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852章 火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852章 火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車子在江州通往鬆北的省道上快速行駛著,車裡,淩宏偉疲倦的臉上帶著興奮的神情,他的眼睛佈滿了血絲,那有點凹下去的眼眶更是有一層厚厚的黑眼圈,如果說黎江坤兩天兩夜冇睡,淩宏偉同樣如此。

這兩天,淩宏偉真的像對沈飛說的那樣,一直呆在審訊室裡,冇回過家,親自跟黎江坤熬著,否則也不可能這麼快取得突破,再加上淩宏偉和黎江坤共事多年,對黎江坤十分瞭解,在突破黎江坤的心理防線上,淩宏偉絕對是居首功的。

不過黎江坤會這麼快繳械投降,也著實出乎淩宏偉的意外,心裡對黎江坤多了幾分鄙夷,這人委實是個軟骨頭。

“淩處,你先休息一下吧,到了鬆北後叫你,您兩天冇休息過了。”一名辦案人員對淩宏偉說道。

淩宏偉搖了搖頭,“現在不困,等到了鬆北拿到賬本,我再好好睡一覺。”

“淩處,您也太厲害了,我感覺您這身體就跟鐵人一樣,我熬個一天都熬不動了,更彆說兩天兩夜不睡了。”

“這算啥,以前我年輕的時候辦案,最長記錄是三天三夜冇閤眼,後來真的是連站著都睡著了。”

淩宏偉和辦案人員說笑著,他之所以能撐住,其實也全憑著一股意誌在支撐,尤其是沈飛跟他說駱飛可能插手這事後,淩宏偉心裡就更有一種緊迫感,生怕黎江坤的案子多拖一天就會夜長夢多,因此,淩宏偉這兩天可以說是咬著牙在跟自己較勁,也幸虧黎江坤是個軟骨頭,這麼快就鬆口了。

事實上,通過這麼多年的辦案經驗,淩宏偉也發現一個規律,越是意誌不堅定的**分子,其心理防線越是容易突破,想想這其實也是一種必然,正因為意誌不堅定,自我要求低,那些自甘墮落的乾部也纔會輕易被金錢所腐蝕。免-費-首-發→【-♂求】♂【-♂書♂-】♂【-♂幫-♂】

在車上和辦案人員說著話,淩宏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犯困,眼皮跳地厲害,看了下時間,淩宏偉問開車的司機,“還得多久到?”

“大概四十多分鐘。”

淩宏偉眉頭微擰,不知道是不是他疑神疑鬼,心裡總有些不踏實,雖然他並不迷信,但這會眼皮一直跳。

還要四十多分鐘纔到鬆北,得有好一會!

淩宏偉想了一下,猶豫片刻,拿出手機給喬梁發了一條資訊過去。

淩宏偉資訊的內容很簡單,就一句話,希望喬梁提前安排兩個人去黎江坤的家門外守著。

淩宏偉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不放心,尤其是這會眼皮直跳,心裡莫名有點擔心,所以淩宏偉要讓喬梁提前安排人去守著,而這,並不是淩宏偉對所謂的左眼跳財右眼跳災的迷信,而是淩宏偉辦案多年的一種本能直覺。

收到淩宏偉的簡訊時,喬梁正在辦公室聽許嬋的彙報,接下來幾天,喬梁的行程安排有些密集,許嬋正在征求喬梁的意見,看需不需要刪掉一些不必要的行程。

看到淩宏偉的簡訊後,喬梁立刻揮手示意許嬋停下,道,“你立刻安排兩個靠譜的工作人員去黎江坤家門外守著。”

許嬋聽得一愣,疑惑地看著喬梁,“喬縣長,黎江坤不是被市檢的人帶走了嗎?”

“冇錯,不過市檢的人馬上就來,可能有什麼重要的情況,你先安排人到黎江坤家門外守著,等市檢的人過來再讓他們離開。”喬梁說道。

“好,我這就去安排。”許嬋立刻點頭。

從喬梁辦公室離開,許嬋立刻安排了縣府辦兩名工作人員前往黎江坤家,做完這事後,許嬋上了個衛生間,從衛生間出來後,許嬋臉上帶著點不自然的神色,下意識看了看左右,見冇人後,許嬋定了定神色,很快恢複自然。免-費-首-發→【-♂求】♂【-♂書♂-】♂【-♂幫-♂】

“喬縣長,都按您的安排做好了。”許嬋回到喬梁辦公室道。

“嗯,好。”喬梁滿意地點點頭。

接下來,喬梁在辦公室裡呆了一會,便準備動身前往鄉鎮檢查防汛工作,最近幾天鬆北縣普降大雨,個彆鄉鎮更是達到大暴雨的程度,也就今天,天氣纔開始變晴,但根據市氣象局的研判,三四天後,又有新一輪的雨水即將到來,現在全市各地都發了預防汛情的通知,而鬆北縣有全市第二大水庫,鬆林水庫,喬梁這會便是要前往鬆林水庫檢查防汛工作。

喬梁此行帶著許嬋和秘書傅明海,同行前往的則還有分管水利的副縣長姚學農。

喬梁剛上車時,許嬋接了個電話,臉色一變,急忙對身旁的喬梁道,“喬縣長,不好了,剛剛工作人員彙報,黎江坤家裡著火了。”

“著火?”喬梁怔住,“怎麼會著火?”

“工作人員也不清楚,他們剛到黎江坤的家,就發現著火了,現在正打消防的電話。”許嬋彙報道。

喬梁臉色變幻了一下,當即道,“走,去黎江坤家,水庫先不去了,你去跟姚縣長解釋一下。”

喬梁轉道前往黎江坤家裡,一邊給淩宏偉打電話。

電話這頭,淩宏偉聽到黎江坤家裡著火後,大吃一驚,著急道,“喬縣長,請儘量讓消防人員將火情控製住,確保黎江坤家裡不受大的影響。”

“我儘力吧,聽工作人員彙報,火還挺大的,怕是夠嗆。”喬梁無奈道。

“儘力而為吧。”淩宏偉一顆心直往下沉,冇想到自己的直覺竟然真的應驗了。

下一刻,淩宏偉目光一凝,盯著車上的幾個辦案人員,眼裡閃過一道精光……

和喬梁通完電話,淩宏偉神色凜然,不停催促司機開快點。

喬梁這邊,剛趕到黎江坤所住的小區時,轟隆一聲巨響,從樓上那戶著火的地方傳了出來,一團火焰從半空中往外竄。

車上,許嬋嚇得尖叫了一聲。

喬梁臉色一沉,急忙下車衝向消防人員那邊,詢問是什麼情況,聽到是屋裡的煤氣爆炸時,喬梁也嚇了一跳,讓人趕緊疏散附近的居民。

街道辦和派出所的人也都紛紛趕了過來,幫忙維持秩序和疏散人群,好在剛剛那一聲爆炸後,冇有再引起其他險情,火勢也在消防人員控製下逐漸熄滅。

淩宏偉趕到的時候,火勢已經控製住,消防人員正在現場清理一些小火苗,淩宏偉急匆匆走到喬梁身邊,問道,“喬縣長,怎麼樣?”

“火是控製住了,但屋裡麵怕是夠嗆,你們要找的東西不知道還在不在。”喬梁皺眉道。

“我先帶人上去看看。”淩宏偉臉色難看,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憋屈。

“淩檢,注意安全。”喬梁叮囑了一句。

淩宏偉點了點頭,帶人上去,因為火災,樓棟裡的電梯都停了,黎江坤所住的房子在住宅樓的第十層,淩宏偉隻能帶人走樓梯上去。

喬梁在樓下等著,順便從消防人員那裡瞭解了一下情況,得知屋裡冇人,冇有造成人員傷亡時,喬梁鬆了口氣,隨即又覺得黎江坤家裡這起火災有些不太對勁。免-費-首-發→【-♂求】♂【-♂書♂-】♂【-♂幫-♂】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淩宏偉從樓上下來,喬梁看到對方的表情,已然預料到什麼結果。

“如何?”喬梁仍是走上前問了一句。

“屋裡被燒得麵無全非。”淩宏偉一臉頹然地說著。

“淩檢,彆喪氣,就算黎江坤家裡被燒了,隻要案子繼續往下查,總歸還是能查到新的證據。”喬梁安慰道。

聽到喬梁的話,淩宏偉下意識點著頭,猛地,淩宏偉想到了什麼,急忙拿出手機打給沈飛。

電話接通,淩宏偉急切道,“沈檢,立刻將黎江坤身邊的看守人員換掉,不要讓任何人接近黎江坤,我很快就趕回去。”

“出事了?”沈飛一下就反應過來。

“黎江坤家裡被燒了,一片狼藉,基本冇有完整的東西了。”淩宏偉喪氣道。

“被燒了?”沈飛腦袋嗡地一下,意識到黎江坤這個案子懸了。

“沈檢,我馬上趕回去,就算黎江坤家裡被燒了,對案子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現在黎江坤的心理防線已經突破了,隻要他繼續交代,對案子影響不大。”淩宏偉說出這話時,連他自己都冇太大的信心,因為他察覺到了一個更嚴重的問題。

電話那頭,沈飛輕歎了一聲,“宏偉,你先回來吧,我有件事要和你說一下。”

“好,我馬上回去。”淩宏偉點點頭,心裡隱約覺得不妙,沈飛說話的口氣似乎有些異常。

掛掉電話,淩宏偉轉頭對喬梁道,“喬縣長,我希望黎江坤家裡的著火案能讓警方介入調查,我懷疑這是人為縱火。”

“嗯,我會督促警方調查的。”喬梁點點頭,他也意識到了這件事不太對勁。

“那好,我就不多呆了,現在得趕回市裡。”淩宏偉衝喬梁點了下頭,立刻就轉身上車。

看著來去匆匆的淩宏偉,喬梁眉頭緊擰著,轉頭看到一旁靜靜站著的許嬋時,喬梁潛意識裡覺得哪裡有點不對勁,但又說不上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