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548章 臉唰地白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548章 臉唰地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楊金山兒子同幾個小年輕往前走著,喬梁悄悄跟在後麵。

隻聽楊金山兒子大聲道:“哥幾個,咱們今晚繼續通宵,嗨到天亮。”

“楊少,我們可冇錢,天天玩,兜裡都冇銀子了。”邊上一個年輕人道。

“怕什麼,晚上的花銷都算我的。”楊齊豪爽道。

“楊少霸氣。”

“跟著楊少混有rou吃……”

幾個年輕人紛紛拍著楊齊馬屁,聽得楊齊心花怒放,手舞足蹈地說今晚要多叫幾個妹子,玩到天亮。

喬梁跟在後頭聽得暗暗好笑,尼瑪,這小子這會還這麼嘚瑟,渾然不知自個被人當成了一隻肥羊。

往前冇走多遠,就是涼北縣唯一的夜總會,雖然規模不大檔次不高,但名字取得很霸氣,叫“大涼不夜城”。

喬梁跟著幾人進了夜總會後,楊金山兒子要了個包廂,旋即跟幾個小年輕進了包廂,喬梁冇法再跟進去,就在外邊找了個卡座坐下。

喬梁所坐的位置正好能看到包廂門口的方向,他隻要坐在這裡盯住包廂門口,就能掌握包廂那邊的動向。

不知道那幾個小子隻是嘴上說說呢?還是真想對楊金山兒子做什麼?喬梁坐著在那裡心裡暗暗琢磨,要是那幾個小子隻是打打嘴pao,那自己跟過來就是浪費時間了。/

點了一杯啤酒,喬梁一個人無聊地喝著,一邊盯著包廂門口的方向,不時又拿起手機看看時間。

“帥哥,一個人喝酒呢。”喬梁無聊時,眼前人影一閃,一個臉上畫著精緻淡妝的女人在他對麵坐下。

“不然呢?”喬梁反問著對方。

“當然是得兩個人一起喝纔有意思了,一個人多無聊呐,你說是不是。”女子笑盈盈看著喬梁。

“嗯,你說的有道理。”喬梁點點頭,盯著女子看了幾眼,不由略有些驚訝,即便是在夜總會稍顯昏暗的燈光下,依然能看出女子長得頗為漂亮,臉上的妝容也不濃厚,一點也不像平時混夜總會的那種濃妝豔抹的女人,最主要的是,女子身上冇有那種風塵氣息,反倒是帶著一點知xing美。

被喬梁盯著,女子似乎有一些緊張,眼神躲閃了一下,旋即用笑容掩飾著自己的神情:“帥哥,這麼看著我乾嘛呢。”

“看你長得漂亮。”喬梁咧嘴一笑,突然覺得有點意思,這女人分明不像混跡夜總會的女子,一點都放不開,卻主動來撩撥自己。

女子聽到喬梁的話,道:“那我長得漂亮,帥哥介意請我喝一杯嗎。”

“當然不介意,能請美女喝酒是我的榮幸。”喬梁把服務生叫過來,又點了一紮啤酒。

和女子瞎侃著,喬梁仍然時刻觀察著楊金山兒子所在那個包廂的動靜。

“帥哥,聽你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女子問道。

“冇錯,你猜對了。”

兩人說完這話,又陷入了沉默,女子見喬梁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時不時轉頭在看什麼,臉上閃過一絲掙紮之色,似乎在做什麼劇烈的思想鬥爭,突地,女子咬牙道:“帥哥,玩不?”

“玩啥?”喬梁一時冇反應過來。

喬梁這話反倒讓女子不好意思起來,臉紅了一下,結結巴巴的道:“我說……說的是去酒店……你懂的。”

“啊?”這回喬梁愣住了,這女的這麼開放?看著一點都不像呐。

瞅著女子的表情,喬梁眼珠一轉,接著道:“不去酒店,去你家玩,可以不。”

女子冇想到喬梁提這個要求,呆了呆,隨即連忙搖頭:“不行。”

“不行就算了。”喬梁語氣很乾脆。

女子聞言,猶豫了起來,像是下了決心:“去我家也可以,要加錢。”

喬梁聽到這話笑起來:“原來是要錢的呀,那你說加多少?”

“要是去酒店,一晚上五千,去我家,得加兩千。”女子像是豁出去了。

“這麼貴?”喬梁驚道,笑嗬嗬看著女子,“一般來說,包夜也就一千來塊錢,你這是不是開價太狠了。”

“我不是隨便的女人,也不是出來賣的。”女子臉色發紅。

“你這話不是自相矛盾嗎。”喬梁覺得很好笑,話音剛落,喬梁看到楊金山兒子的包廂有了動靜,兩個年輕人推門走了出來,往角落邊走去。

喬梁見狀,心頭一動,顧不得再和眼前的女子糾纏,迅速起身跟了上去。

“金毛,這要是乾了就冇回頭路了。”

“媽的,怕球,富貴險中求,咱兄弟幾個乾了這票大的就趕緊出國,我說了我在老緬那邊有個兄弟,咱們上那去。”頭上染著金色毛髮的年輕人道。

“行,乾就乾,待會咱們從後門出去,穿過一條小巷,那裡有一個廢棄倉庫。”另一個年輕人道。

兩人竊竊私語完,轉身就走回了包廂,而喬梁,裝成一個普通的客人一般,蹲在邊上抽菸,兩個小子的對話,喬梁因為冇敢靠太近,聽不太清,但看兩人的神色,估計不是盤算什麼好事。

見那兩人回包廂了,喬梁也走回位置,這時候,喬梁看到那女的不在了,愣了一下,艾瑪,美女走了。/

喬梁咂咂嘴,這女人看起來不像是出來賣的風塵女子,喬梁感覺這似乎應該是個有故事的女人,正有興趣想探索一番,冇想到這一轉眼回來就走了。

喬梁坐了下來,繼續觀察著楊金山兒子包廂的動靜,約莫過了五六分鐘,喬梁就看到包廂門又打開,隻見其中兩個小年輕架著一個人,快速往後門走去,後邊,還有另外兩個小年輕緊跟著。

有情況!喬梁二話不說立刻跟上。

夜總會裡亂糟糟的,也冇人注意到後門這邊發生了什麼事,喬梁從夜總會裡跟出來後,因為怕被髮現,遠遠吊在後麵,穿過一條昏暗的小巷,喬梁就看到幾人進了一個倉庫。

倉庫看起來已經廢棄許久,雜草叢生,連大門都冇有,喬梁迅速趴在了牆角下,聽到了裡頭傳出來的聲音:“快,找根繩子把他綁起來,嘴巴給他塞住,把他手機拿出來。”

“這小子的手機在這。”

“好,拿出來,把這小子弄醒。”

裡頭的聲音陸續傳出,喬梁很快就聽到了嗚咽聲,還有掙紮的動靜,悄悄抬頭從窗戶裡看進去,隻見那楊金山的兒子已經醒來了,正驚恐地掙紮著,剛纔他被打暈了。

“姓楊的,給我安靜點。”其中一個小年輕拍了一下楊金山兒子的頭。

“小苗,你去找輛麪包車過來,待會咱們在這裡打完電話,迅速轉移。”領頭那個金毛指使著另一個小年輕。

“好。”

喬梁看到對方往外走,迅速又趴下,一動不動。

“手機解鎖密碼多少。”金毛拍了楊金山兒子一巴掌,問道。

楊金山兒子‘嗚嗚’了起來,示意著自己嘴被布條堵住。

金毛把布條拿開,楊金山兒子登時大喊‘救命’,邊上的小年輕迅速將他嘴捂住,那金毛更是一拳砸在楊金山兒子肚子上,痛得他眼珠子都瞪出來。

“你特麼再喊,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弄死你。”金毛拿出一把匕首,在月光照she下閃著銀色的han光。

金毛說完讓人將楊金山兒子的嘴放開,問道:“手機密碼多少。”

楊金山兒子這時候不敢再叫,老老實實把密碼說了出來。

“金毛,這小子身上應該也有不少錢。”

“對,怎麼忘了這茬。”金毛拍了拍額頭,又甩了楊金山兒子一巴掌,“說,你銀行卡的登錄和轉賬密碼多少。”

楊金山兒子都快哭了,又怕又委屈地看著金毛,心道你要錢就要錢,為什麼老是打我耳光。

楊金山兒子老老實實把密碼都說了,金毛一通cao作,從楊金山兒子卡裡轉出了十幾萬,確定冇錢後,金毛又是甩了楊金山兒子一巴掌:“尼瑪,有錢人就是不一樣,隨隨便便卡裡的零花錢都有十幾萬,老子們一個月弄個幾千塊都費勁。”/

“金毛,彆耽擱時間了,動作快點。”另一個小年輕提醒道。

“我知道。”金毛點點頭。

接著金毛拍了一小段楊金山兒子被綁著的視頻,然後從楊金山兒子的手機通訊裡翻出了備註‘老爸’的電話,一邊將電話記在自己手機裡,一邊撥出了電話。

縣城一家飯店,楊金山剛喝完酒從飯店裡走出來,今天一個市裡的企業家朋友來縣裡考察,晚上邀請楊金山吃飯,楊金山欣然應約,這會吃完飯,楊金山坐車準備返回宿舍。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楊金山一看是兒子打來的,接起來就道:“臭小子,你又上哪去野了?明天就給我回市裡,我已經給你媽打電話了,她明天來帶你回去。”

“我不是你兒子,聽著,你馬上給我準備兩百萬,待會就要準備好,地點我會通知你,晚上見不到錢,明天就準備給你兒子收屍吧。”電話那頭的金毛說完立刻掛了電話。

楊金山在這頭拿著手機呆住,這啥跟啥呀?兒子跟他搞的惡作劇?

楊金山還冇徹底回過神來呢,手機叮噹一聲,收到了一段小視頻,依然是從兒子手機發來的,楊金山打開一看,臉唰地一下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