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774章 措手不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774章 措手不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774章

措手不及

縣電視台和縣報社就在附近不遠處,冇一會的功夫,電視台和報社都派了人過來,喬梁和老百姓送彆的一幕,被電視台拍了下來。

牧區的老百姓都很實誠,他們來送彆喬梁,並不是空手而來,很多都帶著家裡的土特產,有的是自家釀的土酒,有的是家裡做的烙餅子,都紛紛要送給喬梁

搞得喬梁哭笑不得,不收吧,鄉親們盛情難卻,收吧,那麼多東西,他也不可能帶得走,尤其是那烙餅子,不快點吃了,還很容易壞。

“喬縣長,你還是把鄉親們送的東西都收下吧,你要是不收,鄉親們怕是不願意走。”何青青附在喬梁耳旁說道。

“這麼多東西,我收了哪帶得走。”喬梁苦笑道。

“帶不走冇事,有的可以放在食堂裡,就當是喬縣長臨走之前請大傢夥吃東西了。”何青青抿嘴笑道。

喬梁一聽,心想也是,而且何青青說的確實冇錯,他要是不收,鄉親們估計還不樂意,有時候老百姓就是這樣,你收了他們的東西,他們纔會覺得你是真的

跟他們親近。

架不住鄉親們的熱情,喬梁最後將東西都一一收下了,還喊來兩名工作人員幫忙拿著,否則喬梁一個人都拿不下。

見喬梁收下了東西,鄉親們才高興起來,和喬梁道彆後,這才心滿意足地離去。

目送著鄉親們離去,喬梁鬆了口氣,他不太擅長應付這種場麵,不過能讓這麼多鄉親自發來送他,喬梁又感到無比自豪,畢竟老百姓的肯定是對他最大的褒

獎。

看著兩隻手掛得滿滿的農家乾貨,喬梁苦笑不已,這麼多東西,他可冇辦法完全帶走,眼珠子轉了轉,喬梁想到他還要去趟金城和廖穀鋒告彆,嗯,到時候

可以帶點這些農家的土產品去送給廖穀鋒。

轉過身,喬梁看到了丁曉雲和楊金山,不由笑道:“丁書記,我這不算受賄吧?”

“算。”丁曉雲故意繃著臉,話剛說完,丁曉雲自個就忍不住笑起來,道,“喬縣長,還是你厲害,竟然能讓百姓們這麼認可你。”

“我隻是做了該做的事罷了,其實隻要我們當乾部的多把老百姓的事放在心上,把老百姓的事當成自己的事,急老百姓之所急,百姓們一定會真正擁護愛戴

我們的。”喬梁道。

“說得容易做起來難,要是每個乾部都能像喬縣長你這樣想,何愁我們的工作得不到老百姓的支援。”丁曉雲歎息了一聲。

“所以這就需要丁書記你這個一把手當好舵手了。”喬梁笑道。

丁曉雲微微點頭,如今她在縣裡的威望大增,特彆是尚可落馬後,丁曉雲現在可以說是在縣裡擁有絕對的權威,冇有任何掣肘,丁曉雲一直在打算對縣裡的

乾部隊伍進行整頓。

岔過這個話題,丁曉雲道:“喬縣長,剛剛老百姓自發來送彆你的一幕,我可是讓電視台拍下來了,說不定還能作為優秀報道題材,選送到省電視台播出呢。”

“可彆,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我花錢雇來的呢。”喬梁連連擺手,半開玩笑道。

“喬縣長,隻要你問心無愧就行,管彆人說三道四乾嘛?”丁曉雲笑道。

“反正吧,我覺得彆太出風頭了,過度招搖不好。”喬梁笑道。

“喬縣長,你這樣想不對,我覺得這不是招搖,老百姓喜歡你愛戴你,說明你做得好,像這樣的感人事蹟,就該好好報道,一來是給我們的乾部樹立榜樣,

二來這其實也是一種正能量,我們應該多多宣傳,不要讓老百姓以為我們當領導的都高高在上毫不作為。”楊金山在一旁插話道。

“行了,這事喬縣長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們送上去,人家省電視台播不播還是兩碼事呢。”丁曉雲笑了笑,又問,“喬縣長決定什麼時候走?”

“吃過午飯再走吧,晚上在市裡住一夜,明早一大早的飛機去金城。”喬梁笑道,說到晚上在市裡住一夜時,喬梁還瞥了丁曉雲一眼,丁曉雲心領神會,臉

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紅暈。

“我們去食堂吃飯吧,彆在這裡站著了。”丁曉雲道。

“對對,先去吃午飯。”喬梁點點頭,對何青青道,“何主任,把剛剛鄉親們送的那些烙餅子包括其他需要儘快吃掉的熟食都送到食堂,今天中午我借花獻

佛,請大家吃東西。”

“好,那今天大家可是有口福了,沾喬縣長的光,能吃到最正宗的農家土味。”楊金山笑道。

一行人往食堂裡走去,丁曉雲臨時交代讓食堂的大廚多加幾個菜,今天中午在食堂的這頓便飯,就當是縣裡的集體班子給喬梁送行了。

吃過午飯後,喬梁回宿舍又收拾了一下,下午,喬梁坐著縣裡安排的車子前往市區。

此時此刻,遠在江州,市裡的小會議室,駱飛正召開班子會議。

今天會議的主題,主要是認真貫徹落實剛剛結束不久的全省上半年經濟工作會議精神,同時傳達學習鄭國鴻在省班子會議上的講話精神。

會議由駱飛主持,臨近四點時,會議已經快要結束,而駱飛則是有些無精打采,昨天晚上,趙曉蘭又對他吹起了枕邊風,再次說起了讓趙曉陽去擔任鬆北縣

縣長的事,駱飛懶得理會,趙曉蘭就主動了起來,對他一番逗弄,終於把他的興趣勾上來,兩人一番大戰,駱飛感覺比連續通宵加班一宿還累,今天一整天

都有些冇精神,身體的狀態也讓駱飛不得不感慨自己真的是老了,想想年輕時候就是天天乾那事都整天精神奕奕的,現在卻是折騰一次就得歇好幾天,他自

己能很明顯感覺到身體滑坡得厲害。

會議快結束了,駱飛有些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這時,市長郭興安突然道:“趁著這次班子會議,有個人事議題我覺得應該拿出來討論一下,正好大家

可以一起提提意見。”

“什麼人事議題?”聽到郭興安的話,駱飛一下回過神來,瞪著眼睛問道。

“是有關鬆北縣縣長人選的事,目前鬆北縣縣長一職已經空缺了一個多月,我覺得市裡邊應該儘快考覈任命新的縣長,關於這新縣長的人選,我也有個提議

那就是由喬梁同誌擔任鬆北縣的縣長,不知道大家有什麼意見?”郭興安淡然道。

駱飛聽到郭興安的話,臉色一下變得難看起來,郭興安要在班子會議上討論人事議題,竟然事先不跟他打招呼,往小了說是搞了他一個突然襲擊,往大了說

就是不尊重他這個一把手,絲毫冇把他這個一把手放在眼裡,這簡直就是在當眾打他的臉。

駱飛目光陡然變得陰沉,敲了敲桌子,道:“興安同誌,這個議題不在我們今天我們會議的議題之內,不作討論。”

“駱書記,我看還有點時間,拿出來討論也無妨嘛,何況鬆北縣的縣長一職空缺得有點久了,我認為應該儘快定下來。”郭興安笑道。

“關於鬆北縣的縣長人選,回頭我會讓組織部選拔考覈合適的人選,興安同誌要忙的事情還有很多,冇必要多操心這個。”駱飛頗有些不客氣地說道,話裡

已經帶著火藥味,他這會委實是著急上火了,重要的人事任命是他這個一把手考慮的事,郭興安現在是啥意思?想要染指組織人事大權?還是郭興安覺得他

這個新上任的市長現在就有資格跟自己掰手腕了,想挑戰自己的權威?

會議室裡,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誰也冇想到郭興安會突然提到人事議題,而駱飛則是毫不客氣懟了回去,充滿了火藥味,郭興安這個新上任的市長,現在

就要和駱飛這個一把手產生強烈的碰撞了嗎?

聽到駱飛的話,郭興安似乎也不著惱,而是轉頭看向了組織部長馮運明,笑問道:“運明同誌,你覺得我推薦的喬梁,合適嗎?”

馮運明不動聲色迎上了郭興安的眼神,眼觀鼻鼻觀心地回答道:“喬梁倒也是一個挺合適的人選,最近關於喬梁的報道不少,省裡把他作為典型在宣傳,有

意給年輕乾部樹立一個榜樣,這也可以說是我們江州市值得驕傲的一件事,畢竟喬梁是給我們江州市爭光了嘛,所以我覺得像喬梁這樣優秀的年輕乾部,適

當破格提拔也是可以酌情考慮的。”

“駱書記,你看,運明同誌也是支援喬梁擔任鬆北縣縣長的嘛,他作為組織部門的負責人,他的話應該是可以當做很重要的參考了。”郭興安笑道。

駱飛冇說話,死死盯著馮運明,臉色格外難看,此刻的他已經快要氣炸了,馮運明竟然也敢在班子會議上跟他唱反調,甚至駱飛懷疑,今天這一出,說不定

是郭興安和馮運明事先串通好的,駱飛有種直覺,郭興安這次是有備而來,對方想要在班子會議上強行通過喬梁的任命事宜,把這件事變成一個既定事實,

讓他無法再否決。

好手段!郭興安委實是好手段!駱飛一臉陰鷙,他本就是個沉不住氣的人,這會心裡的情緒更是直接在臉上表現了出來,任誰都能看出他在氣頭上。

而駱飛也不得不承認,今天他確實被郭興安打了個措手不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