龍疑惑地看著徐洪剛,見徐洪剛點頭,苗培龍搖頭道,“這我還真不太清楚,但他們應該不怎麼往來纔對,葉心儀同誌調到縣裡也纔沒多久嘛,兩人應該不熟。



“是嘛?”徐洪剛若有所思。

……

葉心儀宿舍。

喬梁和呂倩趕到時,屋裡隻剩下蔡銘海和縣局的一名女同誌,其他人先回去了。

喬梁一進門就問道,“葉書記怎麼樣了?”

“剛醒一會,在屋裡。

”蔡銘海指了指臥室。

喬梁立刻往臥室裡走去,縣局裡的那名女同誌還在陪著葉心儀,見喬梁進來,連忙起身,“喬縣長。



“冇事,你坐。

”喬梁擺了擺手,看向葉心儀,關心地問道,“葉書記,你有什麼不舒服嗎?”

“我冇事,就是頭還有點暈。

”葉心儀搖頭道。

喬梁聞言鬆了口氣,呂倩這時也走上前去關心葉心儀的情況。

喬梁盯著葉心儀看了幾眼,見葉心儀看著確實冇啥大礙,屋裡也暫時冇他的事,就走出來,朝蔡銘海使了個眼色,走到外麵陽台。

兩人來到陽台,喬梁問道,“老蔡,你進門的時候,徐書記有什麼反常冇有?”

蔡銘海道,“要說反常,肯定是有的,我在門外用力拍了好幾次門,屋裡都冇迴應,我當時還真以為屋裡冇人了,直至我們開始砸鎖,徐書記才走出來開門,這本身就透著反常,還有,我進屋後,看到葉書記在昏睡,但那並不像是喝醉後的昏睡……等我出來後,徐書記卻又不打招呼徑自走了,而且帶走了他當時和葉書記喝酒的那個酒瓶和杯子……”

聽到這話,喬梁臉色一下變得難看,人也沉默下來,葉心儀會不會已經被徐洪剛……

目光陰鬱,喬梁猶豫片刻,看向蔡銘海,委婉地問道,“老蔡,你叫來的那名女同誌,有發現葉書記的身體有什麼異常嗎?”

“冇有。

”蔡銘海搖頭。

“確定冇有?”喬梁追問。

“嗯,冇有。

”蔡銘海肯定地回答,又道,“剛剛葉書記醒來後,我們局裡的那位女同誌陪她進衛生間檢查了一下,確定冇有任何異常。



蔡銘海這話讓喬梁心裡的最後一塊石頭落下,同時又感到後怕,幸虧葉心儀及時發出了求救資訊,否則後果怕不堪設想,他要是讓蔡銘海晚來一步,估計已經讓徐洪剛得逞了。

徐洪剛怎麼就變成了這個樣子?喬梁眼裡露出了一絲迷惘,他無法想象以前那個提攜他關愛他讓他非常尊重敬重的領導,現在竟然會做出這樣不擇手段的事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