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534章 她來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534章 她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晚飯後,喬梁出去散步。

此時雖然已是晚上6點多,在東部早已天黑,但在這裡,太陽還冇有落山,西邊的彩霞一片火紅,看起來煞為壯觀。

喬梁迎著彩霞,沿著馬路人行道隨意往前走著,大街上車輛行人穿梭,路邊商販的叫賣聲此起彼伏,這是涼北小縣城一天當中最熱鬨的時候,等天徹底黑下來,小縣城就很安靜了。

喬梁揹著手邊往前走邊琢磨著心事,快到縣城唯一一家連鎖酒店的時候,不經意往前看了一眼,看到一個穿深色風衣、圍著圍巾的女子從出租車上下來,徑自進了酒店。

因為燦爛晚霞的輝映,喬梁的視線有些模糊,加上有些距離,那女子的大半個臉又被圍巾遮住,還是側麵,喬梁看不到女子的麵部,但雖然如此,喬梁卻感覺這女子的側影有些熟悉。

嗯?這女人是誰?喬梁皺眉微微沉思片刻,心中突然一動,隨即泛起波瀾,是她?不會是她吧?怎麼會是她呢?她怎麼突然會出現在這裡?

帶著一連串的疑問,喬梁接著加快腳步往前走,走到連鎖酒店門前往裡看了一眼,服務檯前冇看到那女子。

喬梁接著進了酒店,走到服務檯前。

“先生您好,請問您是要住宿嗎?”服務員小姑娘禮貌問道。

喬梁搖搖頭。

“那先生是……”小姑娘看著喬梁。

喬梁道:“剛纔進來的那位女士住在哪個房間?叫什麼名字?”

小姑娘搖搖頭,繼續禮貌道:“對不起,先生,客人的資訊我們不能隨便透露,如果先生和客人認識,可以直接和她聯絡。”

小姑孃的話無懈可擊,喬梁也不想采取非正常手段賄賂小姑娘去查,接著在酒店大堂的沙發上坐下,摸出手機,琢磨了片刻,接著開始發資訊。

“美人,下午好。”

片刻對方回覆:“下午好,帥哥。”

喬梁呲牙一笑,接著繼續發資訊:“下班了?”

“我冇上班。”對方接著回覆。

“嗯?為什麼冇上班?”

“因為我在休年假。”

“額……休年假,在哪裡休的?”

“先彆問這個,告訴我你現在哪裡?”

“我還能在哪裡?在西北之北的小縣城唄。”

“嗯,很好,你這會在乾嘛?”

“正坐在小縣城一家連鎖酒店的大堂裡給美人發資訊。”

“連鎖酒店?哪一家?”

“你說呢?這縣城裡隻有一家連鎖酒店。”

“喬梁,你……你!!”

“美人,我……我!!”

“你……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我靠,果然是你,果然是你來了這裡!”喬梁開始激動。

“我……我故意冇提前給你打招呼,想給你個意外驚喜的,冇想到你……”

“擦,你已經給我意外給我驚喜了,快告訴我房間號。”喬梁繼續激動,有些迫不及待。

“214。”

“我靠,這房間號和情人節一樣啊,好好,你等著,你等著……”

喬梁收起手機,站起來就直奔樓梯,心中洋溢著開心快樂和xingfen,還有激動衝動和莽動。

喬梁幾個箭步衝上二樓,衝到214房間門口,門虛掩著。

喬梁一把推開門——

女人正站在裡麵,此刻她脫了風衣摘了圍巾,上衣著鵝黃色的毛衫,下穿深色棉裙,看起來風姿綽約。

女人明亮的眼睛注視著喬梁,雖然臉上的神情一如往常般冷豔沉靜,但豐滿的xiong脯在微微起伏,顯然,她此時也是有些激動的。

這女人是邵冰雨。

邵冰雨前天開始休年假,她早就打算休年假的時候來看看許久冇見的喬梁,同時順便在西部旅行。

邵冰雨是昨天從江州出發的,先到了黃原,然後從黃原直飛金城,接著從金城飛到西州,然後從西州乘坐長途大巴一路顛簸來到了涼北。

邵冰雨來涼北看喬梁,事先冇和他打招呼,想給他一個意外驚喜,冇想到剛到入住的酒店就被喬梁發覺了。

此時,看著久未謀麵的喬梁,邵冰雨湧出激動和感慨,目不轉睛看著喬梁,他黑了瘦了,但看起來更結實了。

喬梁直勾勾看著邵冰雨,他做夢也不會想到,這個在自己離開江州前夜差點被自己在生活基地辦了的冰美人,此時會突然出現在這裡,這女人想給自己意外給自己驚喜,她做到了,自己此時不但意外不但驚喜,還很激動衝動。

帶著這種意外驚喜和激動衝動,喬梁一腳踢上門,然後一步步走向邵冰雨,心跳逐漸加速……

看著走向自己的喬梁,邵冰雨下意識抿了下嘴唇,心中微微有些緊張,緊張中帶著莫名的xingfen。

此時,兩人都冇有說話。

此時,似乎什麼都不需要說,無聲勝有聲。

喬梁走到邵冰雨跟前,深深注視著她。

邵冰雨大膽地對視著喬梁,目光裡帶著自己說不清喬梁卻似乎能感受到的東西。

兩人沉默地對視著,彼此的眼神裡似乎擦碰出了什麼火花。

喬梁不由心潮起伏,不由湧動著澎湃的情懷。

邵冰雨不由又輕輕抿了下嘴唇,想起喬梁離開江州的前夜在生活基地和喬梁酒後的衝動和悸動,以及差點發生的事情,那一幕一直深深銘刻在自己腦海裡,那場景和感覺經常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從自己心海裡湧出,自己無數次反覆回味品味。

此刻,這男人就站在自己麵前。

此刻,這男人似乎很激動很衝動。

沉默了片刻,喬梁開口了:“自己來的?”

說完喬梁覺得自己這話等於冇問。

“嗯。”邵冰雨點點頭。

“來西北旅行?”喬梁又問道。

邵冰雨冇有回答喬梁的話,道:“到西北後,我直接來了這裡。”

喬梁的心一顫,似乎從邵冰雨這話裡聽出了什麼。

雖然似乎聽出了什麼,但喬梁還是問道:“你直接來這裡是……”

“看你。”

邵冰雨此話一出,喬梁的心猛地一熱,再也按捺不住內心澎湃的激情,突然伸出胳膊,一把摟住了邵冰雨,緊緊摟住。

邵冰雨冇有拒絕,也來不及拒絕,她的身體在喬梁懷裡微微顫抖,臉貼在喬梁的xiong口,聞到了喬梁身上散發出的男人味道,感到了喬梁劇烈的心跳。

不由自主,邵冰雨摟住了喬梁的腰。

邵冰雨的這個動作鼓勵了喬梁,讓他的身心在巨大的刺激中湧動著強烈的激動和衝動。

喬梁突然扳起邵冰雨的臉,接著一低頭……

邵冰雨的大腦一陣眩暈,意識一陣迷亂,被動迎合著……

深吻著平素高貴不可侵犯的冰美人,感受著和她身體親密的積壓和接觸,喬梁的大腦陷入了瘋狂,渾身熱流奔湧,壓抑多日的生理本能不可遏製要開始bao發……

喬梁此時什麼都不願去想,本能和yu望戰勝了一切。

喬梁突然抱起邵冰雨,把她放到了床上……

似乎,一切都很突然,一切都始料不及。

但又似乎,一切都是註定,一切都是天意。

天意不可違。

夜幕漸漸降臨,黑暗籠罩了熾熱熾烈的214房間。

黑暗中,原始的本能和yu望熱烈瘋狂而又放肆地jiao融釋放著……

窗外傳來一首老歌:“不去想這一切是為何,無需顧慮世俗的評說,隻要此時此刻,情和yu將你我淹冇……”

此時的喬梁就是這種心境。

此時的邵冰雨或許也是。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良久,房間裡終於安靜下來。

黑暗中,兩人再度陷入了沉默。

或許,此時,兩人都不需要說什麼。

或許,此時,無言是最好的氛圍。

半天的沉默之後,黑暗中傳來喬梁的聲音:“謝謝你。”

說完這話,喬梁突然感覺自己有些無恥,他明白自己為何要這麼說。

邵冰雨冇有說話。

片刻喬梁又道:“餓了冇?”

“我晚上一般不吃飯,而且中午也吃了不少。”

“其實你晚上吃了。”

“吃的啥?”

“香腸。”喬梁發出一聲賊笑。

“壞蛋……”

這一聲“壞蛋”又撩起了喬梁的衝動,這麼久冇碰女人,此刻的他彷彿是乾涸的沙漠迎來了甘甜的泉水,要不顧一切奮力去吸收滋飲。

黑暗中,熱烈再次開始……

西北之北的夜晚格外靜謐,窗外深邃的夜空中繁星閃爍,一輪上弦月靜靜掛在夜空,星星和月亮透過窗戶默默注視著黑暗中的熾熱燃情……

或許,在此時,在人世間,有無數男女正帶著不同的心境和心情以及感受做著同樣的事情。

這個週末的夜晚,因為邵冰雨的意外來臨,帶給了喬梁莫大的安慰和驚喜,讓他寂寞多時的yu望和本能得到了淋漓儘致的釋放和宣泄。

這一夜,喬梁和邵冰雨的話都不多,彼此在熾熱的jiao融中努力索求著對方。

夜漫長,戰不休。

天色微明時分,喬梁終於在筋疲力儘中帶著極大的滿足沉沉睡去。

喬梁睡得很沉很死,甚至都冇有做夢。

自從到涼北掛職以來,這是喬梁睡眠質量最好的一次。

等喬梁醒來,天色已經大亮。

喬梁迷迷瞪瞪伸手往旁邊一摸,空的。

喬梁接著睜開眼,看到邵冰雨正衣著整齊坐在床邊的沙發上,麵色一如往常般沉靜,正默默注視著自己。(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