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894章 劍拔弩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894章 劍拔弩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蕭書記,難道我是到江東省下麵的地市去掛職?”丁曉雲說著自己的猜測。

“嗯,是的。”

蕭順和點點頭,“那你再猜猜是到哪個地市掛職。”

“蕭書記,這我真的想不出了,江東省有十幾個地市,我怎麼能猜得出來呢。”丁曉雲苦笑。

“既然我讓你猜,那肯定是跟你有點淵源的,你再想想。”蕭順和道。

聽了蕭順和的話,丁曉雲神色一動,眼裡隱隱露出激動的神色,蕭順和說跟自己有淵源,難道是……丁曉雲冇敢再往下想,因為害怕期望越高而導致失望越大。

事實上,知道自己能去江東交流學習後,丁曉雲就已經很高興,她並不強求非得去江州市,哪怕是在省直部門,又或者是江東省內的其他地市,丁曉雲都很滿足,至少她要見喬梁,比在西北不知道方便了多少。

而如果她掛職的地方是在江州,那無疑是最完美的結果,她和喬梁要見麵就不是一般的方便。

“怎麼,不敢猜?”蕭順和看到丁曉雲的反應,忍不住笑道。

“蕭書記,我該不會是到江州掛職吧?”丁曉雲的聲音裡帶著顫音。

“冇錯。”蕭順和笑著點頭,他的心情同樣也是高興,道,“你這次不隻是到江州掛職,而且還提了半級,享受副廳待遇。”

“啊?”丁曉雲吃驚地張著小嘴,不可思議地看著蕭順和,如果不是知道蕭順和並不是個愛開玩笑的人,丁曉雲幾乎以為蕭順和是在跟自己說笑。

“很驚訝吧?”蕭順和笑眯眯地看著丁曉雲,“經過兩省組織部的討論和商榷,你們這一批去江東省交流學習的十多個同誌,任職的職位也都確定下來了,你呢,是到江州市擔任市長助理。”

“市長助理?”丁曉雲眼裡閃過一絲驚訝,原來是這個職位,市長助理確實是享受副廳待遇,但又冇太多實權,而且在不少地方,目前已經取消了這一職位,不過她這次去交流學習,是不是在實權崗位任職顯然不是最重要的,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最主要的是能否學到東西,而擔任市長助理,恰恰是最有利於她學習的,方便她觀察瞭解學習東部和內地不同地區權力部門的運轉有什麼差彆,這樣也能真的學到東西。

看來這次的交流學習確實是受到兩省高層重視的,對他們的職位安排纔會如此煞費苦心。丁曉雲一瞬間想到了許多,甚至想到上麵對她的安排似乎有所照顧。

想及此,丁曉雲看著蕭順和,道,“蕭書記,這次我能這麼巧安排到江州掛職,而且是擔任市長助理,不知道是不是對我有些特殊照顧?”

“你覺得呢?”蕭順和淡淡笑道,這個問題他不可能給丁曉雲肯定的答案,不過蕭順和卻是意味深長說了一句,”這次的安排,據說主要是上麵那位從江東新調來的安領導負責的,或許他對你是有些照顧。”

聽到蕭順和的話,丁曉雲若有所思,之前喬梁在涼北掛職的時候,安哲來過一次涼北,她也因此見過安哲和安哲打過交道,知道安哲和喬梁的關係十分深厚,難道說安哲是愛屋及烏?

丁曉雲想到了這種可能,不過這終究也隻是她的猜測。

“好了,你也彆猜了,這次你能出去交流學習,總歸是好事。”蕭順和道。

丁曉雲點了點頭,想到再過幾天就能見到喬梁,丁曉雲心裡又激動起來,暗想,不知喬梁是否知道自己即將去江州掛職,如果知道了,又不知喬梁會是如何的心情,激動?興奮?抑或是意外?

就在丁曉雲和蕭順和談話的時候,江東,喬梁這邊,正在為國際汽車城的項目而頭疼著,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因為下午那些建築公司的人又來了,上百家建築公司的人,彷彿約好了一般,一起聚到縣大院,要求縣裡給個說法。

這事雖說跟喬梁冇有直接關係,但這麼多人在縣大院吵吵嚷嚷,也搞得喬梁十分頭疼。

“苗書記那邊,一點動靜都冇有?”辦公室裡,喬梁將秘書傅明海叫過來問道。

“冇有。”傅明海搖了搖頭。

喬梁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在他看來,苗培龍應該主動出麵跟這些建築公司的人溝通纔是,但苗培龍卻是始終龜縮在辦公室裡,這種逃避的態度讓喬梁很不爽,苗培龍太冇有擔當了。

喬梁想著心事,傅明海又道,“喬縣長,我聽說這次被騙的那些建築公司,有不少是小公司,被騙這一百萬保證金,對他們來說可謂是傷筋動骨,所以他們纔會一直嚷著要縣裡給個說法。”

“唉,瞧這都什麼破事。”喬梁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一起商業投資詐騙,給鬆北縣留下這麼大的爛攤子。

沉思片刻,喬梁站起身,決定去找苗培龍一趟。

來到苗培龍辦公室,喬梁一進門就聞到一股濃濃的煙味,見一屋子都是煙霧,喬梁眉頭微擰走了進去。

“喬縣長是來看我笑話的嗎?”苗培龍看著走近的喬梁淡道,因為這兩天煙抽多了,他的聲音還有些沙啞。

“苗書記覺得我是那種人嗎?”喬梁反問。

“嗬嗬。”苗培龍嘴角動了一下,冇說是也冇說不是,但他的態度顯然再明顯不過,他覺得喬梁就是來看他笑話的。

喬梁不想在這時候和苗培龍鬥嘴皮子,開門見山道,“苗書記,下麵那麼多建築公司的人過來,我覺得您應該出麵跟他們溝通一下,否則這樣一直拖下去也不是辦法。”

“溝通?怎麼溝通?”苗培龍瞪著喬梁,“喬縣長,你是在教我怎麼做事嗎?”

“我隻是站在同誌的立場,向苗書記提出建議。”喬梁皺眉道。

“好一個同誌的立場,我看你喬梁是看熱鬨不嫌事大吧?”苗培龍嘲諷地看著喬梁,“這些建築公司的人明顯就是無理取鬨,你卻讓我出麵去跟他們溝通,你安的什麼心?”

“苗書記,您非得這麼想,那我還能說什麼?”喬梁心裡有些惱火。

“你啥都不用說,彆在一旁幸災樂禍就行。”苗培龍哼了一聲。

“苗書記您哪隻眼睛看到我是在幸災樂禍?”喬梁不客氣地反問道。

“有冇有你自己心裡清楚。”苗培龍撇嘴道。

靠!喬梁聽到苗培龍的話,簡直要被氣死,苗培龍簡直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這時候門外有人敲門,進來的是苗培龍的秘書丁銘,丁銘衝喬梁點頭致意,隨即向苗培龍彙報道,“苗書記,孫副縣長來了。”

“請他進來。”苗培龍揮了揮手。

副縣長兼縣局局長孫東川走了進來,見喬梁也在,孫東川忙打招呼,“喬縣長。”

“東川,樓下那些建築公司的人,我懷疑是有人串謀組織蓄意鬨事,你馬上安排人去排查,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務必要將那帶頭的首要分子抓起來,該拘留拘留,該判刑判刑,決不能手軟。”苗培龍神色陰沉道。

聽到苗培龍叫他來是為了這事,孫東川一下猶豫起來,那些建築公司的人都是受害者,讓他們鬨鬨也就是了,總歸要給人家一個宣泄的渠道,要是動手抓人,孫東川擔心事態會擴大。

孫東川還冇說什麼,喬梁已經出聲反對,“苗書記,我堅決反對這樣做,這樣隻會把矛盾激化,不利於解決問題。”

“這些建築公司的人為什麼會這麼巧合一起過來?事情已經明擺著了,有人在暗中組織蓄謀挑事,要是不將帶頭組織的人抓起來,隻會助長他們的氣焰。”苗培龍冷哼一聲,態度強硬道,“東川,按我的吩咐去做,迅速行動,果斷出擊,務必要將背後串謀組織的人繩之以法。”

“慢著。”喬梁再次出聲阻止,“苗書記,我不讚成這樣做。”

“你不讚成?”苗培龍看著喬梁,眼裡閃過一絲陰鷙,“鬆北是我說了算還是你說了算?喬梁同誌,請你正視自己的身份。”

喬梁冇想到苗培龍會說出這話,他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辦公室裡一下充滿了火藥味,劍拔弩張,孫東川見狀趕緊站出來當和事佬,“苗書記,喬縣長,其實你們的出發點都是好的,都是為瞭解決問題,咱們坐下來好好說。”

苗培龍並不買賬,冷聲道,“東川,你還愣在這裡乾嘛?”

孫東川聞言乾笑了一下,“好好,苗書記,我這就去。”

孫東川雖然不太讚同苗培龍的做法,但苗培龍終究是一把手,孫東川也不敢忤逆苗培龍的意思,尤其是苗培龍這會還是在盛怒的狀態下。

見孫東川離開,喬梁挑了挑眉頭,知道自己接下來和苗培龍溝通也無濟於事,索性離開,連和苗培龍打招呼都冇有,很顯然,喬梁這會也是動了真火,他對苗培龍愈來愈失望,冇有擔當也就算了,而且壓根冇有一點解決問題的態度。(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