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849章 調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849章 調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安哲要調走了,而且是調離江東,這是連安哲自己都冇有想到的,因為組織上這次找他談話很是突然,事先並冇有風聲傳出來。

作為一名講規矩講原則的乾部,安哲自然不會拒不服從組織的安排,更彆說組織上這次對他的安排是提拔重用,安哲更不可能拒絕,隻不過這次是要異地任職,在安哲二三十年的仕途生涯中,這是他第一次要離開江東,連安哲自己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人都是習慣於自己的舒適圈的,在一個地方呆久了,就會排斥到人不生地不熟的地方去發展,在體製內,真正勇於挑戰、跳出自己舒適圈的人其實不多。

安哲這次其實也可以選擇不去異地任職,因為在組織上找安哲談完話後,鄭國鴻同樣也和安哲進行了一場簡短的談話,話裡話外的意思很明白,如果安哲不離開,鄭國鴻過段時間是有打算將安哲的位置動一動的,這甚至已經在鄭國鴻下一步的安排中,隻不過他冇跟安哲透露過罷了。

在鄭國鴻原先的計劃安排裡,鄭國鴻接下來打算安排安哲到省府那邊任職,擔任省府的副職,之所以會讓安哲去到這麼重要的位置,是因為這段時間以來對安哲的考察,鄭國鴻已經對安哲的能力和人品有了相當的瞭解,毫無疑問,安哲是通過了鄭國鴻個人考覈的,否則他不會選擇重用安哲。

當然,要讓安哲再往上一步,到了那個級彆的乾部任命,不是鄭國鴻能直接決定的,需要上麵任命,但鄭國鴻身為一把手,可以向上麵提出建議。

≮♂

全-♂網♂



≮♂更-新♂



≮♂

最-快♂≯

≮♂求≯

≮書♂≯

≮♂幇≯

一般來說,上麵是不大可能會駁回的,而且鄭國鴻自身在上麵也有人脈,他有十足的把握能通過安哲的任命,而將安哲安排到省府那邊,鄭國鴻的目標自然是為了鉗製關新民,但上麵對安哲的突然調動,著實也打亂了鄭國鴻的部署,以至於在組織上找安哲談話後,鄭國鴻也立刻和安哲來了一場談話。

在談話中,鄭國鴻向安哲表態,如果安哲留下來,過一段時間同樣會得到重用。

鄭國鴻言語間對安哲做出了挽留,但是去是留,顯然是要安哲自己做出決定。

對於這個問題,安哲其實並冇有太過糾結,回到辦公室後,安哲幾乎立刻就做出了選擇,那就是服從上級安排,到異地去任職。

安哲做出這個決定很簡單,選擇服從上麵的安排,是他出於更長遠的考慮,雖然到陌生的地方去任職,將來在工作時可能會麵臨一些困難,但如果連這點麵對困難的勇氣都冇有,組織上如何把他列入更重要的培養名單裡?

這一次,上麵會重點考察他,並且對他異地提拔,安哲很清楚,以他的年齡,到了這個位置,無疑已經列入了上麵的後備乾部梯隊名單裡,所以他必須珍惜把握住這一機遇,儘管留在江東很舒服,鄭國鴻也給了他一些承諾,但安哲這次想跳出自己的這個舒適圈,去接受組織的考驗,再者,他也不能辜負了廖穀鋒的期望。

因為安哲這次能有這麼好的機會,是源於廖穀鋒的推薦,是廖穀鋒向上麵組織部門的領導推薦了安哲,纔有了安哲此次的調動,因為這次要調往的地方,是西北省!

很顯然,廖穀鋒是十分欣賞安哲的,所以他想把安哲調過來,因為廖穀鋒知道自己不會再在西北省呆很久,這其實也是他臨走前對西北省的佈局。

而對於安哲個人而言,如果自己在接下來西北省這一站仕途中乾得好,並且大放異彩,那麼,安哲將來就能夠走到更高的層次。

毫無疑問,安哲這一次最該感謝的人是廖穀鋒,不過安哲冇有急著給廖穀鋒打電話,他現在也冇打算打,不是他不懂得感恩,而是安哲打算等晚上回家後,有更充裕的時間,可以和廖穀鋒好好打一通電話,除了向廖穀鋒致謝,安哲想說的話有很多,無論是之前廖穀鋒在西北對喬梁的照顧,又或者是這一次廖穀鋒的提攜之恩,安哲都需要向廖穀鋒好好感謝一番,甚至安哲覺得言語已經無法表達他對廖穀鋒的感激。

此刻,在安哲準備給喬梁打電話之際,鄭國鴻辦公室裡,鄭國鴻正在跟廖穀鋒通電話,電話裡,鄭國鴻半開玩笑地和廖穀鋒抱怨說對方挖走了他一個優秀的乾部,廖穀鋒笑著反駁道,“國鴻同誌,話可不能這麼說啊,我隻是跟組織上推薦了一名優秀的乾部,怎麼就叫我挖走了呢?”

“哼,你這還不叫挖牆腳?我原先也有計劃對安哲同誌委以更重要的職務,結果倒好,你這一推薦,一下把我的部署都打亂了。”鄭國鴻笑道。

“這說明安哲同誌確實是個人才,我隻是跟組織推薦,組織上就認可了我的推薦,說明人纔在哪都不會被埋冇。”廖穀鋒嗬嗬笑道。

“所以這事就怪你,你要是冇有跟組織推薦,就冇有這個事。”鄭國鴻笑道。

“哎喲,合著我跟組織推薦優秀的人才還有錯了?國鴻同誌,你這是胡攪蠻纏了。”廖穀鋒笑著批評。

“穀鋒同誌,是你錯了,不是我胡攪蠻纏,你說你跟組織推薦人才,你不推薦你們西北省自己的乾部,怎麼反倒推薦我們江東省的,哪有把手伸到彆人鍋裡來的道理?”鄭國鴻反駁道。

“唉,我倒是想推薦西北省的啊,但你也知道,西北省這兩年經曆了這麼一波動盪,現在正麵前中青年骨乾斷層的的局麵,我想向上麵推薦靠譜的人才,一時找不到合適的。”廖穀鋒歎氣道。

聽到廖穀鋒的話,鄭國鴻臉色一下認真了不少,他知道廖穀鋒說的情況屬實,而且廖穀鋒這兩年來在西北做的工作是可圈可點的,整頓吏治,穩定局麵,大刀闊斧改革,很是獲得上麵的肯定,因此,廖穀鋒下一步很可能會更上一層樓。

儘管還冇有明確的定論,但鄭國鴻卻已經聽到了風聲,廖穀鋒在西北呆不久了,廖穀鋒這次跟上麵推薦將安哲調到西北,有可能也是廖穀鋒一次深謀遠慮的安排。

不過這些都是題外話,鄭國鴻此刻和廖穀鋒的一通電話,看似和廖穀鋒抱怨,其實是增進感情的一種方式,兩人的對話,他看似胡攪蠻纏,其實也恰恰說明兩人的關係很不錯,眼下廖穀鋒有可能更進一步,鄭國鴻也樂於和廖穀鋒多一些聯絡。

兩人在通話時,安哲打通了喬梁的電話,在即將離開江東之際,安哲第一個想到的是給喬梁打電話。

如果單純就工作上而論,安哲離開之後,比較放心不下的是誰,那非喬梁莫屬,因為他太清楚喬梁的性格,這小子個性要強,有時又正義感爆棚,眼裡揉不得沙子,這樣的性格在體製裡是很容易惹出事來的,儘管喬梁現在成熟了很多,比以前更穩重,進步也很明顯,甚至能讓安哲感到驕傲,但喬梁的缺陷和短板卻也仍在,這是安哲所放心不下的。

≮♂

全-♂網♂



≮♂更-新♂



≮♂

最-快♂≯

≮♂求≯

≮書♂≯

≮♂幇≯

電話接通,正在辦公室看檔案的喬梁有些意外道,“老大,您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了?您管著省辦一大攤子,這個時候應該很忙纔對。”

“再怎麼忙,抽個空給你打電話的時間總是有的,我現在也是利用空當給你打個電話。”安哲難得笑了下,“怎麼,不希望我給你打電話?”

“不會不會,我巴不得天天聆聽您的教誨。”喬梁嘿嘿笑道。

“彆嬉皮笑臉,梁子,我今天打電話給你,是有件事要通知你。”安哲略帶惆悵道。

“老大,怎麼了?”喬梁心神一緊,聽出安哲的語氣有些異樣。

“我要離開江東了。”安哲不緊不慢道。

“離開江東?”喬梁一下呆住,這是哪跟哪?今天是愚人節不成?

“老大,您跟我開玩笑的吧?”喬梁很快回過神來,著急問道。

“梁子,你看我像是跟你開玩笑的樣子嗎?”安哲頓了下,“我馬上就要調走了,估計訊息很快就會在全省傳開。”

安哲很清楚,人事調動的訊息最敏感,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很容易就會傳出去,組織上既已找過他談話,那肯定瞞不住,何況這種事也不會刻意隱瞞,過兩天就會正式公開。

“老大,您要調到哪裡去?平調還是高升?”聽到安哲不是跟自己開玩笑,喬梁第一時間關心的是安哲的前程。

“算是高升吧,到西北省去擔任省府副職。”安哲道。

喬梁一聽,巨大的喜悅湧上心頭,由衷為安哲感到高興,下一刻,喬梁更是反應過來,安哲這次調去西北省,恐怕跟廖穀鋒有關係,否則不會有這麼巧的事,一定是廖穀鋒跟上麵推薦將安哲要了過去,否則不會有安哲這次的提拔重用,更彆說還是跨省調動,此事要說冇有廖穀鋒的影響,喬梁絕對不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