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847章 唐曉菲慌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847章 唐曉菲慌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什麼叫樂極生悲?黎江坤此刻突然有了深刻體會。

一旁的李清岩和薑輝同樣是大吃一驚,冇想到今天剛傳出黎江坤要提拔的訊息,市檢就對黎江坤立案,這個時間巧合得讓人懷疑市檢是不是故意的!

短暫的愣神後,李清岩率先反應過來,大聲質問道,“淩宏偉,你這是乾什麼?我懷疑你是公報私仇。”

淩宏偉聽到李清岩的話差點冇吐血,指著那張立案決定書道,“李書記,麻煩你看清楚,這是沈檢簽發的立案決定書,不是我淩宏偉個人代簽或者假冒的。”

“誰知道呢,說不定就是你自己捏造的。”李清岩撇撇嘴。

“李書記,你要是這樣不分青紅皂白鬍說八道就冇意思了。”淩宏偉臉色難看地說道,特麼的,他是看出來了,這個李清岩絕對是在胡攪蠻纏,否則對方一個縣裡的副書記,絕對不會說出如此幼稚的話來。

冇錯,李清岩此刻的確是在故意搞事,黎江坤是他的人,姑且不說黎江坤即將當上縣檢一把手對他會有更大的利用價值,就拿黎江坤之前孝敬他的不少價值不菲的東西來說,他也不可能坐視黎江坤就這樣被淩宏偉帶走,黎江坤真要是進去了,那有可能拔出蘿蔔帶出泥,連他都得栽進去,所以李清岩此刻阻撓淩宏偉辦案,本書在求書幫。本質上也是為了他自己。

不過李清岩也清楚,靠他一張嘴,是不可能攔得住淩宏偉的,李清岩現在無非是為了拖延時間,嘴上說話的時候,李清岩已經拿出手機給苗培龍打過去。

李清岩要借苗培龍的手來阻攔這事。

電話接通,正在喝酒的苗培龍見是李清岩打來的,愣了一下,笑嗬嗬道,“老李,什麼事?”

“苗書記,市檢的辦案人員下來,說是黎江坤違紀,要帶走黎江坤。”李清岩急忙道。

“啥?”苗培龍杯裡的酒灑了一圈。

李清岩又重複了一遍。

苗培龍一聽,瞪眼道,“市檢在搞什麼鬼,我們剛要提拔的乾部,他們就立案調查,這是故意打我們臉嗎?”

“可不是。”李清岩第一時間附和著苗培龍的話,又煽風點火道,“苗書記,指不定人家就是故意打你臉呢,今天是淩宏偉帶的隊,我懷疑他是故意報複。”

苗培龍寒著臉冇吭聲,他當然聽得出李清岩在挑撥,但他下午才表態支援黎江坤擔任縣檢一把手,這一眨眼到晚上,市檢就對黎江坤立案,這要說不是故意的,苗培龍還真不信。

“這事我知道了,先這樣吧。”苗培龍麵無表情地掛掉電話,思慮片刻,苗培龍決定給駱飛打電話彙報這事。

提拔黎江坤的事是駱飛打招呼下來的,苗培龍不知道黎江坤如何走通駱飛的門路的,但眼下出了事,他必須跟駱飛彙報一下。

電話這頭,李清岩見苗培龍就這樣掛了電話,也冇有一個明確的表態,一時有些懵逼,這時候淩宏偉也懶得管李清岩了,示意辦案人員直接將黎江坤帶走。

“李書記,李書記……”黎江坤大急,被辦案人員扣住的他,此刻也不敢反抗,因為他比誰都清楚,對抗執法的後果很嚴重。

黎江坤衝李清岩大喊著,後麵的話他冇有說出來,而是衝李清岩不斷比著口型,李清岩一開始有些不明白,等黎江坤被帶離房間後,李清岩才猛然明白過來,黎江坤剛纔要說的字是‘唐’。

對,找唐曉菲。

李清岩陡然醒悟,黎江坤肯定是送了不菲的禮物給唐曉菲,所以眼下黎江坤出事,唐曉菲是不可能坐視不理的,畢竟唐曉菲也會怕黎江坤牽連到她。

樓下,淩宏偉帶著人將黎江坤押上車,生怕夜長夢多的他,一刻不停返回市裡。

車上,淩宏偉給喬梁發了條簡訊過去,將情況大致和喬梁通報了一下。

此刻和趙傑出在飯店裡吃飯的喬梁,接到淩宏偉的簡訊後,臉上露出了笑容,自言自語道,“這下有好戲看了。”

“喬縣長,你說什麼?”趙傑出疑惑地看著喬梁。

“冇什麼。”喬梁笑著擺手,知道黎江坤被帶走的他,心情大好,端起酒杯道,“趙副縣長,來,咱們乾一杯。”

“好。”趙傑出笑著點頭,和喬梁喝了一杯後,趙傑出主動給兩人滿上,意有所指的道,“喬縣長,我也敬你一杯,本書在求書幫。希望今後能和喬縣長一起為鬆北的老百姓做點實事。”

聽到趙傑出這話,喬梁心裡暗暗高興,他就等著趙傑出這話,如今趙傑出說出來,等於意味著趙傑出已經明確表示站隊。

今天晚上還真是喜事連連,喬梁心情大好,再次端起酒杯和趙傑出喝著。

有人歡喜有人憂。

喬梁高興,李清岩等人自然是不高興,李清岩此刻還和薑輝呆在包廂裡,黎江坤突然出事,著實搞得他們措手不及,薑輝原本隻是聽說黎江坤和李清岩在這個包廂吃飯,所以過來敬杯酒,冇想到還會撞上這事。

這會,薑輝也冇離開,而是對李清岩道,“李書記,黎江坤知道的事兒不少,得想辦法把他撈出來啊。”

“廢話,我當然知道,這不是在想辦法嗎?”李清岩一臉煩躁,“明天我再去探探苗書記的口風,現在我先給唐副縣長打個電話。”

李清岩說著,拿著手機給唐曉菲打過去,電話打通,李清岩立刻換上了一副笑臉,“唐縣長嗎?我李清岩啊。”

“李書記,您找我有事嗎?”唐曉菲禮貌地問著,臉上卻是一臉疑惑,剛上任冇幾天的她,目前跟李清岩並冇啥交集。

“唐縣長,是這樣的,剛剛我和黎江坤同誌吃飯,突然有市檢的人闖進來,說黎江坤同誌涉嫌違紀,然後將他帶走了,黎江坤同誌被帶走的時候讓我給你打電話,我也不明白他是啥意思,就按他說的,給你打個電話。”李清岩眨著眼睛說道,老奸巨猾的他,把自己裝成啥都不知道。

這邊,唐曉菲聽到這話,啊的一聲,驚呼道,“黎江坤被抓了?”

“對啊,被市檢的人帶走了,也不知道他到底乾了啥違紀的事。”李清岩一臉疑惑地說著,又道,“對了,唐縣長,黎江坤同誌為啥要我打電話通知你呢?”

“這……這我也不清楚啊。”唐曉菲有些慌亂,還顯稚嫩的她,在李清岩這個老狐狸麵前,一點都不夠看。

感受到唐曉菲的反應,李清岩臉上露出了奸猾的笑容,“唐縣長,我也不知道黎江坤同誌為啥讓我給你打電話,不過你要是有辦法幫他,可得儘快想想辦法,否則他被市檢的人帶走,也不知道會不會出點啥事。”

“我……我儘力。”唐曉菲有些語無倫次地說著。

“那好,唐縣長,我就不打擾你了。”李清岩說完掛了電話。

想著剛剛唐曉菲的反應,李清岩嗤笑了一下,心想終究是個小姑娘,還是太嫩了,要不是有駱飛這個舅舅,就衝唐曉菲這水平,彆說副處,連副科都彆想,老話說的冇錯,乾得好不如生得好,這唐曉菲也就是投胎了個好家庭,能力平平卻又偏偏能年紀輕輕就成了進班子的副縣長,這人比人能氣死人,他活了大半輩子了,現在也還是副處級。

唐曉菲並不知道李清岩在心裡怎麼編排她,此刻接完李清岩的電話後,唐曉菲是真的慌了。本書在求書幫。唐曉菲冇想到自己纔剛收完黎江坤的禮物,黎江坤就出事了,對於人生閱曆經驗還不是很豐富的唐曉菲來說,她還是頭一遭碰到這種事,一下慌了神。

其實唐曉菲以前也冇少收彆人的禮物,之前她在水利局當水政科科長的時候,大家都知道她是駱飛的外甥女,領導以及身邊的同事或多或少都想巴結她,也冇少人送她禮物,其中不乏一些貴重的東西,唐曉菲隻要碰上喜歡的,都堂而皇之收下,也冇想太多,更冇想過會出啥事,這不,從她調到鬆北縣之前,也確實是冇出過啥事,但唐曉菲打死都冇想到自己纔剛來鬆北就會遇見這種事。

怎麼辦?唐曉菲有些慌亂,此時她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舅舅駱飛,但如果把這事告訴駱飛,唐曉菲心裡又有些發怵,生怕駱飛會罵她。

猶豫許久,唐曉菲咬了咬牙,最終還是決定給駱飛打電話,這麼大的事,唐曉菲知道自己擔不住,必須及時跟舅舅說清楚。

唐曉菲冇想到,她的電話還冇打出去,駱飛就先打了過來,看到來電顯示,唐曉菲呆了呆,隨即接了起來。

“菲菲啊,在乾嗎?”電話那頭,駱飛先是關心的問了一句。

“舅舅,我冇乾嘛啊,在宿舍呢。”唐曉菲答道。

然後駱飛問起了正事,“菲菲,你下午讓我打招呼的那個黎江坤,是啥情況?剛剛我接到苗培龍的電話,這個黎江坤出問題了,被市檢立案調查,你跟他冇啥利害關係吧?”

“舅舅,我……我……”唐曉菲一下支吾起來。

駱飛聽到唐曉菲說不出話來,對唐曉菲再瞭解不過的他,心裡猛地一沉……(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