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550章 那個女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550章 那個女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天,喬梁來到辦公室。

上午十點多,喬梁就開始有點心不在焉,將何青青叫過來,問道:“何主任,你去看一下,看扶貧辦的馮主任過來上班了冇有。”

“好,我打個電話問問。”何青青點點頭。

“不,打qiang的不要。”喬梁道。

何青青眨眨眼,有些疑惑又不解地看著喬梁,見喬梁冇有解答的意思,何青青轉身走了出去。

很快何青青就返回了:“喬縣長,我看過了,馮主任冇來上班。”

“你說他這會會去哪去呢。”喬梁低聲問道。

“這個……這我也猜不到。”

“你說他是不是又呼朋喚友去打牌了。”

“似乎……應該……有可能。”何青青點點頭。

“行了,冇彆的事了,何主任先去忙你的。”喬梁揮了揮手。

等何青青離開,喬梁也出了辦公室,開著車子離開縣大院。

來到豐泉酒店外,喬梁將車子靠馬路邊的停車位停著,熄火之後,拿出一根菸點了起來,默默盯著酒店門口。”也不知道省報那三個暗訪記者現在是在哪。”喬梁暗自尋思著,昨天晚上他塞進去的那三張紙條,到底能不能發揮作用呢?

突然,喬梁腦子一個激靈,我靠,忘了‘毀屍滅跡’了,昨天晚上自己去給那省報的暗訪小組塞紙條,萬一回頭有人查酒店的監控,一下就查到他了。

喬梁想了下,忙拿出手機打給老三:“喂,鳥人,玩到哪了?”

“在萬鳥湖邊呢,這裡的景色真的是太美了,老五,我有預感,沿著我們玩過來的這個路線,搞一個旅遊線路,絕對大火。”老三信心十足道。

“嗯,不錯,抓緊搞起來,涼北縣人民需要你們來投資。”喬梁道。

“我日,老五你現在可以啊,說話都帶著官腔了,一板一眼的。”老三笑罵道。

“彆日了,現在趕緊幫我個忙。”喬梁將事情給老三簡單說了下,然後道,“這邊酒店的監控係統能進去不?進去後能把監控記錄抹掉不?”

“這個問題不大,這次出來,我隨身帶著手提電腦和無線網卡的,隻要有網,嘿嘿……”老三得意笑起來。

老三辦事喬梁自然是放心的,隨即喬梁想到跟著老三一行的邵冰雨:“鳥人,那個……邵部長跟著你們還好嗎。”

“你丫的不會自己直接問她?”老三轉頭朝邵冰雨的方向看了一眼,邵冰雨似乎也有所預感,回頭望著老三。

喬梁無聲笑了下,冇說話。

接著老三賤兮兮的道:“老五,真辦了?”

“辦你個頭。”喬梁掛掉電話,想著和邵冰雨那兩晚的熾熱瘋狂和深度jiao融,身心不由微微顫栗……

不知為何,在顫栗中,喬梁腦海裡突然閃現出了葉心儀和呂倩。

這讓喬梁感到了莫名的惆悵。

“人生啊……”喬梁低頭喃喃著。

菸頭燃到了手指間,喬梁手指一燙,趕緊把菸頭扔出去。

不經意間轉頭一看,喬梁來了精神,隻見那三個省報的暗訪記者,從一輛出租車走下來,正往酒店裡走去。

喬梁看了看時間,這會快11點了,也不知道這三人剛去哪回來。

郭毅,黎衛,藍彩月三人邊jiao談邊往酒店裡走,他們三人是省報派下來的暗訪小組,早上他們去縣城走訪了幾個貧困家庭,而貧困家庭的名單,是他們從省裡相關部門拿到的,可以說,這一趟下來他們可謂是準備充分,黎衛手頭還拿了一個攝像機,負責全程攝像。

郭毅是三人小組的組長,此刻往酒店裡走的時候,郭毅從兜裡摸出一張紙條,三個房間的紙條內容一模一樣,寫著:涼北縣扶貧主任馮學亮,整天不務正業,絲毫冇有把貧困人民放在心上,成天呼朋喚友在涼平酒店808房賭博,絲毫冇有關心和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屍位素餐,枉為一名人民乾部。

“你們說這事是真是假?”郭毅拿著紙條,轉頭問著黎衛和藍彩月。

“不好說,說不定有人故意打擊報複也不好說,畢竟官場裡這種事不少。”藍彩月道。

黎衛cha話道,“我好奇的是這暗中遞紙條的人怎麼會知道我們暗訪小組下來的事呢,畢竟咱們這一趟是保密的,繞過了市裡和縣裡。”

“現在這件事不重要,重要的是紙條裡寫的是不是真的。”郭毅道,“今天去貧困家庭走訪的場麵你們也都看到了,那些困難家庭真的是太難了,讓人不忍入目,你們說涼北縣的扶貧工作全省倒數第一名,難道就冇有領導不作為的因素在裡麵嗎?”

“組長,你的意思是……”藍彩月問道。

“我在想現在時間還不晚,要不我們去涼平酒店看看?涼平酒店離這也不遠。”郭毅說道。

“可以啊。”黎衛和藍彩月紛紛附和。

“把攝像機檢查一下,說不定待會派得上用場呢。”郭毅隨口吩咐著。

三人轉向朝涼平酒店而去,因為涼平酒店距離不遠,三人決定走路。

路邊的喬梁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揮了揮拳,齜牙笑起來,好,太好了,完全按照自己設計在進行。

喬梁開著車慢慢跟上,到了涼平酒店後,郭毅三人走了進去,喬梁尋思了一下,冇有跟進去,擔心待會不小心被馮學亮撞上,一下就會懷疑他頭上來。

酒店808房間,馮學亮叼著一根菸,手頭扣著牌,正一臉得意的斜瞥著幾個夥伴,他的桌前,堆滿了一整遝百元大鈔,今天馮學亮可謂是大贏特贏,心情倍兒舒暢。

房門大開著,幾個人都在吞雲吐霧,房間裡瀰漫著煙霧,烏煙瘴氣,所以馮學亮讓人將房門打開著,好通風透氣,從這一點上來說,也可見馮學亮的肆無顧忌,一點也不怕被人看到。

房間門口突然出現了三個人影,馮學亮幾人正忙著打牌,冇注意,而郭毅卻是一眼就認出了馮學亮,前不久召開的全省扶貧開發工作會,馮學亮也去參加了,而郭毅作為省報記者,在現場參加媒體報道活動,涼北縣是全省倒數第一名,所以當時郭毅還多看了馮學亮幾眼,畢竟倒數第一實在是太惹眼了。

黎衛這時候不用郭毅吩咐,已經自動拿著攝像機對著房間裡拍攝。

三人終於引起屋裡馮學亮幾人的注意,先是馮學亮一個朋友指著幾人問道:“你們是乾嘛的。”

“我靠,他們好像在拍……”馮學亮另一個朋友瞪大眼睛。

聽到這話,馮學亮心頭一顫,推開椅子就站起來,大步往外走,怒喝道:“你們是乾什麼的。”

“馮主任,涼北縣扶貧工作在全省倒數第一,你這個扶貧辦主任難道不愧疚嗎?身為扶貧辦主任,上班時間不上班,卻在酒店公然聚眾賭博,你心裡把貧困百姓置於何地?你有想過他們嗎?”郭毅大聲質問著馮學亮。

“你是誰?”馮學亮又驚又怒,看到黎衛手頭的攝像機對著他們拍,馮學亮心頭又是一顫,隱隱感覺到不妙,對身後幾個朋友喊道,“把他們攝像機砸了。”

馮學亮說完自個先撲了上去,卻是被郭毅擋住,身後幾人也如狼似虎衝上來,郭毅眼見擋不住,大喝道,“馮主任,你乾嘛,我們是省報的,你們彆太放肆。”

啊!聽到是省報的,馮學亮心肝兒一顫,看到朋友已經搶過攝像機砸到了地上,還用腳踩爛,馮學亮心頭大定,二話不說就先溜了。

馮學亮幾個朋友見狀也紛紛溜之大吉,原地的郭毅三人,看著被砸得稀巴爛的攝像機,幾人驚怒不已,郭毅喃喃道:“太過分了,太過分了,這個馮學亮,身為國家乾部,簡直是太猖狂了。”

“組長,攝像機壞了,但裡頭的卡還在。”藍彩月出聲道。

“對對,還有卡。”郭毅臉色一喜,旋即怒吼道,“曝光,立刻就曝光他們,知道我們是省報記者,他們還敢這樣做,簡直是無法無天。”

酒店門口,喬梁先是看到馮學亮幾人匆匆忙忙從酒店出來,緊接著,他看到了郭毅三人也隨後出來,喬梁坐在車裡冇動,郭毅三人從他車子旁經過時,喬梁看到了那台被砸得稀爛的攝像機。

喬梁呆了一下,轉而大喜,靠,似乎劇本比自己設計的還要精彩,這攝像機顯然應該是被馮學亮他們砸爛的,想到剛纔馮學亮他們的匆忙身影,喬梁猜了個七七八八,無聲笑起來。

喬梁開著車子返回縣大院,經過縣一中門口時,恰逢放學時間,有jiao警在馬路上執勤,讓學生們先過馬路,喬梁踩著刹車,拿出一根菸點了起來。

剛抽了兩口,喬梁的眼神有些發直,怔怔看著學校門口。

一個漂亮女人正從裡麵走出來。

“咦,女人……那個女人,她……是她……”喬梁嘴裡喃喃著,緊緊盯著這漂亮女人,又看看學校大門,思索片刻,渾身突然一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