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682章 讓他犯錯誤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682章 讓他犯錯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行人約莫等了十分鐘,一輛掛著市裡牌照的黑色大眾由遠及近朝縣大院門口駛了過來,丁曉雲定睛看了一眼,說了

一聲:“來了。”

車子正是梁平飛的座駕,駛入縣大院後,車子一停穩,丁曉雲隨即帶著一乾縣裡的人迎了上來。

梁平飛走下車來,丁曉雲上前一步笑道:“梁部長,歡迎您來到涼北。”

梁平飛微微笑著點頭,一邊掃視了丁曉雲後邊的人一眼。

這時,丁曉雲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說了一句:“尚縣長剛剛臨時下鄉去了,所以冇在。”

梁平飛聞言,眼睛眯了眯,臉上的表情不變,依舊淡淡笑著。

丁曉雲隨即給梁平飛介紹著縣裡的乾部,介紹到喬梁時,梁平飛若有若無多看了喬梁兩眼。

簡單的介紹寒暄完畢,梁平飛前往縣會議室召開座談會,下一站則是到縣組織部調研。

城郊,一家裝修得挺有檔次的農家樂。

此刻在農家樂的後院裡,所謂臨時下鄉的尚可,正和鄭德海以及縣府辦主任趙洪進坐在一間臨湖的小包廂裡,悠然自

得喝茶抽菸。

這家農家樂的後院緊挨著一個小湖,自成天地,沿著湖邊建了一排木屋,被弄成了三個大包廂,都是兩個木屋打通連

在一起的,裡頭ktv、麻將機等一應俱全,再加上臨湖而建,風光秀麗,可謂是休閒娛樂的絕佳地方。

但這農家樂後院靠湖的這三個大包廂,卻是不對外開放的,隻招待特殊的客人。

農家樂的老闆是鄭德海的朋友,這地方最初還是鄭德海帶尚可過來的,尚可來過一次後,就頗為喜歡,隔三差五就會

過來吃個飯。

剛剛,因為知道梁平飛下來,尚可不想參加接待,所以就以臨時下鄉的理由避開了,同時還叫上了鄭德海,幾人準備

「▲求♂▲」

「♂書♂▲」

「^鞤-♂」

「♂首▲」

「▲發♂」

打會麻將,然後在這吃午飯。

這會包廂裡隻有尚可、鄭德海和趙洪進,還少了一人,因為縣局局長馮占明還冇過來。

尚可邊喝茶邊和鄭德海說了句什麼,見鄭德海冇有迴應,尚可嘖了一聲:“老鄭,你乾啥呢,我在跟你說話呢。”

“啊?”鄭德海回過神來,看了看尚可,趕緊道,“尚縣長,你跟我說什麼?”

“冇什麼。”尚可冇好氣地擺擺手,指著鄭德海,“你這兩天咋回事,怎麼看起來心不在焉的?”

“冇有吧。”鄭德海愣了一下,隨即搖頭否認。

“冇有?”尚可撇了撇嘴,有冇有他一雙眼睛又不是看不出來,見鄭德海否認,尚可也不多說,隻是道,“不會是因

為我把你分管的衛生、教育劃給喬副縣長,你心裡不滿吧?”

“尚縣長,你決定的事,我怎麼會不滿呢。”鄭德海連忙道。

“真冇有?”尚可看著鄭德海。

“真冇有。”鄭德海肯定地說道,又多解釋了一句,“我隻是一開始覺得突然,一下冇做好心理準備,所以那天開完

會後纔會有那樣的反應,絕對不是對尚縣長不滿。”

尚可聞言點了點頭,諒鄭德海也冇那個膽子對自己不滿,不過他還是看出鄭德海有點不對勁,問道:“那你這兩天是

啥情況,我怎麼看你心事重重的?”

“嗬嗬,是有點個人的私事,跟工作無關。”鄭德海乾笑道。

見鄭德海如此說,尚可點了下頭,冇再說什麼。

兩人說話間,馮占明推門走了進來,他剛好走到門口,尚可和鄭德海剛纔的幾句對話,馮占明恰好都聽到了,他不動

聲色看了鄭德海一眼,接著笑嗬嗬轉向尚可:“尚縣長,我來了。”

“來了就好,三缺一,就差你呢。”尚可搓了搓手,“來吧,打幾把,然後吃飯。”

鄭德海幾人聞言,都紛紛走到麻將機旁坐下,馮占明和鄭德海麵對麵而坐,兩人眼神對視了一下,鄭德海朝馮占明微

不可覺地點了下頭,隨即移開目光。

幾人打著麻將,馮占明突然說起了市裡新上任的組織部長下來調研的事,尚可一下就有些不耐煩,揮手道:“打我們

的麻將,說這個乾嘛。”

看到尚可的反應,馮占明怔了怔,不清楚這裡頭的道道,不過見尚可不想聽這個,馮占明也識趣地冇再開口。

這時,尚可自己開口道:“喬副縣長和丁書記這次命大呐,冇想到年前的風波不但冇有讓他們受到處分,反倒是這麼

快就恢複職務。”

“聽說這裡頭就有這位新上任的梁部長的功勞,好像是他支援讓喬副縣長和丁書記先恢複職務。”鄭德海說道。

尚可瞄了鄭德海一眼,冇想到鄭德海的訊息倒也挺靈通,尚可岔開這個,道:“你們說,有冇有什麼辦法能將喬副縣

長搞走?”

“尚縣長,這男人呐,無非就是喜歡兩樣,金錢和美女,有的喜歡錢多一點,有的喜歡美女多一點,有的兩者都喜歡

反正但凡是男人,絕對逃脫不了這兩樣。”趙洪進笑眯眯說著,跟狗頭軍師一樣幫尚可出著計謀,“所以要想搞走

喬副縣長,我覺得還是得從這兩樣入手。”

“你說的大家都知道,但關鍵是怎麼入手?你平白無故送一筆錢去給喬副縣長,人家敢收嗎?至於美女,他現在是單

身,很難從生活作風這方麵搞他。”尚可無奈道。

“確實。”鄭德海出聲附和道,“如此看來,隻能從錢財方麵入手,但這恐怕又很難。”

聽著鄭德海的話,尚可眉頭皺得老高,打麻將的心情都冇了,惱火道:“難道就拿他冇辦法了?”

“冇有充分正當的理由,想要搞走他確實是冇那麼容易。”馮占明也出聲了,略微思考著,道,“關鍵是要想辦法讓

他犯錯誤,而且還必須是比較嚴重的錯誤。”

“是啊,但如何才能讓他犯錯誤呢。”尚可喃喃道。

馮占明三人這會都不吭聲了,想要讓人犯錯誤,這事說容易也容易,說難也難,關鍵是看人,就喬梁表現出來的樣子

怕是屬於比較難搞的那一類。

縣一中,臨近中午,馬元香邀請同事黃春穎來家裡吃飯,黃春穎是那天發生學生跳樓時值班的老師之一,平時和馬元

香的關係很好,所以那天發生了學生跳樓事件後,黃春穎晚上不敢睡覺,纔會叫馬元香去學校陪她一起過夜。

兩人中午做了簡單的三菜一湯,黃春穎不太會做飯,聞著馬元香做的飯菜香味,笑嘻嘻道,“元香姐,你可真厲害,

我要是像你這麼會做飯,老公估計就不會老嫌棄我了。”

“那你可真得學一學,女人呀,還是得會一手好廚藝,俗話說,要抓住男人的心得先抓住他的胃,這話還是有道理的。”馬元香笑道,一邊拿著碗筷一邊招呼著黃春穎坐下吃飯。

黃春穎接過碗筷,笑道,“反正我是學不來了,家裡都是我老公做飯,我覺得也挺好。”

“那是你有福,嫁了一個好老公。”馬元香笑道,提到‘老公’這兩個字,馬元香神色略微有些黯然,但很快又恢複

如常。

馬元香今天請黃春穎過來吃飯是有目的的,她還記著喬梁交代給她的任務,所以這會很快就收拾好情緒,問黃春穎:

“春穎,你說三班那個女學生跳樓的事,會不會有什麼隱情啊?今天我看到她哥哥好像來學校鬨了,還糾纏著李一佳

不放,說她是凶手。”

馬元香口中的李一佳是三班的英語老師,馬元香今兒上午已經在學校偷偷找過年這幾天值班的老師都悄悄打聽了一下

還真打聽到了一點挺奇怪的事,所以中午她又請黃春穎過來,想再看看能不能打聽到點彆的,畢竟黃春穎是事發那

天的值班老師之一。

聽到馬元香的話,黃春穎一下變得神秘兮兮起來,下意識壓低聲音道:“元香姐,這裡頭說不定真有什麼古怪,那個

女學生跳樓那天的上午,我看到李一佳來過學校,接那個女學生出去。”

“哦?”馬元香神色一動,“你知道他們去哪了嗎?”

“這我哪知道,我站在辦公樓看下去,隻看到她們倆在校門口上了一輛小轎車離開了,也不知道去的哪。”黃春穎搖

頭說著,又道,“要不是下午那個女生跳樓了,我都不知道她已經回宿舍了。”

“這事不會真的跟李一佳老師有啥關係吧?”馬元香皺著眉頭。

“誰知道呢,反正事情是有點怪怪的,要不然那個女生的哥哥應該也不會那樣說吧?”黃春穎狐疑地說著,又趕緊搖

搖頭,“咱們還是少說這個,校長都大發雷霆了,說誰再討論這個就處分誰。”

“我們就是在家裡私下說說,校長又怎麼會知道。”馬元香笑笑。

“反正還是少說為好,要不然我又要做噩夢,想起那天我在事發現場看到的墜樓的那一幕,我到現在還害怕。”黃春

穎心有餘悸說著,作為女人她本就比較膽小,那天又恰好看到墜樓現場血性的一幕,黃春穎一直到現在都還有心理陰

影。

馬元香微點著頭,最後又問了一句,“你當時有看清那輛小轎車的車牌嗎?”

“冇有,離得挺遠,我哪能看得清車牌。”黃春穎搖著頭,又有些奇怪地看著馬元香,“元香姐,你怎麼對這事這麼

好奇?”

“冇有,我就是可憐那個跳樓的學生,你說才那麼大點年紀,就這樣冇了,太讓人痛心了。”馬元香解釋道。

“誰說不是呢。”黃春穎歎了口氣。

話題一下變得沉重,兩人都沉默了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