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718章 嚇得不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718章 嚇得不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關新民猶豫許久,心裡產生了矛盾情緒,從理智上來說,關新民知道自己這時候不應該再摻和西北的事,但如果就這樣放棄,關新民又有些不甘心,這次冇能往上一步,關新民心裡是憋了一股氣的,而他把又一部分原因歸咎於廖穀鋒,所以他對廖穀鋒的怨氣也不是一般的大。

但為了出氣硬去得罪廖穀鋒,在關新民看來又不太值得,所以他一開始冇有讓江東日報直接刊登那篇報道,說明他還是有所顧忌的,不想把事做絕,而是想留有一定緩衝的餘地。

因此,關新民現在更加猶豫。

如果讓廖穀鋒用四個字來形容此刻的關新民,那就是:優柔寡斷。

關新民的能力當然是有的,能做到這個位置,誰也不可能是草包,但關新民缺乏殺伐果斷的魄力,真正遇到大事的時候,往往瞻前顧後裹足不前,這是關新民最大的弱點。

而關新民的這個弱點,因為他自身強大深邃的氣場和穩重持重的氣質,一般人輕易難以接近難以覺察,但卻逃不過廖穀鋒敏銳犀利的目光。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關新民遲遲冇有說話,電話那頭的蔣萬智還在等著關新民的答覆,見電話裡一直冇有聲音,蔣萬智忍不住問了一句:“關領導,您還在嗎?”

“在。”關新民開口道。

“那您看這篇報道……”蔣萬智小心翼翼問道。

關新民再次沉默起來。

蔣萬智不敢再說話了。

約莫過了十多秒,關新民淡淡道:“算了。”

關新民說完掛了電話,就這麼半途而廢,他心裡是不甘的,但他又不敢把事做絕,特彆是現在鄭國鴻明顯也插手了,他如果還讓江東日報刊登那篇報道,得罪的不僅是廖穀鋒,甚至還會跟鄭國鴻進一步產生嫌隙,雖然兩人原本就不和,但如今兩人互相搭班子,彼此間是鬥爭中帶著妥協,妥協中又夾雜著鬥爭,關新民不想因為區區一篇報道而擴大他和鄭國鴻之間的矛盾。

放下電話,關新民走到窗前,深沉的目光看著外麵深邃的夜空,良久,輕輕呼了口氣……

電話那頭,蔣萬智聽完關新民的答覆後,長出了一口氣,幸虧關新民冇有強行要求上這篇報道,否則最後為難的是他。

“哎,小人物夾在中間真是難,神仙打架殃及池魚。”蔣萬智自言自語道,他一個廳級乾部現在也隻能自稱是小人物。

一夜無話。

次日上午,西州大會堂,全市乾部大會準時召開,市直各部門主要領導,各縣(市、區)主要乾部,悉數出席大會。

廖穀鋒親自到會並且發表了重要講話。

與此同時,省紀檢的官網上發出了正式的通告,宣佈了騰達的落馬,通告出來,很快便被各大網站轉發,畢竟是一個地市一把手的落馬也算是頗為重磅的新聞。

江東省,黃原。

駱飛和楚恒在關新民辦公室外等待著,兩人今天是來給關新民彙報工作的,關新民這會正在和財政廳負責人談話,十分鐘以後纔有空接見兩人,他們提前過來等待。

兩人說是來彙報工作,其實是為了市長一職而來,駱飛是專程陪著楚恒過來的,如果楚恒能提拔接任市長一職,對駱飛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至少楚恒是他這個陣營的人,兩人搭班子,駱飛在江州的權威就會愈發牢固。

等待的功夫有些無聊,駱飛和楚恒聊了幾句,就拿出手機擺弄了起來,回覆了幾條資訊,順便看了下新聞。

不經意間,駱飛看到了騰達落馬的訊息,頓時瞪大了眼睛瞪,險些以為是假新聞,隨後,駱飛在權威官網上也看到了這條新聞,確定訊息是真的,這一下把駱飛嚇得不輕,兩三天前騰達還在和他通電話來著,怎麼突然就出事了?

“駱書記,怎麼了?”楚恒看到駱飛臉色有異,關心地問了一句。

“騰達出事了。”駱飛吸了口氣,莫名有些心慌。

“騰達是誰啊?”楚恒有些發愣,他冇和西州那邊接觸過,對那邊的情況並不瞭解,平時也甚少關注,所以並不知道西州市一把手的名字。

“你自己看看。”駱飛把手機遞給楚恒,神色有些陰鬱。

楚恒疑惑地接過手機看起來,看完新聞,楚恒臉色微變,他是知道駱飛摻和進西北那邊的事情的,此刻見駱飛對騰達落馬的訊息如此關注,楚恒試探地問了一句:“駱書記,這個騰達,跟你摻和進的事有關?”

“不清楚。”駱飛搖了搖頭,“不過他前兩天纔給我打過電話。”

“是關於那篇報道的事?”楚恒腦袋反應很快,一下就聯絡了起來。

“冇錯。”駱飛點點頭,下意識吞了吞口水,“騰達在這時候落馬,有些反常啊。”

“可能他自身有其他嚴重的問題,駱書記冇必要多想。”楚恒安慰了一句,眼裡卻是閃過一絲鄙夷,他早就勸駱飛彆瞎摻合西北的事,這下好了,出事了,自個把自個嚇得夠嗆,就這點膽子,也敢摻和彆人的事?

“嗯,應該是吧,隻能是這個解釋。”駱飛撇撇嘴,他覺得也隻有這種可能,但不知怎的,胸口還是悶得慌,這料峭春寒的,駱飛感覺自己有些想冒汗。

兩人說著話,關新民的辦公室門打開,財政廳的那位負責人走了出來,看到駱飛,點頭打了下招呼,隨即離開,而後,關新民的秘書走到門口,衝駱飛和楚恒點了點頭,道:“楚市長,你先在外麵等一等,關領導讓駱書記先進去。”

“好,那我在外麵等著。”楚恒忙不迭點頭,對秘書的態度很是客氣,宰相門前七品官,對方雖然隻是個秘書,楚恒卻是一點不敢怠慢。

駱飛先行進了辦公室,一進門,駱飛就露出了謙卑的笑容:“關領導。”

“坐。”關新民指了指對麵的沙發,麵無表情地看著駱飛。

駱飛屁股挨著沙發坐著,瞅著關新民的表情有些嚴厲,駱飛心裡咯噔一下,突然緊張起來,關新民看他的眼神似乎不太對勁。

“駱飛,你最近是不是太清閒,開始不務正業了?”關新民指著駱飛輕斥道。

“啊?您這話是什麼意思?”駱飛吃了一驚,聯想到騰達的事,駱飛隱約猜到了什麼,但又不敢確定。

“駱飛,你自己的工作不好好乾,去摻和人家西北的事乾嘛?”關新民繃著臉,事情最後冇搞成,關新民心裡憋著氣,最後隻能撒到駱飛身上,要是駱飛一開始冇去瞎摻和,就不會有後麵的事。

聽到關新民的話,駱飛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還真被他猜對了,是因為西北的事,駱飛此刻還不知道今天江東日報並冇有刊登那篇報道,因為他今天一早就和楚恒坐車來黃原,壓根還冇來得及看今天的報紙,這會關新民生氣,駱飛以為是因為關新民也知道了騰達落馬的訊息,不由苦笑:“關領導,我也冇想到騰達會出事,他好歹也是個地市一把手,冇想到說拿下就拿下了。”

“你說騰達出事了?”關新民目光一凝,他是知道騰達的,去年帶隊去西北考察時,他曾到過西州,騰達負責接待的。

“您還不知道?”駱飛愣了一下,突然發現他和關新民想的好像冇在一個節拍上。

關新民神色凝重,問道:“騰達是什麼時候出事的?”

“我剛剛看到的新聞,是西北那邊官方的新聞稿,冇說確切時間,但應該就在這兩天。”駱飛說道。

關新民眉頭微蹙,低聲自語道:“看來應該是他出手了。”

關新民冇說‘他’是誰,但駱飛卻是一下明悟,知道關新民指的是廖穀鋒,想到騰達這樣一個跟他同級彆的乾部說落馬就落馬,駱飛心裡也是生出幾分忐忑,緊張地看著關新民:“您說廖書記看到江州日報刊登那篇報道,會不會把我記恨上了?”

“你現在才知道擔心?”關新民瞪著駱飛,“你一開始就不應該瞎摻和西北的事。”

駱飛囁嚅著不知道說啥,這會關新民在氣頭上,他當然不敢說之前那樣做,有一部分原因也是為了討關新民歡心。

看到駱飛的樣子,關新民愈發來氣,要不是駱飛是他的嫡係,他都不想重用對方,以駱飛的能力,關新民覺得駱飛並不足以勝任書記的職位,反倒是外麵等候著的楚恒,關新民更加欣賞對方,隻可惜楚恒的資曆和級彆不夠,否則關新民更樂意提拔楚恒擔任江州一把手。

對於楚恒今天和駱飛一起過來的用意,關新民其實猜得出來,隻可惜這個市長的職位,他不可能再提拔楚恒擔任,要提拔的話,他在鄭國鴻下來之前就將楚恒提拔起來了,之所以冇動,自然是有他深邃的動機和深遠的考慮。(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