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591章 丁曉雲要去江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591章 丁曉雲要去江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一頓飯,一直吃到了晚上11點多,喬梁和周誌龍、楊金山三人儘皆喝醉了,一場為周誌龍的踐行酒宴,反倒讓原本私交不深的周誌龍和楊金山兩人惺惺相惜,看到這個結果,喬梁心裡感到些許安慰。

回到宿舍,喬梁眼睛已經睜不開,直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手機在旁邊不停閃爍著,有人打電話進來,喬梁卻是毫無反應,睡得跟死豬一樣。

一覺睡到天亮,第二天,喬梁起來,才發現手機有好幾個未接來電,都是丁曉雲打來的。

喬梁見狀,第一時間給丁曉雲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喬梁連忙解釋道:“丁書記,昨晚喝多了,都不知道你打了這麼多個電話過來。”

“看來喬縣長昨晚醉得不輕。”丁曉雲笑道。

“昨晚給誌龍縣長踐行,一不小心就喝多了。”喬梁跟著笑。

丁曉雲聞言一下沉默了,好一會才道:“誌龍縣長的事我知道了,我也很震驚,冇想到市裡會突然對縣裡的班子做出調整,事先我連一點風聲都冇聽到。”

“這估計是上麵突然做出的調整,而且故意不跟縣裡通氣,所以丁書記被瞞在鼓裡也不奇怪。”喬梁道。

“哎,可惜了誌龍縣長這樣一位好乾部,他是縣班子裡唯一一個本地成長起來的乾部,對縣裡的情況十分瞭解,也是最熟悉本地民情的一個乾部,處理幹羣關係也十分拿手,冇想到市裡竟然會把他調走。”丁曉雲歎了口氣,“也不知道接替他的王福來同誌怎麼樣。”

“那個王福來怎麼樣不好說,但我想他肯定是跟尚縣長穿同一條褲子。”喬梁冷哼了一聲,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發生的人事調整,尚可既然將周誌龍弄走,那毫無疑問,肯定是要弄一個自己人過來,結果已經顯而易見,王福來絕對是跟尚可穿一條褲子的。

“看來以後我們麵臨的工作會再次艱難起來。”丁曉雲的聲音裡也透著一股無奈,她自然能想到這一層,隻是她也無力改變這個結果,作為涼北縣的書記,市裡邊突然對縣班子做出這樣的調整,卻事先都不跟她這個書記通氣一聲,可見她在市裡邊的存在感有多弱,同樣,這反過來也說明尚可的勢力有多強。

“丁書記,彆灰心,隻要我們心裡裝著百姓,真心實意在為百姓做事,我相信最後的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喬梁給丁曉雲鼓勁。

“喬縣長每次都是鬥誌昂揚,自信滿滿。”丁曉雲笑了起來,受喬梁的情緒感染,丁曉雲的心情冇來由好上幾分,她發現每次和喬梁說話,總能讓自己變得輕鬆。

兩人說了幾句,丁曉雲突然道:“喬縣長,這次我們招商小組也會前往江州。”

“哦?”喬梁驚訝了一下,他記得之前丁曉雲要前往招商的幾個城市裡,似乎並冇有包含江州。

“丁書記,你們這是臨時改變行程了嗎?”喬梁奇怪道。

“嗯,我臨時決定將江州也加入我們此次招商的城市。”丁曉雲的聲音帶著莫名的情緒,“我希望到江州走一走,看一看江州的風景人物,畢竟我們涼北縣也算是和江州有緣。”

丁曉雲說著停頓了一下:“我還想順便去祭奠一下那位一直讓你念念不忘的琳姐,看看這位琳姐是多麼的優秀,我希望能受她的精神感染,能向她學習,努力當好一名乾部。”

丁曉雲的話讓喬梁呆住,喃喃道:“丁書記,你要去祭奠琳姐嗎?”

“嗯,同樣是女性乾部,張琳同誌是我的楷模,我想,我一定能從她身上學習到很多優秀而寶貴的東西。”丁曉雲點了點頭,她還有一句話冇有說出來,張琳能夠讓喬梁念念不忘,讓丁曉雲內心深處充滿了好奇,同樣驅使著她做出一些連她都覺得意外的舉動。

“丁書記,其實你現在已經很優秀。”喬梁道。

“我想更優秀。”丁曉雲道。

喬梁沉默了起來,此刻的丁曉雲,在他腦海裡似乎又和張琳重疊了起來。

“對了,誌龍縣長離開的時候,你記得代我送行一下。”丁曉雲突然又道。

“會的,我會將丁書記的意思轉達到的。”喬梁點了點頭。

兩人又說了幾句,隨即結束通話。

喬梁放下手機呆呆坐了一會,腦袋裡想著張琳,好一會才振作起來,洗漱完去食堂吃早餐。

新的一天開始了,必須用嶄新的精神麵貌去麵對,昨日的頹廢,不能帶到今天。

食堂裡,喬梁碰到了何青青,何青青昨天下鄉去了,通知開會的時候,何青青在鄉下已經趕不回來,一直到晚上,何青青回到縣裡的時候,才知道了開會的內容,心裡頭端的是震驚不已,那時候她要去找喬梁,喬梁已經不在宿舍,和周誌龍、楊金山在飯店裡暢飲。

“喬縣長,周縣長怎麼會突然就調走了?”端著飯碗,何青青坐到喬梁身旁小聲問道,聲音裡猶自帶著震驚。

“你問我,我問誰去?”喬梁翻了翻白眼,想了想,還是道,“何主任,你現在知道縣裡的鬥爭有多麼複雜了吧?”

何青青似懂非懂點點頭,儘管喬梁跟她說不知道,但她還是從喬梁這話裡嗅出了一點氣息,似乎……喬梁知道真正的原因。

“何主任,有些原因其實不難猜。”喬梁瞥了何青青一眼,“誌龍縣長調走了,我們在縣裡算是缺少了一個強援,扶貧工作今後可能會多一些磕磕碰碰,你要做好心理準備,知道嗎。”

“喬縣長,我明白。”何青青使勁點頭,心裡卻有些發冷,照喬梁的意思,難道周誌龍被調走,是尚可背後在搞鬼?如果真是那樣……何青青想及自己,心裡感覺拔涼拔涼的,周誌龍一個縣府的二把手,尚可說收拾也就收拾了,自己一個正科級乾部算什麼?

心裡滋生出來的想法讓何青青呆了一呆,趕緊搖了搖頭,心說自己萬萬不能動搖,自己已經和喬梁走到這份上了,必須要堅定走下去,自己和尚可註定不是一路人,在這關鍵時刻,更不能三心二意動搖,否則連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喬梁不知道何青青此刻心裡冒出了那麼多想法,他並冇有注意到何青青的表情,此時他正在想著那尚未到任的王福來,對方是鐵定和尚可穿同一條褲子的,但喬梁心裡卻還抱著一絲幻想,如果王福來心裡還裝著一點老百姓,還有一點良知,或許不會太為難扶貧工作。

吃完早飯,喬梁來到辦公室,在辦公室裡處理了一會檔案,冇多久,喬梁聽到隔壁周誌龍辦公室的動靜,不由起身去探頭看了一眼,看到周誌龍已經在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喬梁不由走了進去,皺眉道:“老兄,那個王福來還冇過來,你也冇必要急著離開嘛,畢竟你們工作也還冇正式交接。”

“老弟,你以為我想嗎?”周誌龍搖頭苦笑,“某些人是連讓我在涼北多呆一天都不肯,我這一大早來辦公室,就接到上麵來催的電話了,讓我快點前往市裡任職,至於工作交接,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媽的,這些王八蛋。”喬梁聽得心頭大怒。

“老弟,小心隔牆有耳。”周誌龍噓了一聲,示意喬梁小聲點。

“老子行得正坐得直,怕什麼。”喬梁很是不服。

“老弟,你自然是不用怕,但就怕有些人行小人之事,而且你剛纔那一罵,要是被彆有用心的人編排一下,說你是在罵市領導,那又是一樁麻煩事,眼下咱冇必要給自己惹麻煩,你說是不是?”周誌龍搖頭道。

喬梁聞言,無奈笑笑,他剛纔那一罵,還真就是在罵市裡那些支援尚可的領導,不過他也知道周誌龍是在為他著想,喬梁也就冇再犯倔。

周誌龍收拾了一番,冇一會,府辦主任趙洪進就帶人來清理周誌龍的辦公室了,說是要為即將到任的王縣長做準備,看到這一幕,喬梁氣得眼皮直跳,險些上前將趙洪進拽住,這個混蛋,喬梁老早看他不順眼了,好在周誌龍及時發現,輕輕拉了喬梁一把,用眼神製止住了喬梁。

“老弟,咱們走吧。”周誌龍道。

“周縣長,哦,不,應該叫周副局長了,您慢走,我就不送了。”趙洪進笑嗬嗬道。

“不勞趙主任相送。”周誌龍淡淡道。

“趙主任,我勸你嘴上積點德,小心你今後也有摔跟頭的時候,說不定比誰都慘。”喬梁不爽地說道,他可冇周誌龍那樣的好脾氣。

“喬副縣長怎麼說話的,我怎麼就嘴上無德了?”趙洪進瞪眼道。

“我看你不僅嘴上無德,還缺心眼。”喬梁嗬嗬笑道。

“你——”趙洪進漲紅了臉,手臂下意識抬了一下。

“怎麼,想和我動手?”喬梁盯著對方。

趙洪進一愣,想到喬梁名義上還是自己的上級領導,自己要是真的先動手了,上哪兒都冇地方說理去,就算是尚可護著,自己估計也落不著好果子吃。

想及此,趙洪進隻能生生嚥下這口氣。

“老弟,走吧。”周誌龍催促了喬梁一下,看到趙洪進在喬梁麵前吃癟的樣子,心裡不覺暗爽。

兩人從樓上下來,周誌龍的司機已經在大院裡等著,這時,門外開進一輛黑色的漢蘭達,速度很快地衝了進來,然後很是囂張地在大院裡來了一個甩尾,旋即一個急刹車,在大院裡停了下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