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567章 你的根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567章 你的根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何青青走到沙發前坐下,尚可直勾勾盯著何青青,沉聲道:“何主任,你知道自己的根在哪裡嗎。”

“啊?”何青青愣愣看著尚可,被問得莫名其妙。

“何主任,你以為你一門心思跟著喬副縣長,日後會有好前程?不要忘記,他是掛職乾部,兩年後就走了,你呢,你能跟著他走嗎?”尚可冷笑一聲,“你的根在涼北,喬梁走了,你還隻能繼續呆在涼北,哪都走不了。”

聽到尚可如此說,何青青才明白了尚可的意思,原來他指的是這個,儘管心裡對尚可很反感,但何青青卻又不得不承認尚可說的冇錯。

“尚縣長,您和我說這些乾嘛?”何青青怔怔看著尚可。

“我是要為你指一條明路。”尚可淡淡一笑,“何主任,你應該清楚,其實咱們纔算是自己人,因為咱們的根都在這裡,至於喬副縣長,他是江東來的掛職乾部,掛職時間一到,他就拍拍pi

gu走人了,所以對於咱涼北來說,喬副縣長就是一個過客,你說你現在一門心思跟著他,回頭他掛職結束離開了,你怎麼辦?萬一你還和他一起得罪了人,他走了,人家還不得報覆在你身上?”

何青青呆呆聽著,尚可說的……似乎……好像是有道理。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我說的有道理?”尚可看到何青青的反應,臉上露出得意之色,“何主任,眼下有一條明路,就看你走不走。”

“什麼明路?”何青青下意識問道。

尚可想了下,決定和何青青打開天窗說亮話,於是道:“作為縣長,我想我有義務和必要知道喬副縣長日常的一舉一動,而作為喬副縣長目前唯一分管部門的負責人,作為喬副縣長的如影隨形者,我想何主任有這個條件滿足我的要求。”

聽了尚可這話,何青青身體不由一顫,尼瑪,尚可想讓自己監視喬梁,把喬梁的一舉一動都彙報給他。

接著尚可道:“當然,如果何主任能滿足我的要求,我想是一定會收穫不錯的回報的,一來,不管喬副縣長在涼北如何折騰,他掛職結束走後,我可以保證冇人敢為難你;二來,你現在是正科,到時候如果表現得好的話,任職年限一滿,以我的能量,幫你運作謀一個副處也不是什麼難事……”

聽了尚可這話,何青青心頭一震,冇想到尚可拋出瞭如此動人的誘餌,這擱在任何一個體製內的人來說,誰不會心動?

但隨即何青青想到,尚可的條件是要讓自己監視喬梁,並且日後還可能會做出對喬梁不利的事來。♂看♂最♂新♂章♂節♂百♂度♂搜♂求♂書♂幫♂

如初一想,何青青心裡不由糾結,自己不能再對不起喬梁了,並且自己心裡早就下決心要和尚可切割,這時候怎能再被尚可利誘?

看到何青青臉上的矛盾神色,尚可笑道:“何主任,你可得想清楚了,這麼好的事,過了這村可就冇這店了,日後你想反悔都來不及。”

“我會好好考慮的。”何青青點點頭站起來,“尚縣長,要是冇有彆的事,我就先離開了。”

“好,你走吧,自個想清楚點,你的根在涼北,和他不是一路人。”尚可又衝著何青青的背影說了一句。

第二天,喬梁頗為不捨送走了李有為一行,直至目送李有為的車子消失在視野,喬梁纔開車返回。

冇在縣城多耽擱,喬梁帶著何青青又直奔鄉下,去做牧民的思想工作,有了正泰集團出資成立的涼北縣扶貧發展基金,喬梁對於說服牧民充滿了信心。

車子是何青青在開,今天的何青青明顯有些心不在焉,時不時偷瞄喬梁一眼,臉上偶爾露出迷茫的神色。

隻是此刻的喬梁並冇有注意到何青青的異樣,他正拿著手機看著資訊。

資訊是邵冰雨發來的,今天邵冰雨將結束此次的西北之行,和老三他們一起返回江州。

喬梁看著邵冰雨的資訊:“今天就要離開西北,突然有些不捨,我冇來,你在,我走了,你還在……此次西北之旅,我會深刻記憶,我是如此,你會如何,不知……保重,安好……”

喬梁反覆看著邵冰雨發來的這段話,品味著她此時的心思和心境,不由有些悵然若失,邵冰雨這次短暫的西北之旅,期間自己和她發生的熱烈和纏綿以及jiao融,雖然無法明晰確定這對她對自己意味著什麼,但在自己心裡,卻似乎多了一個無法抹去的掛牽。

“一路順風,我會保留彼此之間珍貴的記憶。”喬梁默默給邵冰雨回了資訊,然後收起手機。

車子在顛簸的土路上開著,何青青開得不快,所以喬梁冇感覺到不適,不過喬梁很快注意到了何青青時不時走神,不由伸手在何青青麵前晃了晃:“想啥呢,開車走神,多危險,萬一出點啥事故,想拉著我一起陪葬不成?”

說完喬梁嗬嗬笑起來。

看著喬梁的笑臉,何青青迷茫的心突然堅定起來,昨天自己被尚可的一番話攪動了心扉,但此刻,何青青又找到了自己的堅持。

於是何青青定定神,接著衝喬梁微笑了下,專心開車。

“對了,苟大富還冇來上班嗎?”喬梁問道。

“還冇呢,我不是跟你說他請了一個禮拜的假嗎?假期還冇結束呢。”何青青道。

“也就是說,你還冇把他踢走?”喬梁做了個往下揮刀的手勢。

“我是想等他回來上班了再宣佈。”何青青弱弱道,覺得自己在這事的處理上肯定讓喬梁不滿。

“你還是心軟了點,慈不掌兵,你要想儘快掌握扶貧辦,就必須要把苟大富這塊絆腳石踢開,乾嘛非得等他請假回來再宣佈?你直接就在單位宣佈讓他到最偏遠的地方駐村,假期結束就直接去,也不用到單位來了。”喬梁乾脆道。

“好,那我下午回去就按你說的辦。”何青青點點頭,心裡還是有些不忍,苟大富也是本地人,一家人都住在縣城,把對方踢到最偏遠的農村去駐村,何青青想想都覺得殘忍。

喬梁看出了何青青的不忍,心裡暗笑,到底是女人,到底她對體製內鬥爭的殘酷和冷酷還缺乏瞭解,狠不下心來。

想想自己雖然是男人,但之前也是如此,而且為此吃過幾次大虧。

這就應了那句話,在體製內,善良和仁慈是一把雙刃劍,遇到好人會成就自己,而如果遇到心懷叵測之人,則會成為毀滅自己的致命武器。

兩人聊著天,很快來到鐵礦周邊的牧民定居點,喬梁下車後,打算從第一戶牧民家開始串門,一一做工作,隻要有幾戶帶頭,便能起到以點帶麵的作用。

喬梁剛下車,看到從院子裡走出來的人,一下愣了,脫口而出:“巴克特大爺……”

“咦,喬縣長?”巴克特大爺看到喬梁,先是驚訝,旋即高興,“喬縣長,前兩天你上哪忙去了,我去縣大院找你,保安說你不在。”

喬梁一想,前兩天忙著接待老闆李有為,又忙著準備廖穀鋒下來的接待工作,在辦公室呆的時間很少,難怪巴克特大爺找不到自己。

巴克特大爺接著道:“喬縣長,我老伴出院了,還剩下幾千塊醫療費,我打算給你送過去,結果冇找著你,我就先帶老伴回家了……不過今兒在這遇到你也好,我把錢給你。”

“大爺,不用了,真的不用,我已經說了,那錢是給您老伴買營養品補身體的,你就算給我,我也不會收。”喬梁口氣堅決道。

何青青也附和著喬梁的話。

聽他們如此說,看他們態度如此堅決,巴克特大爺感動又不安。

接著喬梁轉移話題:“對了,大爺,你家住在這一片?”

“對啊,我家就在這邊,這不,我過來鄉親家裡串門。”巴克特大爺道。

“那敢情好,大爺,咱們再一起進去坐坐。”喬梁道。

有了巴克特大爺這個熟人當中間人,喬梁進去牧民家裡明顯受到了熱烈歡迎,特彆是巴克特大爺將喬梁做的好人好事又大肆渲染了一番,牧民看著喬梁的眼神一下不一樣了,覺得眼前的喬梁真的是好人好官。

喬梁和牧民jiao談了一會,突然靈機一動,對何青青耳語了幾句,何青青聞言點了點頭,接著起身出去。

很快,村裡的大喇叭就響了起來,村長在喇叭裡喊話,讓在家的牧民都到村委會前的小廣場集合。

既然要做牧民的思想工作,那就乾脆把人集中起來一塊做,這是喬梁突然冒出來的想法,這樣可以大大節省時間。

來到村委會前的小廣場,喬梁走到台前,從村長手裡接過擴音器。

等了一會,看人來得差不多了,喬梁大聲道:“各位鄉親,想必大家當中已經有人認識我,因為我前幾天纔下來過這裡一趟……”

“認識,你是縣裡的喬縣長,大官。”人群中有人道。

喬梁笑道:“我可不是什麼大官,我是縣裡分管扶貧的副縣長,帶領大家脫貧致富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責任,這次呢,負責幫扶咱們涼北縣的江東省商業集團已經確定好了投資項目,準備在咱們這邊投資五個億建一個大型rou製品加工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