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866章 神似張琳的女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866章 神似張琳的女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吳長盛這時候才悠悠醒來,睜開眼,吳長盛還有些迷糊,看了父親一眼,又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納悶道,“爸,你怎麼在這?我這是在哪?”

“在哪?”吳江氣得罵道,“整天就知道吸吸吸,再吸那玩意,你早晚把自己吸死。”

“爸,怎麼會呢,你都不知道那飄飄欲仙的滋味有多爽。”吳長盛笑著打哈哈,想著下午的事,吳長盛有些模糊的印象,疑惑道,“爸,我記得我被警方的人帶走了呀,是啥情況?”

“你說呢?”吳江沉著臉,“我問你,那個叫黃紅眉的女子真的是你弄死的?”

“爸,那是失手,一時失手。”吳長盛乾笑了一下,“我怎麼會故意弄死她呢,我出來就是玩,冇事把人弄死乾嘛?”

聽到兒子的話,吳江心裡再無疑問,看到兒子這會還迷迷瞪瞪的,吳江怒道,“就特麼知道給我惹事,你也老大不小了,什麼時候能讓人省心一點?”

“爸,這次是意外嘛,以前我也冇惹出啥事不是?”吳長盛悻悻道。

吳江氣得瞪了兒子一眼,他這會也懶得說兒子了,這小子就是爛泥扶不上牆,吳江已經失望透頂,後悔以前冇和妻子多生一個,現在隻有這個不成器的兒子,追悔莫及。

尋思著蔡銘海的事,吳江眉頭微擰,剛剛孫東川已經說的很明白,現在問題的關鍵就在這蔡銘海身上,就怕對方會一直盯著案子不放。

思慮片刻,吳江心裡已經有了計較。

一晚上的時間悄然而過,第二天,喬梁起來後,先去了辦公室一趟,隨後就坐車回三江,這一趟喬梁是悄然回家,並冇有通知尤程東和莊家銘等人。

車子到了三江縣馬莊鎮喬家峪村外後,喬梁就下車步行,這一次,喬梁回來比過年那次回來還轟動,大家都知道喬梁如今成了縣長,這可是喬家峪走出去的最大的領導了,所以喬梁此次回來,也頗有點衣錦還鄉的感覺。

尤其是第一個看到喬梁的鄉親嚷嚷開後,很快,幾乎整個喬家峪的人都出來了,那熱烈的場麵搞得喬梁都有些措手不及。

“各位叔叔伯伯嬸嬸們,你們先讓我過去,我還得趕回家吃午飯,爸媽還等著,大傢夥有空就多來我家串串門。”喬梁笑著朝鄉親們拱手,因為父老鄉親太熱情,把路都給堵住了。

喬梁爸媽這時候也聞聲出來,看到被鄉親們包圍著的喬梁,喬梁媽媽喜滋滋道,“梁子這是出息了,擱在以前,梁子就是縣太爺了,那可是威風得緊。”

喬梁爸爸默默吸著煙,眼裡也有著驕傲,但作為男人的他相對內斂,冇有把情緒都表現出來。

知道今天喬梁要回來,喬梁妹妹喬慧和妹夫周俊濤也過來了,兩人此時站在父母親後,臉上也都是一副與有榮焉的神色,喬梁當了縣長後,喬慧和周俊濤在單位裡也被人高看一眼,這種變化悄無聲息,卻又讓人感受格外深刻。

喬梁好不容易從鄉親們的包圍中擠出來,看到父母,喬梁笑著上前,“爸、媽,我回來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中午你媽煮你愛吃的菜,咱爺倆喝一個。”喬梁爸爸笑得合不攏嘴,這纔想起女婿周俊濤也在,不由道,“加上俊濤,咱們三人喝幾杯。”

“小慧,俊濤,今天你們怎麼有空回來?”喬梁看向妹妹和妹夫。

“哥,你這是工作忙暈了不成,今天是週六啊。”喬慧笑道。

“是嗎?瞧我連週末都分不清了。”喬梁笑著拍了下額頭,他都忘了自個是專程挑的週六回來。

“走吧,進屋再說。”喬梁媽媽笑嗬嗬道,看著兒子越看越高興,以前隻是想著將兒子培養到大學畢業,能有個穩定工作就好,冇想到兒子卻這麼有出息,現在才三十出頭已經成了縣太爺。隻是一想到兒子的婚姻,喬梁媽媽心裡又是一黯,到現在還冇能抱上孫子,或許是喬梁媽媽唯一的遺憾了。

一家人進屋,門外熱情的左鄰右舍才散去,喬梁笑道,“鄉親們也太熱情了,搞得我下次都不敢回來了。”

“梁子,雖然你現在當了大官,但人不能忘本,以前你剛考上大學的時候,咱家裡窮,學費都湊不夠,鄉親們冇少幫忙,這是天大的恩情,你這輩子都要記著,以後鄉親們要是有啥需要你幫忙的地方,你不能端著官老爺的架子。”喬梁爸爸鄭重道。

“爸,你放心吧,你兒子是那樣的人嗎?”喬梁道,“鄉親們有事找我,隻要不是違反原則的事,我肯定幫。”

“嗯,這還差不多。”喬梁爸爸滿意地點頭,他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最驕傲的一件事,就是生了喬梁這麼個兒子。

父子倆聊了幾句,喬梁看到妹夫周俊濤在一旁冇怎麼講話,生怕冷落了對方,道,“俊濤,最近工作怎樣?”

“還行,在體育中心工作,也冇啥事情,每天就是朝九晚五,挺閒的。”周俊濤道。

“咋的,太閒了覺得不好?”喬梁爸爸笑著說道,“俊濤,以後你要是覺得太清閒,農忙的時候就多回來幫我乾活。”

“那冇問題,爸,您早說啊,我肯定天天回來。”周俊濤笑道。

喬梁爸爸笑了笑,他剛剛隻是玩笑話,自然不可能讓女婿真的回來乾活,天天來回跑的油錢,就算女婿不心疼,他都心疼。

對周俊濤這個女婿,喬梁爸爸挺滿意的,老實巴交的,脾氣好,不用擔心女兒受委屈。

“對了,俊濤,之前我給小慧打過電話,不知道他有給你提過冇有,如果有人莫名其妙給你好處,你一定要警惕,♂看♂最♂新♂章♂節♂百♂度♂搜♂求♂書♂幫♂要相信天上不會掉餡餅,好處的背後有可能就是陷阱。”喬梁再次提醒道,將之前發生在淩宏偉身上的事又說了一遍。

這時在廚房幫忙的喬慧走了出來,笑道,“哥,你就放心吧,你跟我打完電話後,我就跟俊濤提過這事了,我們雖然幫不上你什麼,但也絕對不會給你拖後腿的。”

“我倒不是說怕你們拖後腿,是怕你們掉入彆人的陷阱。”喬梁道。

“不會的,就像你說的,天上不會掉餡餅,隻要我們多個心眼就行了。”喬慧道。

兩人都冇有注意到,他們在說這話時,邊上的周俊濤顯得很不自在,一會屁股扭來扭去,好像座位上有刺一樣,一會又掏出煙默默抽了起來。

喬梁爸爸注意到女婿的反應有點怪怪的,但也冇多想,對喬梁道,“梁子,看來你當這個官也不一樣,有的人心眼咋就那麼壞呢,老想著陷害人。”

“爸,這很正常,彆說是在體製裡,就算是在職場裡,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的事也有很多,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利益之爭,在哪都一樣的。”喬梁道。

“那你要多加小心,總之,我們是不會給你拖後腿的。”喬梁爸爸道。

喬梁笑著點頭,他對父母親都很放心,而妹妹和妹夫,喬梁也瞭解兩人的為人,之所以會再刻意強調這事,無非也隻是想給家人多提個醒。

中午,喬梁和父親以及妹妹妹夫喝了起來,都是自家人,也不用勸酒,彼此痛快喝著,喬梁最後喝醉了,在屋裡睡到了下午三點多才醒來,妹妹和妹夫已經先行回去。

醒來第一件事,喬梁先看了下手機,見冇什麼要緊的電話後,才放下心來。

接著喬梁坐在床沿,怔怔想著自己剛纔做的一個夢,那夢和張琳有關。

發了半天怔,喬梁決定去看看張琳,自從自己結束掛職回到江州,還冇去看過張琳。

張琳安息的公墓位於和三江毗鄰的江州一個區,距離三江縣城較遠,但距離喬家峪不是很遠,和從江州市區過來的距離差不多。

從房間裡出來,喬梁拿了一瓶酒,並且帶了兩個酒杯,跟父母親打了聲招呼,“爸媽,我出去一趟,晚上回來吃飯。”

喬梁拿著酒出門了,40分鐘後,喬梁到了張琳安息的公墓,走到一處墓碑前停下,靜靜地站著,默默地看著。

這裡是張琳的墓。

喬梁早就想看看張琳,今天趁著這趟回來的功夫,終於有時間過來。

凝視著張琳的墓,喬梁發現張琳的墓並冇有像周圍其他墓那樣雜草叢生,相反,這裡沿著墓碑周圍都保持地很乾淨整潔,似乎經常有人過來打掃清理,看到這一幕,喬梁忍不住暗暗感到疑惑,是誰經常過來祭拜張琳嗎?

腦袋裡閃過一個個人影,喬梁最終都搖了搖頭,不太確定會是誰,暫時先把這個疑問壓在心裡。

在張琳墓碑前站著,喬梁癡癡望著張琳的頭像,時間不知過去了多久,喬梁才倚著墓碑坐下,將帶來的兩個酒杯擺好,♂看♂最♂新♂章♂節♂百♂度♂搜♂求♂書♂幫♂然後打開帶來的酒一一滿上,喃喃道,“琳姐,我來了,之前一直冇來看你,你生我的氣冇有?”

喬梁說著端起酒杯,自言自語著,“琳姐,今天難得有空,我來和你喝一杯,你在下麵過得還好嗎……”

喬梁說完,輕抿著杯中的酒,和張琳的一幕幕往事浮上心頭……

回憶追憶著過去,品味體味著從前,喬梁的眼眶忍不住濕潤起來,杯中的酒也變得有些苦澀。

當年張琳是縣長,現在自己也成了縣長,如果張琳還活著,看到自己現在的成就,一定會很開心很欣慰。

喬梁摸出一支菸點著,深深吸了一口,透過嫋嫋的青煙,看著張琳墓碑上方灰濛濛的天空……

良久,喬梁發出一聲深深的歎息……

想著張琳,喬梁隱約有些恍惚,記憶中,一張熟悉的麵孔逐漸和張琳慢慢重合,此時的喬梁,想到了遠在千裡之外的丁曉雲,那個一直讓他覺得神似張琳的女人。

恍惚想著,喬梁心裡不由湧動著一股莫名的情感和思緒……(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