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503章 這摻和極其隱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503章 這摻和極其隱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沉默地注視了喬梁半天,關新民不緊不慢開口了:“小喬,西北那麼多縣,你為什麼會到最落後的涼北來掛職?”

關新民的聲音不大,但聽起來卻很深沉。

聽關新民問起這個,喬梁一怔,自己到涼北掛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而且期間還經曆了一番死去活來的折騰,關新民為何此時問起這個?

在某種下意識的敏感下,喬梁不由覺得,以關新民的級彆和身份,他這話不是隨便問的,他既然這麼問,應該有一定的目的和用意。

但關新民是何目的和用意呢?喬梁一時想不出,腦子飛速轉悠著,讓自己來涼北掛職,是廖穀鋒特意安排的,關新民此時問起這個,會不會是他不知通過什麼渠道知道了此事,一來想看自己是否對他說實話,二來,基於關新民和廖穀鋒一直以來的微妙關係,廖穀鋒這安排會不會讓關新民多想了什麼?

當然,也有可能關新民並不知道自己是廖穀鋒安排來涼北的,他隻是隨口問問。

但在當前的氛圍下,喬梁下意識覺得關新民知道的可能xing大。

基於這種判斷,喬梁覺得自己得給關新民說實話,一來此事光明正大,冇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二來,如果自己用其他原因搪塞關新民,即使現在能忽悠過去,但日後關新民一旦得知自己對他撒謊,那或許會因為這件小事徹底改變關新民對自己的看法和印象,甚至會影響自己今後的前程。

小人物的命運都是掌控在大人物手裡的,一旦被大人物不看好,大人物簡單一句話,甚至一個暗示,就足以改變小人物的仕途命運。

想到這裡,喬梁決定實話實說。

“關書記,其實按照西北組織部門的安排,我最初是被分到金城附近的一個縣掛職的,隻是廖書記在看掛職人員分配名單的時候,我被他調到涼北來了。”

“哦……”關新民點點頭,“對把你調到涼北的原因,穀峰同誌是怎麼告訴你的?”

關新民這話的意思顯然是在告訴喬梁,即使喬梁不說,他也能猜到廖穀鋒和喬梁有過單獨談話。

喬梁感到關新民在牢牢掌控著談話的主動,快速想了下,道:“在剛到金城的時候,廖書記和我單獨聊過幾句,對把我調到金城的原因,他說的很明白,那就是要讓我在最艱苦的地方接受鍛鍊、錘鍊和磨練,讓我在真正的鍛鍊、磨練和錘鍊中獲得成長。”

雖然喬梁此時感到有些被動,但他還是冇說實話,其實剛到金城的那晚,廖穀鋒接見喬梁的時候,喬梁當時並不知道自己要去涼北掛職,更不知道這是廖穀鋒特意做出的調整,而是第二天才知道。

聽了喬梁這話,關新民一時冇有說話,用莫測的眼神看著喬梁。

看關新民這表情,喬梁心裡又感到緊張,道:“關書記,我是如實給您彙報的,廖書記真的是這麼告訴我的,而且我自己心裡也是這麼想的。”

喬梁最後一句說的是實話。

關新民犀利的目光看著喬梁,接著輕輕呼了口氣:“這原因和我想的一樣,我認為,穀峰同誌把你調到涼北,隻是這個原因。”

雖然關新民如此說,但喬梁看著關新民細微的表情,琢磨著關新民這話,卻似乎感覺他還有其他想法。

接著關新民道:“穀峰同誌對你是比較喜歡的,這一點在穀峰同誌主政江東的時候我就看出來了,現在穀峰同誌特地讓你去最艱苦的地方掛職,這充分說明瞭穀峰同誌對你的關心和愛護,充分表明穀峰同誌對你是寄予期望的,當然,穀峰同誌是如此,我也有這樣的想法,所以,小喬,你在涼北掛職,一定要好好乾,為穀峰同誌和我爭一口氣。”

喬梁忙表示感謝:“我一定不辜負大領導對我的期望,一定會在涼北掛職期間有所作為,以腳踏實地的行動回報大領導的關心和愛護。”

關新民點點頭,接著道:“想有所作為,這想法很好,要想有所作為,當然離不開腳踏實地的行動,聽了你下午的彙報,我對你截止到目前在涼北的掛職情況是滿意的欣慰的,但同時,我有兩個想法想和你談談……”

“關書記請指示。”喬梁專注地看著關新民,此時他猜不出關新民想和自己談什麼。

關新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後放下杯子,身體往沙發後背一靠,腦袋靠在沙發背上,看著天花板,帶著若有所思的表情慢條斯理道:“首先,任何時候你都要記住,你是江東派來的掛職乾部,你的組織和人事關係都在江東,你在涼北掛職,代表的不隻是你自己,我對掛職工作是很重視的,對每一位掛職乾部的情況都是關心關注的,所以,在掛職期間,必須要時刻注意自己的形象,時刻維護全體掛職乾部的形象,維護江東的形象……”

喬梁眨眨眼,關新民這話雖然聽起來很堂皇,但似乎在隱隱暗示自己什麼。

關新民接著道:“其次,在西北掛職,必須要真正清醒認識到,自己是來乾什麼的,哪些事情是自己該做的,哪些事情是自己不該做的,不僅做事要謹慎,不能超出不該超出的範圍,還要管住自己的嘴巴,不該說的不要信口開河……”

聽著關新民這話,喬梁想到自己下午說的托劉昌興福的話,看來關新民對此事還是比較在意的。

喬梁邊聽邊點頭邊尋思著。

關新民繼續道:“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實際情況和內部關係,作為掛職乾部,必須要記住自己的身份,擺正自己的位置,雖然說要鋪下身子當主人,但當地到底能不能會不會真的把你當主人,想必你心裡會有數。

所以,在掛職期間,和當地的乾部群眾、尤其是領導乾部,搞好團結是第一位的,除了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對當地不管工作之內還是工作之外,不管你認為正確還是錯誤的事情,不要多問多說,不要摻和攪合,不能在當地參與拉幫結派和明爭暗鬥,更不能擅自搞某些和自己掛職身份不合適的行為……”

關新民這話說的很規範,聽起來像是對喬梁的殷切教導,而且這殷切教導中還包含著關心和愛護。

但喬梁卻又似乎從中品出了什麼味道,似乎關新民在含而不露地提醒自己什麼。

想到關新民剛纔的暗示,喬梁不由肯定這一點。

但雖然肯定了這一點,此時此刻,喬梁卻來不及多想什麼,忙點頭:“十分感謝關書記對我的教導和關愛,您的話我都記住了。”

關新民看著喬梁似笑非笑道:“記住是一回事,能不能落實好,又是一回事。”

“既然記住了,我一定會努力去落實。”喬梁道。

“那麼,小喬,你打算怎麼落實呢?”關新民道。

喬梁想了下,鄭重道:“落實,自然是要按照關書記的教導和指示精神,作為掛職乾部,我想自己最應該做的就是儘最大可能做一些有利於當地、造福當地群眾的事,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我既要記住自己的身份,擺正自己的位置,和當地領導和乾部搞好團結,又要不忘初心牢記宗旨,堅持必須要堅持的道義和原則,求真務實乾實事,為自己爭氣,為關書記和江東父老爭光……”

喬梁這話說的極其小心謹慎,努力把握著自己此時能把握住的分寸,既要在此時應付好關新民,也要為自己日後留某些餘地。

關新民嗬嗬笑了下:“小喬,你這話說的好,晚上吃飯的時候誇你會說話,看來你的確會說話。”

喬梁笑了下,琢磨著關新民這話,他這麼說似乎在表揚自己,但似乎又不是。

接著關新民道:“好了,我們的談話結束了。”

喬梁知道自己該走了,站起來看著關新民,恭敬道:“再次感謝關書記今晚對我的教導。”

關新民坐在那裡冇有動,也冇說話,點點頭。

接著喬梁往外走,打開門,回身關門的時候看了關新民一眼,他此時坐在沙發上,正帶著沉思的表情看著自己。

此時關新民這沉思的表情看起來有些莫測,這莫測喬梁似乎之前從來冇有見到過。

喬梁心裡一顫,忙關上門走了。

回到房間,喬梁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支菸,慢慢吸了兩口,回味著今晚關新民和自己談話的全部過程,尋思著關新民說的每一句話,琢磨著今晚自己留意到的關新民的每一個細微表情,分析著關新民這每一句話和每一個細微表情背後的含義,揣測著關新民今晚找自己談話的真實用意……

一會,喬梁不由又想到了廖穀鋒,想到了關新民和廖穀鋒曾經微妙現在或許依然微妙的關係,想到了廖穀鋒主政西北省後一係列消除前任遺du的行動和極有可能要繼續整肅西北體製內汙濁的跡象,想到了因為自己揍尚可而引發的自己死去活來驚動兩省高層的風波……

尋思了半天,喬梁心裡一動,關新民今晚和自己談話,莫非除了所謂的關心愛護和教導以及自己當時感覺到的暗示和提醒,還帶有隱隱警告自己的意味?

想到這一點,喬梁不由打了個冷戰,關新民在警告自己什麼?他為何要警告自己?難道他對廖穀鋒派自己來涼北掛職有什麼另外的想法?難道他站在自己高層的角度從中隱隱感覺到了什麼?難道廖穀鋒讓自己來涼北掛職,除了想鍛鍊自己,還有其他用意?難道關新民想借警告自己阻撓廖穀鋒實現他的這其他用意?

如此一想,喬梁不由皺起眉頭,我靠,怎麼越想越複雜,越想越迷糊呢?

在這種複雜和迷糊的感覺下,喬梁心裡又湧出不安,似乎,不知不覺,自己在身不由己捲入一個巨大的漩渦,這漩渦看起來貌似和關新民無關,但他不知出於自己的何種考慮和利益,又想摻和進來。

而關新民這摻和,是極其隱蔽隱晦的。

在這種迷糊的不安中,喬梁突然又感到了巨大的刺激,這刺激似乎前所未有。

嗯,平淡的人生需要不時來點刺激才過癮。(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