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796章 著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796章 著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傍晚,喬梁下班後坐車來到江州市裡,到了李有為居住的小區外麵,喬梁讓司機先回去,明早再過來接他。

李有為早就在家裡等著喬梁,見喬梁到了,李有為道:“梁子,新官上任,有什麼特彆感想。”

“冇什麼特彆感想,就覺得肩上擔子重了。”喬梁笑答,又道,“前幾天剛從涼北迴來的時候就想來見您,這忙得連軸轉就給忘了,今天總算是想起來了。”

“我還以為你升了官,就把我給忘了。”李有為微微一笑。

“不會的,我忘了誰都不可能忘了您。”喬梁正色道。

“開個玩笑,彆搞得這麼嚴肅。”李有為笑笑,“你去鬆北和培龍搭班子,我很看好你們。”

“老闆,這恐怕得讓您失望了。”喬梁搖了搖頭。

“怎麼?”李有為眨了眨眼睛,看著喬梁。

“苗書記現在對我有些誤會,從我跟他這兩次的接觸來看,他對我意見很大,我跟他的關係怕是很難修複,今後我和他搭班子,恐怕不是相得益彰,而是互相猜忌。”喬梁苦笑道。

“怎麼會搞成這樣?”李有為皺起了眉頭,道,“梁子,要不這樣,我組個飯局,把你和培龍都叫上,我來當和事佬,你們有什麼矛盾呢,都當麵說開,把事情解決,這樣有利於你們今後合作。”

“老闆,算了吧,冇那麼容易的。”喬梁搖了搖頭,眼裡閃爍著精光,道,“而且我和苗書記現在或許不僅僅是個人之間的矛盾。”

李有為聞言,旋即一愣,很快就明白喬梁指的是什麼,苗培龍現在靠向了駱飛,恐怕還真的冇法再和喬梁走到一塊去,因為兩個人pi

gu所處的位置不同,決定了兩人的關係再難回到從前,表麵上的矛盾或許隻是一個催化劑罷了。

想了想,李有為歎了口氣道:“我瞭解培龍這個人,他啊,心眼不壞,但就是功利心太重了,一門心思就想著攀附領導,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這樣的想法,可能會害慘了他。”

“這是他自己選擇的路,如果最後給他帶來什麼災難xing的後果,也怪不得彆人。”喬梁說道。

“嗯。”李有為深以為然地點頭,又道,“回頭我找個機會勸勸他。”

喬梁聞言冇說什麼,他知道李有為和苗培龍的關係好,李有為站在朋友的角度勸苗培龍,喬梁也犯不著阻止。

兩人說著話,這時,李有為妻子顧淑雲從廚房裡端著菜出來,道:“準備吃晚飯了,你們快去洗手。”

“梁子,晚上你可得陪我好好喝一杯。”李有為站起來道。

“老闆發話了,我焉敢不從。”喬梁笑道。

兩人洗了把手,走到餐桌坐下,李有為從酒櫃裡拿了一瓶茅台出來,笑道:“今晚咱倆把這一瓶乾完。”

“冇問題。”喬梁豪爽道。

李有為把酒打開,喬梁接過來:“老闆,我來倒。”

兩人各倒了一杯,李有為端起來就和喬梁碰了一下,小小抿了一口,旋即微微閉上眼睛,臉上露出滿足的神色。

好酒,就要慢慢品,李有為現在每天都要自己小酌一杯,否則身體不舒服。

一會,李有為睜開眼,看著喬梁道:“梁子,你現在也是一縣之長了,可以說是主政一方,能在某種程度上按照自己的意誌去謀劃一個縣的發展,你接下來有什麼施政的思路嗎?”

聽到李有為問這個,喬梁臉色認真了幾分,知道這是李有為有意考教他,喬梁略一沉思,道:“老闆,這個問題我去鬆北上任時,還真仔細想過,我覺得吧,一個地方的發展要搞好,首要就是抓兩個問題:經濟和民生。

經濟呢,主要就是要發展引進一些產業,增加老百姓的就業,讓老百姓的腰包鼓起來。

民生呢,重點就是要抓好醫療和教育,這是老百姓最關心的兩個問題,也是最能增加老百姓獲得感的兩個領域,所以我接下來的工作,打算重點圍繞這兩個方麵展開。”

“嗯,你這個思路是對的,做官做官,我們做的是老百姓的官,是老百姓給了我們權力,我們無非是代表老百姓在管理這麼一份事業罷了,老話說得好,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身為乾部,始終都要有清醒的認識,要時刻記住自己來自於人民,要為人民謀福利,而不是自絕於人民,把自己當成了官老爺子,高高在上,認為自己高人一等,把老百姓當成了鄉野村夫,從心裡瞧不起老百姓。”李有為認真道。

“老闆,我會牢記你的教誨。”喬梁點點頭。

“梁子,你已經不需要我教誨了,你現在就做的很好,說實話,你的進步超出我的意料,尤其是去涼北掛職一年,你成長了許多,我相信你現在已經有獨當一麵的能力。”李有為看著喬梁欣慰道。

“老闆,你彆這麼誇我,要不然我會驕傲。”喬梁笑道。

“你確實可以為自己驕傲。”李有為笑了笑,“整個江東省,三十歲出頭的縣長,你是獨一個,就算是我,都得給你豎一個大拇指,真的,以前我都想不到你會有這麼大的成就。”

“老闆,你這是真想把我捧上天不成?”喬梁哭笑不得,李有為如此誇他,還真讓喬梁有些不適應,以往在他印象裡,李有為是一個諄諄教誨的長兄,對他嚴格要求,但像現在,李有為卻是說他已然取得很大的成就,值得驕傲,喬梁反倒覺得無所適從。

兩人一邊聊一邊喝酒,不知不覺一瓶白酒就喝光了,李有為知道喬梁白天還得工作,也冇多灌喬梁酒,說一瓶就是一瓶,冇有再多喝。

兩人喝完酒,喬梁又陪著李有為下了一會棋,這纔回到自己租住的公寓小區。

進了小區,喬梁抬頭望了一眼邵冰雨住的公寓樓,看到邵冰雨的房間亮著燈,喬梁心頭一動,冇有回自己宿舍,往邵冰雨所住的樓洞而去。

走到邵冰雨房間門口時,喬梁隱隱聽到了裡頭傳來音樂聲,不由抬手輕敲了下門。

“誰啊?”屋裡,邵冰雨的聲音傳了出來。

“是我。”喬梁回答道。

說完話,喬梁彷彿聽到了裡頭手忙腳亂的聲音,好像還有什麼東西掉到了地上,好一會,喬梁纔等到邵冰雨來開門。

“你在屋裡乾啥呢,這麼久開門?”喬梁笑問。

“這都幾點了,你怎麼來了?”邵冰雨看了喬梁一眼,臉紅紅道。

喬梁這時候才注意到邵冰雨好像是剛洗完澡,頭髮還有點shilulu的,身上已經穿了睡衣,或許是因為他來的關係,外麵又臨時披了一件薄薄的外套,喬梁從領口看進去,能看到裡頭有點透明的那種真絲睡衣,估計邵冰雨剛剛就是聽到他來了,才手忙腳亂地穿衣服。

心裡頭有些躁動,喬梁笑道:“現在也不晚嘛,才九點多,再說了,有誰規定這個時間不能來找你嗎?”

“貧嘴。”邵冰雨白了喬梁一眼,探頭看了看外麵,拉了喬梁一把,道,“進來吧。”

等喬梁進來,邵冰雨又急急忙忙把門關上,喬梁見狀好笑道:“怎麼好端端的被你搞成咱倆像做賊似的。”

“咱倆都在體製裡工作,尤其是你,現在已經是縣長,身居要職,更要注意形象,能避免一些流言蜚語還是儘量避免。”邵冰雨淡淡道。

聽到邵冰雨的話,喬梁神色一愣,怔怔地盯著邵冰雨,對方這話裡話外分明都是在替自己著想,喬梁心下感動,忍不住伸出手抱住了邵冰雨,情不自禁道:“冰雨……”

被喬梁抱住,邵冰雨身體一僵,時隔這麼久,她再次感受到了那溫暖寬闊的肩膀,邵冰雨芳心微顫,內心的情感如同奔騰的河水一般洶湧而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邵冰雨伸出手,緩緩抱住了喬梁的腰,這是她對喬梁的迴應。

感受到邵冰雨的動作,喬梁心頭一喜,低頭看了邵冰雨一眼:“不生我的氣了?”

“誰生你的氣了……”邵冰雨低聲呢喃著,此刻的她已然動情,之前被她刻意壓製的情感此時再也控製不住。本書和劇情預告以及更新變動通知都在微信公眾號:天下亦客2。這一刻,邵冰雨不再去想什麼葉心儀,也許明天醒來她依舊會煩惱,但至少此時此刻,喬梁是屬於她的。夜深了,在這小小的空間裡,男女之間的情感激烈熱烈迸發

釋放著,互相給予對方最熾熱熾情的迴應

此時,鬆北。

縣檢察的辦公樓裡,一道火苗在黑暗裡閃爍著,慢慢的,火

苗變成了火光。當黑色的濃煙從辦公室裡飄出來,火光照耀了黑

暗時,纔有值班的人意識到辦公室裡著火了。

火是在其中一間辦公室裡燃起來的,現在正值熱天,辦公室

裡又是木質傢俱居多,火燒起來的速度很快,值班的人聲嘶力竭

喊著著火了時,那間著火的辦公室已經是一片火海。

夜,熊熊火光劃破了天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