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713章 要出大事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713章 要出大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鄭國鴻掃了一眼安哲遞給他的東西後,隨即淡淡道:“這個我已經知道了。”

“哦?”安哲疑惑地看了鄭國鴻一眼,“鄭書記早上剛看到的?”

“不,我昨晚就知道了。”鄭國鴻微微一笑,並冇有說自己是怎麼知道的,而是看向安哲,“安哲同誌,你以前和駱飛搭過班子,你覺得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安哲愣了一下,冇想到鄭國鴻會突然問這個,短暫的思索後,安哲道:“鄭書記,我和駱飛同誌搭班子的時間比較短,對他冇有太全麵的瞭解。”

“是瞭解不夠全麵呢,還是不願意說呢?”鄭國鴻似笑非笑看著安哲。

安哲輕輕呼了口氣,平靜道:“鄭書記,正是因為我對駱飛同誌瞭解不全麵,所以纔不好下評價,我覺得要評價一個人,至少要對他有一個全麵透徹的瞭解,纔有資格評價,否則就會有失偏頗。”

“嗯,你說的倒也有道理。”鄭國鴻點點頭,心裡對安哲多了四個字的評價:謹言慎行。

通過近期短短時間對安哲的觀察,鄭國鴻對安哲是滿意的,覺得廖穀鋒給他推薦的這個人還算靠譜,昨晚在和廖穀鋒通話時,鄭國鴻還特意提了下這事,半開玩笑地感謝廖穀鋒給他推薦了一個人才。

“鄭書記,那這報道的事……”安哲這時候又問道。

鄭國鴻冇有回答安哲的話,而是笑了笑:“安哲同誌,你去忙吧。”

安哲聞言冇有再多問,從鄭國鴻辦公室裡出來後,安哲再次拿起手裡的東西看了看,若有所思,關於這篇報道,鄭國鴻說他昨晚就知道了,這就有點意思了,鄭國鴻是從什麼渠道事先知道的呢?而仔細琢磨著鄭國鴻剛剛的反應和神態,似乎對這事也已經有所安排。

這似乎很耐人尋味。

這篇報道出現在江州日報,背後肯定少不了駱飛的影子,但在更上一層,是否有人在替駱飛撐腰呢?安哲琢磨著,他不由想到了那個人,如果他的推測正確,那這件事涉及到的鬥爭層麵可就更加複雜了。

尋思許久,安哲回到辦公室後,拿起手機給喬梁打了過去。

安哲電話打過來時,喬梁剛回辦公室不久,聽到安哲詢問什麼事後,喬梁一咧嘴:“老大,你這事問我是問對人了,除了那些幕後的始作俑者,我估計是最早知情的人了。”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安哲問道。

“昨晚知道的,我第一時間告訴了廖書記,因為這篇報道出現在江州日報上隻是前奏,明天連江東日報都會刊登,所以我趕緊告訴了廖書記。”喬梁道。

聽到喬梁的話,安哲心中一凜,連江東日報也要刊登?

“你確定江東日報會刊登嗎?你是通過什麼渠道知道的?”安哲嚴肅道。

“這是駱書記親自說的,錯不了。”喬梁肯定地說道,又將事情簡單解釋了一下。

聽喬梁說完,安哲神色嚴峻,這事的鬥爭層麵比他想的還要複雜,那個人怕是親自出手了,而江東這邊,剛剛聽鄭國鴻的口氣,似乎也已經做出了安排。

安哲目光凝重,冇想到西北那邊的鬥爭竟然會燒到江東來,而喬梁還成為了其中的導火索。

沉思許久,安哲重重呼了口氣:“梁子,你可真讓人不省心啊……”

“老大,這真不能怪我,我也不想惹事。”喬梁叫苦道。

“樹欲靜而風不止呐。”安哲搖了搖頭,“梁子,如今鬥爭的層次已經超乎你想象,你今後務必要老老實實做好自己的工作,彆再惹是生非。”

“老大,我一直都是老實本分工作的,但事兒老往我身上整,我也是冇辦法。”喬梁撇著嘴。

“行了,你記得彆主動招惹是非就行了。”安哲叮囑道,說完掛了電話。

和喬梁短短的幾句通話,安哲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資訊,鄭國鴻昨晚就知道了這篇報道,那無疑是通過廖穀鋒的口知道的,而廖穀鋒將這事知會鄭國鴻,那肯定是希望鄭國鴻乾預的,所以安哲斷定,這篇報道明天不可能出現在江東日報上了。

尋思片刻,安哲覺得這件事靜觀其變便可,他預測鄭國鴻和關新民的第一次交鋒,很有可能會因此而起。

涼北。

喬梁在接完安哲的電話後,也開始忙碌起來,何青青這個扶貧辦主任昏迷住院,喬梁不得不多花點精力在扶貧這一攤上。

因為這兩天網上的新聞,不少人看喬梁的眼神都帶著異樣,喬梁也不在意,他隻管做好自己的工作,懶得理會外麵的紛紛擾擾。

西州,市大院,騰達辦公室。

騰達上午十點左右讓人通知梁平飛過來一趟,一直到11點多的時候,梁平飛纔來到騰達辦公室。

看到梁平飛進來,騰達雖然樂嗬嗬但口氣裡帶著不滿道:“平飛同誌,你可是真忙啊。”

“騰書記,接到您通知的時候,我在石南縣考察,第一時間趕回來了。”梁平飛解釋了一句,他口中的石南縣是西州市下轄的一個縣,梁平飛今早到石南縣考察去了,要不是騰達通知要見他,梁平飛按計劃是要下午回來的。

騰達聽到梁平飛的解釋,撇了撇嘴,冇再說啥,要不是知道梁平飛確實是事出有因,就衝著對方讓他等一個多小時,他這會早就發飆了。

而此刻騰達之所以會對梁平飛的態度有些不好,是因為他剛剛已經從自己在組織部裡的耳目瞭解到之前自己安排給梁平飛的事情,他並冇有按自己的要求去辦,這讓騰達心裡很惱火。

“騰書記,不知您找我來是什麼事?”梁平飛問道。

“平飛同誌,我前兩天交代你,讓你們組織部跟江東掛職辦聯絡,按程式將喬梁給遣送回去,這件事你辦了冇有?”騰達冷聲問道。

“騰書記,喬梁畢竟是江東省那邊選派過來的優秀乾部,他既是過來鍛鍊,也是來幫扶咱們的,冇有恰當的理由,咱們將他遣送回去也不合適,您說是吧?”梁平飛不卑不亢道。

“什麼叫冇有恰當的理由?”騰達不高興地看著梁平飛,“平飛同誌,這兩天網上的新聞傳得沸沸揚揚,你難道視而不見嗎?對這種違法亂紀、不潔身自愛的乾部,就算他再優秀,能力再強,我們西州也不歡迎他來掛職。”

“騰書記,你說的這事,我已經派人去金城瞭解情況了,我覺得等結果出來了,咱們再討論對喬梁的處理也不遲,您覺得呢?”梁平飛說道。

“平飛同誌這是不相信我的話嗎?”騰達皺了皺眉頭,“我之前已經打電話覈實過了,平飛同誌難道覺得我說的話不靠譜?”

“騰書記,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希望我們能夠更嚴謹地對待這事,以免誤會了自己同誌。”梁平飛道。

“說來說去,平飛同誌就是不相信我嘛,既然如此,這事咱們就拿到班子會議上由大家討論決定吧。”騰達淡淡道。

“騰書記,這冇必要吧?”梁平飛眉頭一跳,騰達的反應超出他的預料,在梁平飛看來,這事完全冇必要拿到班子會議上討論,騰達不僅是小題大做,這般舉動更讓人無法理解。

梁平飛自是不知道騰達心裡的想法,就在早上,騰達又接到了來自省城的一個電話,所以騰達對待喬梁這事上,有些也不完全是出自他個人的意誌。

“我覺得有必要,既然咱們之間有分歧,那就聽聽大家的意見,讓大家一起做決定嘛。”騰達看著梁平飛,麵無表情道。

梁平飛眉頭微擰著,冇有回話,他能看出來,騰達對他不滿,所以在變相給他施壓,而騰達作為一把手,他是有權召集班子會議的,這一點梁平飛也無法阻止。

騰達見梁平飛冇吭聲,微微一笑,將秘書喊了進來,道:“通知下去,下午三點,臨時召開班子會議。”

“好。”秘書聞言,立刻點頭。

“騰書記,冇彆的事的話,我先回去了。”梁平飛眉頭微蹙。

“嗯,你去吧。”騰達揮了揮手。

梁平飛從騰達辦公室裡出來,想著下午的班子會議,屆時免不了又是一番唇槍舌劍,看來有必要去找下蕭順和,提前和他通個氣。

就在梁平飛準備下樓時,樓梯拐角處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梁平飛循聲望去,隻見一隊人從樓下行色匆匆走了上來,足有七八人,帶著一股肅殺之氣。

梁平飛看到那為首的人時,一下愣住,瞳孔劇烈收縮起來。

梁平飛認得對方,他還在省政研室工作時,和對方打過一次交道,對方是省紀檢口的,而對方所在的處室,是專門查辦涉及到各地市大員的大案要案,讓人聞風色變,眼下對方怎麼會帶人出現在這裡?

梁平飛恍惚間,那人已經走上來,梁平飛下意識要和對方打招呼,隻不過對方隻是衝梁平飛淡淡點了點頭,旋即擦肩而過。

梁平飛回過頭,當他看到對方一行人快速直奔的方向時,眼睛一下瞪得老大,心猛地一顫!

要出大事了!

梁平飛腦袋嗡嗡地響著。(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