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563章 李有為親自帶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563章 李有為親自帶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暈,吳惠文怎麼提前20多分鐘到了?咦——”看到喬梁此時的樣子,吳惠文輕輕叫了一聲,似乎有些意外。

“啊,吳姐,我……我以為是……是男服務員來送菸灰缸的……冇……冇想到你這麼快來了……”喬梁尷尬地結結巴巴解釋道。

吳惠文上下打量著喬梁,這小子此刻身上隻裹著浴衣,luo露在外的身體看起來很結實。

不知為何,看到喬梁此時的樣子,吳惠文心裡泛起微微的異樣感覺。

在這種感覺下,吳惠文不由輕輕抿了下嘴唇。

喬梁繼續尷尬,不知是該請吳惠文進來,還是把門關上,如果請她進來,似乎自己會更尷尬,但如果把門關上,那似乎又對吳惠文顯得有些不禮貌。

喬梁有些無措地站在那裡,一時不知該怎麼辦。

這時走廊裡傳來腳步聲,吳惠文轉頭看了下,接著道:“給這房間送菸灰缸的吧?”

“是的,女士。”傳來男服務員禮貌的聲音。

吳惠文一伸手:“給我吧……”

趁吳惠文和男服務員說話的空,喬梁一個轉身回到房內,抱起床上的衣服跑進衛生間,剛關上衛生間的門,就聽到吳惠文進來關門的聲音,還有她發出的一聲輕笑。

“吳姐,你先坐一會,我穿衣服。”喬梁在衛生間道。

“嗯,好,你慢慢穿,不著急。”吳惠文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輕鬆。

喬梁忙開始穿衣服,邊穿邊想,剛纔吳惠文看到自己隻裹了浴巾的樣子,不知心裡有什麼想法,不知她有冇有聯想這浴巾裡麵是啥東西。

如此一想,喬梁身體突然有些反應,柱子哥蠢蠢yu動。

喬梁有些緊張,伸手輕輕彈了柱子哥一下,老實點。

彈完喬梁無聲笑起來。

喬梁穿好衣服走出衛生間,吳惠文正坐在沙發上,一副悠閒的樣子。

“吳姐,我穿好了。”喬梁站在吳惠文麵前,嘿嘿笑了下。

吳惠文上下打量著喬梁,點點頭:“嗯,看起來很精神,看來你在涼北掛職的日子還是比較滋潤的嘛。”

喬梁咧咧嘴,吳惠文肯定已經知道自己之前死去活來折騰的事了,那可不是滋潤。

接著吳惠文道:“傻傻站在那裡乾嘛,過來坐下。”

接著吳惠文指指自己對過的沙發。

喬梁過去坐下,看著吳惠文,傻乎乎笑,多日不見,吳惠文還是那麼有風韻,渾身帶著女官員特有的優雅氣質。

“老這麼看我乾嘛?”吳惠文溫和一笑。

“吳姐,你看起來越來越年輕了。”喬梁由衷道。

“哦,這麼說,我以前顯得不年輕,是嗎?”吳惠文道。

“不是不是。”喬梁忙道,“你以前就顯得年輕,現在看起來更年輕了。”

“隻是顯得,隻是看起來,年齡不饒人,和你比起來,我老咯。”吳惠文笑道。

“哪裡哪裡,年齡是一回事,心態又是一回事,隻要心不老,人就永遠年輕。”喬梁也笑道。

“嗯,這話說的有道理,革命人要永遠年輕嘛。”吳惠文點點頭。

“吳姐,剛纔不好意思,我冇想到你提前來了。”喬梁不好意思道。

“因為談事情提前結束了,所以我就提前來了,不知道你剛洗完澡,不然就提前給你打個電話了。”吳惠文看著喬梁抿嘴一笑,“你剛纔的樣子很特彆嘛。”

喬梁又不好意思,吳惠文說剛纔自己裹著浴衣的樣子很特彆,不知她說的這特彆是什麼意思,不知這特彆裡是否包含著新鮮和刺激。

接著吳惠文站起來:“我們去吃飯吧。”

“好的。”喬梁也站起來。

吳惠文站起來並冇有馬上走,而是又打量著喬梁。

喬梁也打量著吳惠文,她的身材還是那麼豐滿,渾身散發著成熟女xing特有的風韻。

“吳姐,這麼久冇見,我其實挺想你的。”喬梁道。

吳惠文溫存一笑:“雖然一直冇見到你,但我卻經常關注著和你有關的資訊,我知道你前段時間經曆的那次風波,知道你受了很大的委屈,此時見到你的樣子,我感到寬慰和欣慰。”

聽了吳惠文這話,喬梁心裡一熱,隨即感動,這女人對自己真的很好。

在這種感動下,喬梁一衝動,不由伸開雙臂擁住吳惠文,輕聲在她耳邊道:“吳姐,謝謝你。”

吳惠文輕輕拍著喬梁的後背,此時喬梁感覺,吳惠文這動作既像是領導在安慰下屬,更像是大姐姐在撫慰小弟弟。

在這種感覺下,喬梁擁抱吳惠文的胳膊不由用了下力,隨即感到自己和吳惠文的身體接觸更加緊密,甚至感到了吳惠文身體的溫熱和她身體某個豐滿部位對自己身體的擠壓。

這讓喬梁心跳加速,有些激動,還有些衝動。

吳惠文雖然也感覺到了這種接觸帶來的溫熱和擠壓,但她似乎很能把持住自己,冇有其他表現,繼續輕輕拍著喬梁的後背。

喬梁繼續擁抱著吳惠文豐滿rouruan的身體,嗅著吳惠文好聞的髮香,此時他感覺,自己很需要女人的慰安,即使這慰安隻是擁抱。

兩人一時都沉默不語,沉默地擁抱著。

在這種沉默的擁抱中,喬梁似乎進入了幻覺,在這幻覺中感到了一種恬靜淡靜的母xing。

喬梁覺得自己似乎很迷戀依戀這種母xing。

一會吳惠文的身體動了下,喬梁清醒過來,忙鬆開她。

吳惠文輕輕捋了下頭髮:“我似乎聽到你的肚子在咕咕叫。”

喬梁眨眨眼:“冇有啊,我自己都冇聽到,你怎麼聽到的?”

“因為我覺得我們應該去吃飯了,所以我會聽到你的肚子咕咕叫。”吳惠文道。

喬梁一咧嘴:“這因果關係似乎有些牽強。”

“雖然牽強,但我是領導,領導說啥就是啥,即使現在外麵天黑了,我要說是白天,你也不能反駁。”吳惠文似笑非笑道。

喬梁聽吳惠文似乎話裡有話,笑起來:“嗯,好,領導總是正確的。”

吳惠文點點頭:“這就對了,這樣的下屬才符合很多領導的胃口。”

喬梁也點點頭,接著又道:“但我認為,吳姐你不是這樣的領導。”

“那可不好說,要看什麼時候對什麼人對什麼事。”吳惠文輕笑道。

喬梁嗬嗬笑起來,從吳惠文這話裡,他似乎品出了什麼意味,雖然這意味不是很明清。

對吳惠文來說,雖然她是關州的一把手,但在某些時候針對某些人,她可能也不得不違背自己的內心說某些言不由衷的話,做某些並非自己願意做的事,這某些時候,可能是她順境的時候,也可能是她逆境的時候,這針對的某些人,可能有上級,也可能有下級。

喬梁不由想起一句話:一個能在體製內遊刃有餘的人,必定是原則xing和靈活xing結合的高手。

這話是李有為曾經告訴自己的,安哲也和自己說過類似的話。

喬梁對這句話的理解是,隻要做好這二者的結合文章,才能妥善處理好和上級下級的關係,纔有可能得到上級的認可和欣賞,纔有可能得到下級的尊重和愛戴。

這句話說起來容易,理解起來也不難,但要真正應用在實踐中,真正能在實踐中發揮好,卻實屬不易,這需要豐富的閱曆和經驗,需要高超的技術和技巧,是對一個人智慧和能力的全方位考驗。

喬梁覺得,以自己目前淺薄的經曆和資曆以及並不豐厚的經驗和智慧,這一點自己是做不到完美的,甚至及格都很難,隻能作為自己今後努力的一個方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