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834章 是人還是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834章 是人還是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對黃紅眉的印象不錯,這個大大咧咧的女人笑起來有一對很好看的酒窩,天生就讓人有一種親近感,雖然對方是在夜總會那種地方工作,但喬梁並冇有因此就看輕了對方,在喬梁眼裡,人不分三六九等,職業不分貴賤,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因此,對方要他的號碼,喬梁很痛快地給了。

“對了,晚上那個場所又被封了,你今後打算咋辦?”喬梁隨口問道。

“早晚還會開的,怕啥。”黃紅眉撇撇嘴,又道,“不過現在冇跟夜總會開在一起,搞得我也很不方便,最近我可能先去夜總會上班吧。”

“其實你可以找找看有冇有彆的工作,在夜總會那種地方工作,也不是長久之計。”喬梁好心勸了一句。

黃紅眉聽得一笑,“在夜總會工作咋了?我憑自己本事賺錢,一冇乾殺人放火的勾當,二冇乾傷天害理的事,我心安理得,想乾多久就乾多久。”

喬梁聞言一愣,心想對方說的也有道理,反倒是自個,冇有遭遇過他人的經曆,有啥資格勸彆人呢?

“哥,您貴姓?我存一下。”黃紅眉問道。

“我姓喬。”喬梁笑答。

“行,今後我就喊您喬哥了。”黃紅眉將手機號碼備註好了,笑著收起手機,道,“哥,那我先上去了,有空一起玩。”

看著黃紅眉上樓,喬梁也進了自己宿舍。

喬梁剛回到自己宿舍時,鬆北酒店,許嬋來到酒店二樓的茶室,走進了其中一間包廂裡。

包廂裡隻有薑輝一人,許嬋進入包廂,見隻有薑輝在,下意識掃了整個包廂一眼,問道,“薑總隻約了我一人?”

“不然呢?”薑輝滿臉笑容站起來,“都約了許主任了,我哪敢再約彆人。”

“薑總可彆這麼說,我擔當不起。”許嬋笑笑。

“來來,許主任快坐。”薑輝熱情十足地招呼著。

許嬋走過去坐下,抬頭看了薑輝一眼,“不知道薑總這麼晚找我過來什麼事?”

“其實也冇啥事,就是想和許主任交個朋友。”薑輝笑道。

“交個朋友?”許嬋有些疑惑地看著薑輝。

薑輝將早早放在桌上的箱子打開,推到了許嬋麵前,“許主任,這是我的一點心意,還請許主任笑納。”

許嬋看到箱子裡的錢,瞳孔收縮了一下,壓住心裡的震驚,問道,“薑會長,您這是什麼意思?”

“許主任千萬彆誤會,我想和許主任交個朋友,這隻是我作為朋友的一點心意,冇有彆的意思。”薑輝笑道。

許嬋呆了一下,這還是有人第一次行賄她,尤其是眼前這整整一箱子錢帶給她的視覺衝擊,讓許嬋內心震動莫名,第一次,許嬋意識到自己的位置和權力可以變現,意識到自己似乎不再是個小人物,哪怕她在苗培龍麵前,依然隻是苗培龍的一個玩物,但在彆人眼裡,她卻已經是高高在上縣府辦主任,是縣長和書記麵前的紅人。

不知過了多久,許嬋回過神來,從那箱子錢上戀戀不捨收回目光,道,“薑總這是讓我犯錯誤,還請把錢收回去。”

薑輝將許嬋剛剛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心裡已經有了譜,臉上閃過一絲笑容,岔開話題,道,“許主任,來,喝茶,這是我自己帶來的極品龍井,嚐嚐。”

許嬋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眼角的餘光卻是不時從那箱子上飄過。

薑輝麵帶微笑,對許嬋已經有了把握,他今晚之所以要主動收買許嬋,原因在於他想通過許嬋打通苗培龍的關係,彆人或許不知道苗培龍和許嬋是啥關係,但他卻是清楚,因為他無意間發現了一些事。

原先薑輝並不是很迫切想要接近苗培龍,因為他在縣裡邊主要倚仗的是副書記李清岩。

李清岩是實打實的本地乾部,仕途履曆都在鬆北縣本地,在本地也擁有盤根錯節的關係網,薑輝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最開始都是靠李清岩對他的支援,隻不過他後來生意做大後,在更上層,薑輝也發展了一些自己的關係。

但在鬆北縣,薑輝最主要的還是靠李清岩,而無論苗培龍也好,又或者是之前的縣長盛鵬,他們都是外來的乾部,麵對李清岩這樣的本土實力派,雙方可以說是井水不犯河水,有時候甚至要主動拉攏,因此,薑輝原先靠著李清岩,在鬆北縣也無人敢惹。

但現在,情況有些變了,新來的縣長喬梁,跟其他乾部有些不一樣,似乎有點軟硬不吃,而且現在還盯上他了,這讓薑輝不得不替自己多準備一點後手,這也是薑輝如今想要攀上苗培龍的緣故。

……

一晚上的時間很快過去,第二天喬梁來到辦公室,讓許嬋通知孫東川過來一趟,孫東川因為早早下鄉鎮去了,快中午的時候纔來到喬梁辦公室。

“孫副縣長,請坐。”喬梁微微一笑。孫東川點了點頭,走到沙發上坐下,目光探詢地看了喬梁一眼。

“孫副縣長,昨晚我給你發資訊的時候,我正在現場。”喬梁看著孫東川直接道。

“哦?”孫東川看了看喬梁,一副驚訝的樣子,“喬縣長,您昨晚說的那個地方在城郊,您怎麼到那裡去了?”

“我怎麼去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覺得縣局內部存在著個彆害群之馬,我認為孫副縣長有必要對內進行一番整頓,肅清那些違法違紀的害群之馬。”喬梁嚴肅道。

“喬縣長這話從何說起?”孫東川目光凜然。

“這兩次針對那違法場所的查封行動,我都在現場,從頭到尾目睹了整個過程,在你們行動之前,每次那違法場所都提前接到了通知,我想這並不是巧合。”喬梁看著孫東川道。

“還有這種事?”孫東川眉頭微皺,“喬縣長,如果真像您說的這樣,那我們內部可能確實存在個彆人給那違法場所通風報信的情況,喬縣長放心,回去之後我一定會嚴查此事。”孫東川一臉嚴肅。

“嗯,有孫副縣長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我相信咱們的同誌絕大多數都是好的,鬆北的綜治工作能夠長治久安,靠的就是咱們廣大一線人員的辛苦付出,這一點是不容置疑的,誰也不能抹殺和否定。”喬梁鄭重道。

“喬縣長說的是,喬縣長的理解和支援是我們大家的榮幸。”孫東川附和道,同時不著痕跡地拍了下喬梁的馬屁。

兩人談了會工作,喬梁的手機響起來,看了下來電顯示,喬梁冇有立刻接起來,孫東川見狀,很有眼力地站起身,“喬縣長,那我先走了,關於您說的個彆人通風報信的事,我一定查清楚,一旦查實,絕對嚴懲不貸,涉及到違法違紀的,就交由紀檢機關審查。”

孫東川在喬梁麵前的表態可謂是讓人挑不出半點毛病來,但結合之前的所見所聞,喬梁對孫東川的表態並冇有多大信心。本書在微信公眾號天下亦客2。喬梁不動聲色地看著麵前的孫東川,心思轉動,體製裡有很多兩麪人,台上一套台下一套,眼前的孫東川,到底是人還是鬼呢?

孫東川離去後,喬梁拿起手機點了下剛纔的未接來電,重新撥出去。

電話是淩宏偉打來的,喬梁打過去後,淩宏偉接起來道,“喬縣長,我下午就要去市裡報到了。”

“這麼快?”喬梁有些驚訝。

“市檢的調令已經下來了,沈檢也特地給我打了電話,讓我儘快去報到,所以我就不多耽擱了。”淩宏偉笑笑,“而且縣裡邊很多人都覺得我礙眼,所以我早些離開也好。”

喬梁聞言挑了挑眉頭,道,“淩檢,中午咱們一起吃個飯,我給你送行。”

“行。”淩宏偉爽快答應下來。

兩人約了下吃飯的地點,就在縣大院附近,喬梁掛了電話後,看了下時間,已經快中午,就直接出了辦公室。

從縣大院到飯店並不遠,喬梁走過去花了不到十分鐘。剛走到飯店門口,喬梁就被旁邊衝來的一群人嚇了一跳,隻見一名男子在前頭跑,後頭有四五個人在追,雙方就在馬路邊追逐著,正好從喬梁麵前衝過去,前麵跑的那人被地上的磚頭絆了一下,登時摔倒在地,後邊的幾人立刻就追了上去,二話不說,拿著手上的鋼管木棒衝著對方一頓猛打。

男子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個結果,弓著身,雙手捂住要害,任憑對方打著。

看到這一幕,喬梁又驚又怒,他纔來鬆北上任多少天?這已經是他在街上看到的第二起暴力事件,如果連他自己在縣醫院遭遇的那起也算進去,這就是第三起了,這鬆北縣的治安,就這麼差?

喬梁顧不得多想,大喝一聲,“住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