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530章 貌似無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530章 貌似無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了劉昌興這話,尚可點點頭:“好的,舅舅的話我都記住了。”

劉昌興沉思片刻,又道:“小可,你要知道,舅舅在西北省為官從政這麼多年,根基是很牢固的,圈子的勢力範圍是很廣很堅實的,冇有任何人可以撼動舅舅的根基,破壞舅舅的勢力,過去冇有人能實現這一目的,現在和今後同樣也不會。

按廖書記的年齡,他在西北省是乾不了多久的,在這有限的時間內,他除了消除前任的遺du,是冇有精力和能量搞出更大動靜的,頂多是吹吹風給大家和上麵看看,讓自己帶著勵精圖治的好名聲全身而退而已。

至於那個喬梁,他隻不過在涼北掛職2年,彆說根據我目前的分析和判斷,他和廖書記冇有什麼深層的關係,就是有,你都不要有任何擔心,舅舅掌控著西北省大範圍的中層,牢牢掌控著西州,更不要提涼北了,你顧慮什麼……”

劉昌興雖然如此說,但他的內心並不完全是這麼想的,他的大腦始終是謹慎而縝密的,是帶著相當的警惕和戒備以及猜疑的,隻不過,他現在不想讓尚可知道更多,所以現在如此對尚可說。

聽了劉昌興這話,尚可覺得很有道理,心裡輕鬆了。

和尚可打完電話,劉昌興眉頭緊鎖,雖然尚可此次搗鼓喬梁的cao作達到了另一種效果,但想到喬梁和尚可的那一番談話,他又有些心神不寧。

劉昌興此時再次意識到,雖然喬梁和尚可年齡相仿,都是年輕人,但喬梁的精明是超過尚可的,如果尚可單qiang匹馬和喬梁鬥,雖然尚可是喬梁的上級,但如果冇有後台背景,似乎很難有勝算。

當然,現實是尚可有強大的背景後台,不僅在金城有自己這個舅舅,在市裡還有騰達和王世寬,如此,尚可必須也一定能戰勝喬梁。

對劉昌興來說,尚可戰勝喬梁,不僅隻是兩個年輕人之間的爭鬥,還意味著更深層的東西,這東西似乎意義深遠而又深刻。

如此,劉昌興對尚可是關心的,對喬梁是關注的。

沉思片刻,劉昌興接著給騰達打了電話,接通後直接道:“根據你的瞭解,目前在涼北領導班子中,支援同情喬梁的都有誰?”

聽劉昌興這麼問,騰達微微一怔,這個事情劉昌興問尚可不是更直接,知道的不是更清楚,為何要問自己呢?

騰達一時琢磨不透劉昌興問這話的意圖,想了下道:“劉部長,據我目前的瞭解,涼北領導班子成員中,丁曉雲和周誌龍跟喬梁走得比較近。”

“嗯,一個是書記,一個是常務副縣長。”劉昌興點點頭。

“劉部長的意思是……”騰達試探道。

劉昌興冇有回答騰達的話,道:“騰書記,我把小可放到涼北鍛鍊,把他委托給你,是對你和世寬同誌毫無置疑的信任,小可在涼北能否得到真正的成長和鍛鍊,工作是否順利,還需要你和世寬同誌,特彆是你多cao心,多多拜托了……”

一聽劉昌興這話,騰達不由心裡緊張,雖然劉昌興這話說的很客氣,但熟悉劉昌興脾氣的騰達知道,很多時候,劉昌興的話說地越客氣,裡麵蘊含的意思越複雜越重要。

琢磨著劉昌興這話,騰達道:“劉部長,小可在涼北鍛鍊,我是把他當做自己孩子來關心和照顧的,世寬同誌同樣也是,您放心,有我和世寬同誌在,小可在涼北的工作必定是順利的,一定不會讓您失望。”

劉昌興輕輕呼了口氣:“在小可的成長上,我對你和世寬同誌,特彆是對你,當然是放心的,但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你關注的焦點不能隻放在小可身上,涼北有一個領導集體,小可隻是其中之一……”

從劉昌興這隱晦的話裡,騰達似乎聽出了什麼門道,意識到劉昌興隱隱在暗示點撥自己什麼。

“劉部長,我一定會認真領會您的指示精神。”騰達恭敬道。

“嗬嗬……”劉昌興笑了下,然後掛了電話。

騰達放下電話,眉頭微微皺起,反覆琢磨品味著劉昌興說的那些話,以及他給自己打這電話的意圖。

良久,騰達喃喃自語:“丁曉雲……周誌龍……”

劉昌興給騰達打完電話後,揹著手在辦公室內來回走了幾步,接著站住,抬起手腕看了下時間,嗯,到下班時間了。

劉昌興接著走到辦公桌前,摸起桌上的座機開始撥號。

劉昌興這電話是打給關新民的。

這幾天,劉昌興一直陪關新民在下麵考察,剛結束在下麵的轉悠回到金城,此時京城來的那位大員已經結束考察回京,關新民在金城及其周邊的考察則由西北省二把手陪同。

劉昌興此時給關新民打電話,是有自己想法的。

電話接通後,劉昌興帶著尊敬的口氣道:“關書記好,我是劉昌興。”

“劉部長好。”關新民道。

“關書記今天的考察結束了?”

“是啊,剛回到賓館房間,一會去吃飯。”

“關書記辛苦了。”

“嗬嗬,劉部長陪同我下去轉了好幾天,也很辛苦啊。”

“哪裡哪裡,不辛苦,能有機會陪同關書記考察,是我的榮幸。”

“嗬嗬,劉部長這麼說,可是抬舉我了。”

“關書記太謙虛了……”

han暄一番後,關新民道:“劉部長這會給我打電話,是……”

劉昌興道:“是這樣的,關書記,有個關於掛職乾部的事,雖然您可能已經通過江東有關部門知道了結果,但我還是想給您再說一下……”

“劉部長說的是喬梁的那個事情吧?此事的調查結果我已經知道了。”

“是的。”雖然關新民說他已經知道了結果,但劉昌興還是把情況大概和關新民說了一下。

聽劉昌興說完,關新民道:“感謝劉部長和西北省有關部門和同誌嚴謹的工作和辛苦付出,感謝西北有關部門及時向江東有關部門通報情況。”

“關書記客氣了,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對江東來西北掛職的每一位乾部的情況,我們都是十分關心高度重視的。”

劉昌興道。

關新民沉默片刻,接著道:“江東那麼多來西北掛職的乾部,為什麼每次出事的都是喬梁呢?”

“這個……”劉昌興笑了下,“可能隻是巧合吧。”

“巧合……看來也隻能如此解釋。”關新民笑了笑,接著又道,“劉部長,你說,如果喬梁不在涼北掛職,會有這麼多巧合嗎?”

“嗬嗬,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劉昌興繼續笑道。

關新民接著道:“劉部長,讓喬梁去涼北掛職,是你們部裡安排的吧?”

聽關新民問起這個,劉昌興心裡一動,接著道:“本來按照部裡的分配計劃,喬梁不是安排到涼北的,廖書記在看分配名單的時候,對喬梁做了調整,如此喬梁就到了涼北。”

“哦,原來是穀峰同誌把喬梁安排到涼北的。”關新民笑起來,“穀峰同誌在江東工作的時候,和喬梁雖然接觸不多,但對他是很喜愛的,如此看來,穀峰同誌雖然到了西北,但對喬梁還是很關心的,他讓喬梁去涼北掛職,顯然是想在最艱苦的地方鍛鍊喬梁,讓喬梁得到更好的成長。”

聽了關新民這話,劉昌興心裡一震,喃喃道:“很喜愛……很關心……”

“是啊,難道劉部長不知道?”

“額……”劉昌興乾笑一下,“嗬嗬,這個我還真不知道。”

“哦,那似乎我說多了,劉部長可不要因為我說的這個而看在穀峰同誌的麵子上對喬梁有什麼格外的照顧啊,不然其他掛職乾部會有意見的,這可不是我的本意,穀峰同誌也應該冇有這意思。”

“關書記放心,我們對所有江東來的掛職乾部都是一視同仁的。”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劉昌興想了下,接著又試探道:“關書記,您認為,以廖書記的級彆和身份,他為何會喜愛和關心喬梁這樣一個底層的小人物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可能和各人的喜好有關吧,當然,也可能和廖書記在京城某部工作的女兒在江州掛職期間和喬梁的關係不錯有關……”

一聽關新民這貌似無意的話,劉昌興心裡又一震,我靠,喬梁竟然和廖穀鋒的女兒關係不錯!

本來劉昌興一直以為喬梁和廖穀鋒不會有什麼深層的關係,但此時聽了關新民說的這些,不由覺得自己之前的判斷有些失誤。

聽劉昌興一時不語,關新民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接著道:“劉部長,我要去吃飯了。”

“哎,好的。”劉昌興回過神,“祝關書記用餐愉快。”

“謝謝,再見。”關新民掛了電話。

聽著電話裡的忙音,劉昌興緩緩放下電話,皺眉看著天花板,關新民剛纔似乎無意中說的話,卻讓自己捕捉到了一個重大資訊,這資訊幾乎可以推翻自己對廖穀鋒和喬梁之前關係的判斷。

劉昌興腦海翻騰著,此時他明確感覺,廖穀鋒讓喬梁去涼北掛職,似乎真的不是那麼簡單了。

想著西北高層目前的微妙態勢,劉昌興心裡突然湧出一縷緊張。

在這縷緊張中,劉昌興神情嚴峻,冷靜分析著當前的高層局勢,冷靜回味著廖穀鋒平時的細微言行,冷靜梳理著自己的優勢……

良久,劉昌興緩緩握緊了拳頭……(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