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749章 替換人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749章 替換人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前麵到底啥情況了?”車子裡,尚可很是煩躁地說著。

“專業的事jiao給專業的人,咱們又冇救人的本事,這時候就彆添亂了。”喬梁撇撇嘴道。

“我這是在添亂?”尚可瞪著喬梁不滿道。

尚可話音剛落,前頭車燈突然亮了起來,尚可見狀一下急了起來:“怎麼回事,前頭為什麼亮燈了,那不是要被綁匪發現了嗎?”

這時,尚可和喬梁所坐的這輛車子也往前開,直至開到近前才停了下來,喬梁往車外一看,才發現警方的車子圍成一圈,將綁匪給圍住了。

顯然,剛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警方這邊決定攤牌,直接將綁匪包圍了。

“這……這……怎麼會搞成這樣,萬一綁匪撕票怎麼辦?”尚可看到外麵的情況,結結巴巴道。

喬梁無語地看著尚可,這傢夥腦子是傻了不成,事情搞成這樣,綁匪更不敢撕票,現在劉瑩成了對方的護身符。

警方的人都下了車,喬梁和尚可也跟著下車,這時候省廳派來的談判專家起到了作用,正在跟綁匪jiao涉著。

幾個綁匪這時候都躲在了車上,即便是齊力也不例外,對方跑回車上,第一時間就要拿劉瑩出氣,一旁的霍興龍攔住道:“鼠哥,這時候跟這個娘們計較也冇意義了,趕緊想想辦法怎麼脫身。”

“先去把錢搬到車上來。”李飛這時候還惦記著錢。

“尼瑪,都是你這個臭娘們搞的鬼,是不是你讓你助理報的警?”齊力惡狠狠地看著劉瑩,拿著qiang指著對方。

“你們把我放了,我可以幫你們去跟警方jiao涉,錢給你們,還可以放你們離開。”劉瑩鎮定自若地看著對方淡淡道。

“嗬嗬,你這臭娘們倒是幾分膽子,到了現在,你竟然不怕?”齊力嘲諷地看著劉瑩,“你當我們是傻子呢?”

劉瑩同對方對視著,她又豈止會不害怕,隻不過是故作鎮定罷了。

幾人在車裡說著話,外邊,喬梁和尚可來到了負責指揮此次行動的省廳那位隊長身旁,尚可質問道:“你們怎麼和綁匪攤牌了?不怕他們對劉總不利嗎?”

“尚縣長,這是那三位綁匪的資料。”省廳的隊長把一份資料拿給尚可,一邊道,“考慮到那些綁匪拿了錢後也不可能真的放人,再加上人質在他們手上的時間越長,反倒越不安全,所以我們在權衡利弊後,決定直接采取營救行動。”

隊長說著指了指那三名綁匪的資料道:“這三人都是慣犯,有犯罪前科,指望他們說話算話是不大可能的。”

“那你們待會行動可得注意點,不能讓他們傷害了劉總。”尚可隨意翻了下資料,焦急道。

喬梁聽到尚可的話,撇撇嘴,往前走了幾步,警方的談判專家已經在和綁匪jiao涉,讓綁匪放了劉瑩,雙方都知道這不可能,但談判就是彼此討價還價,並且一步步試探出對方的底線。

雙方隔空喊著話,警方這時候又提了新條件,說是可以用警方的人來替代劉瑩當人質,隻要綁匪答應,不僅能讓他們拿到錢,同時,警方的人還會往後撤。

“鼠哥,聽到了冇有,感覺他們提的這個條件還可以啊,隻要他們肯後撤,咱們至少是暫時安全了。”李飛聽到警方的條件後,頗有些心動道。

“你聽他們忽悠呢,真換一個條子來當人質,你能放心嗎?誰知道他們打的是什麼主意。”齊力不以為然。

“就是,彆聽他們瞎扯,咱們隻有把這個姓劉的娘們緊緊拽在手裡纔是安全的,那些條子真要是誠心拿個人跟我們換人質,怎麼不找個當官的來換?”霍興龍附和道。

“冇錯。”齊力點點頭,隔著車子的玻璃縫往外瞄著,齊力喊道,“換人質是不可能的,你們真想換,有本事找個當官的來換,用條子跟我們換,當我們傻是不是?”

齊力的話說完,警方這邊一下沉默了起來,齊力見狀得意道:“怎麼樣,不敢了吧?我看你們就冇安好心。”

“鼠哥,瞧,他們被你的話給鎮住了。”霍興龍嗬嗬笑了起來,指了指窗外,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看到的喬梁,道,“那個好像是咱們上午看到的那個領導吧,是什麼縣長來著?有本事他們就讓那個人過來替換人質。”

“對,上午捐贈儀式上,咱們看到的就是他,好像是縣長。”李飛眯著眼往外瞧著,點頭道。

齊力聞言,眼珠子一轉,生起了戲耍警方的心思,喊道:“要換人質也可以,你們讓左邊那個穿白色皮夾克的過來換,隻要你們答應,我們就換。”

喬梁原本還站在警方的那名談判專家身旁看戲,想著看警方的人怎麼和對方打心理戰,冷不丁看到周圍的人都看向自己,喬梁一下有些納悶,對方指的又不是自……喬梁腦袋的想法一閃而過,臉色猛地僵住,低頭看了看自己,再看看左右,這裡穿白色夾克的可不就隻有他一人。

“可以,我覺得可以換。”尚可不知道從哪竄出來,第一個點頭道。

喬梁聽到尚可的話,靠了一聲,瞪著尚可道:“尚縣長,你什麼意思?”

“喬副縣長,你彆誤會,我這也是為了救人。”尚可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喬副縣長,你都能徒手跟狼搏鬥,我覺得你去換劉總的話,說不定還能有機會配合警方這邊的人將綁匪一起乾掉,反之,你看劉總一個弱女子,在那些綁匪手上根本毫無反抗之力,所以我覺得現在綁匪主動提出換人,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尚可這麼一說,其他看向喬梁的眼光都帶著幾分驚異,他們倒不是讚同拿喬梁去換劉瑩,而是聽到喬梁竟然能徒手跟狼搏鬥,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尚可見自己成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又道:“大家都不知道吧,我們喬副縣長是個功夫高手,他有過徒手乾掉一隻狼的光輝記錄。”

“尚縣長,這是真的?”省廳那名隊長頗有些不信。

“當然是真的,這在我們涼北縣並不是什麼秘密,很多人都知道。”尚可使勁點頭,“所以我覺得對方主動提出換人質是個機會。”

省廳那名隊長聞言,眼神瞅了瞅喬梁,作為這次行動的負責人,他的任務就是將劉瑩營救出來,但真要讓喬梁作為人質去替換劉瑩,這事他顯然不敢張口,姑且不說喬梁不歸他管,而且喬梁好歹也是個副縣長,他也不敢主動讓喬梁去冒這個險,真出點岔子,他同樣承擔不起責任。

喬梁這會在心裡將尚可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這王八蛋簡直是損人利己,為了救劉瑩,壓根就不管他的死活,不過這會看到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喬梁也有些騎虎難下,答應吧,他得捨身涉險,不答應吧,又難免讓人覺得他膽小。

看出喬梁的難堪,省廳那名隊長主動道:“喬縣長,冇事,我們也不可能讓你去犯險。”

對方這話反倒激起了喬梁那顆爭強好鬥的心,皺了皺眉頭,喬梁道:“把那三名綁匪的資料給我看一看。”

“喬縣長,你……”隊長眨眨眼,把手頭的資料遞過去。

喬梁接過來認真看了起來,他發現這三名綁匪雖然都是慣犯,有犯罪前科,但以往他們犯的事都隻是小案子,算不上窮凶極惡的暴徒,而類似這種綁架的事,這三人其實隻能算新手。

“怎麼樣,慫了吧?有本事你們倒是讓那個當官的過來換啊,哈哈……”這時,麪包車裡的齊力再次大喊,言語裡充滿調侃和挑釁的意味。

喬梁聽到這話,目光一沉,突然道:“我跟他們換。”

“喬縣長,這不行,我得請示領導。”省廳那名隊長搖頭道,這時候他反而不敢擅自做主了。

“還請示啥,趕緊換啊,不然待會綁匪改主意了怎麼辦。”尚可大喜,催促道。

聽到尚可的話,喬梁轉頭狠狠瞪了尚可一眼,這小子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懶得和對方計較,喬梁看著隊長道:“不用請示了,我過去替換劉總,趁著替換的功夫,說不定能產生有利的時機,到時候可以將他們一網打儘。”

隊長遲疑了一下,隨即果斷道:“好,就聽喬縣長的,不過喬縣長你放心,我一定可以保你安全。”

接下來,喬梁又和警方的人討論了一些細節,隨後就朝綁匪喊話,可以替換。

這下反倒輪到綁匪三人傻眼了,齊力有些不可置通道:“不是吧,真拿當官的來換這個娘們?”

“那咱們換不換啊?”李飛撓了撓頭。

“冇必要折騰,剛剛就是跟他們開玩笑的,換個屁。”霍興龍撇嘴道。

齊力臉色變幻了一下,道:“我倒是覺得如果換人質的話,警方能答應咱們的條件,那未嘗不能換。”

“鼠哥,你做主吧。”李飛對這事完全冇有主見。

齊力點了點頭,朝外喊道:“換人質也可以,你們先讓那個當官的過來,還有,讓他把錢搬過來,你們警方的人都往後撤。”

聽到對方的話,喬梁和省廳的那名隊長jiao換了個眼神,隨即走了出去,將奔馳車上的錢搬下來後,喬梁慢悠悠把錢往麪包車方向搬。

綁匪注意不到的是,在這個功夫,有三名警方的狙擊手分彆從不同角度瞄準了車門的方向。

喬梁分三次把錢搬到麪包車旁後,齊力躲在車裡道:“你把後車廂打開,幫我們把錢放進去,待會你上車來,我們才能把這個娘們放了。”

“好,我都照做,你們可不能食言。”喬梁笑嗬嗬道。

把後車廂打開,喬梁將足足四五百斤的2000萬現金搬進後車廂,這才走到車門前,雙手舉到頭頂,示意自己冇有敵意,然後道:“我已經站在這了,可以讓劉總下車了吧?”

齊力目光閃了閃,道:“你先上來,我就讓這娘們下去。”

“不行,我上的同時,她得下來,不然怎麼叫替換人質?”喬梁搖頭道。

見對方如此小心,喬梁又道:“我人都站在你們麵前了,你們手裡還有qiang,難不成還怕我耍什麼幺蛾子不成?借我倆膽子也不敢那麼做啊,我還要自己的小命呢。”

齊力一下沉默,似乎在猶豫著。

喬梁見狀又添了把火:“你們隻有讓我把劉總替換下來,警方纔會答應你們的要求,撤開包圍圈,讓你們離開。”

“好,你上來,我會同時把這娘們推下去,你彆耍什麼心眼,否則這麼近的距離,我能輕而易舉一槍崩了你。”齊力說道。

放心吧,我剛不是說了嘛,借我倆膽子也不敢。”喬梁嗬嗬笑道。

麪包車的車門緩緩打開,先是推開了一小條縫,旋即逐漸拉大,這時,對方拽著劉瑩準備推下車,槍則是指向了喬梁。

就是這會!亓梁腦袋一閃,突然間側身向前,一把拉住劉瑩的手,順勢往車旁一滾,與此同時,“砰”地一聲,一聲低沉的悶響響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