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717章 出問題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717章 出問題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在賓館會客室等著,大約過了半小時,那名工作人員又走了進來:“喬縣長,廖書記現在請您過去。”

“好。”喬梁忙不迭起身。

喬梁走到門口,隱約聽到了蕭順和的聲音,走到外麵,看到蕭順和剛從一個房間出來,喬梁心下瞭然,廖穀鋒看來剛跟蕭順和談完話。

“喬縣長,這邊。”工作人員指了指蕭順和剛出來的房間道。

“嗯,謝謝。”喬梁點點頭走了進去。

前麵,剛要離開的蕭順和轉頭看了一眼,眼裡閃過一絲疑惑,他剛剛似乎聽到了喬梁的聲音。

但蕭順和轉頭的時候,喬梁已經進去了。

應該是出現幻覺了。蕭順和搖了搖頭,朝樓梯走去。

房間裡,廖穀鋒剛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放下,看到喬梁進來,笑著指了指喬梁:“小子,你怎麼知道我今晚到西州的?”

“我傍晚去給蕭市長彙報工作,不經意間聽到的。”喬梁嘿嘿一笑,“我想著您既然來了,我又正好在市裡,就給您發了條資訊。”

“看不出小喬同誌現在很厲害嘛,都能向市長直接彙報工作了。”廖穀鋒笑嗬嗬道。

“廖書記,您就彆取笑我了,我這是正好碰到特殊情況了,不得已隻能越級彙報。”喬梁苦笑。

“坐吧,我看你小子就是個惹事精,到哪都能折騰出點動靜來。”廖穀鋒笑了笑,心裡卻是頗有些自得,他當初把喬梁特意安排到涼北來掛職,這一步算是走對了。

喬梁坐下,小心翼翼看了廖穀鋒一眼:“廖書記,今天騰書記被省裡來的人帶走了,這是您的手筆?”

“騰達自身有嚴重問題,違紀違法,他有今天是咎由自取。”廖穀鋒淡淡地說道,“如果他潔身自好,冇有任何問題,誰又能針對他?誰又能動他?”

聽到廖穀鋒的話,喬梁心裡便有譜了,騰達在這個節骨眼上落馬,應該就是廖穀鋒的指示了。

想到騰達落馬後空出來的位置,喬梁忍不住問道:“廖書記,那現在省裡考慮誰來接替騰達的位置?”

“怎麼,你小子現在還操心起組織人事任命的大事來了?要不要省裡的組織部長讓你喬梁同誌來當?”廖穀鋒哼了一聲。

“廖書記,您彆拿我開涮了,就算您讓我當,我也不敢啊”喬梁咧嘴笑道,“我這不是關心關心新任的一把手會是誰嘛,畢竟我在涼北掛職,關心一下市裡的一把手任命也是很正常的,在體製裡這些年,我也是看出來了,一個地方的一把手靠不靠譜,對這個地方的影響是很大的,一把手的品性、人格、能力、為人處世,對當地的體製生態是會產生極大影響的。”

“嗯,你這話倒是說對了,所以組織上在選任重要崗位上的乾部時,尤其要按照嚴格的考察程式來。”廖穀鋒深以為然地點頭,又看了看喬梁,道,“看來你小子在體製工作時間不算長,倒是有幾分見識。”

“廖書記,您說得好像我是剛出校園參加工作的嫩頭青似的。”喬梁道。

“依我看,你還就是個嫩頭青,愛惹事的嫩頭青。”廖穀鋒點了點喬梁,也不知道想到什麼,廖穀鋒突然問道,“你在涼北掛職快半年了,對市裡的情況應該也有一定瞭解,那我就問問你,如果省裡要在西州本地提拔一個起來接替騰達的位置,你覺得誰合適?”

“廖書記,要說對市裡領導的瞭解,那我瞭解還真不多,畢竟我接觸的少,但您這個問題,我覺得根本就不需要問嘛,省裡要直接從西州市內部提拔的話,能順位接任的就隻有蕭市長了。”喬梁說完這話,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我覺得蕭市長挺好啊,和他短短接觸兩三次下來,我覺得他是個真正肯做實事的領導,為人也挺正派。”

廖穀鋒聞言笑了笑,冇說什麼。

喬梁摸不透廖穀鋒的心思,這會也不敢胡亂多說。

喬梁和廖穀鋒在屋裡說話時,樓下,蕭順和出了賓館後,就上了車,他的秘書和司機都在車上等著。

蕭順和剛坐下,就聽秘書道:“市長,我剛看到喬縣長進去了。”

喬梁最近和丁曉雲連續兩次來找蕭順和,所以蕭順和的秘書也認得喬梁,剛看到喬梁走進賓館,秘書還有些納悶,隨後看到裡頭的工作人員出來接喬梁時,秘書眼睛一下瞪得老大,他隱約認出來,那名出來接喬梁的工作人員,似乎就是廖穀鋒身旁的那個。

此刻蕭順和聽到秘書的話,同樣是愣了一下:“喬梁過來了?”

“嗯,剛進去了,而且接他的那名工作人員,我要是冇認錯,好像就是廖書記身邊的那位。”秘書點頭道。

蕭順和聞言吃驚不小:“你確定冇看錯?”

“應該是錯不了,畢竟晚上您接待廖書記的時候我也在,不至於認錯。”秘書頗為肯定道。

蕭順和聽了冇再說話,他心裡已經信了大半,想到自己剛纔聽到的那個聲音,不由暗暗點頭,原來不是幻覺。

沉默了一下,蕭順和笑道:“看來這個喬縣長不簡單嘛。”秘書聽著,深以為然地點頭,能讓廖穀鋒身邊的工作人員親自出來接,這個喬縣長當然不會簡單。

千裡之外的江東,黃原。

江東日報社,社長蔣萬智的辦公室裡,依然亮著燈光,已經快十點,宣傳部那邊剛送過來的檔案卻是讓蔣萬智大吃一驚,明天江東日報已經編排好的版麵,被宣傳部那邊給駁回了。

此刻蔣萬智桌上擺著的就是宣傳部那位主要領導的批示,出問題的那一篇報道,正是江東日報在第二版騰出來的準備轉載江州日報涉及到喬梁的那篇報道。

如果僅僅是被駁回,蔣萬智還不至於太著急,但看到部裡那位主要領導的批示後,蔣萬智卻是隱隱冒出冷汗,因為對方的措辭頗為嚴厲,就差冇直接對他這個社長點名批評了,蔣萬智心想要不是因為他是關新民提拔起來的,對方看在關新民的麵子上,冇對他點名,否則批評怕是更加嚴厲。

早春三月的夜晚依舊有些寒冷,但此刻的蔣萬智卻是額頭冒汗,原本今天早上部裡那邊突然打電話過來,要求審閱明天要刊登的報道時,蔣萬智就覺得不大對勁,畢竟這事在以往非常少見,當時蔣萬智就有點不好的預感,但早上他還冇想太多,這會看到部裡那位主要領導的批示,蔣萬智才恍然驚覺,果真被他猜到了,出事的就是這篇涉及到影射廖穀鋒的報道。

看了下時間,蔣萬智咬了咬牙,拿起手機給關新民打了過去,儘管這會已經有些晚,但蔣萬智也顧不得擔心是否會影響關新民休息了。

電話接通,蔣萬智著急道:“關領導,出問題了。”

“嗯,你說。”電話裡傳來關新民低沉穩重的聲音。

“那一篇涉及到廖書記的報道被部裡給打回來了,邵部長還做了批示,措辭嚴厲地批評了我們報社。”蔣萬智苦笑道,他口中的邵部長叫邵玉凊,就是宣傳部的那一位。

“哦,這事有點怪啊,玉凊同誌怎麼親自審閱起報紙的版麵了?”關新民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蔣萬智連忙接話:“可不是,今天早上部裡突然打電話通知過來,我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冇想到真的是這篇報道出了問題。”

關新民皺著眉頭冇說話,手指頭在沙發上一下一下地輕輕敲擊著,每每他做出這個動作時,就是在思考。

片刻,關新民道:“萬智同誌,按你的說法,部裡是早就知道了明天的江東日報要刊登這那篇報道?”

“這個不好說,但我個人覺得是。”蔣萬智說著自己的想法。

聽到蔣萬智的話,關新民下意識點著頭,這也是他心裡的推測,畢竟江東日報的版麵要報道什麼,通常來說分管的副總編輯就能拍板,拿捏不準的才需要蔣萬智這個社長拍板,要是連蔣萬智都決定不了,才需要向部裡主要領導彙報,但今天,部裡卻是主動要求審閱明天要刊登的報紙,邵玉凊這個一把手還親自做了批示,這事就有點反常了。

能給邵玉凊這個宣傳部門一把手下指示的,隻有鄭國鴻了。

看來是鄭國鴻出手了!

關新民眯著眼睛,心裡做出了推斷,他覺得自己的推斷應該冇錯,但問題來了,訊息是從哪裡泄露出去的呢?

關新民一時不得其解。

沉思片刻,關新民道:“萬智同誌,如果明天日報上繼續刊登那篇報道,你覺得可行嗎?”

“這……這不太好吧。”蔣萬智嚇了一跳。

聽到蔣萬智退縮的語氣,關新民略微有些不滿,但很快又沉默起來,宣傳部門是報社的主管部門,眼下邵玉凊親自做了批示,蔣萬智感到為難也不奇怪。

不過此刻,關新民想到了更深一層,鄭國鴻插手了,那背後是否跟廖穀鋒有關,如果是,他現在還選擇去硬剛,代價是不是有些大?(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