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492章 從來很滿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492章 從來很滿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中午,涼北招待所餐廳的單間裡,安哲坐在主賓位置,丁曉雲坐主陪,尚可坐副陪,周誌龍、喬梁依次而坐,何青青作為服務人員也參加給安哲送行的飯局。

何青青拿著酒瓶給大家倒酒,輪到喬梁的時候,安哲抬手一指喬梁:“你不要喝了。”

一聽安哲這話,喬梁瞬時明白了,心裡一陣高興,忙點頭。

何青青有些不解,看看安哲,又看看喬梁。

周誌龍也不解,看著安哲道:“安董事長,喬縣長酒量不錯的,他可以陪你好好喝幾杯。”

“周縣長,我當然知道喬縣長酒量不錯,不過,今天他還是不喝的好。”安哲道。

丁曉雲此時也明白了安哲的意思,對周誌龍道:“喬縣長飯後還有任務。”

“任務?”周誌龍看著丁曉雲眨眨眼,丁曉雲笑道,“吃過午飯喬縣長要開車送安董事長回西州啊。”

“哦,是這樣啊。”周誌龍恍然大悟,但隨即又不解,安哲回西州,安排一個駕駛員送就可以,怎麼要喬梁親自開車呢?

丁曉雲此時不便說太多,又笑笑。

尚可此時當然是明白安哲這意思的,心裡嘀咕,看來安哲擔任江州一把手,喬梁擔任他秘書的時候,兩人感情很深,不然今天不會如此。

看周誌龍不解,安哲直接道:“周縣長,我在江州工作的時候,喬縣長曾經擔任過我的秘書……”

“啊,原來如此。”周誌龍這回徹底明白了,短暫的意外之後,接著笑道,“安董事長,您和喬縣長能在涼北重逢,實在讓人高興啊。”

安哲點點頭:“他乾好了我高興,乾不好,不管他在哪裡,我都一樣尅他。”

喬梁撓撓頭,大家輕聲笑起來。

安哲接著看著周誌龍:“周縣長酒量如何?”

周誌龍痛快點點頭:“還可以,雖然可能不如您大,但今天中午我一定陪好您。”

“那就好。”安哲點點頭。

菜上來後,丁曉雲端起酒杯:“安董事長,這杯酒兩層意思,第一感謝,第二祝願。”

丁曉雲說的很簡潔,但意思都包含在裡麵了。

安哲端起酒杯:“好,乾了!”

說完安哲一飲而儘。

看安哲喝酒如此痛快,周誌龍不由暗讚,接著也乾了。

喬梁不喝酒,丁曉雲和何青青喝的是紅酒,也乾了。

尚可雖然喝的是白酒,但酒量不行,抿了一小口。

輪到尚可敬酒的時候,尚可道:“安董事長,我敬您兩杯酒,第一杯酒表示歉意,第二杯酒祝我們今後的幫扶和合作順利成功。”

說完尚可舉起酒杯。

喬梁聽了眨眨眼,尼瑪,丁曉雲是主陪,她敬一杯酒,尚可作為副陪卻要敬兩杯,顯然不大妥當。

安哲道:“尚縣長,我看你酒量一般,不要喝兩杯了,一心一意喝一杯吧,意思都在酒裡。”

“這……”尚可剛要說話,安哲端起酒杯直接就喝了。

尚可一看安哲乾了,隻好也把杯子裡剩下的酒也喝了,心裡不痛快,靠,安哲一點麵子都不給自己。

接著周誌龍給安哲敬酒,安哲看著周誌龍道:“周縣長,你是三陪,乾脆我們喝三杯吧。”

一聽安哲這話,丁曉雲、喬梁和何青青都笑起來,周誌龍一咧嘴,開心道:“行啊,安董事長,隻要您高興,我冇有問題。”

接著安哲和周誌龍連喝三杯。

看安哲喝這種高度白酒像喝白開水一樣痛快,周誌龍知道安哲酒量確實不小了。

然後何青青給安哲敬酒,安哲看著何青青道:“小何主任,在喬縣長陪同我考察期間,我聽他說,在他這段時間下去轉的時候,都是你陪著他,辛苦了,喬縣長感謝你,我也感謝你,來,這杯酒我敬你。”

何青青聽了心裡很高興,作為下屬,再辛苦,隻要能得到領導的肯定,也是很值得的。

何青青忙謙虛道:“安董事長,這可使不得,陪喬縣長熟悉工作是我的職責,我還是要敬您。”

“彼此彼此,乾——”

安哲跟何青青碰了一下酒杯,然後乾了,何青青也乾了。

然後何青青給大家倒上酒,安哲端起酒杯看著大家:“這次來涼北考察,收穫頗多,和大家jiao流的也不錯,感謝大家的盛情,這杯酒祝大家工作順利,祝涼北的領導班子更團結更有凝聚力戰鬥力,祝涼北的明天更美好……”

大家端起酒杯表示感謝。

然後大家一起乾了。

接著大家自由穿cha,安哲和周誌龍又連乾6杯,兩人都喝地很儘興。

安哲滿意地看著周誌龍:“周縣長,你這酒量可以和喬梁較量一下了。”

喬梁一咧嘴,周誌龍嘿嘿一笑,尚可看看喬梁,冇想到這小子酒量這麼厲害。

安哲接著道:“從周縣長喝酒的風格裡,看得出是個豪爽之人,都說酒品看人品,周縣長是否同意這話?”

周誌龍很會說話,嗬嗬笑道:“看安董事長喝酒的痛快勁,我就知道您一定是一位xing格耿直、做事乾淨利索的好領導。”

“嗯。”安哲點點頭,“周縣長不但能喝酒,還很會說話。”

周誌龍道:“安董事長,其實我覺得,光會說不行,還得能乾實事。”

“嗯。”安哲又點點頭,“那麼,周縣長,你覺得自己是乾實事的人嗎?”

周誌龍道:“安董事長,真抓實乾,這是我一直遵循和努力的方向。”

安哲帶著讚賞的目光看著周誌龍:“對,作為縣裡的一級領導,就是要真抓實乾,造福一方百姓,這纔對得住自己的身份和位置,纔對得住組織的信任和重托。”

“安董事長教導地對。”周誌龍心悅誠服點頭。

接著安哲看著尚可和喬梁:“你們都是年輕的處級領導乾部,也算是體製內同齡人中的佼佼者,作為年輕乾部,優勢是思想活躍,精力旺盛,敢於創新,但劣勢也很明顯,那就是資曆膚淺、缺乏經曆和閱曆以及經驗。有級彆有位置未必代表一定有能力,所以,尊重曆史麵對現實很重要,虛心學習勤奮上進很重要,團結協作共同進步很重要……”

聽著安哲的話,喬梁不住點頭,尚可雖然臉上帶著洗耳恭聽的樣子,但心裡則很不以為然,甚至覺得,安哲這話雖然明著是對自己和喬梁講的,但實則在敲打自己。

這讓尚可心裡對安哲很厭惡。

當然,尚可同時厭惡的還有喬梁,他一直就憎惡憎恨喬梁。

何青青這會則目不轉睛地看著安哲,傾聽著安哲的話,她心裡很羨慕喬梁能有這樣一位老領導。

在體製中做事,千裡馬很重要,但伯樂更重要,不但重要,甚至是關鍵。

想到這一點,何青青心裡有些茫然,自己雖然未必是千裡馬,但自認還是工作勤奮努力上進一心想做出一番成績的,但自己即使再努力,以自己普通工人家庭的出身和在體製內幾乎什麼都冇有的背景,能遇到伯樂嗎?誰會是自己的伯樂呢?

如此想著,何青青心裡發出一聲歎息。

酒足飯飽,安哲走出餐廳,尚可和周誌龍走到一邊接電話,丁曉雲和喬梁、何青青陪著安哲。

安哲在院子裡站住,抬頭看著附近巍峨的雪山,片刻道:“不知這大山那邊是什麼地方……”

喬梁不知道,看看丁曉雲。

丁曉雲剛來涼北不久,也不知道,看看何青青。

何青青道:“安董事長,涼北位於西北之北,翻過這座大山,就到了外省,這座大山那邊,還有連綿的高大山脈……對了,沿著山脈一直往西北方向走,在很遠的群山深處,有一個美麗的圖瓦人村落,相傳是當年成吉思汗西征時留下的部下的後代……”

“哦……”安哲看著何青青,“這個村落叫什麼名字?”

“禾木。”何青青道。

一聽這名字,喬梁眼皮一跳,禾木是自己曾經在報紙上發表評論時用過的筆名。

安哲衝喬梁微微一笑:“禾木同誌,看來有機會你應該去那邊看看。”

喬梁呲牙一笑。

聽安哲這麼說,丁曉雲和何青青都覺得奇怪。

安哲看著她們道:“咱們的喬縣長曾經用禾木這個筆名在報紙上發表過文章呢。”

原來如此,丁曉雲和何青青點點頭,丁曉雲看著喬梁:“如此說來,喬縣長的文筆應該是不錯的,看來你和西北早就有緣啊。”

喬梁嗬嗬笑了下:“要說文筆,實在一般,不過和西北有緣,倒也還真有點。”

安哲道:“雖然喬縣長說自己的文筆一般,但我對他給我寫的講話稿,卻從來是很滿意的。”

聽安哲這麼一說,丁曉雲不由又看著喬梁,一般來說,跟著一把手乾秘書的,都是給領導搞日常服務,很少聽說有會給領導寫講話稿的,喬梁不但能寫講話稿,而且安哲從來很滿意,看來喬梁的文筆確實很不錯,看來這傢夥確實能文能武,這樣的領導身邊人確實很稀罕。

何青青此時也是這麼想的,看著喬梁的眼神不但充滿佩服,甚至帶著幾分崇拜,艾瑪,這男人不但英俊瀟灑不但能英雄救美不但能打狼,筆桿子還這麼厲害,這樣的男人哪個女人不喜歡呢?

看丁曉雲和何青青如此看自己,喬梁心裡不由得意,臉上卻帶著謙虛的表情。(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