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51章 呂倩的身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51章 呂倩的身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美女局長竟然是自己在北京的時候認識的呂倩!

“你……呂倩……呂局長……”喬梁嘴巴半張,呆呆看著呂倩。

呂倩笑著走進來,主動伸出右手:“喬主任,我們又見麵了。”

“額……又見麵了……”喬梁喃喃著,和呂倩握手,滿臉困色。

嶽珊珊給呂倩倒上茶,然後出去了。

喬梁請呂倩坐下喝茶,自己坐在呂倩對麵,皺眉看著她。

“喬主任,是不是想不明白怎麼回事啊?”呂倩開心笑起來,露出兩排潔白整齊的牙齒。

“是的,我有些糊塗。”喬梁傻乎乎笑著,本以為京城一彆再無見麵的可能,做夢也冇想到能在江州見到這位大美女,做夢也冇想到這美女竟然是警察。

“好吧,我來告訴你……”呂倩接著說起來。

原來呂倩是公安部刑偵局副處級偵察員,此次下來鍛鍊,在江州公安局掛職副局長,分管宣教和刑偵,剛上任就先來宣傳部拜訪徐洪剛,對口聯絡一下。

喬梁這回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在北京的時候,呂倩兩次和自己分手的時候都說後會有期,原來是她知道自己要到江州公安局來掛職啊。

又聽呂倩說她在局裡分管刑偵,喬梁心裡一動,想起了寧海龍……

喬梁突然有些高興,一是因為再次見到呂倩,二是因為呂倩分管的內容。

“呂局長,看來以後我們會常打交道的。”

“是啊,喬主任,所以我今天先來給徐部長報個到。”

“怪不得你那次製服搶劫的歹徒身手不凡,原來是乾這行的。”喬梁有些感慨。

“我是國家警察學院刑偵專業畢業的,製服那種小毛賊自然不在話下。”呂倩輕鬆道。

這時走廊裡傳來交談聲,喬梁起身出去看了下,徐洪剛接待完客人了,正往辦公室走,葉心儀跟在他後麵。

“走,我帶你去徐部長辦公室。”

喬梁帶著呂倩去了徐洪剛辦公室,葉心儀也在。

喬梁給他們互相做了介紹,徐洪剛、葉心儀和呂倩熱情握手,徐洪剛爽朗笑道:“呂局長年輕有為容貌出眾,算得上是江州公安係統一枝花了,咱們葉部長是江州宣傳係統一枝花,你們這兩朵花今後正好業務對口,要多聯絡纔是。”

喬梁看著這兩朵花,一個優雅端莊亭亭玉立,一個英姿颯爽美麗動人,嗯,都是容貌出眾的美女,隻是味道不同。

呂倩看著葉心儀笑道:“葉部長,今後多關照。”

“呂局長客氣了,大家互相關照。”葉心儀客氣道。

“呂局長,其實葉部長還是你們公安係統的家屬呢。”徐洪剛又道。

“哦,那是……”呂倩眨眨眼。

“葉部長的愛人是市刑警支隊的寧海龍。”

呂倩恍然大悟,笑起來:“原來寧支隊是葉部長的愛人啊,那太好了,我們的關係更近了一層。”

葉心儀聽徐洪剛和呂倩一口一個“愛人”,心裡很彆扭,但又不能說什麼,隻能笑,笑得很乾巴。

徐洪剛和喬梁看葉心儀笑得很勉強,都不動聲色。

葉心儀接著道:“呂局長,一回生,二回熟,以後歡迎你常來部裡坐坐。”

呂倩點點頭,接著一指喬梁:“我和喬主任可是老熟人,今天是第三次見麵了。”

一聽這話,徐洪剛和葉心儀都覺得意外。

呂倩接著說了自己和喬梁是如何認識的,聽呂倩說完,徐洪剛笑了:“原來英雄救美女未遂,反被美女救了,小喬這英雄當的實在不咋地啊。”

喬梁不好意思嘿嘿笑起來。

呂倩道:“徐部長,話不能這麼說啊,喬主任見義勇為的精神還是很可嘉的。”

“對對,精神可嘉。”徐洪剛點點頭。

葉心儀看著喬梁,心道,冇想到這小子在北京還有這經曆,碰巧結識的美女還是來江州掛職的呂倩。

葉心儀又想,呂倩現在局裡分管刑偵,寧海龍正在她手下,她現在知道了自己和寧海龍的關係,不知對以後的工作會不會帶來什麼影響?

這樣想著,不由有些煩惱。

看著葉心儀微妙的表情變化,喬梁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徐洪剛接著留呂倩晚上在部裡吃飯,呂倩婉言謝絕,又聊了一會,告辭離去。

呂倩走後,徐洪剛感慨道:“到底還是在上麵好啊,呂倩年紀輕輕,下來一掛就是副局長。”

喬梁深有同感,很多在縣區和鄉鎮工作的,辛辛苦苦一輩子,到頂也就是混個科級,副處都很難,而呂倩輕輕鬆鬆下來就是副處,依照她的年齡,今後進步的前景很廣闊。

喬梁覺得自己應該努力往上爬,爬得越高,視野越開闊,前途越光明。

喬梁現在不知道,在自己的漫漫官場征途中,還有多少血雨腥風和疾風暴雨在等著自己。

第二天,週六,喬梁今天要和徐洪剛一起去黃原,7點半就來到市委大院門口等著了。

正在大院門口溜達,何畢過來了。

“何科長,週末加班?”雖然知道理論科冇多少事,週末根本不需要加班,喬梁還是這樣問。

何畢不冷不熱道:“不加班,去辦公室拿個東西,你在這裡乾嘛的?”

“我等徐部長的,今天要跟他出去辦點事。”

何畢翻翻眼皮,接著就往裡走,邊走邊憤懣,尼瑪,本來自己這辦公室主任當的風風光光,前途一片光明,卻隨著唐樹森的離任被徐洪剛給搞掉了,在閒的蛋疼的理論科混,能有個屁前途啊。

如果唐樹森不離開宣傳部,你喬梁算個鳥,還得在山裡養豬。

唉,一朝天子一朝臣啊。

何畢歎了口氣,對徐洪剛充滿了恨意和畏懼,對喬梁帶著深深的鄙視和憎惡。

何畢的辦公室主任被徐洪剛拿下後,他找唐樹森哭訴過幾次,唐樹森對他一番好言安慰,讓他安心在理論科乾下去,不要灰心喪氣,要堅忍待變,又說楚恒會照顧好他。

唐樹森的安慰讓何畢多少在黑暗中又看到了一絲光明,但卻不時又感到焦躁,這堅忍,要忍到何時?這待變,什麼時候能變?現在似乎看不到任何變的跡象啊。

部裡的人事都是徐洪剛說了算,楚恒雖然在部裡當常務副部長,但他被徐洪剛明裡暗裡敲打幾次後,在徐洪剛麵前很謹慎,不可能在徐洪剛麵前為自己說什麼好話爭取什麼利益。

本來,前些日子徐洪剛去北京的時候,唐樹森趁機來宣傳係統耀武揚威了一番,敲打了一些人,給老部下鼓了氣,讓何畢感到了振奮。

但隨即,徐洪剛向唐樹森發起了兩次出擊,不但讓唐樹森來宣傳係統的示威效果煙消雲散,而且還損兵折將,多少顯得有些狼狽。

在唐樹森自顧不暇的時候,他又那裡有精力和心情來顧及自己呢?

這讓何畢剛剛振作起來的心情又陷入了低穀,感覺自己似乎成了被唐樹森拋棄的棋子。

如此想來,不覺心裡陣陣悲涼和淒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