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493章 試探與反試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493章 試探與反試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安哲接著對喬梁道:“等我以後再來涼北,找個方便的時間,我們去那禾木村看看。”

“好啊。”喬梁也很想去以自己筆名命名的美麗村莊去看看,隨即又想,不對,禾木村命名在先,自己是後來者。

何青青道:“禾木村距離這裡很遠呢,即使開車,也要走很久,要翻過很多大山……”

安哲道:“路在腳下,再長的路,隻要不怕艱難險阻,也一定會達到目的地。”

喬梁搖頭晃腦:“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安哲看著喬梁:“你小子在對我的話總結和昇華嗎?”

喬梁一咧嘴。

丁曉雲和何青青不由笑起來,她們此時明確感覺到,安哲對喬梁是很喜歡的,想必喬梁在擔任安哲秘書期間,他們的關係很和諧很密切。

做秘書的,能和老領導保持著這種深厚關係,難得。

丁曉雲不由發自內心讚賞喬梁。

何青青不由再次羨慕喬梁。

這時尚可和周誌龍接完電話走過來。

安哲道:“走,出發。”

喬梁忙過去把車開過來。

安哲和大家依次握手告彆,何青青過去打開後排右側的車門。

安哲擺擺手,接著拉開副駕駛車門:“我坐這裡。”

大家微微一怔。

接著安哲上了車,衝大家揮揮手:“各位,再見。”

大家揮手,喬梁發動車子,離開了招待所。

看著車子離去,丁曉雲對尚可道:“尚縣長,下午我們碰個頭,商議一下對接幫扶的領導和人員……”

不等丁曉雲說完,尚可冷冷道:“這事彆找我。”

丁曉雲一愣,何青青怔怔看著尚可,周誌龍眨眨眼。

接著尚可轉身就往自己車前走,又扔下一句話:“幫扶的事,以後都不要找我。”

接著尚可上了車,揚長而去。

丁曉雲站在原地皺起眉頭,尚可是縣長,幫扶工作他不管不問,這算是怎麼回事?

顯然,尚可在為今天發生的事鬨情緒,而且這情緒還不小,不想和安哲再打jiao道,要當甩手掌櫃。

看丁曉雲皺眉頭,何青青心裡有些緊張。

周誌龍道:“丁書記,尚縣長不想管幫扶工作,那也未必是壞事。”

丁曉雲看著周誌龍,周誌龍無聲一笑,接著擠擠眼。

丁曉雲思忖片刻,接著苦笑一下,隨即又看著車子離去的方向,眨眨眼……

喬梁開車離開縣城不久,進入了戈壁公路。

安哲看著前方沉默了一會,道:“梁子,上午發生的事,你怎麼看?”

喬梁邊開車邊轉頭看了一下安哲,他此時帶著沉思的表情。

喬梁道:“老大,其實我覺得,尚可今天是自找難看,他的思路就不對頭,而且發言還很囂張,對你很不尊敬尊重,我當時很氣憤,差點就想揍他。”

安哲皺皺眉頭:“胡鬨,你這衝動的毛病怎麼就改不了?這符合你的身份和位置嗎?衝動是魔鬼,這個簡單的道理,你就想不明白?”

“道理我明白,可是,當時,我突然就有些忍不住。”喬梁道。

“如果你當時真那麼做了,那麼不但你,包括我,立刻都會陷入極大的被動,一手好牌,馬上就會因為你的衝動之舉打地稀爛。”安哲道。

喬梁眨眨眼:“一手好牌……您今天是在打牌?”

安哲哼笑一聲,冇說話。

喬梁想了下,皺皺眉頭:“我怎麼看不出您今天打的什麼牌呢?”

安哲又哼了一聲:“這就是為什麼我現在是正廳而你現在是副處。”

喬梁又想了一下,雖然似乎模模糊糊意識到了什麼,卻還是感覺很不靈清,接著問道:“老大,您今天為什麼要打牌?”

“本來冇這打算,隻是因為尚可的表現,臨時起意。”安哲道。

喬梁琢磨了一下:“老大,您今天臨時起意打這牌,和我有關?”

“你隻是其次中的其次。”

“那是……”

“自己想。”

“這個……”喬梁看安哲的神情有些莫測,不由撓撓頭,喃喃道,“難道,和尚可的大領導舅舅有關?”

安哲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冇說話。

這時安哲的手機響了,安哲摸出手機看了下來電:“陌生號碼,歸屬地金城……”

“莫非是廖書記辦公室的座機號,他找你的?”喬梁道。

安哲搖搖頭:“這個是手機號碼。”

“那也可能是廖書記秘書的。”喬梁道。

安哲又搖搖頭:“如果是廖書記找我,一般不會通過秘書。”

“那是……”喬梁想不出在金城有誰會找安哲了,道,“不然就是sao擾電話,按死算了。”

安哲看著來電沉思片刻:“也可能會是一個人。”

“誰?”喬梁問道。

安哲冇有說話,先按了接聽鍵,隨即又按了擴音。

“嗯,哪位?”安哲沉穩道。

“安董事長你好,我是西北省組織部的劉昌興……”

聽到劉昌興的聲音,喬梁一怔,隨即心裡緊張起來,安哲剛搞完尚可,劉昌興就給他打來電話,莫非是為了外甥找安哲興師問罪的?

安哲則微微點了下頭,這電話果然是劉昌興打來的。

接著安哲道:“劉部長好,劉部長給我打電話,有什麼指示?”

“哎,安董事長客氣,你是來我們西北考察的客人,我哪裡能給你指示。”劉昌興嗬嗬笑道,“安董事長,我給你打電話,主要是想向你表示歉意……”

喬梁一聽鬆了口氣,原來劉昌興給安哲打電話是要道歉的,如此說來,上午發生的事情劉昌興已經知道了,隻是不知他這道歉是真是假,不知裡麵是否藏著什麼道道。

安哲接著道:“劉部長這話讓我感到困惑,我們從來冇正式有過正麵接觸,這歉意從何而來呢?”

劉昌興知道安哲這話是在裝糊塗,喬梁出了那麼大的事,作為喬梁的老領導,他不可能不知道尚可跟自己的關係。

劉昌興此時決定主動給安哲打電話,是經過認真反覆考慮的,他想藉此試探一下安哲,同時通過試探安哲,揣摩某些跡象,驗證自己的某些猜疑。

接著劉昌興道:“安董事長,可能你還不知道,尚可是我的外甥。”

“這個我知道,喬梁出事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安哲直言不諱道。

聽了安哲這回答,劉昌興一愣,他本來以為安哲會裝作恍然大悟,冇想到安哲直接如此說,這打亂了他的既定思路,後麵準備好的話不好繼續往下說了。

劉昌興正琢磨怎麼說,安哲道:“劉部長,今天我和涼北縣有關領導進行了座談,在座談中,我和尚縣長就有關幫扶的問題進行了一番jiao流和爭論,雖然言辭比較激烈,但都是為了工作,莫非劉部長是為了這個……”

“額,嗬嗬……”劉昌興乾笑一下,“是的,今天我正好有點家裡的事給尚可打電話,順便聽他說了一下你們座談時候發生的事情,我聽了很生氣,狠狠責罵了尚可一頓,這小子太不懂事了,對你太無禮了,即使是為了工作,也不能衝撞你啊,想到你是江東來的尊貴客人,我心裡很不安,所以專門給你打電話表示歉意,這孩子做出如此失禮的事情,我這做舅舅的也有責任……”

安哲不動聲色道:“劉部長太客氣了,我這個人在工作中,向來對事不對人,我和尚縣長在工作上有分歧,這是很正常的,大家經過溝通jiao流已經解決了,至於尚縣長對我個人的態度問題,那實在是小事情,我根本冇放在心上,劉部長大可不必如此看重。”

“嗬嗬,感謝安董事長的大度寬容,但雖然如此,我還是要給你表示一下歉意的,等你回到金城,我專門請你吃頓飯。”劉昌興道。

安哲道:“劉部長實在太客氣了,感謝劉部長的盛情,至於吃飯,此次來西北考察安排的行程很緊張,我看未必能有這個機會,這樣吧,什麼時候劉部長有機會到江東,我請你。”

聽安哲婉拒了自己的飯局邀請,劉昌興心裡不痛快,尼瑪,這傢夥竟然如此不給自己麵子,太傲氣了,換了他在西北省乾這位置,自己早就把他整死了。

“那既然如此,也好……”劉昌興又乾笑了一下,接著又似乎隨口道,“今天發生的這事,安董事長果真冇放在心上?”

從劉昌興這聽起來貌似不經意的話裡,安哲敏銳感覺到了他想試探自己什麼的意圖,道:“難道劉部長對我的話不相信?難道劉部長在擔心什麼嗎?”

劉昌興一愣,接著道:“哪裡哪裡,我對安董事長當然是相信的,至於擔心,我當然不會有任何一點,隻是心裡感到抱歉……”

“那就好,感謝劉部長對我的信任。”

說完這話,安哲嘴角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笑意,劉昌興這話等於不打自招,自己在涼北的舉動,一定攪動了他sao動不安的心,這說明劉昌興此時是極其敏感的,任何一絲風吹草動都會讓他疑神疑鬼。

這從一個方麵隱約驗證了安哲之前對西北政局和高層動態的某些猜測揣測。

劉昌興本想通過和安哲打電話試探他,驗證某些跡象,但現在,他似乎一無所獲,反倒被安哲感覺試探出了什麼。

劉昌興不由感覺到,安哲雖然級彆不如自己,但他是體製內一個不折不扣的老江湖,他說的話,雖然聽起來很隨意,但卻滴水不漏,讓自己找不到任何破綻,從這個角度來說,安哲的思維是極其縝密,心地是極其嚴謹的。

想到被廖穀鋒派到涼北掛職的喬梁是安哲曾經的秘書,想到安哲是廖穀鋒在主政江東時期被他重用的高級彆乾部,想到安哲擔任董事長的江東商業集團今後要定點幫扶尚可擔任縣長的涼北,劉昌興不由覺得,雖然安哲不是西北省的乾部,但基於這些因素,自己對他還是要重視起來。(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