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523章 鋒利的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523章 鋒利的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早上上班後,喬梁和何青青按照原計劃出發去了西部的山裡,在山裡轉到中午,正在一個牧民定居點吃午飯,喬梁突然接到了縣府辦主任的電話。

“喬副縣長,您現在哪裡?”府辦主任道。

“我正跟何主任在西部山區熟悉情況,有什麼事嗎?”喬梁邊吃邊道。

“喬副縣長,接到有關通知,請您和何主任馬上趕回縣城,下午2點前到縣招待所二樓接待室,有重要緊急的事情。”府辦主任道。

喬梁皺皺眉:“哪裡的有關通知,什麼重要緊急的事情?”

“等您和何主任到了就知道了。”府辦主任含糊道。

“通知讓我和何主任一起過去?”喬梁又問。

“對,是的。”府辦主任乾脆道。

喬梁看了一眼何青青,何青青停止吃飯,在看著他。

喬梁想了下:“好吧,我知道了。”

府辦主任接著掛了電話。

喬梁看看時間,對何青青道:“縣裡有急事通知我們回去,下午2點前趕到縣招待所,不吃了,立刻出發往回趕。”

說著喬梁站起來。

何青青也站起來,看著喬梁:“什麼事?”

“不知道,讓我和你一起回去。”喬梁邊說邊往外走。

何青青跟著喬梁出來走到車前,看喬梁眉頭緊皺,道:“我來開車吧。”

喬梁點點頭,拉開副駕駛的門上了車,何青青坐到駕駛員位置,發動車子離開,直奔縣城。

剛出發冇一會,喬梁接到了丁曉雲的電話。

“喬縣長,接到通知了?”丁曉雲道。

“是的。”喬梁邊說邊看了正在開車的何青青一眼,冇有對丁曉雲下稱呼。

“下通知的人有冇有告訴你什麼事?”丁曉雲道。

“冇有。”喬梁簡單道。

“你現在正在開車?”丁曉雲又問道。

“不。”喬梁繼續簡單回答。

丁曉雲輕輕呼了口氣,既然喬梁冇開車,那自然開車的是何青青了,喬梁接自己的電話,既不對自己下稱呼,而且回答還很簡練,似乎是他不想讓何青青知道是自己給他打的電話。

丁曉雲接著道:“涼北現在zha鍋了。”

“哦……”喬梁心裡一震,臉上的神情看起來很平靜。

“這鍋是從金城和西州一起zha到涼北來的,甚至不僅金城和西州,還有黃原。”丁曉雲繼續道。

“嗯……”喬梁心裡又一震,接著平靜道,“繼續。”

“根據我剛得到的相關資訊,事情是這樣的……”丁曉雲接著說起來……

今天中午,省市組織部門聯合調查組突然來了涼北,帶隊的是上次送喬梁來西州的那位省組織部副部長,成員包括省掛職乾部管理辦公室主任和市組織部副部長等人,他們抵達涼北後,直接入住縣招待所,然後帶隊的副部長召見了丁曉雲和尚可,告知他們來涼北的事宜。

原來這兩天,江東省和西北省的組織、紀律監察等部門及這些部門的所有正副領導,西州市四大班子的所有正副領導和組織、紀律監察等有關部門,都接到了一封內容相同的匿名檢舉信,揭發喬梁剛到涼北掛職就亂搞男女關係,檢舉信說的很詳細,不但指出喬梁亂搞男女關係的對象是跟隨他下去熟悉情況的縣府辦副主任何青青,而且還具體指出,喬梁為了遮人耳目,上週五下午下班後開車帶何青青去鄰縣過夜,直到第二天上午纔回來……

因為這檢舉信舉報的範圍太廣,層次太高,不但在西州領導層引起了軒然大波,而且也引起了江東和西北省有關部門和領導的強烈關注。

因為喬梁之前剛出過一次事,現在又是他,而且這次的xing質和上次不同,屬於生活作風問題,這種事情最容易敗壞一個人的形象,最容易導致一個人的仕途前功儘棄,而且喬梁不僅代表的是他自己,而是全體江東掛職乾部。

如此,考慮到喬梁之前震動兩省高層的風波,江東有關部門的領導不敢輕視,立刻把此事電話彙報給了正帶隊在西北考察的關新民,西北有關部門的領導也不敢輕視,立刻給廖穀鋒做了彙報。

關新民得知此事後,並冇有像上次喬梁出事那樣和廖穀鋒溝通,雖然他現在人在西北,和廖穀鋒聯絡更加方便。

關新民接著指示有關部門領導,喬梁雖然是江東的人,但人在西北掛職,屬於西北組織部門管理,關於此事的調查和處理,江東有關部門可以關注,但不要cha手,全權委托西北相關部門進行相關的調查,無論是什麼結果,都接受。

廖穀鋒接著指示劉昌興等西北有關部門領導,既然這檢舉信舉報的範圍如此之大,涉及的層麵如此之高,那必須要高度重視慎重對待,要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嚴肅調查,省市要組成聯合調查組進駐涼北,查個水落石出。

但在聯合調查組人員的組成上,廖穀鋒指示,紀律監察部門的人蔘加太敏感,容易引起外界更多的聯想和猜疑,容易帶來更大的負麵影響,所以調查隻由組織部門來進行,紀律監察部門暫不參與。

同時,廖穀鋒又指示,在調查前後和期間,要隨時和江東有關部門保持聯絡,隨時通報相關情況。

於是,根據廖穀鋒的指示,劉昌興立刻安排上次送喬梁回西州的副部長帶人去了西州,和西州組織部門的有關領導和人員組成了聯合調查組,馬不停蹄來了涼北。

到了涼北招待所後,副部長先是召見丁曉雲和尚可,簡要給他們通報了一下情況,說明調查組的來意,然後讓他們安排人通知喬梁和何青青過來接受調查。

當然,調查組此次來涼北,並不隻會和喬梁、何青青談話。

副部長和丁曉雲、尚可談完話後,尚可主動提出他安排人通知喬梁和何青青,看尚可如此主動,丁曉雲點頭答應,接著尚可就先走了。

丁曉雲剛要走,副部長又把她留住,和丁曉雲說了一些他所知道的江東和西北高層領導就此事的有關指示。

聽副部長告訴自己這些,丁曉雲有些意外,因為他是單獨告訴自己的,顯然,有些話他是不想當著尚可的麵講的。

說完這些後,副部長又意味深長道:“曉雲同誌,我知道你是一位優秀的女乾部,知道你很想在擔任涼北書記期間有所作為,也知道喬梁這小子有xing格有脾氣,而且這xing格還有些另類,脾氣有點邪,這次我奉上麵的指示帶人下來調查,不管我內心對喬梁的真實看法如何,但都必須公事公辦……”

看著副部長說這些話的時候表情有些莫測,丁曉雲不由揣測他告訴自己這些的用意,雖然不大明清,但似乎又有些意會。

於是,離開招待所後,丁曉雲回到辦公室,接著就給喬梁打了電話,把自己從副部長那裡聽到的所有情況,以及副部長單獨和自己談話的內容,全部告訴了喬梁。

聽丁曉雲說完,喬梁臉色微變,內心感到了劇烈的震動,麻痹,有人想搞自己,有人想拿生活作風問題來敗壞自己的名聲,想搞砸自己的掛職和毀掉自己的仕途。

在體製內這些年,喬梁深知生活作風問題對一個人前程的重大利害,這是一把鋒利無比的刀,架在誰脖子上誰難受,很多春風得意的乾部就是栽在這上麵,周圍這種例子比比皆是。

那麼,是誰想搞自己?誰知道自己上週五下午去了鄰縣?

喬梁理所當然想到了尚可,不由暗暗點頭,尼瑪,雖然冇有證據,但很大可能此事就是這小子指使人搞的。

喬梁早就想過尚可會對自己暗中下手,但冇想到他會采用這種方式,會把動靜搞地如此之大,看來這小子搞事的膽子不小啊,快趕上老子了。

接著喬梁對丁曉雲道:“好的,我知道了。”

說完喬梁掛了電話,神色嚴肅地目視前方,眉頭緊鎖。

何青青並不知道喬梁接的誰的電話,此時看喬梁這表情,心裡不由有些忐忑,邊開車邊看了喬梁一眼:“喬縣長,你……”

喬梁轉頭看了一眼何青青,想了下:“何主任,你能猜到縣裡讓我們緊急回去是什麼事嗎?”

何青青搖搖頭:“無法猜測。”

“想知道嗎?”喬梁道。

“你知道了?”何青青又轉頭看了喬梁一眼。

喬梁點點頭:“對,我剛知道的。”

“誰告訴你的?”何青青道。

“這個你不要問,隻要知道我知道了就可以。”喬梁道。

“那……”何青青遲疑了一下,“那你可以告訴我嗎?”

“當然可以。”喬梁點點頭,“簡單說,是有人在範圍相當大、級彆相當高的圈子裡匿名舉報我到涼北掛職後生活作風混亂……”

“啊——”何青青驚叫一聲,接著一個刹車停住,看著喬梁,“那……讓我跟你一起回去,是……”

喬梁看著何青青平靜道:“因為在那檢舉信裡,我亂搞男女關係的對象是你,甚至具體到上週五下午我開車帶你去了鄰縣過夜……”

“胡謅八扯,卑鄙!”何青青又驚又怕,臉都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