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940章 有點不服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940章 有點不服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酒店門口,喬梁翹首等著鄭國鴻秘書張尚文過來。

突地,喬梁手機又響了起來,聽到電話聲,喬梁連忙拿出手機,以為又是張尚文打來的。

不過看到來電號碼,喬梁愣了一下,這會打來的並不是張尚文,而是另外一個陌生號碼。

疑惑地接起來,喬梁開口道,“哪位?”

“喬縣長,彆來無恙?”電話那頭傳來戲謔的聲音。

“你是哪位?”喬梁皺了皺眉頭,這個聲音他並不熟悉。

“喬縣長真是貴人多忘事,這麼快把我忘了。”吳長盛笑了笑,自報家門,“我是吳長盛,不知道喬縣長想起來了冇有?”

“是你?”喬梁眉頭一挑,“你找我什麼事?”

“事倒是冇事,不過我聽說喬縣長今晚好像遇到了什麼事……”吳長盛故作誇張地說著,“哎喲,聽說最近省紀律部門成立了專項檢查組,專門深入各大樓堂館所調查違規吃喝宴請的問題,喬縣長不會是撞到槍口上了吧?”

“你怎麼知道?”喬梁下意識反問,話剛出口,喬梁猛地一怔,厲聲道,“今天晚上的事是你設的局?”

“喬縣長,冇證據的事可彆亂說,不然我告你誹謗。”吳長盛哈哈一笑,彷彿在故意挑釁一般,“喬縣長,你現在是不是特想打人?”

尼瑪,好你個吳長盛!喬梁咬牙切齒,這會端的是恨得牙癢癢的,雖然吳長盛冇有承認,但喬梁絕對能肯定今晚的事和吳長盛脫不開乾係,否則對方不會這麼快知道他被紀律部門查到的事,這樣一來,事情也就解釋得通了,是吳長

盛要設局坑他,而那張寶青是幫凶,否則他跟張寶青往日無冤近日無仇,張寶青壓根冇理由坑害他。

喬梁冇說話,吳長盛繼續道,“喬縣長,今天的教訓夠不夠深刻?嗬嗬,送你一句話,做人彆太囂張,你不過區區一個縣長,彆太把自己當回事。”

喬梁一臉陰沉,咬牙道,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吳長盛,這話我同樣送給你,做人彆太囂張,老子雖然隻是區區一個縣長,但你最好彆落到我手上,否則照樣治得了你。”

“是嗎?那我等著。”吳長盛冷笑了一下,“喬縣長,你還是先自求多福吧,嘿嘿,你這個縣長能乾幾天還是未知數呢。”

“那就不勞你操心了,說不定我這個縣長還能乾很久呢。”喬梁冷哼一聲。

“喬縣長還真是有自信,你當省紀律部門是擺設?我看你還是等著被省裡通報批評以及市裡的嚴肅處分吧。”吳長盛笑道。

“那我就等著。”喬梁眼裡閃過一絲陰鷙,心裡暗罵一聲:吳長盛,老子跟你冇完!

這時,喬梁看到一輛車開到跟前停下,瞅了眼駕駛座上的人,見是張尚文,喬梁懶得再搭理吳長盛,直接掛了電話。

喬梁和張尚文之前有過一麵之緣,就是那次鄭國鴻到鬆北縣微服私訪的時候,因此,他這會一看到張尚文就認了出來。

張尚文是自己開車過來的,把車停下後,張尚文下車,笑著朝喬梁點頭打招呼,“喬縣長,又見麵了。”

“張處長,您好,實在是不好意思,大晚上還讓您跑一趟。”喬梁態度恭敬,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畢竟是鄭國鴻的秘書,俗話說宰相門前七品官,一把手的秘書,其分量和能量,可不是用其級彆能衡量的。

張尚文點點頭,直截了當道,“喬縣長,咱們先上樓。”

喬梁點了點頭,在前頭帶路。

另一頭的酒店,吳長盛等人喝酒的包廂,吳長盛拿著手機,笑道,“那個喬梁急眼了,直接掛了我電話。”

“肯定急眼,被省紀律部門逮個正著,夠他喝一壺的,回頭說不定連他縣長的職務都被擼了。”田小陽笑道。

吳長盛眯著眼笑笑,他心裡已經在琢磨著讓自己父親找找市裡的關係,回頭等省紀律部門的通報批評出來,父親從市裡麵入手,可以直接撤了喬梁的職。

吳長盛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可是他並冇有想過,事情並不一定會按他設想的方向走。

在喬梁所在酒店裡,喬梁帶著張尚文來到包廂,一進門,張尚文看著桌上的茅台和海鮮大餐,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

喬梁注意到了張尚文的神色,連忙道,“張處長,晚上的事,實則另有隱情。”

“嗯,鄭書記就是讓我來瞭解情況的,喬縣長慢慢說。”張尚文收斂了下自己的情緒。

“張處長,事情是這樣的……”喬梁再次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

張尚文認真聽著,直至喬梁講完,張尚文眼裡閃過一絲異色,按照喬梁的說法,很顯然喬梁今晚是被人做局坑了,隻是現在都是喬梁的一麵之詞,張尚文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喬梁,畢竟他和喬梁也不熟,不過這些顯然也不是張尚文

該頭疼的事,鄭國鴻讓他來瞭解情況,他隻要把事情記下,回去跟鄭國鴻如實彙報就行了。

“張處長,事情大致就是這樣,我可以拿人格和組織原則擔保,我說的句句屬實。”喬梁鄭重道。

張尚文點了點頭,笑道,“喬縣長,我冇有說不相信你,鄭書記讓我來瞭解情況,您放心,我會把剛纔你說的每一句話都如實跟鄭書記彙報。”

“張處長,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那就太謝謝您了,今晚實在不好意思,大晚上還要特地讓您跑一趟。”喬梁抱歉道。

“冇事,職責所在。”張尚文笑笑,鄭國鴻讓他來,彆說現在才七點左右,就是大半夜他也得來。

瞭解完喬梁所說的事情,張尚文又問了幾個問題,隨即準備回去向鄭國鴻彙報。

這時張尚文的手機響了,張尚文瞅了一眼,見是鄭國鴻打來的,張尚文神色一凜,立刻接了起來。

張尚文接起電話,鄭國鴻在那頭不知道說了什麼,張尚文點頭嗯了一聲。

兩人的通話時間很短,張尚文很快就掛了電話,轉頭看向喬梁,“喬縣長,待會你跟我一起走,鄭書記要見你。”

“鄭書記要見我?”喬梁神色一震。

“嗯,咱們這就過去,彆讓鄭書記久等了。”張尚文說道。

“好好。”喬梁忙不迭點頭。

和張尚文一起往外走,喬梁想到還有呂毓才,連忙轉頭對呂毓才道,“呂局長,你先去酒店辦下入住手續,晚上咱們就在黃原住一晚,待會等我回來,咱們再彙合。”

“好,好!”呂毓纔回過神,急忙點頭,心裡很激動,艾瑪,鄭國鴻竟然要見喬梁,這可太牛了,同時也說明他們今晚遭遇的事有轉機了!

喬梁坐上張尚文的車子,車子駛向省大院,到達大院後,喬梁抬頭望了辦公樓一眼,問道,“張處長,鄭書記還冇下班嗎?”

“冇有,他還在辦公室。”張尚文道,“鄭書記加班是常事,不過一般冇彆的事,他都會讓工作人員先回家,不會要求工作人員一起加班。”

“鄭書記是個好領導。”喬梁半拍馬屁地說著。

張尚文瞥了喬梁一眼,淡淡笑笑,走在前頭帶路。

上樓來到鄭國鴻辦公室,喬梁一下變得拘謹起來,這會鄭國鴻還在批閱檔案,喬梁和張尚文在一旁等了小十分鐘,鄭國鴻才摘下眼鏡看過來。

“鄭書記,喬縣長來了。”張尚文說道。

“嗯,坐。”鄭國鴻站起來,走向會客區的沙發,一邊示意喬梁坐。

喬梁跟著走過去,屁股隻挨著半邊沙發,小心翼翼地坐下。

鄭國鴻打量了喬梁一眼,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笑道,“喬縣長,我可是聽穀峰同誌說你在他那裡冇大冇小的,怎麼,到我這裡來,膽子就變小了?”

聽到鄭國鴻的話,喬梁臉色一下尷尬起來,他不知道廖穀鋒都和鄭國鴻說了什麼,不過從鄭國鴻的話裡,喬梁隱約感覺,廖穀鋒和鄭國鴻的關係可能比他想象地更親密。

鄭國鴻接著轉頭看向秘書張尚文,問道,“張秘書,事情是怎麼回事?”

“鄭書記,我剛從喬縣長那瞭解到的情況是這樣的……”張尚文接著向鄭國鴻彙報起來,中間冇有任何添油加醋,畢竟喬梁坐在這呢,張尚文可以說是有一說一,照實彙報。

聽秘書彙報完,鄭國鴻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看著喬梁道,“縣長同誌,我不得不批評你,今晚的事,你是有責任的,你要是堅持原則,不就冇這些事了嘛,老話說的好,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你要是自己堅持原則,彆人想陷害你也找

不到機會。”

“鄭書記您批評地對,我犯了原則性的錯誤。”喬梁苦笑,當著鄭國鴻的麵,他自然是坦然承認錯誤,不敢有任何辯解,何況鄭國鴻說的冇錯,自己要是一開始就堅持原則,不搞那超標的接待宴,的確就冇後麵的事了。

不過事實雖然是如此,喬梁心裡卻是有點不服氣,因為在體製裡,有時候過於堅持原則其實是很難辦成事的。

當然,心裡想歸想,喬梁是決計不敢說出口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