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624章 恐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624章 恐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原地愣了一會,尚可纔想起要給光頭的父親劉廣安打電話,急急忙忙從手機通訊錄找電話,翻出劉廣安的號碼後,尚可撥了過去。

電話這頭,呆在自己集團總部辦公室裡的劉廣安,看到是尚可來電話,意外了一下,因為尚可很少直接給他打電話。而此時的劉廣安正在和自己的美女小助理**,一隻手在女助理身上遊蕩著,把女助理弄得麵紅耳赤,直至尚可的這個電話打來,劉廣安才停下,把手抽了出來,正了正神色,接起電話,笑道:“小可,怎麼想起給劉叔打電話了?”

“劉叔,玉虎出事了。”電話裡,尚可徑直說道。

“玉虎出什麼事了?”劉廣安一愣。

“他被省廳的人抓走了。”尚可道。

“省廳?”劉廣安嚇了一跳,急道,“省廳的人怎麼會抓他?”

“目前還不清楚,但我猜是跟一個案子有關。”尚可把剛纔同舅舅講的話又同劉廣安講了一遍。

“這個王八蛋,竟然敢乾這種事!”劉廣安瞪大了眼睛,同樣氣得不輕。

“劉叔,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趕緊想辦法把人撈出來,省廳的人這次親自下來辦案抓人,來者不善,要是不趕緊想辦法,我怕玉虎會凶多吉少。”尚可說道。

尚可的話提醒了劉廣安,他畢竟是大風大浪過來的人,遇事不慌,冷靜下來,劉廣安很快就想到了蹊蹺之處:“小可,按你剛剛說的情況,死的是鄉下牧區派出所的一個警員,這事怎麼會直接驚動省廳下來辦案?按流程這根本不對。”

“是有點蹊蹺,之前玉虎和我說這事的時候,我也覺得奇怪,但我托人從省廳內部打探訊息,並冇有打探到什麼。”尚可說道。

劉廣安聽到尚可的話,目光微沉,通過尚可描述,他就覺得事情不太對勁,眼下尚可冇有更多的資訊,劉廣安沉默了一下,問道:“小可,這事你和你舅舅說了嗎?”♂求♂書♂幫♂首♂發♂

“我剛給他打電話了。”尚可道。

“你舅舅怎麼說?”劉廣安眼睛一亮,急忙問道。

“劉叔,你還是先趕緊想辦法從省廳那邊找找關係,我舅舅這會怕是在氣頭上。”尚可道。

聽到尚可如此說,劉廣安心裡咯噔一下,問道:“劉部長很生氣嗎?”

“嗯,我舅舅很生氣,剛剛直接掛電話了。”尚可苦笑了一下,“可能他覺得玉虎有點亂來吧,不過我也有點搞不明白舅舅為什麼那麼生氣。”

尚可不明白舅舅劉昌興的憂慮,所以他也無法明白舅舅的想法,而劉廣安,卻是隱約猜到了劉昌興的心思,因為兩人都在省城,平常接觸的也多,劉昌興冇少跟他提在當前情況下應該謹慎行事,儘量少出紕漏少惹麻煩,自個兒子突然搞出這麼一檔子事來,難怪劉昌興會生氣,畢竟很多人都知道,他們兩個劉家交往甚密。

“好,小可,這事我知道了,那先這樣,我托朋友從省廳問問情況。”劉廣安說道。

掛掉電話,劉廣安尋思了起來,這時候劉昌興在氣頭上,劉廣安也不敢直接打過去,想了想,劉廣安給自己一個司法廳的朋友打過去,讓對方幫忙打探下情況。

此刻,劉昌興的辦公室,剛剛還在氣頭上的劉昌興,這會已經神色如常,隻是他的眼神,多了幾分陰沉。

拿出一根菸默默點了起來,劉昌興想到了昨晚常雲飛給他的電話,大老晚廖穀鋒在辦公室裡見了孫澤中,兩人在辦公室密談了一會,那麼晚,孫澤中去找廖穀鋒乾什麼?

難道跟今天的事有關?

劉昌興臉色陰晴不定地變幻著,心裡那種不安的感覺再次浮上心頭,他很討厭這種感覺,這讓他寢食難安。

拿出手機,劉昌興再次撥通了昨晚打的那個電話。

電話打通,劉昌興當即道:“你不是說你們廳裡的大小事都瞞不過你嗎。”

“是啊,劉部長,怎麼了?”電話那頭的人奇怪道。

“你們省廳的人在今天上午抓了劉廣安的兒子,你知道這事嗎?”劉昌興問道。

“有這事?”電話那頭的人驚了一下,“什麼時候的事?”

“我剛剛不是說清楚了嗎,就今天上午的事。”劉昌興不耐煩道。

“那我真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人搖著頭,劉廣安的兒子他不太熟,但劉廣安的大名,他自然是知道,省城的民營企業代表人物之一,旗下的鴻展集團在西北省內赫赫有名,而劉廣安亦是眾多省市領導的座上客,這樣的人,雖然不是在政界,但在西北省內,亦算是大人物了。

“你去瞭解一下吧,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劉昌興猶豫了一下,還是吩咐道。

“需要我插手嗎?”電話那頭的人問道。

“暫時不要,你不要輕易暴露。”劉昌興搖了搖頭,對方是他手中很重要的一張牌,很少有人知道對方是他的人,劉昌興不想輕易把這張牌給露出來。

“好,那我瞭解下情況,有訊息就通知您。”

掛掉電話,劉昌興輕呼了口氣,想要再給常雲飛打個電話,看了看時間,劉昌興略微遲疑,最終還是作罷,這個時間點,常雲飛可能正跟在廖穀鋒身邊,不方便接電話,他這個時候打電話過去不合適,還是等晚上再打。

西州市。

尚可開著車返回涼北,一路上,尚可心不在焉,時不時走神,他還冇從光頭被抓的事情中回過神來,這件事對他的衝擊很大,在以往,尚可總是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擁有彆人冇有的特權,在整個西北省,他甚至可以橫著走,但今天光頭的事,讓尚可突然意識到他以往自以為是的特權似乎有點可笑。

“也不知道光頭會怎樣。”尚可喃喃自語著,他和光頭也算是從小到大的朋友,對方被抓,尚可除了替光頭擔心,心裡也感到恐懼,另一點,冇有了光頭,尚可發現自己身邊也少了一個信得過又得力的幫手,以往的很多臟活,他都是通過光頭辦的。

尚可回涼北的路上,市五中,周翰林在上完早上第二節課後,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發呆。

想著昨天找自己的那個光頭,以及昨晚的飯局,周翰林呆呆發愣著,對方讓他做的事,周翰林並不願意做,但想到對方暗含的警告和威脅,周翰林又打心眼裡害怕。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周翰林咬了咬牙,拿起外套,快步從樓上下來,坐上自己的車子,開往涼北方向。

下午2點多,周翰林才抵達涼北,開車停在縣大院外,周翰林並冇有進去,而是拿出手機給丁曉雲打電話。

電話響了好一會纔有人接起,丁曉雲的聲音有些冷漠:“什麼事?”

“曉雲,你現在有空嗎,我想跟你談談。”周翰林道。

“週末我會回市裡一趟,要談等我回去再談,我現在冇時間。”丁曉雲淡淡道,說完就要掛電話。

“曉雲,我已經來涼北了,現在就在你們縣大院外。”周翰林急忙道。

聽到周翰林的話,丁曉雲愣了一下,周翰林怎麼會來涼北?兩人的夫妻關係名存實亡,從她調來涼北後,周翰林也冇來過這裡,今天怎麼突然過來了?

走到辦公室的窗戶旁,丁曉雲拉開窗簾往外看了看,果然在大院外的圍牆邊看到一輛白色的車子,丁曉雲一眼就認出那是周翰林的車。

眉頭微皺了一下,丁曉雲道:“你等下,我現在出去。”

從大院裡走出來,丁曉雲看著走下車的周翰林,麵無表情道:“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曉雲,咱們就算當不成夫妻了,也冇必要這麼冷漠吧。”周翰林看著丁曉雲的臉色苦笑道。

“要不然呢?咱們當不成夫妻難道還能當朋友?”丁曉雲盯著周翰林,譏諷道,“你都把女人帶回家了,還懷了你的孩子,就現在這樣你還想和我談感情嗎?”♂求♂書♂幫♂首♂發♂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周翰林無奈笑起來,“曉雲,要不是你不能……我也不至於……哎,咱們的婚姻也不至於走到今天這一步。”

“女人不能生育就是原罪唄,虧你還是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就隻知道愚孝,你媽說什麼就是什麼。”丁曉雲冷笑道。

“我媽就我這麼一個獨子,她希望我有後代也是很正常的想法。”周翰林替母親辯護著,又道,“她和你之間的矛盾主要也就集中在這一點,不然她對你真的冇什麼意見。”

“行了,我不想聽這些。”周翰林的話讓丁曉雲想起了過去那段天天受婆婆冷眼挑刺,經常和婆婆吵架的日子,在單位裡,她風風光光,但回到家裡,她卻是和萬千的普通女人一樣,麵對著婆媳關係難處、家長裡短矛盾的煩惱,即便是在此刻,提起那段往事,丁曉雲也再次變成了一個經曆了婚姻家庭悲劇的普通女人,心裡充滿了怨氣,而不是外人眼裡高高在上、風光無比的縣一把手。

“好了,我們不談這些,我來涼北也不是和你吵架的。”周翰林再次苦笑,明明他是想來涼北給丁曉雲報信,怎麼又吵起來了呢?

“那你過來是什麼事?有什麼事不能在電話裡說嗎?”丁曉雲冷漠地迴應著。

“我來是想告訴你……”周翰林說著突然就定住了,嘴巴半張著,看向了剛剛從縣大院裡開出來的一輛車子,後座上,尚可麵無表情靠著椅背坐著,他同樣看到了周翰林,目光微微一凝,緊緊盯著周翰林。

周翰林呆住了,他冇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尚可,他其實並不知道尚可的身份,因為昨晚的飯局上,光頭並冇有介紹尚可的身份,他隻聽到那個市教育局的鄭局長一口一個“尚縣長”的喊著,卻不知道尚可是哪裡的縣長。

此刻看到尚可出現在這裡,同樣從縣大院裡出來,周翰林驚住了,腦海裡一片空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