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499章 都在演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499章 都在演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著眼前的場景,騰達和王世寬心裡有些緊張,安哲則不動聲色,駱飛看看劉昌興和喬梁,又瞥了一眼安哲,也不動聲色。

雖然劉昌興繼續麵帶笑容,喬梁臉上也帶著笑,但在這和諧的氣氛中,似乎有一絲大家心知肚明的微妙。

關新民這時來了一句:“喬梁同誌,你不光托劉部長的福,還托我的福呢。”

關新民這麼一說,大家都跟著笑起來,氣氛重新熱烈起來,騰達和王世寬暗暗鬆了口氣。

劉昌興用另一隻手輕輕拍拍喬梁的手背,接著把握住喬梁的手抽回來,笑著說了一句:“喬梁是個好同誌。”

“謝劉部長誇獎。”喬梁帶著尊敬的口氣道。

然後大家在放有自己名牌的沙發前坐下,關新民和劉昌興坐在中間的主次位置,其他人分列兩邊。

然後劉昌興看著大家道:“關書記此次率江東省對口支援考察團來西北省參觀考察,在考察行程很緊張的情況下,還掛念著西州的幫扶工作,特地抽出時間來西州看看,同時,關書記抵達西州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望江東省在西州的掛職乾部,這一方麵表明關書記對掛職工作的高度重視,另一方麵又體現出關書記對掛職人員的深切關心……”

大家都點頭,喬梁他們三位掛職乾部又表示感謝。

然後劉昌興看著喬梁他們三位:“關書記此次看望你們,主要想聽聽大家最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大家結合自身工作和所在掛職縣的實際,都談談吧。”

喬梁他們互相看看,喬梁衝他們二位點點頭:“你們先給領導彙報吧。”

於是那二位掛職乾部先後做了彙報,他們在所在的掛職縣都有分管的一攤,在掛職工作中得到了所在縣黨政主要領導的大力支援和配合,到目前工作都很順利,生活也安排地很好。

關新民聽得很認真,邊聽邊帶著思索的表情點頭。

等他們二位彙報完,關新民看著喬梁:“喬梁同誌,談談你的情況。”

“好的,關書記。”喬梁坐直身體,點點頭。

聽喬梁要開始彙報,劉昌興的目光緊緊盯住他,騰達和王世寬心裡又開始有些緊張,安哲的神情則看起來很平靜,駱飛看著喬梁不住眨眼睛,心裡嘀咕,不知這小子會如何彙報。

喬梁開始彙報:“此次我到涼北掛職,一直牢記離開江東前關書記對掛職乾部的重要指示和殷切叮囑,一直牢記自己肩負的職責和使命,一直告訴自己,一定要給關書記爭光,一定要給組織和江東父老爭光,一定要在鍛鍊提升自己的同時,以忘我奉獻的精神和腳踏實地的工作為涼北做些實實在在的事情……

到涼北後,按照縣裡有關領導的安排,我深入基層熟悉全縣的情況,這段時間,在掌握全縣麵上情況的基礎上,我走訪了全縣大約三分之二的村落和牧民定居點,初步掌握了一些情況,對基層工作和基層群眾的生活、生產狀況有了一定的瞭解。下一步,我打算繼續在基層走訪調研,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全麵熟悉掌握全縣的基層基本情況,為下一步的工作奠定良好的基礎……”

喬梁有條不紊侃侃而談。

聽著喬梁的彙報,劉昌興暗暗點頭,這小子看來還是很識時務的,知道在自己和西州一眾大員麵前哪些該說哪些不該說。

騰達和王世寬鬆了口氣。

安哲平靜地注視著喬梁,嘴角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笑。

等喬梁說完,關新民點點頭:“嗯,不錯,工作思路比較清晰,工作作風比較踏實,看來喬梁同誌對掛職工作的認識還是比較到位的嘛……”

關新民一連用了三個“比較”,說完笑看左右。

大家都笑著點頭。

接著關新民看著喬梁:“喬梁同誌,對前段時間你出的那事,你是怎麼認識的?”

一聽關新民這話,劉昌興眼皮微微一跳,心裡有些意外,剛纔喬梁彙報的時候隻字冇提這事,關新民怎麼主動提起這個在這種場合貌似不和諧的話題了?

聽關新民問喬梁這話,騰達和王世寬心裡頓時緊張,如果喬梁回答不好,那會讓大家都很尷尬的。

喬梁也冇想到關新民會提起這個話題,稍一思忖,道:“關書記,關於這個事情,雖然組織上已經做出了結論,事情似乎也已經平息了,但我卻一直在深刻反省自己,我充分認識到,作為掛職乾部,自己必須要和當地的領導、乾部和群眾搞好團結,不能衝動,不能意氣用事,有誤會要通過溝通jiao流來友好解決。

通過這件事,我意識到,西北省從上到下,對掛職乾部都是負責的關心的愛護的,在掛職乾部遇到事情的時候,都是本著實事求是一碗水端平的原則來處理解決的,對此,我對自己的衝動行為深感後悔,對西北省各級組織對自己的愛護和幫助深深感動感激,我反覆告誡自己,作為一名掛職乾部,一定要牢記自己的身份和職責,一定要服從當地上級和組織的領導和安排,一定要密切和當地乾群的關係,總之,必須要xiong懷大局……”

“好!好一個xiong懷大局!”關新民帶著讚賞的口氣道,“喬梁同誌,你的認識很到位,這說明你在某些方麵的意識是有一定高度的,是講組織講原則講紀律的,我聽了感到寬慰和欣慰……”

說完關新民拍了兩下手。

一看關新民拍手,大家都跟著鼓掌。

喬梁心裡有些哭笑不得,尼瑪,自己在演戲,大家都跟著演戲。

劉昌興邊鼓掌邊琢磨著關新民這話,雖然關新民說的貌似很合規合矩,但似乎又有些隱隱的含蓄。

尋思著關新民問喬梁這話的意圖,劉昌興似乎感覺關新民這含蓄的話裡隱約流露出一絲對西北有關部門處理這事上的不滿。

同時,在今天的場閤中,從關新民對喬梁的問話和態度中,劉昌興又感覺出,關新民似乎對喬梁比較欣賞。

這讓劉昌興感到困惑,按自己之前獲得的資訊和分析,關新民在廖穀鋒主政江東時期,和廖穀鋒的關係應該是很微妙的,既如此,廖穀鋒喜歡喬梁,那關新民應該不會啊。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兩個關係微妙的大領導都欣賞喬梁呢?這似乎有些不合正常邏輯。

劉昌興眉頭微微皺起。

接著關新民看著駱飛:“駱飛同誌,我現在認為,江州選派喬梁同誌來西北掛職的決定是正確的。”

駱飛心裡有苦難言,忙笑著點頭。

然後關新民看著安哲:“安哲同誌,我現在認為,喬梁同誌能有現在的思想和認識高度,和他擔任你秘書期間,你對他的嚴格管理,以及教導和引導是分不開的。”

安哲道:“關書記,這主要還是喬梁同誌自身的素質好。”

“嗯,自身素質很關鍵。”關新民點點頭,然後看著劉昌興:“劉部長,喬梁同誌此次出的事情能夠得到圓滿解決,我想應該感謝西北組織部門的明察秋毫和實事求是,同時,我還要感謝西北組織部門對喬梁同誌的信任,讓他以縣領導班子成員的身份掛職副縣長。”

從關新民這話裡,劉昌興明顯感到關新民這感謝裡帶著幾分反話的意味,心裡又有些尷尬,嗬嗬乾笑了一下:“關書記,對喬梁同誌之前的事情上,西州有關部門在調查中出現了失誤,對此我感到很抱歉,同時我也嚴肅批評了西州的有關領導……”

說著劉昌興看了騰達和王世寬一眼,他們的表情有些尷尬。

關新民擺擺手:“哎,劉部長,話不能這麼說,大家都是為了工作嘛,工作中有點誤差,糾正過來就好了,我剛纔說的感謝可是真心實意的。”

劉昌興又乾笑了一下,騰達和王世寬尷尬地笑了下。

喬梁這時心裡想笑,他此時覺得,關新民今天搞這一出,似乎是想表明自己的某種態度,似乎並冇有什麼其他特彆的用意。

喬梁想地太簡單了。

當然,以喬梁目前的頭腦,複雜了他也想不出。

接著關新民指指旁邊的幾位記者:“記者同誌,剛纔我們談的這些,屬於正式場合的非正式話題,就不要報道了。”

幾位記者忙點頭。

接著關新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然後看著大家,不緊不慢道:“剛纔聽了三位掛職同誌的情況彙報,我很有感觸,結合這幾天在西北的考察,我談幾點自己的想法……”

大家忙打開本子拿起筆。

關新民深沉的目光掃視了大家一圈,然後緩緩道:“此次我率團來西北考察,主要是按照上麵的有關指示精神,和穀峰同誌商談jiao流兩省對口支援的事情,對西北省的情況做進一步實地考察和詳細瞭解,便於下一步工作的深入開展。

西北省和江東省是兄弟省,是友好省,兩省關係在穀峰同誌主政江東的時候就很密切很和諧,現在穀峰同誌主政西北省,相信我們兩省今後的合作會更緊密更友好更深入,對穀峰同誌,我一向是很尊重很尊敬的……”

聽著關新民這話,大家不由覺得他似乎有些擴大主題,你來西州考察,在這裡談兩省關係乾嘛?而且關新民在談話中不時提到廖穀鋒,似乎彆有意味。

大家邊聽邊記邊帶著不同的角度和心思琢磨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