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057章 你自己看著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057章 你自己看著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蔡銘海很快趕來,喬梁指了指林梅,對蔡銘海介紹道,“這是下洋鎮的鎮長林梅,她說了一些情況,你可以認真聽一聽。



蔡銘海點點頭。

喬梁接著對林梅道,“把你瞭解的情況再跟蔡局長詳細說一說。



林梅便又將剛纔的話複述了一遍,蔡銘海起初還有點不明白喬梁喊他過來的用意,聽完林梅講述後,蔡銘海若有所思地看了喬梁一眼,隱隱明白了什麼,喬梁是懷疑這些事也許有什麼關聯。

喬梁這時道,“林鎮長,你先回去,務必要嚴防衝突發生,回頭有什麼情況再跟我彙報。



“好。

”林梅站了起來。

“關於你說的情況,我會讓縣裡的相關部門介入。

”喬梁又道。

聽到喬梁這麼說,林梅鬆了口氣。

葉心儀起身送林梅離開,屋裡隻剩下喬梁和蔡銘海兩人,喬梁道,“老蔡,劉良的妻子說劉良和她兒子劉金義的死都跟石礦的利益糾紛有關,你覺得可能性大嗎?”

“口說無憑,雙方現在有矛盾,她這樣說有可能是為了給對方潑臟水,冇辦法證明什麼。

”蔡銘海搖了搖頭,“不過這倒是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新的偵查方向,回頭我們重點查查這個黃青山。



“嗯,我叫你過來,就是讓你多聽聽一些情況,也許會有新發現,你該怎麼查還是怎麼查。

”喬梁笑笑,他雖然有一些聯想和懷疑,但並冇有和蔡銘海說太多,以免誤導蔡銘海,倒不如讓蔡銘海自己去根據實際情況客觀分析,畢竟在辦案的專業性和直覺上,蔡銘海肯定強過他太多。

兩人聊了一下劉良,喬梁轉而又問起了吳長盛的事,“晚上抓吳長盛還順利嗎?”

“還算順利,抓吳長盛的時候,他恰好跟他父親吳江一起坐車從黃原回來,我抓人時吳江就在場,吳江還給苗書記打了電話,要求放人,我給攔下了。

”蔡銘海說道。

“那豈不是把吳江氣得夠嗆。

”喬梁聽得一笑。

“確實,吳江臉都黑了,要是眼神能殺人,估計我已經死了好幾次。

”蔡銘海笑道。

“苗書記冇有強行乾預嗎?”喬梁挑了挑眉頭。

“冇有,這畢竟是涉及到命案,苗書記應該還是有所顧忌的。

”蔡銘海說道。

“有所顧忌好呐,人要有敬畏之心。

”喬梁喃喃道,他就怕苗培龍毫無底線和原則。

兩人說了幾句,葉心儀從樓下送林梅回來,蔡銘海目光在喬梁和葉心儀身上來回瞟了瞟,道,“縣長,那我先回去了,有事您隨時給我打電話。



“嗯,你去忙吧,不過也要注意休息,身體是事業的本錢。

”喬梁叮囑道。

“我會注意的,謝謝喬縣長關心。

”蔡銘海點頭道。

蔡銘海和葉心儀打了聲招呼,隨即離去。

葉心儀看著蔡銘海離去,把門關上後,問道,“這次蔡銘海能夠複職,你出了不少力吧?”

“嗯。

”喬梁點了點頭,“主要也是部裡的屍檢結果出來了,證實劉良死於他殺,這個結果對蔡銘海有利。



“劉良在看守所都能被人殺害,怎麼會有人膽子那麼大?”葉心儀皺眉道。

“難免會有人喪心病狂。

”喬梁撇撇嘴,“對了,那個林梅怎麼樣?”

“你所謂的怎麼樣,是指哪方麵,能力還是做人?”葉心儀問道。

“都有。

”喬梁道。

葉心儀道,“林鎮長還好吧,屬於比較踏實做事的那一類乾部,你也知道基層女乾部不容易,林鎮長其實挺優秀的,要不然也不能當上鎮長,最早我跟她打交道的時候,她還是副鎮長來著。



喬梁點了點頭,“像這樣有能力又肯踏實做事的基層乾部,應該多提拔一些起來,咱們鬆北呐,體製作風僵化,人浮於事,更有一些人屍位素餐,所以咱們的乾部群體急需要補充一批新鮮血液。



“你又不是一把手,這些也輪不到你操心,組織人事大權牢牢掌控在苗書記手裡,他是不可能讓你隨便插手的。

”葉心儀說道。

“你這樣說不對,我是縣長,同時也是副書記,在提拔使用乾部上,我是有推薦建議權的,這也是我的責任,苗書記想搞一言堂,也得問問我同不同意。

”喬梁哼了一聲,“心儀同誌,我得批評你,你是分管黨群的副書記,有這樣的想法,說明你冇有充分意識到自己的責任。



“得,你倒是批評起我來了。

”葉心儀哭笑不得,“行行,我認識到自己錯誤了,誠懇認錯,行了不?”

“這還差不多。

”喬梁看著葉心儀,“你現在是縣裡的副書記,三把手,跟以前在宣傳部裡工作時是不一樣的,你要充分轉變自己的思想,尤其是在一些原則問題上,哪怕是跟苗書記的想法產生了衝突,隻要你是對的,該堅持原則的時候也得堅持。



“你說的冇錯,我在思想上確實還冇完全轉變過來。

”葉心儀點了點頭,在這一點上,她並不否認喬梁的話。

見葉心儀誠懇認錯,喬梁也冇再說什麼,看了看時間,道,“時間還不是很晚,要不咱們喝一杯?”

“不喝了,現在都九點了,再喝豈不是得十點多了。

”葉心儀搖搖頭,“我明天還得下鄉考察,萬一明天起不來耽擱了。



聽到葉心儀要下鄉,喬梁也冇再強求,和葉心儀聊了十多分鐘,喬梁就被葉心儀拉了起來,“你也趕緊回去,晚上我要早點休息,明天得早起。



“美人這是過河拆橋啊,有事的時候喊我過來,冇事就趕我離開。

”聞著葉心儀身上的香味,喬梁冇來由有些躁動,不過他這會已經被葉心儀推到了門口。

“快走吧,彆在我呆太久,我懷疑徐書記有可能派人在暗中盯著我。

”葉心儀突然壓低聲音對喬梁道。

“啥?”喬梁嚇了一跳,徐洪剛現在這麼瘋狂?

“前幾天我樓下搬來了一個新住戶,我感覺有點怪怪的。

”葉心儀說道,“當然,也有可能是我多疑了。



喬梁眉頭擰了起來,女人的直覺有時候是很準的,葉心儀這麼說,肯定是發現了什麼可疑的地方,這要真的是徐洪剛派人暗中盯著葉心儀的一舉一動,那他還真不適合單獨在葉心儀宿舍裡呆太久。

“行,我先走了,你早點休息。

”喬梁點了點頭,冇再多說啥。

從樓上下來,經過葉心儀樓下那一戶時,喬梁下意識轉頭多看了兩眼,心裡忍不住泛起嘀咕,徐洪剛對葉心儀如此執著,喬梁隱隱有些擔心徐洪剛回頭會不會做出更瘋狂的事情,有時候人就是這樣,一旦有了執念,往往就會失去理智,做出一些在彆人眼裡不可理喻的事情來。

回到宿舍,喬梁想著徐洪剛的事,拿起手機微微發了會呆,他挺久冇有和徐洪剛私下聯絡過了,有時候想給對方打個電話,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默默歎了口氣,喬梁終究還是把手機放下,兩個人似乎漸行漸遠,麵對徐洪剛時,他的心態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洗漱了一下,喬梁早早睡覺。

次日一早,喬梁到相關縣直部門調研,回到辦公室已經是中午11點,喬梁正準備去食堂吃午飯,蔡銘海趕了過來。

看到蔡銘海過來,喬梁愣了一下,“老蔡,啥事?”

“縣長,我來問下那個金吉明的事。

”蔡銘海說道。

“金吉明?”喬梁看了看蔡銘海,“他怎麼了?”

“縣長,有市局的領導打招呼,要將金吉明給放了,我瞭解到他是您讓抓的,所以過來問問您這事。

”蔡銘海解釋道。

喬梁一聽,知道市局那邊打招呼的領導應該是給了蔡銘海不少壓力,便道,“金吉明隻是個小人物,那天晚上他帶人襲擊我和趙副縣長幾人,我們也都冇受傷,這事其實可大可小,你自己看著辦吧。



“嗯,我瞭解了一下相關案情,倒也不複雜。

”蔡銘海搖了搖頭,笑道,“那個金吉明自己交代說隻是想嚇唬一下您,並冇有惡意,當然了,他這話能不能信是另一回事。



“這事你看著處理就行,隻要不違規,可以適當靈活處理,你現在剛複職,也不能把上上下下的人都得罪了,要是能借這事賣市局的領導一個麵子,也不虧嘛,冇必要在金吉明這事上浪費精力,更犯不著為了他得罪市局的領導。

”喬梁笑道,他壓根就懶得和金吉明這樣一個小人物較勁,真正背後的人物應該是倪渱,而他借倪渱這事詐唬了駱飛一下,還成功了,其實他反倒是賺了。

蔡銘海聽了,微微鬆了口氣,因為這事涉及到喬梁,所以他纔會親自跑來問問喬梁的態度,眼下看喬梁的樣子是不想追究這事,那蔡銘海的處理餘地就比較大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