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655章 夜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655章 夜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及多想,見駱飛過來,喬梁忙不迭起身,恭敬地喊了一聲:“駱書記。”

“喬梁,你怎麼會在這裡?”駱飛揹著雙手,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一張臉刻意擺出了大領導的威嚴。

喬梁眼珠子滴溜溜轉了一下,以駱飛對安哲的成見,他要是實話實說來看安哲,一定會引起對方更大的敵意,不由扯了個謊:“駱書記,我要回江州過年,因為先乘飛機到黃原,所以打算在黃原住一晚,明早再走。”

“江州機場已經開通了和金城的航班,你怎麼不直接回江州?”駱飛板著臉道。

“啊?江州機場開通和金城的航班了?我冇怎麼關注新聞,不知道啊。”喬梁睜著眼睛說瞎話,心裡則是罵了起來,這老王八蛋管得真寬,老子愛到哪管你什麼事,你丫的管得真多。

喬梁心裡罵著,冷不丁就聽到駱飛斥聲道:“喬梁,你可知錯?”

喬梁一下呆住,呐呐道:“駱書記,我哪裡錯了?”

“你哪裡錯了?你還好意思問,喬梁,你作為我們江州出去的掛職乾部,代表的是我們江州的形象,你自己看看你,在涼北都乾出了什麼事?簡直是丟我們江州乾部的臉,給我們江州市抹黑,像你這樣的人,根本不配擔任掛職乾部……”駱飛指著喬梁一頓斥責,說完甩手離開,根本不理會喬梁,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喬梁愣愣站在原地,駱飛這突然一頓罵都快把他罵儍了,等到駱飛轉身離開,喬梁纔回過神來,靠了一聲,這王八蛋是故意來罵自己一頓的?

相比於喬梁的鬱悶,駱飛此刻則是神清氣爽,將喬梁狠狠批了一通後,駱飛隻覺心情舒暢,整個人都舒服了。

“駱書記,剛剛您罵喬梁那一頓,真解氣。”黃傑跟在駱飛後麵,屁顛屁顛地拍著馬屁。

“哼,你以為我罵他是為瞭解氣?”駱飛看著秘書黃傑,“我罵他是為了咱們江州市的形象,為了咱們江州市乾部的臉麵,你以為我是公報私仇,特意找喬梁麻煩?”

“不不,不是,我的意思是駱書記您為了咱們江州市的乾部形象,批喬梁批得太對了。”黃傑連忙改口道。

駱飛聞言,這才滿意地點頭,臉上露出了誌得意滿的笑容。

邊上的黃傑見狀,小心地擦了下額頭的虛汗,自己這位領導真的太虛偽了,簡直是做表子還要立牌坊。

喬梁此刻還在原地站著,駱飛一通罵著實讓喬梁又氣又惱,偏偏又冇辦法發作,眼下駱飛是江州市貨真價實的一把手,他委實不敢跟對方明著作對。

冇多久,葉心儀返回來了,看見喬梁耷拉著腦袋,葉心儀奇怪道:“怎麼了?剛剛不還是活蹦亂跳的嘛,我才離開一會,怎麼就蔫了?”

“唉,剛剛碰到駱書記,被他臭罵了一頓。”喬梁有氣無力道。

“怎麼?駱書記也住在這裡?”葉心儀意外道。

“可能是吧,估計是來省城公乾了。”喬梁點點頭。

“他罵你什麼了?”葉心儀奇怪道。

“還能什麼,說是我抹黑江州市乾部的形象,不配擔任掛職乾部,上綱上線狠批了我一通。”喬梁撇撇嘴,顯然是對駱飛批他很不服氣。

聽到喬梁如此說,冰雪聰明的葉心儀很快就明白是因為什麼事,一雙漂亮的眼睛眨了眨,看著喬梁:“那網上流傳的那些事,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網上的報道有失偏頗,那個打人的視頻隻是擷取了一段,並不完整,至於那些照片,很多都是合成的假照片,當然不是真的了。”喬梁不容置疑道。

“這樣啊。”葉心儀的笑容多了幾分,聽到喬梁說那些照片是合成的假照片時,不知道為什麼,葉心儀感覺自己心情似乎好了幾分。

看到喬梁還在鬱悶,葉心儀道:“你也知道,駱書記一直就看你不順眼,所以肯定是藉故批評你,你冇必要放在心上嘛。”

“說的也是,走,咱們吃飯去。”喬梁點點頭,看到葉心儀那張漂亮的臉蛋,喬梁心情就好了起來。

兩人一起去吃午飯,吃完飯後,葉心儀下午繼續去上班,喬梁讓葉心儀今晚一起來參加安哲安排的晚宴,葉心儀猶豫了一下,接著點頭答應下來。

時間一晃到了晚上,喬梁來到安哲訂的酒店包廂,喬梁到來的時候,安哲已經在包廂裡,喬梁有些意外,忙道:“老大,你怎麼這麼快來了。”

“下午忙完比較早,早點過來,你有意見?”安哲看著喬梁。

“冇意見,早點看到老大,我心裡高興得很。”喬梁咧嘴笑著,看到安哲訂的這個包廂不小,喬梁不由問道,“老大,今晚還有彆的人嗎?”

“等會你就知道了。”安哲頗為神秘道。

喬梁聞言不禁一笑:“老大,今晚我也擅自做主,邀請了一個人。”

“誰?”

“葉心儀。”

“哦,小葉同誌啊。”安哲點點頭,“這個小葉同誌還是不錯的,筆桿子厲害,寫文章是一把好手,對了,她在省裡的編製解決了嗎?”

“還冇有,估計難。”喬梁搖了搖頭,“想要留在省城,冇那麼容易。”

“確實是。”安哲微微點頭,又道,“可惜了,我原來在宣傳係統那邊也認識不少人,但現在我說話不好使了,不然倒是可以幫幫她,人走茶涼就是這樣。”

“老大,你就彆操心太多了,各人有各人的命。”喬梁道。

“看不出喬梁同誌現在很豁達嘛。”安哲看著喬梁道。

“老大,我現在不是豁達,我是隨波逐流,”喬梁嗬嗬笑道。

“年紀輕輕就如此消極,這一點我得批評你。”安哲板起臉,抬手指了指喬梁。

“老大,你一說批評,我就有點鬱悶,中午才被駱飛書記罵了一頓。”喬梁歎了口氣。

“怎麼回事?你怎麼會遇見他?”安哲一下認真起來,麵色嚴肅地問道。

喬梁接著將事情的原委說了出來,安哲一聽,神色變得凝重,手指輕輕叩著桌子,皺眉道:“梁子,這事要重視,依我對他的瞭解,他今天罵你一頓,絕對不會隻是為出氣,他一定是要……”

安哲說到這裡停了下來,帶著沉思的目光。

“老大,他一定是要什麼?”喬梁看著安哲。

安哲不緊不慢道:“一定是要搞小動作。”

“搞小動作?”喬梁眉頭一皺,“老大,我現在遠在涼北掛職,他就算是想搞小動作針對我,也鞭長莫及啊。”

“幼稚。”安哲看了喬梁一眼,道,“如果江州市這邊跟省裡溝通,要將你提前召回,到時候你身揹著處分被迫提前結束掛職回來,你覺得你的仕途前程會不會受影響?”

“啊!這……”喬梁聽得驚出了一身冷汗,他一直隻顧著西州市那邊的情況,卻冇想過江州市這邊會不會也搞出什麼動靜來,此刻安哲一說,喬梁覺得還真有可能,不,是大大的可能。

“提到這事,我就要問問你了,網上這兩天關於你的新聞不少嘛,喬梁同誌,你現在能耐挺大呀,動不動就搞出大動靜。”安哲淡淡地看著喬梁。

喬梁聽得苦笑,連忙道:“老大,這事我也正要跟你彙報呢。”

喬梁將關於自己在網上的那些新聞和安哲如實說了出來,並且還提到了自己昨天專程去給廖穀鋒拜年,也和廖穀鋒彙報了這事。

“你已經給廖書記彙報了這事?”安哲神色一凜,立刻追問道,“廖書記如何說?”

“廖書記讓我放寬心,說隻要行得正坐得直,就冇什麼可擔心的。”喬梁說道。

“這樣……”安哲微微點頭,他對喬梁的品性和人格自然是信任的,既然喬梁說網上的新聞是假的,安哲也就冇啥好懷疑的,眼下廖穀鋒既然也瞭解了這件事,那就再好不過。

想了想,安哲道:“梁子,今天遇到他這件事,你要打電話再跟廖書記彙報一下,同時把你的擔心說出來,讓廖書記心裡提前有個底,這樣,就無需再有任何擔心了。”

“老大,有必要嗎?”喬梁皺眉道,“廖書記忙得很,專門因為他的事給廖書記打電話,我怕廖書記不高興。”

“不,有必要,而且是十分有必要,你就照我說的去做,廖書記不會不高興的。”安哲肯定道。

喬梁聞言,不由撓了撓頭,雖然對安哲的話有些疑義,但他知道安哲肯定都是在為他著想,那他今晚回去再給廖穀鋒打個電話就是了。

兩人聊著天,一會,門外就有人推門進來,還傳來了說話聲,喬梁定睛一看,臉上不由也露出了喜色,高興道:“張秘書長,馮部長,你們怎麼也來了?”

原來過來的是張海濤和馮運明。

張海濤一看是喬梁,先是驚訝,隨即也高興道:“小喬,怎麼?隻許你來,就不許我和運明部長來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張秘書長,你就彆打趣我了。”喬梁笑道。

“小喬,你這是回來過年了是吧?在涼北掛職還順利嗎?”馮運明看到喬梁也頗為高興,笑著關心道。

“還好,謝謝馮部長關心。”喬梁笑道。

“好了,大家都不是外人,就彆站著說話了,坐下說。”安哲揮揮手。

喬梁先請張海濤和馮運明坐下,三人一聊,喬梁才知道張海濤和馮運明是結伴來黃原看望老領導安哲的,當然,年底了,也要順便來省城拜訪一些相關部門,不過兩人還能惦記著安哲,也讓喬梁感動不已,說明兩人也都是念舊的人,也唯有如此,他們才能走到一起,才能惺惺相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