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954章 矛頭指向喬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954章 矛頭指向喬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沉思許久,苗培龍開口道,“那個劉良,或許可以放他一馬,前提是他配合。”

聽到苗培龍的話,薑輝和黃青山俱是一愣,兩人對視了一眼,黃青山開口道,“苗書記,這要是放他一馬,那我們之前的功夫可就白費了。”

“急什麼,先聽我說完。”苗培龍招招手,示意兩人湊近,隨即,苗培龍和兩人悄聲嘀咕起來……

聽苗培龍嘀咕完,黃青山不由苦笑,“苗書記,按您說的去做,如果那個劉良願意配合,那我們可就是白忙活一場了。”

“嗬嗬,當前縣裡規劃的鬆北新城正如火如荼開展建設,到時候項目不少,我自然是會給你們一些補償。”苗培龍淡淡笑道,他哪裡看不出黃青山的態度有些抗拒,苗培龍自然是要給對方一些許諾,老話說的好,要讓馬兒跑,得給馬兒草。

聽苗培龍如此說,黃青山神色一振,和薑輝交流了一下眼神後,見薑輝衝他微微點頭,黃青山當即答應下來,開口道,“那我明天再去趟看守所,和劉良好好談一談。”

“好。”苗培龍滿意道。

一旁,許嬋聽著苗培龍算計喬梁,神色微微一變,冇想到苗培龍對喬梁已經有這麼大的敵意。

許嬋正出神,就聽苗培龍道,“黃總,你之前在市裡邊不是搞了個樓盤嘛,許主任想要在市裡買房,我讓她去你那個樓盤看看,你可得給她一點優惠。”

苗培龍說著拍了下許嬋的肩膀。

黃青山一愣,他的確是在市裡和朋友一起搞了個房地產開發公司,不過隻能算是本地的一個小開發商,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以他們的資金實力,也搞不起大樓盤,目前房子已經賣得七七八八,就剩下十來套優質房源被他們自己留下來,眼下苗培龍為這事開口,黃青山下意識以為苗培龍是要再跟他索要好處,心裡暗罵了苗培龍一聲,心說苗培龍如今的胃口越來越大了。

心裡罵歸罵,黃青山嘴上隻能笑著答應下來,道,“許主任啥時候去市裡看房,直接給我打電話,我到時候陪許主任去選房。”

“好,那就謝謝黃總了。”許嬋喜滋滋點頭。

……

一夜無話。

第二天,喬梁上班後接到了鄭國鴻的秘書張尚文的電話,電話裡,張尚文道,“喬縣長,你們縣裡申報的那個新城學園項目,我這兩天幫你們跟進瞭解了一下,目前省裡相關部門已經稽覈通過,回頭檔案會下發到你們市裡,後續你們做好對接就行了。”

“是嗎?那可太好了,張處長,實在是太謝謝您了。”喬梁一臉驚喜,果真還是上麵有人好辦事,張尚文親自幫他們跟進這個事,這麼快就獲批了,這要是換成他們自己去跑,恐怕現在仍然冇有下文。

“喬縣長客氣了。”張尚文笑道。

“張處長,不是我客氣,是您真的幫了我們大忙。”喬梁誠懇地說著,又道,“回頭我找個時間去省裡,請您吃個飯,您務必得賞光。”

“有免費的飯可以吃,我可是求之不得。”張尚文很是給麵子地答應下來。

“那就這麼說定了。”喬梁高興地點頭。

兩人又聊了幾句,掛掉電話。

喬梁心情一下變得不錯,之前和教育局局長呂毓纔去省城黃原跑這個學校項目雖然險些吃了大虧,但也收穫頗豐,不僅見到了一把手鄭國鴻,現在還和鄭國鴻的秘書張尚文攀上了交情。

其實喬梁也能感覺出張尚文有意結交,否則人家堂堂一個省裡的大秘,又怎麼會看得上他一個小縣長。

和張尚文通完電話,喬梁又給呂毓纔打了過去,聽喬梁說了之後,呂毓才一下興奮不已,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喬縣長,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估計上麵的批覆檔案很快就下來,呂局長,後期你們要及時做好對接。”喬梁叮囑道。

“您放心,這事我親自抓,一定保證完成任務。”呂毓才鄭重道。

“嗯,出了問題,我拿你是問。”

喬梁吩咐了呂毓才幾句,兩人結束通話。

時間一晃到了中午,喬梁正要去食堂吃午飯,突然接到老三打來的電話。

“老五,中午有空嗎,出來吃飯,我要回市裡了。”老三在電話裡說道。

“你要回去了?”喬梁有些意外。

“對,劉家委托的任務結束了,我當然得回去。”老三說道。

“任務結束了?”喬梁一臉疑惑,昨晚還在聽老三說後續的調查會比較困難,怎麼今天就突然結束了?

心裡想著,喬梁道,“你現在在哪?我馬上過去。”

“就咱們昨晚吃飯的飯店。”老三說道。

“好,我現在過去。”喬梁道。

收起手機,喬梁坐車前往兩人昨晚吃飯的飯店,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老三已經提前到了,喬梁到了便直接進了包廂。

“鳥人,咋回事,怎麼走的這麼突然,劉家委托的任務怎麼突然不用乾了?”喬梁看到老三就問道。

“是不用乾了,這事也真特麼古怪,劉家突然就結束了任務委托,之前預付的250萬酬金也不要了,就當是給我的任務報酬。”老三撓了撓頭,道,“尼瑪,老子活都冇乾完呢,就白賺了250萬。”

“這你丫的還不高興?白撿的錢你還嫌棄。”喬梁道。

“也不是嫌棄,其實這250萬也是我該得的,因為是劉家提前結束委托,所以他們也冇理由要回之前預付的酬金,好在他們也爽快,冇提之前的酬金。”老三撇撇嘴,“不過錢倒是其次,主要是劉家的做法我有點搞不明白,怎麼就突然不查了呢。”

“你管那麼多乾嘛,反正人家不查了,你就老老實實回去。”喬梁道,“你不再攪和這事,我反倒是不用操心了。”

“切,我還用得著你操心嗎,我老三在圈子裡的招牌可是響亮得很,哪裡需要你操心。”老三大咧咧道。

“那之前是誰被人給綁了的?”喬梁戲謔道。

“那是我疏忽大意了,再說了,那是小概率的意外事件,你彆哪壺不開提哪壺。”老三不滿道。

“行,那我不提了,反正你早點回去好,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我也不用擔心你萬一出點啥事,我跟童童冇法交代。”喬梁道。

老三冇好氣地翻著白眼,接著想起一事,道,“老五,你知道之前是誰在你宿舍裡放雷管嗎?”

“誰?”喬梁挑了挑眉頭。

“是劉良的兒子劉金義。”老三說道。

“你確定?”喬梁皺起了眉頭,他不認識劉金義,不過對方如果是劉良的兒子,那的確是有動機這麼做。

“這是劉金義親口承認的,錯不了,之前我跟他見過一麵,還警告他以後不許再乾威脅你的事,他滿口答應了下來,還說之前的事是誤會,他是被人慫恿了。”老三道。

“你還跟他見過麵了?”喬梁看著老三。

“對,之前是劉家聘請的律師帶我去的,他當時躲在城中村的一處民宅裡,說是警方已經在通緝他。”老三點頭說著,又道,“不過這小子估計早就換地方躲著了,今天隻有劉家的律師跟我碰麵,談解除合同的事,劉金義那小子冇再露麵。”

“不管他藏到哪裡,總會有落網的一天。”喬梁冷哼一聲。

“老五,這事你不會怪我吧?”老三乾笑了一聲,“之前我知道劉金義的藏身之處,卻冇及時通知警方。”

“我怪你乾什麼,劉家是你的雇主,我知道你肯定是不想違揹你的職業道德。”喬梁道。

“這是一方麵,另一方麵主要是劉金義跟我保證說不會再乾威脅你的事,再加上我尋思著他現在如同喪家之犬一樣到處躲著,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也不可能對你有什麼威脅,所以就冇通知警方。”老三解釋道,“我估計隻要他還在縣城,肯定也藏不了多久,早晚被警方給逮住。”

“嗯,不說這個了,一個小人物而已,連威脅都算不上。”喬梁道。

老三點了點頭,想了想道,“今天讓我比較鬱悶的是劉家的態度變化讓我覺得很怪異,無緣無故突然結束任務委托,我總感覺這裡頭可能有什麼事。”

“甭管有什麼事,現在委托任務結束,你也不用繼續查了,早點回市裡去纔是正事。”喬梁道,“反正你彆在縣裡頭瞎攪和了,昨晚我就和你說了,這裡頭的水很深,你繼續攪和下去,說不定哪天又陰溝裡翻船。”

“老五,你這也太瞧不起人了。”老三撇嘴道。

喬梁笑了笑,冇和老三鬥嘴,老三不再調查這事,喬梁是樂於看到的,隻不過喬梁冇有想到的是,這件事之所以會突然起變化,原因其實是在他身上,因為背後那雙暗中操控的大手,矛頭是指向了他。(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