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870章 高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870章 高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旁,吳江看孫東川眼神直勾勾看著前方,問道,“孫局,你在看什麼?”

“吳董,您看到了嗎,剛剛站在門口的是縣裡的喬縣長。”孫東川說道。

“他就是喬梁?”吳江眨眨眼,他聽過喬梁的名字,但卻不熟,更冇見過喬梁真人,此刻聽到孫東川的話,吳江一時有些感慨,“這個喬縣長還真是年輕,前途無量啊。”

聽到吳江這會還有心情感慨,孫東川幽幽道,“吳董,你知道剛剛下車和喬縣長一起進飯店的那人是誰嗎?蔡銘海!”

“蔡銘海?”吳江愣了一下,他一時冇聯想到太多,孫東川卻是已經說了出來,“吳董,蔡銘海是省廳下來的,按說他不可能和喬縣長熟悉纔對,但看兩人剛纔的樣子,卻是有點不對勁,我在想,蔡銘海非要堅持調查黃紅眉的案子,會不會跟喬縣長有冇有什麼關係?”

“會嗎?”吳江皺著眉頭,覺得孫東川的聯想有些毫無根據。

“吳董,我們去找一下薑輝,或許能多瞭解一些情況。”孫東川神色凝重,吳江雖然不太相信自己的話,但孫東川剛剛卻是一下子想了很多,心情一下變得沉重,這要是連喬梁也牽扯進來,那事情還真不太妙。

“孫局,我看你有點疑神疑鬼了。”吳江搖搖頭。

“我給薑總打個電話,咱們去找他問問。”孫東川有點不大放心,拿出手機給薑輝打了過去。

孫東川給薑輝打完電話,得知薑輝在建築公司,孫東川提議去薑輝公司,吳江聞言也冇有反對。

兩人坐車前往薑輝的公司,這還是吳江第一次來薑輝的建築公司,公司位於城郊另一個方向,有一棟十層的辦公樓,從外麵看,裝修的還挺有檔次。

得知吳江要來,薑輝早已出來等候著,看到吳江的車子到了,薑輝三步並作兩步上前,殷勤地幫吳江打開車門。

“薑總,你這公司不錯嘛。”吳江走下車,打量著薑輝的公司,樓頂那‘德輝建築有限公司’的招牌格外顯眼。

“吳董,您說笑了,我這公司跟東鋁集團比起來,那是小巫見大巫。”薑輝謙恭地笑道。

“嗬嗬,不能那樣比,這是你自己的公司,東鋁集團是集體的,我隻不過是打工的而已。”吳江笑嗬嗬道。

薑輝聞言嘴角抽了一下,誰不知道你在東鋁集團就跟太上皇一般,像你這樣也叫打工,老子也願意去。

心裡悄悄腹誹了一下,薑輝臉上不露聲色,討好地笑道,“吳董,您太謙虛了。”

三人寒暄了幾句,薑輝請兩人到自己的辦公室,孫東川坐下後就迫不及待問道,“薑總,黃紅眉的案子跟喬縣長有冇有關係?”

“黃紅眉的案子怎麼會跟喬縣長有關係呢?”薑輝一時有些摸不著頭腦。

“不是,我的意思是黃紅眉這個人,跟喬縣長有冇有什麼聯絡?”孫東川重新問道。

薑輝下意識想要搖頭,猛地又怔住,喃喃道,“要說兩人有什麼聯絡……喬縣長和這個黃紅眉是認識的。”

“兩人認識?”孫東川聽到這個答案神色一振,這意味著他之前的聯想和猜測可能是對的,孫東川當即轉頭看向吳江,“吳董,看來我的猜測冇錯,喬縣長也跟這個案子扯上了關係,甚至蔡銘海非要堅持調查這個案子,背後有可能就是喬縣長授意的。”

“孫局,你的意思是喬縣長要堅持調查這個案子?”薑輝感到震驚。

“冇錯。”孫東川點了點頭,將剛纔看到的一幕說了出來,末了,又補充一句,“當然,這隻是我的猜測。”

薑輝聽得眉頭皺得老高,“孫局,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那還真有可能。”

聽到兩人的話,吳江臉色變得不太好看,黃紅眉這個案子牽扯越來越廣,自然不是吳江願意看到的。轉頭看了孫東川一眼,吳江神色微動,這事最直接的解決辦法還得落在孫東川頭上。

此刻,在城郊的飯店,喬梁和蔡銘海一邊吃著午飯,一邊詢問蔡銘海今天上午有冇有從省廳聽到什麼風聲,蔡銘海給了否定的答案,喬梁聽了笑道,“冇有訊息便是最好的訊息,蔡局,我估計你是不用走了。”

“希望如此。”蔡銘海臉上露出些許笑容,上午冇聽到風聲,說明他這事很可能又出現了變化,否則省廳人事處的人恐怕早給他打電話通知他了。

“應該冇問題的,我給呂倩打了電話,她說冇問題,那應該就冇問題,呂倩做事還是靠譜的。”喬梁道。

“嗯。”蔡銘海點了點頭,他相信呂倩的能力,畢竟她的背景擺在那,有些對他們來說很難的事兒,到了呂倩那,無非就是父親廖穀鋒打個招呼的事。

兩人吃完午飯,喬梁直接回辦公室,蔡銘海也返回縣局,黃紅眉的案子讓蔡銘海心裡充滿了緊迫感,他必須爭分奪秒。

蔡銘海回到局裡,正要給下麵的人安排任務,手機響了起來,是局長孫東川打來的,蔡銘海眉頭微擰,接了起來。

“銘海同誌,你來我辦公室一趟。”電話那頭,孫東川說道。

“好。”蔡銘海挑了挑眉頭,冇有拒絕,掛掉電話,蔡銘海若有所思,看來孫東川一直在盯著他的一舉一動,他這纔剛回來,孫東川就知道了。

來到孫東川辦公室,蔡銘海臉上擠出一絲笑容,道,“孫局,您中午也冇回去休息?”

“銘海同誌,你這麼努力辦案,我怎麼好意思回去休息呢。”孫東川淡淡地說道。

聽著孫東川帶著些許陰陽怪氣的話,蔡銘海不以為意,他知道孫東川肯定對他不滿,但孫東川終歸是一把手,蔡銘海也不可能拿對方怎麼樣,要是能讓孫東川出出氣,反倒是件好事。

主動岔開話題,蔡銘海問道,“孫局,不知道您找我來有什麼事?”

“銘海同誌,是這樣的,之前咱們局裡有一件涉及凶殺的大案,目前在雲省發現了犯罪嫌疑人蹤影,我打算讓你親自帶隊前往雲省調查,這個案子是市局掛牌督辦的,所以我們必須萬分重視,我想來想去,也隻有交給你才放心,何況你是分管刑偵的副局長,冇有人比你更合適。”孫東川說道。

“孫局,這事能不能交給劉隊去辦。”蔡銘海有些遲疑地說道,他口中的劉隊是縣局刑偵大隊的大隊長劉劍。

“劉劍現在也有好幾個案子忙不過來,他脫不開身。”孫東川擺了擺手,又道,“何況這個案子是市局督辦的大案,交給你我才放心,怎麼,銘海同誌是不想辦?還是覺得案子不夠大,不值得你親自跑?”

“孫局,我不是那個意思。”蔡銘海皺了皺眉頭。

“不是就好,那就這麼說定了,這個案子就交給你了。”孫東川不給蔡銘海拒絕的機會,道,“你儘快收拾一下,馬上帶人趕往雲省,和當地警方聯絡,讓他們幫忙協助。”

“好。”蔡銘海深深看了孫東川一眼,第一次覺得孫東川比他想象的更難纏,明明知道對方是想支開自己,但蔡銘海偏偏冇辦法反對,因為孫東川用的是光明正大的理由,讓人挑不出半點毛病來,他要是拒絕,回頭孫東川跟上麵告狀,一下就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再者,作為一名辦案人員,蔡銘海也不能說隻有黃紅眉的案子才重要,其他的案子不重要。

“行,那就不耽誤你時間了,銘海同誌,我等著你的好訊息,如果能順利將犯罪嫌疑人抓回來,那就是大功一件,也好跟市局交代。”孫東川笑道。

蔡銘海點點頭,道,“孫局,冇彆的事,我就先走了。”

“嗯,你去吧,儘快動身。”孫東川再次強調道。

聽到孫東川的話,蔡銘海嘴角抽了抽,尼瑪,這是恨不得他立馬走。

回到自己辦公室,蔡銘海心頭有些煩躁,想了想,拿出手機給喬梁打了過去。

喬梁這會正在辦公室裡午休,見蔡銘海打電話過來,喬梁神色一怔,隱隱有些不好的預感。

“喬縣長,我得離開鬆北一些時日。”蔡銘海開門見山道。

“離開鬆北?”喬梁愣了一下,連忙問道,“去哪?”

“去雲南……”蔡銘海將事情大致解釋了一下,喬梁一聽,心裡暗罵了一句:特麼的,孫東川這招好高明!

“蔡局,孫東川這是要支開你。”喬梁沉聲道。

“我明白,但他的理由卻又讓人無法拒絕。”蔡銘海苦笑,“我要是不去,反倒是我的不是。”

喬梁聞言沉默了,不得不承認,孫東川這招確實厲害。

“喬縣長,您放心,我會儘快辦完案子回來,他們那樣做,頂多也就是拖延時間,隻要我在縣局一天,黃紅眉這個案子我就會辦下去。”蔡銘海又道。

“也隻能如此了。”喬梁皺眉。

兩人通完電話,喬梁忍不住撇撇嘴,孫東川倒是有幾分本事,不過對方越是這樣做,越是證明黃紅眉的案子有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