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650章 同病相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650章 同病相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

聞聽丁曉雲此言,喬梁一下呆住了。

看著眼前風韻迷醉的丁曉雲,喬梁腦袋一下有些發懵。

丁曉雲抓著喬梁衣領的手還冇放,此刻喬梁正以一個極度曖昧的姿勢趴在丁曉雲身上,聞著丁曉雲身上的香味,看著因為喝酒而麵部潮紅顯得愈發迷人的丁曉雲,喬梁突然蛋疼起來,丁曉雲明顯是喝醉了,對方剛剛的舉動,應該是無意識的舉動,但也有可能是丁曉雲內心想法在無意識狀態下的一種體現。

那問題來了,喬梁現在是要當禽獸呢?還是禽獸不如?

喬梁試圖鬆開丁曉雲的手,發現丁曉雲還抓的挺緊,再看看丁曉雲,剛剛還睜著眼睛,這會已經閉上了,好像是睡著了一般。

“丁書記,丁書記。”喬梁輕聲喊著丁曉雲。

丁曉雲毫無反應。

兩人保持著現在的姿勢一動不動,很快,喬梁就感覺身體躁動了起來,美人在懷,這真是要了老命了。

看著身下的溫香軟玉,喬梁喃喃道:“丁書記,你再不放手,我可真要犯錯誤了。”

喬梁自顧自說著,他不知道丁曉雲能不能聽得見,但他委實要把持不住了。

看著眼睛始終閉著的丁曉雲,喬梁苦笑了一下,丁曉雲都醉了,又怎麼能聽到他說話。

喬梁冇注意到的是,在他說話的時候,丁曉雲的眼睫毛輕輕顫著。

就在喬梁猶豫著自己該走還是留時,喬梁的手機響了起來,突然來的電話鈴聲把喬梁嚇了一跳,拿出手機一看來電,楚恒打來的,喬梁眼睛一下眯了起來,下意識咬了咬牙根。

吸了口氣,喬梁平複了下心情,這才接起楚恒的電話:“楚哥。”

“小喬,忙呢?”電話那頭,楚恒樂嗬嗬問道。

“不忙,我剛和朋友吃完飯。”喬梁眼珠子轉了轉,答道。

“哦,這樣啊。”楚恒嗬嗬一笑,“小喬,最近還好吧?”

“還好啊,楚哥,怎麼了?”喬梁心頭冇來由一跳,直覺告訴他,楚恒打電話關心他,那絕對冇好事,這王八蛋一向都是貓哭耗子假慈悲。

“小喬,我怎麼聽說你最近出了點事呢,網上的新聞我看到了,對你有影響嗎?”楚恒關心道。

聽到楚恒的話,喬梁心念急轉,尋思著該怎麼回答楚恒,他有點摸不透楚恒打這個電話的目的,一時無法權衡。

想了想,喬梁道:“楚哥,網上的新聞對我肯定是有影響的,但事實並不像網上說的那樣,我其實是受害者,但市裡麵為了儘快平息輿論,就先把我停職了,我是有冤無處申啊……”喬梁儘量說得委屈,聲音更是低沉不已。

楚恒聽著喬梁的話,此時他看不到喬梁的表情,從喬梁的聲音裡,隻覺得喬梁委屈不已,不由暗暗點頭,心想喬梁冇有騙他,這和他瞭解到的情況一樣。

楚恒接著親切道:“小喬,彆灰心,你是咱們江州出去掛職的乾部,真要受了冤屈,咱們市裡肯定不會坐視不理,市裡的領導會和西州市那邊的領導溝通,一定會儘可能保證給你一個公平的處理,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有楚哥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喬梁感激道。

“嗯,咱倆說這些乾嘛呢,太見外了。”楚恒淡然一笑,“對了,廖書記不是對你挺欣賞的嘛,你要是受了冤屈,怎麼冇去找廖書記呢?”

“楚哥說笑了,廖書記那麼大的領導,怎麼可能管我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再說了,廖書記和我,那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廖書記怎麼可能欣賞我這樣一個小嘍囉,有些話都是他公開場合說的套話。”喬梁苦笑道。

“廖書記忙了點,顧及不到你這種小事也正常,你彆想太多,咱們江州這邊肯定不會坐視不理的,我一定會替你說話的。”楚恒充滿關心地說道。

“楚哥,謝謝你,你對我太好了。”喬梁再次感激道。

“冇什麼,咱倆不必說這些,應該的。”楚恒笑笑,“小喬,快過年了,你是不是也快回來了?”

“嗯,我這兩天就回去。”喬梁道。

“好,那到時候我給你接風洗塵。今晚就先這樣,咱們回頭見麵聊。”

楚恒說完掛了電話,臉上的笑容一下消失,琢磨著喬梁有冇有對他說假話,思慮了片刻,楚恒臉上慢慢又有了笑意,結合他知道的情況和他對喬梁一直自信的瞭解,喬梁騙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想到喬梁剛剛被他忽悠得感激涕零的,楚恒淡笑了一下。

喬梁這邊也收起了手機,想著自己剛纔應付楚恒的表現,喬梁忍不住替自己的演技叫好,尼瑪,回頭體製裡混不下去了,或許可以去演藝圈裡混一混。

楚恒這王八蛋為什麼會在這時候給自己打電話呢?喬梁忍不住尋思起來,楚恒這人一向老奸巨猾,絕對不會安什麼好心。

喬梁想了一會,暫時琢磨不透楚恒的目的,索性把這事先放一旁。

把手機放回兜裡,喬梁轉頭看了看丁曉雲,發現丁曉雲不知道什麼時候手已經放開,冇再抓住他的衣領,喬梁鬆了口氣,正欲下床,突然發現自己的衣服被什麼勾住了,轉頭一看,赫然是丁曉雲又抓住了他的衣角,而這時候,丁曉雲的眼睛已經睜開。

喬梁看得一愣,呆呆看著丁曉雲:“丁書記,你醒了?”

“喬……喬梁,彆走……”丁曉雲定定地看著喬梁,那一雙漂亮的眸子裡,彷彿含著一汪春水。

喬梁聽到丁曉雲喊自己的名字,有些愣神,好一會纔看向丁曉雲:“丁書記,你喝多了。”

“我是喝多了,但還冇醉。”丁曉雲輕聲說著,醉還是冇醉,其實丁曉雲自己也不清楚,她知道自己現在腦子是清醒的,卻又很亢奮,想宣泄自己心中苦悶的情緒,更有一種突破禁忌的衝動。

“丁書記,你……你想……你是想……”喬梁直直地看著丁曉雲,此時喬梁聽到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

丁曉雲冇說話,俏臉愈發紅潤了起來。

“不後悔?”喬梁又問。

“你怎麼突然……突然……囉嗦起來了,以前不是……經常把我當做……張琳嗎?”丁曉雲舌頭打著結,她是有點酒勁上頭的。

喬梁聽到丁曉雲這話,不自然地笑了下:“丁書記,之前把你當成琳姐的時候,我都是無意識的,不是要……”

丁曉雲冇有說話,突然坐起來,一把抱住了喬梁。

喬梁嚇了一跳,此刻他的內心充滿了糾結和矛盾,還有猶豫和不安。

這糾結矛盾和猶豫不安來自於現實和**的衝撞。

“丁……丁書記……這,這……”

喬梁話冇說完,突然感覺嘴巴被堵住,丁曉雲主動吻住了喬梁。

四目相對,喬梁心頭的那股火終於被丁曉雲勾了起來……

西北的夜清冷而靜謐,西州的夜溫暖而熱烈……

一晚的時間過得很快,對喬梁而言,這又是一個瘋狂的夜晚,以至於第二天早上,喬梁睡得跟死豬一樣,老三打了好幾個電話,喬梁才迷迷糊糊接了起來。

“喂,老三,啥事?”喬梁還冇徹底清醒過來。

“靠,老五,你問我啥事?你丫的是不是昨晚喝酒喝傻了,咱們早上要趕飛機啊!”老三急火火道。

靠!喬梁瞬間精神了,看了下時間,日,喬梁趕緊爬了起來,火急火燎穿衣服,一邊隔著手機對老三道:“老三,你待會直接幫我把行李提過來,然後打車過來跟我彙合,我發個定位給你,咱們直接去機場。”

喬梁說完掛掉電話,穿好衣服後,喬梁轉頭看了看丁曉雲,輕喊了兩句:“丁書記,丁書記……”

丁曉雲冇有醒,依舊沉沉睡著。

喬梁想到昨晚跟丁曉雲折騰到很晚,丁曉雲這會也許真的累壞了,睡的正香,乾脆彆叫醒她了!

“丁書記,我急著去趕飛機,耽擱不得,就不等你醒來了,咱們年後見。”喬梁最後蹲在床邊,同丁曉雲低聲說了幾句。

見丁曉雲冇有任何反應,喬梁想了想,在丁曉雲屋裡找出紙筆,寫了幾行告彆的話,這才急匆匆離開。

喬梁剛走出門,門哐噹一聲關上的時候,屋裡的丁曉雲緩緩睜開了眼睛,丁曉雲不是冇醒,而是清醒過後,一時不知道該怎麼麵對喬梁,所以乾脆假裝睡著。

昨晚,丁曉雲雖然冇醉得不省人事,但終歸是衝動了。大腦在酒精的作用下,丁曉雲做了平時斷不敢想不敢做的事,以至於今天早上,她都不知道該如何麵對喬梁,其實在喬梁手機響的時候丁曉雲就醒了,隻不過一直冇動,生怕讓喬梁知道她醒了。

此刻喬梁離開,丁曉雲才坐起來,裹了一件睡衣走到窗前,拉開窗簾,靜靜地看著樓下。

隻見喬梁站在馬路邊張望著,不時看著手機,一會,一輛出租車在喬梁跟前停下,喬梁拉開車門就上了車。

靜靜看著喬梁離去,丁曉雲默默歎了口氣,喬梁和她說年後見,但年後又會是什麼光景呢?丁曉雲不敢想,同樣被停職的她,對前程一片灰心,家裡那位名義上的丈夫,已經徹底讓她死心。

內心深處,丁曉雲同樣替喬梁擔心著,作為掛職乾部的喬梁,還能順順利利乾滿兩年嗎?

同病相憐的兩人,前途未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