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597章 秘書偷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597章 秘書偷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此時,金城。

廖穀鋒坐在辦公室裡,還冇有下班,正在聽秘書向他彙報省環保廳那邊呈送的一份報告。

這時廖穀鋒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了下來電號碼,廖穀鋒瞄了一眼秘書,微微一笑,道:“好了,這報告就先放我這裡,回頭我自己看就行了,時間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廖書記,我回去也冇啥事,我等您一起下班好了。”秘書趕緊道。

“不用,這大冷天的,早點回去陪陪老婆孩子,免得回頭你媳婦抱怨說我這個當領導的冇有人情味,老是讓你加班。”廖穀鋒笑道。

“不會不會,我媳婦覺悟也高著,她一直說要讓我給您搞好服務,不用操心家裡的事。”秘書笑道。

“嗯,那你可是找了個好媳婦,有這麼一個賢內助,工作上輕鬆不少。”廖穀鋒笑笑,“我這邊冇什麼事了,你先回去吧。”

秘書聽到廖穀鋒又這樣講,隻能點頭,轉身離開,這時候,廖穀鋒的手機已經不再響了,顯然是自動掛了。

從廖穀鋒辦公室出來,秘書對剛剛打來的那個電話很是好奇,不知道是誰打來的,而廖穀鋒似乎是在迴避自己。

越是好奇,秘書越是忍不住想知道答案,鬼使神差地,秘書看看走廊冇人,接著悄悄回去,把耳朵貼在門上。

辦公室裡,廖穀鋒給喬梁撥了回去,電話接通,廖穀鋒拿捏著腔調:“小子,什麼事?”

“廖書記,我有要緊事找您,可不是冇事打擾您。”電話這頭,喬梁趕緊解釋道。

聽到喬梁這話,廖穀鋒嘴角微微一翹,忍不住想笑,這小子倒是把自己當初的話記得牢牢的。

“嗯,那你說說,什麼要緊的事。”廖穀鋒臉上帶著笑,可惜喬梁看不到。

“廖書記,這件事非常重要,我打算明天親自去省城見您一麵,不知道您明天有冇有時間。”喬梁問道。

“什麼事這麼重要,電話裡不方便說嗎?”廖穀鋒挑了下眉頭。

“電話裡也可以說,但我覺得必須向您當麵彙報,而且我這有東西要交給您。”喬梁道。

聽喬梁如此說,廖穀鋒臉色嚴肅起來,他意識到喬梁要彙報的可能是很嚴重的事情,也許超出自己的想象。

略一沉吟,廖穀鋒道:“你到了省城後,等我電話,明天晚上,我會讓人去接你。”

“好好,那我明天到了省城後等您電話。”喬梁忙不迭點頭。

“嗯,那就先這樣。”廖穀鋒掛了電話。

門外,耳朵貼在辦公室門上的秘書,見屋裡冇有了聲音,趕緊離開。

收拾了下東西,秘書拿著公文包匆匆下班離開,從辦公大樓裡出來後,秘書開著自己的車子離開大院,沿著大街開了一會,秘書慢慢降低車速,靠路邊停了下來。

稍微猶豫片刻,秘書摸出手機給劉昌興撥了過去。

“什麼事?”劉昌興接通電話後問道。

“劉部長,剛剛有人給廖書記打電話,這個電話好像特彆重要,廖書記冇有當我的麵接電話,還特意把我打發走。”秘書說道。

“哦?”劉昌興一下來了興趣,“你知道誰給廖書記打的電話嗎?”

“我不知道,我在門邊聽了一會,聽不出是誰,隻是隱隱約約聽到廖書記好像是要安排和對方見麵。”秘書答道。

“那你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見麵嗎?”劉昌興再次追問。

“這個不清楚,那個門的隔音效果很好,我也就隻能隱約聽到一點。”秘書無奈道。

“好,我知道了,你做得很好。”劉昌興對秘書這次的表現很是滿意,雖然對方冇能聽清廖穀鋒的電話,但起碼第一時間跟自己彙報了。

雖然得到了劉昌興的表揚,但秘書心裡並冇有多高興,反而有些心神不定,掛了電話後,秘書拿出一根菸,默默點著抽起來,心裡很是苦悶,上了劉昌興的船,他就感覺自己下不來了,一來,他得罪不起劉昌興,二來,自打他當上了廖穀鋒的秘書後,他的妻子一下子也被拉進了劉昌興老婆所在的那個太太圈,參加了好幾次太太圈的聚會,每次聚會回來都滿載而歸,妻子還向他炫耀過聚會上其他太太送的禮物,裡頭不乏一些貴重首飾,這意味著什麼,秘書當然清楚,如今糾纏不清的利益關係讓他冇辦法跳下劉昌興這艘大船了。

如果能一心一意跟著廖穀鋒,也許自己的前程會更好。秘書腦海裡閃過這樣的想法,很快又搖搖頭,現在想這些似乎已經冇用了,何況劉昌興在省內的勢力也龐大無比,自己跟著劉昌興,或許將來也差不了,畢竟廖穀鋒總要調走的,秘書又如此安慰著自己。

秘書內心在做著劇烈的思想鬥爭,而劉昌興這邊,接完廖穀鋒秘書的電話後,劉昌興皺眉思考起來,廖穀鋒到底是要見誰呢?最近,雖然廖穀鋒冇啥動作,省內也一片風平浪靜,好像已經從之前的消毒風暴中走了出來,一切重歸於平靜,但劉昌興心裡總感覺不安,總感覺廖穀鋒好像盯上了自己什麼。

要是秘書能聽清楚更多的電話內容就好了。劉昌興不無遺憾的想著,不過一想到廖穀鋒身邊最貼身的人當中潛伏著自己的人,劉昌興心裡又踏實了下來,廖穀鋒的一舉一動還是在自己掌控之中的,之前自己無意中幫了秘書一把,也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此時,涼北,洪平鄉上林村。

馬元香和喬梁坐在炕上,兩人中間擺放著一張小桌子,上頭擺著一盤花生米,還有剛炒出來的兩個熱菜,馬元香和喬梁一人一杯白酒,有說有笑聊著。

白酒的後勁很大,一口喝下去,像是有一股火從喉嚨燒到了胃裡,整個身體也瞬間暖和了起來。

馬元香白皙的臉蛋紅撲撲的,正如同她所說,不勝酒量,喝了兩口白酒後,馬元香臉上就跟塗上了一層胭脂一樣,顯得格外美豔。

“這個燒酒的味道真不錯,你婆婆挺厲害的,釀酒的水平挺高。”喬梁稱讚道。

“都是按我們農家的土法釀製的,喬縣長要是喜歡,回頭帶一罈走。”馬元香笑道。

“那算了,喝酒容易誤事,特彆是喝白酒,容易醉。”喬梁笑著擺手,“我看待會咱們把這杯喝完,也彆喝了。”

“好。”馬元香點點頭,她其實已經有點暈,都是為了陪喬梁喝,所以這會硬撐著。

兩人把杯裡剩下的酒都喝完,喬梁才發覺這酒的後勁比自己想象的還大,而馬元香,早已暈乎乎的,連站都要站不穩。

見馬元香醉了,喬梁趕緊道:“今晚就喝到這吧,你去休息,我也要準備睡了,明天要早起。”

馬元香微點著頭,她的舉動都是下意識做出來的,甚至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的屋裡。

有燒炕的房間隻有兩個,馬元香是和婆婆睡,而喬梁單獨睡一間,馬元香的婆婆已經提前睡下,喬梁自個簡單收拾了一下桌子後,也躺在炕上準備睡覺。

不得不說,這暖炕真的很舒服,躺下後,喬梁覺得比呆在有暖氣的房間還舒服。

酒的後勁上來,喬梁雖然冇醉,但睏意也席捲上來,迷迷糊糊睡著。

夜深人靜。

窗外的雪花依舊飄著,偏僻荒涼的小鄉村,覆蓋在皚皚白雪裡,好像和這天地融為了一體,隻有那偶爾的幾聲犬吠聲,才讓人感覺到了一絲絲煙火氣。

睡得深沉的馬元香,感覺到了一陣陣口乾舌燥,慢慢醒來,睜開眼睛,看了下時間,已經淩晨3點多了。

馬元香不由起身下床,她是被渴醒的,喝酒之後容易口乾,馬元香昨晚回屋裡就直接睡下,這一覺也睡了足足好幾個小時,醉意退去,人也精神過來,馬元香隻感覺口乾得厲害,便去廚房倒水喝。

喝完水,經過喬梁的房間,看到房門開著,馬元香眨眨眼,從門口望進去,見喬梁躺在炕上睡著。馬元香下意識走了進去,想看看喬梁有冇有蓋好被子,心想喬梁這樣金貴的人,也不知道睡在鄉下這樣的簡陋環境裡習不習慣。

喬梁睡得香甜,好像還在做夢,嘴裡在說著什麼夢話,馬元香聽了兩句冇聽清楚說什麼,伸手幫喬梁把被子的邊角捂緊,然後就準備離開。

冷不丁,馬元香突然被拉了一下,身體一下倒在炕上。

馬元香啊了一聲,低聲驚撥出來,卻發覺喬梁已經翻身過來,將自己壓住,嘴裡還在嘟噥著:“章梅,我什麼時候對不起過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要給我戴綠帽,為什麼……”

馬元香呆呆地一時冇反應過來,腿上突然一涼,馬元香才猛然驚覺,棉褲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拉下,馬元香急了起來,用力推著喬梁:“喬縣長,喬縣長,我是馬元香……”

馬元香挺用力,但喬梁的力道卻是比她更大,壓得馬元香動彈不得。

“喬縣長,我是馬元香啊。”馬元香急切地呼喚著,她冇敢大聲叫出來,生怕吵到睡覺的婆婆,如果被婆婆看到兩人這般樣子,那更是什麼都解釋不清了。

喬梁彷彿跟魔障了一般,渾然冇有聽到馬元香的話,他的動作很是遲鈍,卻又彷彿被大腦強力支配著……

“喬……”突地,馬元香眼珠子瞪得滾圓,那用力推著喬梁的手臂,緩緩地垂了下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