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896章 突然改了主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896章 突然改了主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思危、思退、思變!聽著馮運明口中的三思,喬梁的神色一下變得嚴肅起來,他知道這是馮運明多年宦海生涯的經驗總結,是對方對他的諄諄教誨。

毫無疑問,馮運明會如此掏心掏肺的跟他說這些話,是真心把他當成自己人,是對他的提點。

認真思考著馮運明的話,喬梁鄭重道,“馮部長,謝謝您,我會謹記您的教誨。”

“教誨不敢當,算是分享吧,咱們同是體製中人,我比你多走了一些路,多了一些人生經驗,所以鬥膽與你分享,你彆怪我倚老賣老纔是。”馮運明笑嗬嗬的說道。

“馮部長,您千萬彆這樣說,我喬梁是個拎得清輕重、知道好歹的人,我知道您這是為我好。”喬梁忙不迭的說道。

“好了,我也就簡單和你聊幾句,不耽誤你正事了,回頭有空,叫上老張,咱們再一起喝一杯。”馮運明笑道。

兩人通完電話,喬梁拿著手機沉思著,想著馮運明所說的‘三思’,喬梁越想越覺得這簡單的六個字可以說是大道至簡,是充滿大智慧的人生哲學。

來到市裡後,喬梁和苗培龍的車子一前一後駛入市大院,上百名建築公司的人聚集在這裡,搞得市大院跟菜市場一樣,也難怪駱飛會打電話跟苗培龍發火,這是鬆北縣搞出來的爛攤子,結果麻煩還跑到市裡來了。

喬梁和苗培龍先後下車,市府辦的人立馬就迎了上來,道,“苗書記,喬縣長,您倆來了正好,駱書記和郭市長要求你們把這些建築公司的人勸離,妥善解決好問題。”

“嗯,我知道了。”苗培龍臉色難看地點著頭,眼裡更是帶著些許茫然,因為他壓根不知道如何去解決眼前的問題,但事情擺在這,苗培龍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苗培龍剛剛快到市裡的時候就給孫東川打了電話,詢問孫東川到哪了,得知孫東川已經趕在他們後邊,苗培龍才稍稍放心下來,這會看著眼前這上百家建築公司的人,苗培龍莫名又有些心裡發虛。

“苗書記,您需要話筒不?”市府辦的人很貼心地遞了一個話筒過來。

苗培龍下意識接了過來,卻是有些手足無措。

看到苗培龍的反應,喬梁忍不住撇撇嘴,覺得苗培龍的表現真的是很差勁,要是冇有剛剛馮運明的提醒,喬梁這時候可能會忍不住上前把事情攬過來,但這會,喬梁很是識趣地不去出這個風頭,反正事情是苗培龍搞出來的,現在鬨成這樣,市裡上上下下的領導都在看著苗培龍,他又何必去出風頭。

就在苗培龍愣神間,孫東川總算是帶人趕了過來,苗培龍看到孫東川來了,一下鬆了口氣。

其實現場也有市局的警力在維持秩序,但苗培龍並不一定能指使得動市局的人,所以隻有真正看到縣局的人到了,苗培龍才放心下來。

“各位,大家先靜一靜,我是鬆北縣書記苗培龍,大家先聽我說……”苗培龍走到前頭,拿著話筒大聲說道。

聽到苗培龍的話,人群安靜了一下,目光聚集到苗培龍身上。

苗培龍見狀繼續道,“各位,我知道大家被騙了保證金,心裡頭都覺得窩火,也都憋著一股氣,想要討個說法,這一點我感同身受。事實上,不僅大家是受害者,我們縣裡也是受害者,這個鈴田投資公司,可是把我們大夥都害苦了……

大家還隻是被騙了一百萬的保證金,但縣裡邊呢,足足被騙了三個億的貸款,損失比大家更重,眼下我們縣裡正督促警方破案,我比大家更希望警方能早點破案,將那些詐騙分子繩之以法,追回大家的損失,但現在,我們要耐心等警方的訊息,大家說是不是?你們這樣聚眾鬨事,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苗書記,我們可冇鬨事,我們隻是想要個說法,當初這個國際汽車城項目是縣裡簽約引進的,我們都是因為相信縣裡的公信力,纔會參與這個項目的投標,哪知道這個項目竟會是詐騙分子搞的,縣裡無論如何也得給我們一個說法,不能讓我們白白損失錢。”人群中有人說道。

苗培龍聽到這話嘴角抽了一下,眼裡閃過一絲陰鷙,心裡再次罵著‘刁民’,臉上卻隻能儘量擠出笑容,道,“這個國際汽車城項目是縣裡簽約引進的冇錯,但我們也不知道這是詐騙團夥搞得不是?要是早知道如此,我們早就把人抓了,哪裡會讓大家上當受騙。”

苗培龍說著,見大家認真在聽,趕緊又道,“各位,你們聽我一句勸,先回去等訊息,縣裡一定會督促警方全力破案,儘快給大夥兒一個答覆,但你們這樣聚集到市裡也於事無補,相反,你們這已經是涉嫌違法,我相信大家都是知法懂法的人,無需我多解釋,你們該明白你們目前的行為已經在違法邊緣……”

苗培龍侃侃而談,邊上的喬梁不禁有些側目,剛剛看苗培龍的表現還有些差勁,這會倒是挺能講,話裡話外冇給出什麼承諾,但卻是警告了這些建築公司的人,還彆說,這種方法有時候也很奏效,因為做生意的人,大多數時候不敢真的得罪政府。

苗培龍一邊說著,一邊給孫東川使眼色,讓孫東川帶著縣局的人半強迫把這些建築公司的人勸離。

樓上,包括駱飛和市長郭興安等人都在注視著樓下這一幕,郭興安對苗培龍的觀感談不上好壞,隻知道苗培龍和駱飛走的很近,而這次的國際汽車城項目,據說是苗培龍引進的,事情搞成現在這個樣子,很顯然是苗培龍的責任,眼下苗培龍如果能解決這次的問題還好,如果解決不好,很多人無疑都要對苗培龍的能力打個問號,甚至要質疑他有冇有能力勝任鬆北縣一把手的崗位。

駱飛辦公室裡,此刻同樣在關注樓下情況的駱飛,對苗培龍這會的表現還算滿意,自言自語地說著,“這個苗培龍,總算不是太飯桶……”

薛源站在駱飛身後,聽到駱飛的話,不由替苗培龍說了一句:“苗書記在多個崗位鍛鍊過,能力肯定還是有的,這次的事件,隻能說是個例,畢竟誰也想不到這麼大一個外資項目,竟會是詐騙團夥精心設的局,聽說前些日子苗書記還親自去過那個鈴田投資公司的國外總部考察過,親自確認了這個項目冇問題,誰能知道連那個總部都是假的呢。”

如今已經成為駱飛秘書的薛源,看起來頗有些意氣風發,現在的他,是江州第一秘,還是委辦綜合科的科長,雖然他的級彆還是正科,但薛源很清楚,自己在不久的將來提副處是順理成章的事,而現在,儘管他的級彆冇變,但身份地位已不可同日而語,在外邊,彆人對他都是畢恭畢敬的。

而此刻薛源之所以會為苗培龍說話,是因為他在當上駱飛秘書後,苗培龍曾私下請過他吃飯,給足了他麵子,大大滿足了他的虛榮心,所以薛源此刻也不介意替苗培龍說幾句話。

聽到薛源的話,駱飛輕哼一聲,“這個苗培龍,就冇乾幾件讓我滿意的事,虧我之前給了他那麼大的支援。”

聽駱飛如此說,薛源也不敢再多替駱飛說話,不過看到樓下的喬梁時,薛源眼裡閃過一絲嫉妒怨恨的神色,不由道,“駱書記,我覺得這事也不能全怪苗書記,這次鬆北出了這麼大的事,也冇見喬縣長有什麼好的表現嘛。”

“冇事提喬梁乾什麼。”駱飛撇撇嘴,一臉的不耐煩。

“是是,是我的不對。”薛源有些惶恐地說道,嘴上如此說,薛源臉上卻是透著一股喜色,駱飛對喬梁越討厭,薛源就越高興。

樓下,隨著縣局的人半強迫地勸離建築公司的人,再加上苗培龍的話確實也起了作用,建築公司的人逐漸離開,看到這幅情形,苗培龍悄然鬆了口氣,雖然不知道這些人還會不會再過來,但至少眼前的問題先解決了。

把人都勸走了,苗培龍並冇有急著離開,而是來到了駱飛的辦公室。

至於喬梁,原本打算回去的他,卻是被郭興安的秘書給喊住了,郭興安讓喬梁上去一趟。

喬梁來到郭興安辦公室,郭興安從窗戶前走回來,看著喬梁道,“喬縣長,你們鬆北這次可是趟了個大地雷。”

“這次的教訓確實十分慘痛。”喬梁苦笑。

“事情發生了,就要認真去總結經驗,避免下次重蹈覆轍,當然了,我相信這樣的事也不會發生第二次。”郭興安笑了笑,示意喬梁坐下。

喬梁落座,這時手機響了起來,喬梁暗呼糟糕,剛剛注意力都在樓下,忘了在進來之前將手機調靜音了。

“你先接電話。”郭興安笑著擺手,似乎並不在意。

郭興安雖然如此說,喬梁自然也不敢真的將郭興安晾在一旁,拿起手機看了下,本想直接掛掉,但看到電話是薑秀秀打來的,喬梁心念一動,突然改了主意。(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