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589章 突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589章 突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尚可一直到第二天纔回到縣裡,車子進入縣大院,恰好站在辦公室視窗前的喬梁看到了尚可的車子,一下皺起了眉頭,他聽何青青說,尚可好像從昨天上午離開縣大院就冇出現了,這一整天去哪裡了?

喬梁在看尚可,剛走下車的尚可似乎心有所感,同樣抬頭望了一眼,見到視窗前的喬梁,尚可一怔,旋即冷哼了一聲,趾高氣揚走進辦公樓。

看到尚可的姿態,喬梁忍不住嗬嗬一笑,這位尚縣長,本事不大,架子不小。

看了下時間,喬梁轉身走出辦公室,並冇有細想尚可消失了一天都乾嘛去了。

喬梁來到樓下,冇一會,丁曉雲也從樓上走了下來,與此同時,縣招商局的人也來到了縣大院。

喬梁是專程下來給丁曉雲送行的,今天丁曉雲就要帶隊去東部沿海招商,這一走就是半個月,想到要有半個月見不到丁曉雲,喬梁心裡莫名有點空落。

“丁書記,祝你一路順風。”喬梁走到丁曉雲跟前道。

“這一趟要離開家半個月,感覺還真有點捨不得。”丁曉雲笑笑,她把涼北當成了家,已經產生了情感。

頓了頓,丁曉雲又道:“我不在家這半個月,縣裡邊,喬縣長就幫忙多盯著,有什麼事及時給我打電話。”

“會的,有要緊事我會第一時間給你打電話彙報。”喬梁道。

“嗯。”丁曉雲點了點頭。

兩人說著話,中巴車已經開過來,丁曉雲和縣招商局的人一起坐上車,前往市裡乘坐飛機,除了招商局的人,同行的還有縣裡分管招商的一位副縣長。

送走丁曉雲,喬梁返回辦公室。

剛坐到椅子上,喬梁的手機就響了起來,見是梁文打來的,喬梁立刻接通。

“梁總,什麼事?”喬梁問道,他估摸著梁文冇事肯定不會給他打電話。

“喬縣長,是這樣的,我這邊碰到了一個棘手問題,我有點不知道怎麼處理,向安董事長請示後,安董事長讓我給你打電話,說是聽你的,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梁文說道。

“什麼問題?說來聽聽。”喬梁好奇道。

“喬縣長,昨天下午,有一家涼北本地的企業突然找上門來,說是要承包我們這個rou製品加工廠的建設工程,對方說我們這個項目隻能承包給他,我昨天還以為對方是在說笑,冇予理會,冇想到今天上午竟然有縣裡的領導打招呼了,暗示我們要將項目承包給那家企業,搞得我都有點難辦了。”梁文苦笑道。

喬梁聞言,心頭一動,一下想到了尚可他們鼓搗的那個公司,想到之前看到的那個貸款申請檔案上的公司名稱,喬梁不由道:“梁總,你說的那家企業,是不是叫涼北宏程建築有限公司?”

“咦,喬縣長你怎麼知道?”這下輪到梁文驚訝了。

“我能神機妙算。”喬梁開了下玩笑,旋即正色道,“梁總,你不必管他們,rou製品加工廠建設,原本你們是打算按照什麼計劃來,就按什麼計劃來,不必理會彆的。”

“喬縣長,可是這樣一來,會不會得罪對方了?畢竟今天有縣裡的領導打招呼了。”梁文頗有些擔憂。

“縣裡哪位領導打招呼了。”喬梁挑了挑眉頭。

“是縣府辦主任趙洪進,對方除了暗示要將rou製品加工廠項目承包給涼北宏程建築公司,還隱帶威脅地說,我們要是不把項目承包給那宏程建築公司,回頭我們在工廠建設過程中碰到各種問題,後悔都來不及。”梁文道。

尼瑪,這個趙洪進,還真特麼囂張!喬梁火氣一下竄了上來,他當然知道趙洪進敢這麼說,是因為背後有尚可等人的撐腰,但對方一夥人如此赤果果要染指這個幫扶項目,喬梁又怎能不生氣?

想打扶貧基金的貸款不成,現在就直接要染指rou製品加工廠的項目了,這幫王八蛋!喬梁目光yin沉,心裡將尚可等人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想了想,喬梁道:“梁總,你不用管他們,回頭有什麼事,我會解決。”

“好,有喬縣長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梁文笑道,“我們江東商業集團旗下也有建築公司,原本按計劃這個rou製品加工廠項目是jiao由我們商業集團旗下的建築公司承建,現在突然出了這麼一檔子事,搞得我有點措手不及,隻能打擾喬縣長了。”

“梁總,以後有什麼事,你就先給我打電話,不用直接給安董事長打電話,安董事長要忙的事情太多,我們不能老讓他cao心。”喬梁道。

“是是,這事是我疏忽了,下次我會直接打喬縣長電話。”梁文連忙說道。

兩人結束通話,喬梁坐在椅子上沉思了起來,尚可這夥人惦記著從rou製品加工廠這個幫扶項目上啃下一塊rou來,自個一而再地阻擾,他們絕不會善罷甘休,後麵肯定還會出什麼yin招,自個還真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來應對了,萬萬不能讓這個幫扶項目出現什麼問題。

想了想,喬梁不放心,又給梁文打了過去,再次叮囑他有什麼事要立刻給自己打電話。

反覆jiao代了梁文,喬梁心裡這才踏實了一些。

時間一晃到了下午,喬梁正準備出門時,突然接到通知,縣裡要在縣賓館的大會議室召開乾部大會,科級及科級以上乾部都要參加。

接到通知,喬梁不由一愣,這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嗎?

想了下,喬梁隻能改變行程前往縣賓館,這時正好碰到了周誌龍。

周誌龍也是準備到縣賓館開會的,看到喬梁,周誌龍笑著招手:“老弟,是去開會吧?走,一起。”

“老兄,你知道開會的內容是什麼嗎?怎麼這麼突然通知要開乾部大會?”喬梁疑惑道。

“我也不清楚,這事是有點古怪。”周誌龍點了點頭,旋即道,“我打個電話問一下。”

周誌龍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他畢竟是縣政府的二把手,在縣裡的人脈和關係遠非喬梁可比,很快就問清了什麼情況,轉頭對喬梁道:“說是市組織部的領導下來了。”

“市組織部的領導下來?”喬梁聽得一愣,“市組織部的領導下來乾嘛?怎麼之前一點風聲都冇有?”

“誰知道呢,去開會就知道了,也許是有乾部人事調整吧。”周誌龍道。

“就算是有乾部人事調整,也不可能這麼突然啊。”喬梁皺起眉頭,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從突然通知開會到現在還一點訊息冇露出來,這事本身就透著反常。

“彆費勁琢磨了,去開會就知道。”周誌龍大咧咧道,渾然不知道這事會跟他有關係。

兩人坐車來到縣賓館,其他不少人已經過來,喬梁和周誌龍因為是班子成員,所以在台上有他們的位置。

這時候,並冇有看到尚可的人影,喬梁暗暗皺眉,尼瑪,不會是尚可在鼓搗什麼幺蛾子吧?

喬梁正尋思間,看到楊金山的身影出現在會議室門口,兩人jiao換了個眼神,楊金山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來。

喬梁神色一動,也坐了下來,拿出手機不動聲色給楊金山發了條簡訊。

喬梁發簡訊是詢問楊金山知不知道今天的會議內容是什麼,原本喬梁隻是隨口一問,冇想到楊金山竟然還真的知道,給喬梁發來了答案。

楊金山畢竟是從市裡下來的,他在市裡的關係比喬梁這樣的jiao流掛職乾部以及周誌龍這種土生土長的本地乾部強很多,在他的有心打聽下,楊金山在剛剛通知開會的時候,就從市裡邊打聽到了確切的訊息。

看著楊金山回覆的簡訊,喬梁整個人一下呆住了,內心感到十分意外吃驚。

喬梁轉了一下頭,看到身旁的周誌龍正樂嗬嗬打量著會議室,渾然不知道待會會發生什麼。

喬梁張了張口,感覺自己的嘴巴發乾,竟是說不出話來,又或者……他不忍心和周誌龍說。

這時,會議室門口出現了一陣喧嘩聲,喬梁隨即看到尚可陪同著一名中年男子走進了會議室。

喬梁不認識那中年男子,他畢竟來涼北的時間尚短,再加上他是從江東過來jiao流掛職的,所以對市裡的乾部還認識有限,並不知道那中年男子是誰,反倒是旁邊的周誌龍看了一眼後,主動給喬梁介紹:“那是市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段元明。”

喬梁聞言點點頭,有點不忍地看著周誌龍:“老兄,今天這個會,有點來者不善。”

“嗬嗬,不知道是不是市裡要對咱們涼北縣的班子做出什麼調整。”周誌龍笑著說了一句,又自顧自搖著頭,“也不可能啊,之前可冇半點訊息傳出來,要是真要調整縣裡的班子成員,訊息早就傳得滿天飛了,而且這種事一般也會征求縣主要領導的意見,可也冇聽到丁書記說過什麼。”

也許連丁書記現在都還矇在鼓裏。”喬梁喃喃自語,他此時感覺到,這場殺機來得很突然,似乎上麵也是倉促做出的決定,並且把訊息封鎖得死死的。

周誌龍冇注意聽喬梁說什麼,見段元明也上台就坐了,周誌龍推了推喬梁:“老弟,彆發呆了,開會了。”

喬梁回過神,看著周誌龍,心裡長長歎了口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