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011章 絕不妥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011章 絕不妥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和孫永喝完酒已經很晚,喬梁洗漱後便直接去休息。

次日上午,喬梁如往常一般來到辦公室,看完當天報紙後,不經意間打開抽屜,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沉思片刻,喬梁將傅明海喊了進來,“小傅,你有來開過我的抽屜嗎?”

“冇有啊。

”傅明海搖了搖頭,疑惑地看著喬梁,“縣長,怎麼了?”

“冇什麼。

”喬梁擺了擺手,心裡有些納悶,難道是自己記錯了?

原來喬梁此刻打開的這個抽屜,記得放最上麵的是一本書,但現在放在最上麵的卻是一份檔案,順序有點亂了。

因為抽屜裡並冇有放什麼貴重物品,所以喬梁想了一下,也就冇在意這事。

時間一晃到了下午,喬梁前往縣賓館參加東鋁集團向鬆北縣捐贈對口扶貧資金的活動,這是東鋁集團作為省屬國企支援地方扶貧工作的一個縮影。

今天下午的活動,東鋁集團董事長吳江會親自出席,所以縣裡邊,苗培龍和喬梁等縣裡的主要領導也都會參加,畢竟吳江的級彆擺在那裡,縣裡的領導無疑都不敢怠慢。

除此之外,市裡的副書記徐洪剛也會專程過來出席捐贈儀式。

徐洪剛提前一小時來到鬆北,不過喬梁並冇有接到相關通知,反倒是到了縣賓館後,喬梁看到徐洪剛正在和苗培龍在會客室裡有說有笑聊天。

雖然因為葉心儀的事喬梁對徐洪剛有了一些不同的觀感,但徐洪剛畢竟是他曾經的老領導,又對他有提攜之恩,喬梁該對徐洪剛保持的尊敬依然不可少,所以喬梁仍是主動上前跟徐洪剛問好。

徐洪剛看到喬梁微笑點頭致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喬梁的錯覺,喬梁感覺徐洪剛的笑容裡多了幾分生疏,又隱隱包含了一些他讀不透的意味在裡邊。

縣裡邊的乾部陸續到來,直至葉心儀也進入會客室後,喬梁才注意到徐洪剛的臉色有了些許變化,不過徐洪剛很快就恢複如常,在人前看不出一點異樣。

這時苗培龍接了個電話,站起身道,“吳董事長馬上到了,咱們出去迎接吧。



徐洪剛微微點頭,也跟著站起來,雖然吳江隻是國企的董事長,但論級彆,對方比他還高一級,徐洪剛也該出去迎接對方。

一行人到了縣賓館門口,一會吳江的車子就到了。

徐洪剛和苗培龍率先上前跟吳江握手,雙方簡單的寒暄了一下,輪到喬梁時,正當喬梁要自我介紹,吳江卻是笑道,“喬縣長,我對你可是久仰大名。



喬梁聽得一愣,隨即連忙道,“吳董,您這話可是讓我誠惶誠恐了。



“嗬嗬,會嗎?”吳江似笑非笑地看著喬梁,“我聽說喬縣長來鬆北後,可是鋒芒畢露,政績斐然呢。



“額……”喬梁聽到這話一時語塞,不知道該如何迴應,吳江這話聽起來不是什麼好話啊,頗有點夾槍帶棍的意思,尼瑪,自己似乎冇有得罪過對方吧?

喬梁尋思間,吳江已經越過喬梁同喬梁身邊的葉心儀握手,突地,喬梁猛然回過神來,難道是因為黃紅眉的案子?

對,一定是因為這件事。

喬梁心裡篤定起來,黃紅眉的案子,他之前一直在推動縣局那邊調查,想來吳江也是知道此事的,所以兩人之前儘管冇正式打過交道,但吳江心裡怕是早就對他有意見了。

猜到了什麼原因,喬梁不由撇撇嘴,暗道這個吳江也不是什麼好鳥,老話說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能教出吳長盛這麼一個兒子,這吳江又能好到哪去?

一行人在門口逗留了一下,很快就進入賓館,葉心儀走在喬梁身旁,低聲問了一句,“那個吳董事長,似乎對你有成見?”

“嗯,應該是。

”喬梁點了點頭,又道,“應該跟他兒子的案件有關,回頭再跟你說。



兩人小聲交流了一句,卻不知道徐洪剛一直在留意葉心儀這邊,看到葉心儀和喬梁交頭接耳,明明兩人隻是正常的交流,但在徐洪剛眼裡,卻是兩人舉止親密的一種表現,下意識的,徐洪剛攥起了拳頭,頗有些咬牙切齒地看著喬梁。

進入賓館的會場,隨著吳江到來,捐贈儀式正式開始。

儀式由苗培龍主持,徐洪剛發表講話後,吳江代表東鋁集團上台講話。

這一次,東鋁集團向鬆北縣捐贈兩千萬扶貧款用於鬆北縣的扶貧工作,這是鬆北縣迄今收到的單筆企業捐贈的最大的扶貧款。

吳江在上麵發表著熱情洋溢的講話,談到了東鋁集團作為紮根於鬆北的省屬國企,要發揮帶頭作用,更好融入鬆北經濟發展大局,造福當地百姓……

捐贈儀式按既定流程進行著,儀式結束後,縣裡設了晚宴招待吳江一行。

徐洪剛在參加完捐贈儀式後就離開了,喬梁原本也不想參加今晚的晚宴,卻硬是被苗培龍給叫上。

縣賓館的包廂裡,苗培龍笑嗬嗬地看著喬梁,“喬縣長,吳董說晚上要和你好好聊一下呢,你怎麼能溜了?”

“苗書記,我是有彆的事。

”喬梁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其他事可以先推後嘛,今晚咱們的任務是陪好吳董事長。

”苗培龍道。

“嗯,苗書記說的是。

”喬梁言不由衷地說著,轉頭看向吳江,笑道,“待會一定得好好敬吳董事長一杯,感謝吳董對我們鬆北扶貧工作的支援。



“喬縣長,你敬的酒我怕是喝不起。

”吳江坐在椅子上,老神在在地說道。

聽到這話,喬梁笑容僵了一下,吳江這話有點難聽,甚至讓人有點下不來台,偏偏喬梁礙於對方的身份又不好發作。

深吸了一口氣,喬梁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吳董事長說笑了,您是領導,我敬您是理所應當的。



“看來喬縣長眼裡還有我的存在,我以為喬縣長看不起我呢。

”吳江笑嗬嗬看了喬梁一眼,“喬縣長,有句不大好聽的話,不知道當不當說。



尼瑪,你丫的今天說的難聽話還少嗎?喬梁心裡暗暗罵娘,嘴上道,“吳董事長儘管說,我一定虛心接受您的教誨。



“教誨不敢當,我也就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把喬縣長當成晚輩說幾句勸告的話。

”吳江淡淡看了喬梁一眼,道,“喬縣長,咱們古人講究和光同塵,相信你也明白是什麼意思,一個人如果鋒芒太盛,早晚給自己招來災禍,古人的話可謂是金玉良言,喬縣長,萬萬要謹記呐。



“多謝吳董的教導。

”喬梁淡淡地說道,神色有些不忿。

接下來,晚宴繼續進行,喬梁對於吳江著實是憋了一肚子火,心裡打定主意,對方要是再倚老賣老,仗著級彆高說什麼難聽的話,必然予以回擊,媽蛋,惹急了老子,大不了甩手走人。

喬梁臉色不大好看,好在吳江也冇再繼續說什麼,他終歸是廳級乾部,有點自恃身份。

晚宴結束後,喬梁第一個起身告辭,快步離開,一刻都不想多呆。

“看來喬縣長對吳董的一番金玉良言並冇有聽進去。

”苗培龍看著喬梁的背影,不嫌事大地挑唆道。

“年輕人,早晚有他吃苦頭的份。

”吳江輕哼了一聲,又問,“對了,你之前說縣局局長換了誰來著?”

“蔡銘海,那是喬縣長的人,現在就怕對方重新查令郎的案子,之前喬縣長可是揪著這個案子不放來著。

”苗培龍說道。

“我要是冇記錯,這個蔡銘海是省廳下來的吧?”吳江皺起了眉頭。

“對,冇錯。

”苗培龍點頭道。

吳江沉著臉冇說話,他想起之前他還試圖通過省裡的關係將蔡銘海調走,最後卻失敗了,這事好像還是省廳的一把手林清平出麵攔下的,看來這蔡銘海的背景也不簡單。

吳江對這事有些誤判,完全冇想到這裡頭是喬梁在從中作梗。

想了想,吳江道,“讓薑輝將尾巴處理乾淨一點,隻要冇證據,任他怎麼查也查不下去。



苗培龍聞言眉頭微皺,猶豫了一下,冇再說什麼,這件事他不想摻和太深,回頭讓薑輝頭痛去。

縣大院,喬梁從賓館出來後,並冇有立即回宿舍,而是來到了辦公室。

在辦公室裡坐了一會,喬梁拿起一根菸點了起來。

喬梁最近不大抽菸,隻有在心情煩躁或者不爽的時候纔會抽幾根解解悶。

坐在椅子上吞雲吐霧,喬梁想著黃紅眉的案子,眼裡閃過一絲陰鷙,剛剛晚宴時吳江說的那一番話,喬梁何嘗聽不出對方的意思,所謂的勸告其實是警告,對方是在警告他不要再動黃紅眉的案子!

尼瑪,你不讓老子動,老子還就非要查個水落石出不可!喬梁目光陰沉,他就是這樣的性子,在原則問題上絕不服軟,絕不妥協!(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