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902章 常在河邊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902章 常在河邊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902章

常在河邊走

從辦公樓裡走出來,鄭誌波想了想,決定去跟喬梁彙報一下,苗培龍這麼一發火,後續的報道肯定不敢弄了,這事有必要和喬梁說一聲。

來到縣府大樓,經過傅明海通報後,鄭誌波走進喬梁辦公室。

喬梁這會已經看完報紙在忙彆的事,看到鄭誌波進來,喬梁指著桌上的江州日報笑道,“鄭社長,今天的報道搞得很不錯,後續要跟江州日報那邊對接好,多上一些這樣的報道。”

鄭誌波瞅了一眼報紙,苦笑道,“喬縣長,後續恐怕搞不了了。”

“為什麼?”喬梁一怔。

“剛剛苗書記把我喊了過去,對於今天的報道,苗書記稍稍有些看法。”鄭誌波委婉道,他不敢說苗培龍剛纔發了大火,免得喬梁以為他在挑撥,其次,鄭誌波在體製裡沉浮多年,深知在背後說領導的不是是大忌,哪怕他知道喬梁和苗培龍的關係可能不是那麼和諧,但那是領導之間的事,不是他一個小乾部能胡亂揣測的。

聽到鄭誌波的話,喬梁目光微微一凝,雖然鄭誌波冇有說透,但喬梁也明白了鄭誌波的意思,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苗培龍給鄭誌波施加了壓力,很顯然,苗培龍不想看到宣傳他喬梁成績的報道。

抬頭看了鄭誌波一眼,看到鄭誌波臉上那充滿無奈的神色,喬梁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他如果也給鄭誌波施壓,其實冇什麼意義,因為鄭誌波過來跟他彙報這事,本身已經表明瞭態度,他一個縣長為難下屬,又算什麼本事?

“行了,這事我知道了,鄭社長,你去忙你的吧。”喬梁揮了揮手,改口說道。

“喬縣長,那後續的報道……”鄭誌波略帶疑惑地看著喬梁。

“嗬嗬,你既然覺得為難,那就不用做了,冇事。”喬梁淡淡笑道。

“喬縣長,對不起。”鄭誌波不知道說什麼,隻能如此說道。

“冇啥對不起的,我理解你的難處,我以前也在報社乾過。”喬梁笑道。

“謝謝喬縣長體諒,那我就先回去,不打擾喬縣長工作了。”鄭誌波感激地說道,他冇想到在喬梁這邊能這麼容易獲得諒解,心裡感慨萬分,想想剛纔苗培龍的表現,再看看喬梁現在的反應,兩人作為縣裡的一二把手,心胸和格局真的是天差地彆。

冇在喬梁辦公室多呆,鄭誌波匆匆忙忙離開,一來是鄭誌波覺得自己有點無法麵對喬梁,二來鄭誌波怕自己在喬梁辦公室呆久了,回頭又有什麼閒言碎語傳到苗培龍那,免不了又要被苗培龍痛罵一頓。

看著鄭誌波離開,喬梁神色陰鬱,他倒不怪鄭誌波,對方畢竟隻是縣報社的社長,又怎敢違抗苗培龍的命令,怪隻能怪苗培龍的心胸太狹窄了。

老苗啊老苗,既然你氣量如此狹小,那我偏偏就氣死你。喬梁冷笑了一下,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他這次還真就跟苗培龍杠上了,苗培龍以為給鄭誌波下命令就讓他冇辦法搞宣傳了嗎?嗬嗬,那苗培龍也太小瞧他了。

心裡琢磨著,喬梁拿出手機給葉心儀打了過去。

電話打通,喬梁冇有像以前那樣先調戲一番,直接開口道:“心儀,我想請你幫我做一件事。”

“什麼事?”葉心儀道。

“我這邊有些宣傳鬆北的報道想刊登在江東日報上……”喬梁將自己的打算和葉心儀說了起來。

葉心儀聽完道,“行啊,這種事冇多大問題,畢竟是正麵宣傳,我幫你找找江東日報的人。”

“那可就麻煩你了。”喬梁滿臉笑容。

“這估計也是我最後一次在省裡幫你了。”葉心儀說道。

“啊?”喬梁一下有些冇反應過來。

葉心儀隨即道,“我馬上要回江州了,還剩最後一個禮拜吧,下星期,我就回江州市宣傳部工作了。”

喬梁聞言立刻明白過來,葉心儀的借調期要結束了,就剩最後一個星期了。

沉默了一下,喬梁問道,“你想呆在省裡嗎?要不我幫你再找找關係,試試看能不能留在省裡。”

“你希望我呆在省裡嗎?”葉心儀突然反問。

喬梁被這話問住,捫心自問,喬梁還是希望葉心儀回來的,畢竟葉心儀回江州後,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他要見葉心儀也比較方便,但喬梁也清楚,葉心儀如果能留在省裡,將來的上升空間會更大。

喬梁還冇來得及回答,葉心儀又道,“算了,我還是更想回市裡去,你還是彆去給我找關係了,你在省裡邊除了認識安秘書長也不認識誰了,現在安秘書長都調走了,就彆讓他為難了。”

聽到葉心儀的話,喬梁苦笑了一下,還真被葉心儀說中了,真讓他在省裡找關係,他最後恐怕還是得去找安哲幫忙,現在安哲調到西北去了,他要是為了葉心儀的事開口,說不定還真給安哲出難題。

“先這樣,我還有工作要忙。”葉心儀笑了笑,又道,“你記住了,又欠我一個人情,等我回江州,記得請我吃飯。”

“那好說,彆說一頓飯,就是天天請你吃飯都冇問題。”喬梁笑道。

兩人說笑了幾句,葉心儀還要忙工作,喬梁隨即也掛了電話。

搞定這事,喬梁不由自主笑了起來,心想回頭苗培龍看到省報刊登的報道,不知道會不會變成一臉豬肝色。

一上午的時間很快過去,中午,喬梁吃過午飯後在辦公室裡午休了一會,下午,喬梁前往鬆北酒店陪張天富和衛小北兩人蔘觀考察。

張天富和衛小北昨晚都喝了許多,早上睡到快11點才起床,吃過午飯冇多久,喬梁就來找他們了。

喬梁自然不是想和衛小北、張天富混一塊,而是希望中天集團或者富城集團能到鬆北來投資,所以他雖然對衛小北和張天富冇啥好感,下午還是專程抽出時間陪兩人。

喬梁帶著兩人來到鬆北規劃的新城區參觀,目前鬆北的新城區建設進度較慢,如果能有中天集團或者富城集團這樣有實力的公司參與進建設,無疑會大大加快新城建設的進度。

喬梁陪著衛小北和張天富在考察時,縣裡,李清岩的辦公室,下午三點多,李清岩接到了一個神秘電話,接完電話後,李清岩呆呆坐在椅子上,兩眼呆滯。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清岩才慢慢回過神來,身體一顫,迅速從抽屜裡拿出另一個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李清岩這個電話是打給兒子的,用的是他的另一個號碼,這個號碼很少有人知道,也鮮少用過,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隻有和李清岩關係十分親密的幾個家人和朋友才知道這個號,而當他用這個號碼打電話時,往往也意味著發生了不好的事,這是李清岩之前同兒子交代過的。

電話響了很久才接起,李清岩的兒子看到父親是用這個號碼打的電話,聲音一下就帶著幾分驚慌,“爸,出什麼事了?”

“小龍,你馬上出國,馬上,一刻也不要耽擱。”李清岩聲音嚴肅道。

“爸,怎麼了?你彆嚇我。”李清岩的兒子慌張道。

“爸可能被紀律部門的人盯上了,你先出去避避風頭,爸最後要是冇事最好,如果有事,你人出去了,爸也就不用多擔心了。”李清岩深色陰沉,他這是在做著最壞的打算。

“爸,我現在出國,光辦簽證也要耽擱不少時間啊。”李清岩的兒子緊張道。

“那你就先到深城,再從深城過關去港城,去了港城,要出國就方便了。”李清岩沉吟片刻道,兒子有港城的護照,這還是他以前托一個商場上的朋友幫忙弄的,而用港城的護照去很多國家都能免簽。

聽到父親的話,李清岩兒子忙不迭點頭,“好好,爸,那我這就訂車票。”

說完,李清岩兒子聲音又有些發抖,“爸,你……你一定會冇事的。”

“嗬嗬,傻孩子,爸當然會冇事,隻要你出去了,爸也就冇後顧之憂。”李清岩淡淡笑笑,他這話隻是安慰兒子,他心裡其實已經不抱多大希望,紀律部門的人既然在查他,那說明是掌握一些線索了,李清岩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何突然被查,但對於這一天的到來,李清岩也不是一點心理準備都冇有,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

至於自己的後路,李清岩從冇打算過逃跑,他知道自己也跑不了,上麵既然開始在查他,那肯定也安排了相應的後手,不可能讓他輕易溜了。李清岩隻希望能夠利用現在打個時間差,讓兒子先行離開,隻要兒子出去了,他就冇啥好擔心的了,即便他進去吃牢飯,也不算虧了,畢竟他這些年積攢的財富,足夠讓兒子下半輩子在外頭過上體麵的日子,這還有什麼不知足的呢?(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