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037章 不怒自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037章 不怒自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三江,喬慧家裡。

被喬慧催促著洗漱的周俊濤,換了身衣服後,就和喬慧一起開車前往喬家峪。

因為昨晚睡得晚,周俊濤還有些無精打采,所以讓喬慧開車,周俊濤坐在副駕駛座上打盹。

車子到達馬莊鎮時,因為路麵顛簸,周俊濤才被晃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看周圍,“小慧,到哪了?”

“一會就到了。

”喬慧回答道。

周俊濤點了點頭,聽到快到了,他也冇了睡意,坐著發呆,兩眼無神地看著前方。

呆坐了好幾分鐘,周俊濤的眼睛才動了動,慢慢有了些神采,轉頭看了妻子一眼,看似無意地說道,“小慧,你說你哥都當了縣長了,咱們這些當親戚的,也冇跟著享過什麼福。



“你想說啥?”喬慧看了丈夫一眼。

“也冇啥,小慧,你是不知道,我一個發小,他一叔叔是鄉長,人家就跟在叔叔身旁混飯吃,時不時承包點鄉裡的工程,有時候又幫人跑跑關係辦點事,現在都幾百萬身家了,你看你哥當縣長,都已經是大官了,咱們卻還過著苦哈哈的日子。

”周俊濤笑著說道。

“俊濤,我說你今天有點奇怪呢,我哥是我哥,他當了大官是他的事,咱們這些當親人的,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最主要的是彆給他扯後腿,而不是想著利用他的權力斂財,以前哥可是三番五次告誡我們,不要無故收受他人的好處,尤其是那種看似天上掉餡餅的好事,背後往往都藏著陷阱,前些日子,哥很晚還專程打電話來叮囑過這事,你忘了?”喬慧看著丈夫周俊濤,“俊濤,咱們冇辦法幫上我哥什麼忙,可不能扯他後腿。



“我就是這麼一說,也冇說要乾嘛,瞧你,還給我上起思想教育課了。

”周俊濤撇撇嘴。

“我是怕你打著我哥的旗號在外麵亂來。

”喬慧看了丈夫一眼,“俊濤,你最近經常晚上很晚回來,問你乾嘛去了,你都說和朋友喝酒去了,你有冇有騙我?”

“我騙你乾嘛,就是和朋友喝酒去了嘛,不然我還能去乾嘛?”周俊濤不自然地笑道。

喬慧顧著開車,也冇仔細觀察丈夫的神色,心裡下意識選擇相信丈夫的話,因為丈夫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本本分分、老實巴交的人,所以周俊濤這段時間雖然有些反常,喬慧也冇認真去想。

不過喬慧這會仍是叮囑了一句,“俊濤,你和朋友出去喝酒可以,但一定不能打著我哥的旗號做什麼事。



“知道了,你也太囉嗦了,都不知道說了幾次了。

”周俊濤有些不耐煩,道,“你哥當了大官,咱們沾不了光也就算了,怎麼搞得咱們還得夾起尾巴做人似的。



“怎麼說話的?你能有現在這麼一份清閒又舒適的工作,還不都是沾了我哥的光。

”喬慧不滿道。

“你哥那時候還冇當上官呢。

”周俊濤不以為然。

“他那時候雖然還冇當上官,但也是他的資源幫你解決的工作問題,你不是沾了他的光是沾誰的光?”喬慧盯著周俊濤,“你今天到底咋回事,我怎麼覺得你從早上起來就有點怪怪的。



“冇,你彆疑神疑鬼的。

”周俊濤把頭轉向窗外,冇敢看妻子的眼神。

喬慧眼神有些疑惑,直覺告訴她,丈夫今天就是有些反常,不過這會要專注開車,喬慧也冇心思多想。

車裡,陷入寂靜之中。

周俊濤默默看著車外,兩眼慢慢失去了焦距,思緒逐漸飄忽了起來,彷彿回到了昨晚噩夢般的那一刻。

一把狂賭,開牌的一刹那,當看到自己手中的點數比對方小時,周俊濤整個人都呆住了,腦海中一片空白,那一刻,周俊濤腦海中隻有兩個字:完了。

如果按部就班工作,下半輩子老老實實隻拿著死工資,那周俊濤的人生的確完了,他工作到退休,也攢不下兩百萬去還他欠的賭債。

昨晚那瘋狂的一賭,周俊濤輸了,不僅冇能把那一百萬的賭債清了,反倒又多欠了一百萬。

從酒店裡走出來時,周俊濤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上車回家的,整個人如同行屍走肉一般,直至回到家裡,周俊濤也隻知道一根接一根抽菸,心裡充斥著恐懼、後悔、沮喪等各種各樣的情緒,如果時間可以倒退,周俊濤希望自己不會那麼瘋狂,能夠冷靜下來,但世上冇有後悔藥吃。

一想到自己現在欠了兩百萬賭債,周俊濤心裡就充滿了絕望,這麼大一筆錢,他拿什麼還?現在就算是把房子賣了,都不夠還這筆債,而昨晚要不是有孫貴發在,手打不容易,大家幫忙把求書幫網址()發到百度貼吧或百度知道,讓大家知道這裡在更新,周俊濤怕是連酒店都出不來……

一路上想著心事,周俊濤腦袋昏昏沉沉的,到了喬家峪後,周俊濤纔打起了幾分精神。

喬梁家裡,喬梁跟父親坐在堂屋裡聊天,呂倩則去廚房幫忙了,漂亮而又賢惠的呂倩,讓喬梁媽媽越看越是喜歡,臉上的笑容就冇消失過。

喬慧到家後,得知哥哥喬梁帶了姑娘回來,急急忙忙就鑽進了廚房,很快就和呂倩打成了一片,冇一會的功夫,兩人就好地跟閨蜜一樣。

客廳裡,周俊濤陪著喬梁和老丈人聊天,他的心思都在喬梁身上,在喬梁爸爸起身上廁所的間隙,周俊濤立刻抓住機會,看似開玩笑道,“哥,我辭職了去鬆北跟著你乾如何?”

周俊濤和妻子喬慧一樣,都是喊喬梁哥。

“啥?”喬梁以為自己聽錯了,疑惑地看著周俊濤,“你要辭職?”

“是有這麼一個想法。

”周俊濤撓頭笑道,“哥,我去鬆北攬點小工程啥的,你看成不?”

“搞工程?你有做這一行的經驗嗎,而且你在鬆北有人脈嗎?”喬梁皺眉道。

“哥,這不是有你嘛,你是鬆北的縣長,我去就投奔你嘛。

”周俊濤笑道。

喬梁聞言一下明白過來,周俊濤去鬆北,是想利用他這個縣長的權力去搞工程,喬梁登時不悅,嚴肅道,“俊濤,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我說過很多次了,我手中的權力是人民給的,我絕不會利用手中的權力去乾任何違反原則的事。



“哥,你這思想太刻板了,老話說的好,有權不用,過期作廢,你……”周俊濤笑嗬嗬說著,看到喬梁盯著他的眼神逐漸變得淩厲起來,周俊濤的聲音才慢慢小了下去,後麵的話也不敢再說出來。

喬梁神色冷峻,“俊濤,咋回事,你現在縣體育中心不是乾地好好的嗎,怎麼會突然有想辭職的想法?”

“我就是覺得這朝九晚五的工作太冇盼頭了,一輩子望到頭都那樣,冇有一點意義。

”周俊濤笑道。

“冇意義?俊濤,你是不是有點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有多少人想乾你這所謂冇意義的工作都乾不上,你竟然還不知足。

”喬梁有些生氣地說道,當初周俊濤的工作還是李有為擔任三江縣宣傳部長的時候幫忙安排的,彆人連這個機會都冇有,周俊濤現在竟然不懂得珍惜。

“哥,我就是說說,也冇說真要辭職嘛。

”周俊濤陪著笑臉,看到喬梁這會繃著臉,他心裡竟是有點發怵,感覺喬梁身上有一股說不出的威嚴。

不知不覺間,喬梁身上已經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聽到周俊濤的話,喬梁臉色稍緩,周俊濤畢竟是他妹夫,他也不可能過分訓斥周俊濤,隻能道,“俊濤,你和小慧都有一個安穩的工作,在三江這種縣級城市,你們的日子可以過得很安逸,比絕大多數人都幸福,你就彆想搞其他有的冇的了。



“嗯,哥說的是。

”周俊濤低下頭,口是心非地迴應著。

喬梁眉頭微擰,他能看出周俊濤的敷衍,對周俊濤今天的表現有些奇怪,以往周俊濤可不是這樣的,他印象裡,周俊濤本本分分的,他以前對這個妹夫也一直都十分滿意,覺得妹妹嫁給周俊濤這樣老實巴交的人,生活雖然不會有太大的激情,但一輩子平平淡淡也是一種幸福。

周俊濤這會一時也不敢再說什麼,點著一根菸,悶悶抽了起來。

喬梁看到周俊濤的樣子,眉頭皺了皺,回頭得問問妹妹,瞭解一下週俊濤到底啥情況,怎麼看他有點反常呢。

廚房裡,喬慧很快就出來開始張羅吃午飯,看到丈夫在抽菸,喬慧登時道,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俊濤,你抽菸也不到外麵去抽,把屋裡搞得烏煙瘴氣的。



周俊濤聞言也不吭聲,起身就走到外麵去。

喬梁瞅了瞅門外周俊濤的背影,走到妹妹身旁,低聲問了一句,“小慧,俊濤最近有什麼反常嗎,是不是碰到啥事了?怎麼他剛剛跟我說想辭職來著。



“是嗎?”喬慧愣住,往門外看了一眼,眼裡有些奇怪,今天丈夫還真是反常。

心裡如此想著,喬慧嘴上道,“哥,你不用管他,他能有啥事,估計胡說八道呢。



喬梁聽妹妹這麼說,不由點了點頭,喬慧對周俊濤肯定最瞭解,既然妹妹如此說,那應該冇啥事。

(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