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80章 下不為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80章 下不為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冇什麼。”喬梁笑笑,隨即轉移話題,隨口道,“對了,任局長來你這裡後還好吧?”

聽喬梁提到任泉,袁立誌第一反應就是,喬梁問這個是徐洪剛的意思。

同時袁立誌又意識到,雖然自己和喬梁都是徐洪剛的人,雖然喬梁隻是個小小的副科級,但他在徐洪剛眼裡的分量可不輕,甚至超過自己。而且這小子雖然年輕,但做事極精明,很有心數,日後能做到哪一步無法預測。

如此,和喬梁搞好關係是非常有必要的。

“任副局長是局裡二把手,和我當初在局裡的位置和處境一樣,他現在小日子很好的,每天按時上下班,局裡的大小事從不過問。”

一聽袁立誌這話,喬梁就知道任泉一來廣電局,袁立誌就把他架空了,猶如當年楚恒架空他。

而袁立誌這樣做,顯然是意會透了徐洪剛的意思。

“從縣委書記到副局長,看來任局長的心態不錯。”

說這話的時候,喬梁有些於心不忍,覺得這對任泉太殘忍,又想起當初楚恒對袁立誌,感覺官場的鬥爭很冷酷。

袁立誌笑起來:“心態不好行嗎?這叫識時務,所謂過時的鳳凰不如雞,任泉當然是很明白這點的。”

不知為何,袁立誌這話讓喬梁聽了有些反感,但卻又不好說什麼。

一會財務中心打電話過來,說賬抹平了,保證不露任何痕跡。

喬梁和袁立誌又閒聊了一會,然後告辭。

走出廣電局的時候,喬梁一麵有些輕鬆,一麵卻又感到不安,覺得自己這麼做多少有些陰暗。

這種感覺讓喬梁心裡很不舒服。

但事已如此,也確實找不到解決問題的更好辦法,隻能這樣了。

下不為例。喬梁邊安慰著自己,邊無奈歎了口氣。

週一上班後,喬梁正在辦公室忙,徐洪剛揹著手踱了進來,眉頭微微皺著。

一看徐洪剛這神態,喬梁立馬猜到他應該知道紀委去查廣電局的事了,決定先入為主。

“徐部長,有個事我正想和你彙報。”

“什麼事?你說。”

“週末這兩天,我閒著冇事,無意中琢磨起袁局長給你和我送手機的事,越琢磨越心裡不安,就找了袁局長。”

“哦,為什麼不安?你找他乾嘛?”徐洪剛微微有些意外。

喬梁一本正經道:“雖然這兩部手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我覺得如果袁局長那邊做不好賬,說不定什麼時候會出叉叉,給你的工作帶來被動。於是我就和袁局長說了下,讓他把賬處理好。正好袁局長週六在單位加班,聽我這麼說,就通知財務中心主任把賬抹平了,做的不露任何痕跡。”

徐洪剛繼續帶著意外的神情,隨即卻又笑起來:“小喬,你真是大仙哪,好,好,做得好。”

“徐部長這話是何意啊?”喬梁裝作糊塗的樣子。

徐洪剛拍拍喬梁肩膀:“我剛接到連書記電話,說紀委接到群眾來信,舉報廣電局超標濫發福利,給所有員工配手機,他今天派張琳帶人去廣電局查去了。我正琢磨這事會不會牽出我們那兩部手機呢,冇想到你小子未雨綢繆先想到了。”

連正現在告訴徐洪剛是正常的,調查已經開始了,不需要保密。

“啊?這麼巧?”喬梁嘴巴半張。

徐洪剛點點頭:“對,就是這麼巧,你小子做的太及時了。”

喬梁做出後怕的樣子摸摸後腦勺:“我是閒的蛋疼瞎琢磨到這事的,實在冇想到……”

徐洪剛嗬嗬笑起來:“看來你小子應該經常閒的蛋疼,經常瞎琢磨事。”

喬梁嘿嘿笑了下,接著又皺起眉頭:“不過,徐部長,我找袁局長平賬,是打著你的名義進行的。”

“為什麼要打我的名義呢?”

“因為我怕袁局長不夠重視,就說是你偶然想起這事,無意中提了一下。”

徐洪剛點點頭:“你小子又打著我的旗號搗鼓事,這次就算了,下不為例啊。”

看徐洪剛並冇有責怪的意思,喬梁放心了,忙點頭:“好好,下不為例。”

“我過來就是想和你說這事的,冇想到你先給我解決了,不錯,很好。”徐洪剛滿意地揹著手出去了。

喬梁鬆了口氣,卻又歎了口氣。

一會袁立誌打來電話:“喬老弟,你可真是及時雨啊,週末剛把那兩部手機的賬抹平,今天張琳就帶人來廣電局查發手機的事了。”

“剛纔徐部長過來和我說了這事,我正後怕呢,其實及時雨不是我,而是徐部長。”喬梁道。

“對對,你和徐部長都是及時雨,徐部長真是高人,未卜先知。”袁立誌恭維道。

“對了,紀委查你們局配手機的事,是不是打著濫發福利的名義進行的?”

“是的,張琳說是接到群眾舉報,說我們局超標濫發福利。”

“那你們這行為到底屬不屬於超標濫發呢?”

“這個不好說,就看紀委怎麼定性了。我們給職工發的是國產手機,這是工作性質的需要,用外國品牌的,很多公家資訊不都被老外給掌握了?現在從上到下都要求國家機關人員用國產手機,防止資訊泄露,我們這也是響應上麵的號召。

而且,在楚恒當局長期間,廣電局連續兩年冇有給職工發福利了,我今年發的超標一點也算是一種彌補嘛。所以,我們這麼做是有正當理由的,他們儘管查,我不怕。”

喬梁想了想:“袁局長,雖然你說的理由很充足,但還是要防止紀委抓住什麼把柄。還有,這事是有人舉報到紀委的,此人舉報的目的,我覺得似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所以,你還是要謹慎一點的好。”

“醉翁之意不在酒……”袁立誌琢磨著,似乎有些明白喬梁的暗示了,意識到舉報人應該來自局內部,舉報的目的,往下應該是衝自己來的,往上則對準了徐洪剛。

想到這一點,袁立誌不由打了個冷戰,尼瑪,想搗鼓自己的人非楚恒莫屬,想讓徐洪剛難堪的人應該是唐樹森。這事應該是唐樹森和楚恒合謀的,應該是楚恒指使局內部的人搞的。

局內部的人,和楚恒關係最貼的就是丁磊,這小子嫌疑很大。

尼瑪,無毒不丈夫,看來自己對丁磊還是有些手軟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