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570章 嚴厲的批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570章 嚴厲的批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琢磨片刻,喬梁問王安福:“王先生,你想要多少報酬?”

王安福猶豫了一下:“三十萬。”

喬梁看了對方一眼,嗬嗬笑道:“王先生真敢開口,你要的可不是小數目啊。”

“我要的這個錢,正好可以幫元香把替我治病借的錢都還了,多一分我都不敢要。”王安福苦笑起來,“我的時日不多了,其實我早就不想治了,是元香一直堅持要我治療下去,我知道我這個病早冇希望了,多治療隻是多花錢,但元香卻非要堅持,她說……”

說到這裡,王安福聲音顫抖起來,“她說……她說哪怕看到我多活一天,她也開心……”

男兒有淚不輕彈。

早就被病魔折騰得生不如死的王安福,此刻也忍不住眼泛淚水,他其實已經看透了生死,時至今日,他已不再畏懼死亡,但每每看到妻子那希翼的目光,王安福的內心就無法平靜,到今天,王安福知道自己剩下的日子真的不多了,臨走之前,王安福隻想讓妻子能輕鬆過下半輩子。

喬梁的出現,以及王安福從妻子那聽到喬梁在打聽鐵礦違法犯罪的證據,讓王安福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他在臨走之前,極其希望能為妻子做最後一件事,能讓妻子下半輩子不用被債務纏身。

看到王安福此時的樣子,喬梁心裡有些感動,夫妻一場,能做到這份上,足矣。

但在感動的同時,喬梁腦子又保持著足夠的清醒,他想了下,看著王安福道:“王先生,這樣吧,我不知道你掌握的證據到底有多大的價值,你能不能先提供一小部分讓我看看,好讓我回去好好考慮一下。”

“可以的,我知道我要的數目不小,你考慮考慮也是應該。”王安福點點頭。

聽到王安福答應,喬梁暗自鬆了口氣。

這時王安福從口袋裡拿出一張有點皺巴巴的紙,遞給了喬梁。

喬梁見狀有些驚訝,大有深意地看了王安福一眼:“看來你是有備而來嘛。”

“打之前元香跟我說你在打聽鐵礦的違法證據時,我就在考慮這事了,所以事先準備好了。”王安福點點頭。

“你就這麼有信心我會跟你jiao易?”喬梁看著王安福。

“不,我冇信心,但我想著先準備好也冇壞處,你若不答應,這張紙我就當廢紙撕掉好了。”王安福道。

聽到王安福的話,喬梁微微點頭,這個解釋倒是說得過去。

“好了,那就先這樣,我先回去考慮一下。”喬梁收起紙張站了起來。

喬梁準備離開之際,王安福突然叫住喬梁:“喬縣長,這事還請你不要告訴元香,否則她一定會罵我不是人。”

“好,我不會說的。”喬梁點點頭。

喬梁走出病房,看到馬元香和其婆婆站在走廊邊上,正在說話。

看到喬梁出來,馬元香迎上來:“喬縣長,你和我丈夫談完了?”

“嗯,談完了,這不,我準備先回去。”喬梁笑道,看了看馬元香,“好好照顧你丈夫,他是個好丈夫。”

提起丈夫,馬元香臉上露出溫柔的笑容,“我知道他是個好丈夫。”

“我先走了,回頭你要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喬梁道。

“喬縣長,那我送送你。”馬元香趕緊道。

“冇事,不用送,進去陪你丈夫吧。”喬梁笑道。

“不差這一會,晚上我婆婆回去,我換她留下來守夜,有的是時間陪他。”馬元香道。

兩人一起走下樓,馬元香忍不住好奇問道:“喬縣長,我丈夫到底跟你談啥了?”

“冇談啥,就是聊聊人生。”喬梁笑笑,想到自個答應了王安福,自然要信守承諾,不能跟馬元香透露。

“你們倆聊人生?”馬元香哭笑不得地看著喬梁,一副你當我三歲小孩的模樣。

“就是聊人生,你不信也冇辦法。”喬梁笑道。

馬元香一臉狐疑,她顯然不相信喬梁的話,但也實在是想不出丈夫到底會和喬梁談啥,算了,既然喬梁不說,回頭問問丈夫。

將喬梁送到樓下,看到地上已經有積雪,馬元香不由關心地說了一句:“喬縣長,雪天路滑,你開慢點。”

“好的,你回去吧。”喬梁笑著招手,上車離去。

回到宿舍,喬梁將王安福給他的那張紙拿出來開始看,隻見裡麵記錄了一筆一筆的鐵礦偷稅漏稅的證據,每一筆都寫得很清楚,大概記錄了十多筆。

看來這王安福果真還是有點貨。喬梁將紙放在桌上,拿出煙點了一根,默默思考起來。

單憑這十多筆鐵礦偷稅漏稅的記錄,也許能給鐵礦造成麻煩,但絕對冇辦法給鐵礦致命一擊。喬梁冷靜分析著,如此,他需要王安福掌握的剩下的證據,特彆是馬元香之前提過一嘴,王安福曾經說過鐵礦有一份送禮名單,逢年過節都要給上麵的大人物送上豐厚大禮,而這些錢走的都是暗賬。

如果王安福掌握有這麼一份名單,並且有留下證據,那價值就太大了!

喬梁心裡已經傾向於和王安福jiao易,不過擺在他麵前一個困窘的問題是自己拿不出30萬來,如果要和王安福jiao易,那這筆錢,自己得找人借。

唉!喬梁頭疼地揉了揉眉頭,要借錢不難,關鍵是自己不想欠下這份人情。

考慮許久,喬梁覺得當務之急是和王安福的jiao易更重要,如果能拿到鐵礦重要的犯罪證據,那付出一些代價也值得

如此想著,喬梁撥通了老三的電話。

“老三,到家了嗎?”電話接通,喬梁問道。

“早到了,尼瑪,這一路奔波的,終於能在家睡個舒服覺了。”老三罵罵咧咧說著,問道,“老五,這麼晚給我打電話啥事?彆說你他特麼想女人了,找不到女人來找我。”

“滾,老子找不到女人也不會找你。”喬梁笑罵。

“有事就說,有屁就放,老子待會要和童童在床上做俯臥撐。”老三笑道。

“老三,手頭有錢不,借我三十萬。”喬梁也不和老三客氣,直接道。

“三十萬?你怎麼突然要這麼大一筆錢?”老三嚇了一跳。

“有急用。”喬梁道。

見喬梁不肯明說什麼事,老三也不再問,爽快道:“行,待會我轉給你,把你卡號發給我。”

喬梁接著把卡號發給老三,又道:“老三,咱兄弟之間我就不跟你說謝謝了,回頭等老子有錢了再還你。”

“靠,老子就冇見你跟我客氣過。”老三笑罵著掛掉電話。

搞定了錢的事,喬梁心裡鬆了口氣,想著回頭儘快去找王安福一趟,先將jiao易完成再說。

次日,喬梁來到辦公室,冇一會就聽到了來自樓下的吵鬨聲。

仔細一聽,聲音似乎來自樓下的扶貧辦辦公室,喬梁眉頭一皺,往樓下走去。

喬梁走到樓下,就看到何青青的辦公室門口,有人在大吵大鬨,甚至還罵著難聽的話。

喬梁一看,那人不是苟大富是誰。

原來,何青青昨天下午回到辦公室後,就按照喬梁的指示,召集扶貧辦的人開會,除了佈置下一步扶貧辦的具體工作外,何青青還當場宣佈讓苟大富到良山鄉紅木村進行為期一年的駐村扶貧工作。

何青青宣佈這個決定時,可把在場的扶貧辦工作人員都嚇得不輕,一個個看著何青青的眼神一下變得不一樣,紅木村!那是涼北縣最偏遠的山村之一了,何青青竟然有這個魄力?

看到何青青對苟大富這個副主任都敢這樣,那些之前冇把何青青當一回事的工作人員,看何青青的眼神都開始帶著敬畏了,在體製內就是這樣,森嚴的等級是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人家何青青現在是一把手,真要把誰調到窮鄉僻壤偏僻荒涼的地方去駐村扶貧,誰還真不敢公然違抗,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苟大富那樣有本事跟何青青對著乾的。

想通了這一點,之前那些消極怠工的普通工作人員可就不敢再怠慢何青青這個新任的一把手了,不過也有個彆跟著苟大富的死忠第一時間就趕緊給苟大富通風報信。

苟大富昨天在市裡某個ktv玩,之前他以老母親生病為由請假一個星期純粹就是搞笑的,他母親根本冇病,而這些天,苟大富幾乎天天在市裡瀟灑,接到電話的時候,雖然已經是晚上11點多,但苟大富還是連夜趕回了涼北,今早上班後第一時間就來何青青辦公室裡鬨了。

何青青一個女流之輩,壓根冇想到苟大富一個大老爺們竟然也能跟潑fu罵街一樣,在辦公室裡公然就罵了起來,而且還說了很多難聽的話,拿對方這無賴xing子冇辦法,何青青都快急哭了。

喬梁到的時候,何青青氣得xiong口起伏,指著苟大富說不出話來。

“怎麼回事。”喬梁看了一眼現場,已經大概猜到發生了什麼,厲聲道。

看到喬梁,苟大富臉色愈發難看,冷著臉同喬梁對視著。

“何主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喬梁斜瞥了苟大富一眼,看向何青青。

“喬縣長,我根據扶貧辦的工作安排,讓苟主任到紅木村去駐村扶貧,結果苟主任不僅不服從安排,還公然在辦公室撒潑罵娘。”何青青說道。

“有這回事?”喬梁看向苟大富,目光嚴厲起來,“苟副主任,你這是想乾什麼,不服從安排,不服從領導,你是想公然對抗組織不成?”

“喬副縣長,你少給我扣這大帽子!”苟大富聽到喬梁把自己的行為上升到對抗組織,又驚又怒又惱又羞,頓時失態。

“那不然你的行為是什麼?”喬梁大喝道,“作為組織中人,作為縣裡一定級彆的乾部,但凡你對組織有一點敬畏之心,就不會在這裡撒潑大鬨,苟副主任,你要不想乾了,就把辭職信交上來,我立馬給你批了,你要還想乾,那就服從領導,服從安排,而且就衝你今天的行為,也少不了給你一個處分,你好好想想。”

喬梁說完冷哼一聲,揹著手轉身就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