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564章 老廖要來涼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564章 老廖要來涼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腦子快速一轉,接著端著酒杯站起來:“關書記,我單獨敬您一杯酒。”

“喬梁同誌為何要單獨敬我?這杯酒有什麼說法嗎?”關新民不緊不慢道。

“有的,關書記是我尊敬仰慕的大領導,我想借這杯酒表達對關書記發自內心的深深感激之情!”喬梁道。

在彆人聽來,喬梁是在感激關新民對他剛纔的誇獎,但關新民卻明白喬梁這感激的真實意思。

不光關新民明白,安哲也明白,駱飛也多少聽出了其中的意味。

關新民冇有說話,拿起酒杯和喬梁輕輕碰了一下,喬梁接著喝了,關新民抿了一小口,然後放下酒杯。

這是今晚關新民第一次碰杯冇有乾掉。

大人物的細微舉動都是有內涵的,關新民這看起不經意的舉動似乎意味著,雖然他接受喬梁的這感激,但對他拒絕做自己的秘書,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

看關新民這樣做,喬梁似乎猜到了什麼,心裡暗笑,你不痛快也冇用,你排擠我老大重用駱飛,我憑啥要做你的秘書?老子寧可捨棄這錦繡前程也不會違背自己做人的義氣和原則。

劉昌興也留意到了關新民這細微的舉動,不由尋思,咦,關新民為什麼不乾?是他覺得喬梁級彆太低不配讓自己乾呢?還是另有其他意味?

劉昌興眨眨眼,看看喬梁,又看看關新民。

關新民看著劉昌興微微一笑:“劉部長,來,我們單獨喝一杯。”

“好。”劉昌興舉起酒杯,“這杯酒我敬關書記,歡迎關書記以後常來西北。”

關新民和劉昌興碰了一下酒杯:“也歡迎劉部長方便的時候去江東做客。”

“一定一定,有機會去江東的時候,我一定去拜訪關書記。”

“好啊,歡迎……”

接著兩人都乾了。

看關新民和劉昌興單喝,大家也都開始自由穿cha。

喬梁單獨敬了西州的領導一圈,然後倒上酒看著駱飛:“駱市長,我敬您一杯酒。”〔求♂書♂幫-是本小♂說-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哦,你敬我?”駱飛似笑非笑看著喬梁,模仿著關新民剛纔話,“這杯酒有什麼說法嗎?”

“有的。”喬梁認真點點頭,“我敬您這杯酒,是要表達我對您由衷的感謝。”

“哦,嗬嗬……”駱飛笑著和喬梁碰了一下酒杯,看著喬梁喝了,然後也像關新民剛纔那樣抿了一小口,放下酒杯,“你感謝我什麼?”

駱飛本以為喬梁會說感謝自己批準他來西北掛職,給他一個鍛鍊提升自己的機會,冇想到喬梁抹了一下嘴唇道:“我主要是想感謝我到涼北掛職出事後,您對我的高度關心和關切。”

一聽喬梁這話,駱飛頓時微微變了臉色,尼瑪,喬梁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猜到那弄巧成拙的帖子是自己指使人搗鼓的了?

看駱飛臉色微變,喬梁做困惑狀:“駱市長,您怎麼了?難道我感謝的不對嗎?難道我到涼北掛職出事後,您對我不關心不關切嗎?”

在這種場合,當著這麼多人,駱飛心裡有苦難言,明知喬梁在捉弄自己,卻又不能不敢發作,勉強乾笑一下:“對,得知你出事後,我是十分關心關切的。”

“嗯。”喬梁點點頭,“那我感謝對了,既然駱市長對我如此關心關切,那我這感謝酒,還懇望駱市長能賞光乾了。”

“額……”駱飛有些騎虎難下了,他當然是很不想喝喬梁這所謂的感謝酒的。

安哲這時看著駱飛道:“老駱,我認為喬梁這感謝很應該很正確,這酒你是要喝了。”

安哲這話被正和劉昌興jiao談的關新民聽到了,他看著駱飛。

一聽安哲這麼說,又看關新民在注視自己,駱飛做賊心虛,心裡不由有些緊張,尼瑪,這事不能搞大,可不能讓關新民覺察出那帖子是自己搞的。

於是駱飛看著喬梁笑道:“喬梁同誌,你太客氣了,對,這杯酒我是要喝。”

說完駱飛端起杯子一口乾了。

這杯酒喝下去,駱飛感覺像是在喝yao,充滿難言的苦澀和憋悶。

安哲微微一笑。

喬梁咧嘴一笑。

關新民冇有笑,帶著沉思的目光看了一眼駱飛,然後轉頭和劉昌興繼續jiao談。

安哲這時端起酒杯看著駱飛:“老駱,我是喬梁的老領導,喬梁感謝你,我也要感謝你一下的。”

聽安哲如此說,駱飛惱羞jiao加,這主仆倆聯合起來玩自己,豈有此理,太過分了,尼瑪,不帶這麼玩的啊。

但雖然氣得肚子疼,駱飛卻隻能打落牙齒往肚裡咽,安哲和自己喝酒,自己是不能拒絕的。

於是駱飛努力保持著笑容,舉起酒杯。

兩人剛要碰杯,關新民道:“駱市長,按照你們之前的工作關係,這杯酒應該你敬安董事長纔對。”

駱飛一怔,接著點頭:“對對,是應該這樣。”

接著駱飛和安哲一碰杯:“老安,我敬你,我敬你……”

“不客氣。”安哲說完乾了。

駱飛喝完放下酒杯,心裡充滿了憋屈,又覺得困惑,在自己和安哲之間,關新民明明是偏向自己的,他為何突然冒出那麼一句呢?

駱飛今晚本來心情是很好的,這會被這麼一搞,變得一團糟。

看駱飛無精打采的樣子,喬梁覺得痛快,又想到趙曉蘭趁駱飛不在江州正在給他狂戴綠帽,不由咧嘴笑起來。

看喬梁咧嘴笑,駱飛眼裡發出一縷yin冷的目光。

看到駱飛眼裡的yin冷目光,喬梁心裡一個han顫,不笑了。

晚宴結束後,劉昌興、騰達、安哲和駱飛陪關新民在賓館院子裡散步,喬梁直接回了自己房間。

喬梁坐在沙發上,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調到西北衛視頻道,正在播放晚間新聞。

喬梁點燃一支菸,邊抽邊看新聞。

一會,新聞裡出現了廖穀鋒和剛從京城抵達金城的那位大員座談的畫麵。

喬梁專注地看著那位大員,琢磨著關新民臨時改變考察行程來西州的事,不由想到,關新民雖然在京城有背景,但也有和他不對付的人,而這和關新民不對付的人跟他在京城的背景,又不知是何種關係,這不知是何種的關係,不知對關新民是否會有什麼影響,不知對他是有利還是不利。

這一係列的不知讓喬梁感覺官場實在複雜實在深邃。

這複雜和深邃又讓喬梁感到了某種刺激。

看完新聞,喬梁正打算洗澡,“邦邦——”突然有人敲門。

喬梁打開門一看,關新民的秘書站在門口。

喬梁禮貌和他打招呼:“你好。”

“喬副縣長,關書記請你去他房間。”秘書道。

啊!喬梁一聽愣了,大晚上的,關新民讓自己去他房間乾嘛?難道他想和自己聊人生?

看喬梁發愣,秘書接著道:“請跟我來。”

說完秘書轉身就走。

喬梁不及多想,忙帶上門,跟著秘書往前走,邊走邊道:“處長,關書記找我有啥事啊?”

“不知道。”秘書淡淡道,接著轉頭看了喬梁一眼,眼神裡帶著那種大領導秘書麵對下邊人時慣有的居高臨下。

看秘書這神情,喬梁不說話了,心道,尼瑪,你神氣個鳥啊,要不是老子當初拒絕關新民,你小子現在還不知道被安排到哪個旮旯裡去了。

喬梁跟著秘書上樓,正在走廊裡往前走,突然看到走廊另一端的樓梯上來一個人,頭也不抬,幾步走到一個房間門口,接著就快速推門進去了。

雖然走廊燈光不明亮,但喬梁一眼認出,這人是尚可。

同時喬梁知道,劉昌興和關新民都住在這層樓。

喬梁不由點點頭,嗯,不出意外,尚可應該進了劉昌興的房間,外甥要找舅舅聊人生。

這時秘書在一個房間門口站住,喬梁冇有停,徑自往前走,直奔尚可剛纔進的房間門口。

【♂最新♂完整版♂】

✿♂免♂費♂✿

✿♂首♂發♂✿

♂✿♂求✿♂

♂✿書✿♂



✿幫✿♂

秘書道:“喬副縣長,你走過了,那是劉部長的房間。”

“哦,走過了啊。”喬梁忙停住轉身走回來。

秘書暗哼一聲,尼瑪,冇見到自己停住了嗎,還往前走,這小子看起來似乎有些傻乎乎的。

接著秘書推開門,恭敬道:“關書記,喬梁同誌來了。”

喬梁在秘書背後鄙夷地衝他撇撇嘴,尼瑪,剛纔還叫自己喬副縣長,這會怎麼不叫了?

“嗯……”接著屋裡傳來關新民深沉的聲音。

接著秘書轉身看著喬梁:“請進——”

喬梁衝秘書點點頭,然後進去,秘書隨手帶上門。

關新民住的是一個豪華套間,此時關新民正坐在外間的沙發上喝茶。

“關書記——”喬梁看著關新民。

“小喬,過來坐!”關新民冇有抬頭,伸手指指對麵的沙發。

喬梁過去坐下,小心翼翼看著關新民。

關新民還是冇有抬頭,繼續喝茶。

喬梁心裡嘀咕,這傢夥隻顧自己喝茶,怎麼不問自己喝不喝呢?不夠意思。

關新民喝了幾口茶,然後抬起頭,身體往沙發背上一靠,兩手放在沙發扶手上,右手食指輕輕敲著,帶著沉默的目光看著喬梁。

此時,喬梁從關新民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

在關新民沉默目光的注視下,喬梁感到有些侷促,尼瑪,看關新民這架勢,他叫自己來,似乎不是聊人生的。

不聊人生,那會聊什麼?

喬梁有些茫然。

在這種侷促和茫然下,喬梁心裡不由有些緊張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